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一章 老师早,老师好

第一章 老师早,老师好

  这一年是云秦皇帝长孙锦瑟登基二十三年。圣堂.com

  这一日,云秦帝国西方边境之外,般若走廊外的一处黄沙荒原之中,一大群骑着沙驼,精赤着上身的流寇袭击了一支运送茶叶的商队,但是这些手持着奇形钩镰刀的流寇却是没有想到不远处的丘陵后方突然响起了惊雷。

  “云秦边军!”

  当天空之中陡然出现密集如乌云的黑色箭矢时,这一批脸上都纹着可怖纹身的流寇便彻底变了脸色。

  只是一瞬间,惊呼便变成了哀嚎。

  一名名重重坠地的流寇浑身插满箭矢使得地上的干涸黄沙中流淌起了血流。

  一列身穿黑甲的骑兵从丘陵后方冲出,马蹄声震动天地,前方手持强弓的骑兵骤然向两边分开,后方手持黑花长枪的骑兵像黑色镰刀一般,毫不留情的冲入了伤亡惨重的流寇队伍。

  忽然间,一股庞大的气流在战场中喷涌而出,一名身材并不算高大,浑身黑得流油,布满纹身的中年高帽流寇一声愤怒长啸,手中抖开了一条乌云,却是一条足有手臂粗细,长达十余米的黑色铁索蟒鞭,鞭身上还挂满了一片片鳞片般的利刃。

  “啪”的一声爆响,这一条蟒鞭横卷而出,将五名骁勇的黑甲边军骑兵连人带马硬生生的切成了两段,血雨和脏器飞洒,说不出的凄厉。

  “嗤!”

  但就在此时,一条剑影却是突然从下方沙地之中无声无息的飞出,带着一抹冰寒直接一绕,切断了这名流寇的脖,使得这名流寇修行者刚刚出口的狂笑声戈然而止,一颗头颅被自身的鲜血高高的冲起。

  剩余流寇再无斗志,只是在被黑花长枪穿身而过之时迷惘的想着,这分明是云秦的正规边军…云秦的正规边军怎么可能深入这么远,难道云秦要大举西进了么?

  云秦轻甲骑兵开始飞快的清理战场,连流寇身上被箭矢射穿,混杂了血水,只剩下一点淡水在其中的水囊都不放过。(7*

  南山暮和南宫未央出现在了分开的队伍之中。

  听取了一名将领的汇报之后,南山暮面色极其沉重的看着南宫未央,道:“淡水和存粮最多只能支持三天。”

  “以这些战马为粮,足够再坚持六天。”南宫未央看着远处的沙丘,看着一团团在沙丘上滚来滚去的干草,道:“六天就应该能赶到龟裘部流寇的地盘,我们就能活下来。”

  ……

  青鸾学院。

  天枢峰小院之中。

  “只有可能是南宫未央。”

  萧明轩坐在夏副院长的对面,带着他那副黄铜架水晶眼镜,点着十几卷卷轴分析道:“自从如东陵之后,她便离开了长孙慕月。以她的修为,才有可能杀得死那么多军中修行者,才能利用皇帝和长孙慕月的门路,才能带着南山暮和那么多人逃出般若走廊。”

  “这个小姑娘很有意思。”夏副院长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萧明轩,道:“但我不明白,以长孙慕月的心性,怎么会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还让她知道那么多,还任她胡作非为?”

  萧明轩一怔,目光闪动了几下,陡然想明白了有些关节,有些失声道:“你的意思是她的出身…”

  “刘教授不是自诩擅长相面么?虽然我一直戏称这是骗人的江湖把戏,但是他相由心生的说法却是也有些道理。”夏副院长看着萧明轩道:“而且他说长孙慕月嘴唇极薄,两颊无肉,心性必定冷酷,这些年长孙慕月的行事,倒是也让他说准了。圣堂.com虽然长孙慕月可谓是忧国忧民,一身正气,完全依法而行,但法岂能真无情?以她的心性,既然早知南宫未央这个小姑娘天生武者道心,不受约束,自然早就不可能随她去的。”

  “你说的不错。”萧明轩眉头跳了跳,片刻之后彻底的冷静了下来,沉吟道:“按你这么说来,若是这南宫未央的出身真和谷心音和长孙慕月有关系的话,那要想谷心音平安回来,恐怕更难。”

  夏副院长点了点头,道:“对于闻人苍月,你怎么看?”

  “南山暮和南宫未央是个变数,当日清点的死亡人数之中,并没有鬼军师的存在。南山暮老了,他不在意自己的生死,但是他必须顾及跟着他的那些忠诚军人,他必定要为他们正名,不想让他们永远背负耻辱的叛军之名,他要反击,便会交出足够的证据和鬼军师。”萧明轩看着夏副院长道:“这对于皇帝来说是大好的机会,肯定会换将。”

  微微沉吟了一下之后,萧明轩接着道:“闻人苍月不会轻易让鬼军师到京城,到不了京城,没有足够人证,便很难治他的罪。要换将…若是派去的将领中途死了,当然就换不成,以闻人苍月的心性,他必定会这么做。周首辅和皇帝应该会乘着鬼军师回京之时,派去换将,令闻人苍月无法首尾兼顾,只要有一方差池,他这一生的功名便付诸流水。”

  “我也是和你一样看法。”夏副院长皱眉道:“但闻人苍月却不是容易对付的。”

  萧明轩摘下了戴着的眼镜,道:“那你准备如何做?”

  “长孙慕月这一把火烧得太旺,正值九老更替,这实则也是有倾国之忧的风雨。”夏副院长看着萧明轩,道:“与其让他们没有多少准备便被迫应战,还不如早些准备…让他们准备出院修行吧,徐生沫他们和皇帝他们,也肯定很乐意见到我们的改变,也会乐意给出更多的好处。”

  ……

  清晨。

  “徐老师早。”远远的看到如鹰鹫般站立在山谷中的徐生沫,林夕便马上故意大声的打了个招呼。

  回到青鸾学院之后,林夕便被木青告知,这几日青鸾学院所有的学生都是被安排闭关修行魂力,这样一来,虽然大多数学生都是觉得事出非常,但却是并没有人知道林夕等人这几日的行踪。

  至于重伤的宇化无极也是不用担心,在他们回到青鸾学院之时,宇化世家便已经有人赶到了青鸾学院,接下来学院随便找个理由,便能不让其它学生发现宇化无极是因为重伤而缺课。

  这一场比试是夏副院长和皇帝的博弈,但林夕同样也看成是他和徐生沫之间的战争,而现在对于林夕来说,这一战是他赢了,所以看到徐生沫,他自然是非常的开心。

  常言道,衣锦还乡比金榜题名还更让人开心,便是因为衣锦还乡可以在一些老对头面前耀武扬威。

  林夕知道以徐生沫和学院内一些老宿的关系,即便无法知道他在十指岭中的具体表现,也应该知道这一战的胜负,也应该知道他对于胜负起了很大的作用。而且之前夏副院长找他谈过话,林夕便很清楚,他身为“风行者”的消息,将会在一定范围之内传播开来。

  “你很开心?”徐生沫沉着脸,依旧一脸阴霾,却是第一次正眼看着林夕,不马上偏转头去。

  林夕笑得眯起了眼睛:“是很开心。”

  徐生沫看了林夕片刻,冷笑道:“我承认我倒的确是小看了你。”

  林夕笑得更加灿烂:“徐老师你说这话,我更加开心了。”

  徐生沫微微的眯起了眼睛,冷道:“不过你别开心的太早。我可以提早告诉你,虽然雷霆学院在对我们青鸾学院的比试之中大败,但是我们学院却已经做出改变,今后所有的学生都会以出院下放入伍修行为主,你们几天之后就会离开青鸾学院,等会你上其它课程之时,就应该会宣布这一消息,并开始这些课程的考核。对于我而言,青鸾学院即大胜,又能看到我喜闻乐见的改变,这自然是最佳的结果,所以你开心,我却更是开心。”

  “哈!哈!哈!”说完这一句之后,徐生沫仰天,大笑了三声。

  林夕看得目瞪口呆。

  他想徐生沫真是癫狂了。

  要是一个平时不甚严肃的学院讲师故意这么大笑三声也就算了,但是徐生沫平时这样一个整天虎着脸,好像每个人都欠他几百万两银的人,突然这么故意大笑三声,这看到的人是什么感觉?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二了。

  这种“二”的感觉把他的脑袋都一时带得“二”了,一时都没有脑去想,为什么明明胜了,青鸾学院却又开始突然改变。

  大概也是觉得自己这仰天大笑三声有些不符自己平时的形象,有些不妥,看到林夕目瞪口呆的样,徐生沫却是面孔一僵,也不再多说什么,转身就走。

  ……

  “什么,现在就可以进行课程考核?”

  “学院一年新生也开始出院修行?”

  这一日的清晨,各系授课讲师所说的话,顿时在青鸾学院各系新生之中掀起了一片片的狂澜。

  按照青鸾学院的惯例,都是要到学院二年,而且是通过一定学分考核之后的学生,才开始被安排执行各种任务,按照意愿到地方或是边军担任各种职位,开始修行。

  但不知为何,学院却是突然做出了如此重大的改变。

  **五月中文(5ycn)**五月中文(5ycn)网由九天文学)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