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章 辞行、土语

第三章 辞行、土语

  这名年轻女教授所有新生都见过,是御药系安可依,之前见着之时,还是副教授,但现在却已然是身穿教授特有的黑袍,袖口和领口上都绣着独特的银星花纹。

  “安教授。”

  黑袍讲师对着行来的女教授行礼。

  虽然这名黑袍讲师比安可依年纪大出许多,但学院职阶一直是以对学院的贡献评定,除了学生之外,学院其他人的长幼尊卑礼数比朝堂之中还重。

  像徐生沫这样的人物自然也是极厉害的,若是调教出的学生在外有惊人的成就,他也会被记一份功劳,但这些年下来他还只是一名讲师,一是说明他运气不算太好,另外一点就说明这学院的升迁极难,像安可依此种年纪得到教授之位,必定是对学院做出过许多惊人贡献,有很大成就,足够获得别人的尊敬。

  除了林夕之外,裘路等所有止戈系学生对安可依不熟,只知这名女教授平时都是深居简出的在研究一些古籍丹方,也不传授什么课程,所以此时看到安可依前来,也都是不知道她为什么而来。

  正在疑惑之间,却只见安可依对着前方的黑袍讲师回了一礼,用读书般的语气道:“我来找林夕…我要单独和他说几句话。”

  “又是林夕?”

  “御药系的教授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难道就因为他是天选么?!”

  安可依这句话一出口,裘路等人刚刚泛起的得意表情顿时微僵在脸上,心中莫名的嫉恨恼怒。

  ……

  “安教授。”

  林夕一向重礼数,虽然安可依和他相熟,和安可依单独走到僻静处之后,他还是对着安可依行了一礼。

  安可依先想了想,似乎是在考虑自己是否有什么忘记的,接着便又看着林夕,用平时一贯的读书般语气道:“你们会在五天之后离开青鸾学院,我另有要事在身,等会就要离开学院,所以这算是先行和你告别了。”

  微微一顿之后,她接着道:“我已经问过了,你们的野外求生课程不需考核,会全部免试通过,这样加上你先前还没有动用的两个学分,加上今日这骑射课程的两个学分,你便一共已经有了六个学分在手。除了魂力修行没有问题之外,武技课程因徐生沫觉得时日不够,学生武技还不成,不会进行考核,其余你研修的医护、毒理、通灵、速阅这四门课程都会在这几日之中考核,你那几门通过可有把握?”

  “武技课目不做考核?”

  林夕撇了撇嘴,“看来徐生沫真是不喜欢我到一定程度,宁愿所有学生都拿不到学分奖励,也不愿意给我拿两个学分的机会。”

  “老师,如果我没有记错,魂力修行课程原本是要达到初阶魂师的修为才算通过。也就是说,原本我们青鸾学院的学生至少要达到初阶魂师的修为,才能离开学院出去任职修行,以我现在的修为,通过魂力修行课程怎么会没有问题?”接着,熟悉安可依慢吞吞性子的林夕也不怕她心急,没有先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先反问了这么一句。

  安可依平淡的解释道:“这魂力修为考核可以最后考的,你已经有六个学分了,就算别的课程得不到学分,你到初阶魂师应该也没有太大的问题吧?”

  这本身就不难理解。

  林夕只是一时没有想到,顿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老师说的对,速阅的考核我之前就听过,只是看能不能记住老师指定内容中的某一段,我的记性还算不错,应该没有问题。至于其余三门,我也不知道考核到底是什么项目,所以也根本没有把握。”

  安可依摇了摇头,理了理有些乱的发丝,道:“速阅课目的宋讲师前几日有家事,已经向学院告假还乡,现在负责这门课目的是文治系的郑讲师,他是学院之中和徐生沫关系最好的讲师之一。徐生沫这人的喜欢和不喜欢都会放在面上,恐怕你要通过这门考核没那么容易。”

  林夕啊了一声,又撇了撇嘴道:“他一副死板脸,想不到还能交到几个朋友啊。”

  “你要明白他这种人比起有些人还要好一些。”安可依似乎又想起了几句要说的话来,皱了皱眉头,道:“如果我所知不错,你风行者的身份,应该会有不少人会猜测出来。你们出院入职,学院当然不会不管,但是你要明白,即便是终日有不少修行者贴身保护的朝官,被刺杀的事也实有发生,有些意外谁也无法保证,就像我们之前御药系有一个不错的学生,在一个无任何危险之地,学院也放心的地方,还自己饮酒过多,结果不小心溺水身亡,所以最关键的,终究还是要靠你自己,要自己小心。”

  听到这名平时只知读书的女教授的呵护之意,林夕也彻底认真了起来,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多谢老师教诲,我会铭记在心。”

  安可依又歪着脑袋想了想。

  这临别前的交待对于她来说并不拿手,比起她平日里做的一些事情还容易疏忽和忘记。

  她想了片刻之后,才记起还有些要交待的,继续道:“云秦重武,以法立国,学院也不能压法,以你的性子…你要小心不要被人激得去做些大违律法的事情,否则学院也未必能帮得上你。”

  “恩。”林夕乖乖点头。

  安可依想着应该没有什么交待的了,从袖中取出一卷小卷,递给了林夕,道:“这上面是我对于你获得不同学分,可以用来换取什么东西的建议,你到时候自行选择吧。”

  林夕接过这卷小卷,心中一时有些别样情绪,轻声问道:“外面是出了什么事么?为什么学院突然做这样的改变?”

  安可依点了点头,道:“现在为外界所知的就是碧落边军出现叛乱,但实际自然不止于此,为了提早做出应变,所以夏副院长他们才这样安排下去。”

  林夕皱了皱眉头,却是发现此刻似乎并不关心这些,一时两人有些异样的静默。

  安可依立了片刻,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尖,道:“我走了。”然后便转身离开。

  “老师。”林夕看着她走出几步的背影,陡然想到之前那个世界,此生已经不可复见的老师和同学,他便不由得喊了一声,在安可依微微回首间,他道:“你也小心一些。”

  安可依微微点头,也不再多说,抱着那本厚书越走越远,终于消失在他的视线之中。

  ……

  ……

  “郑老师,为什么别人的书册这么薄,我的书册却是这么厚捏?”

  午后,林夕一脸请教的模样,看着端坐前方的一名面相和午马有些相像的低矮黑袍讲师问道。

  这下午有两门课目的考核,一门是速阅,一门是毒理,这速阅课目却是被安可依说准了。

  考核的内容都是在一定时间内快速翻阅一本书册里的内容,然后这负责考核的讲师随便抽其中的一页,问些上面记载的内容,但是别人翻阅的都是只有数十页的小册子,轮到林夕的时候,这名长得很像午马的学院讲师却是随手拿出了一本至少在百页之上的册子。

  这落在所有选修了这门课程的学生眼中自然都是大大的不公,他们都不明白为什么林夕居然还是如此和颜悦色,一点都不见恼怒,然而面对林夕的问题,这名讲师却是还咳嗽了两声,平静而大公无私般道:“因为你是天选,将来的成就可能要比一般学生高一些,看到的东西可能更为紧要,难度自然要放高一些,这是为你好。”

  “多谢老师厚爱。”林夕呵呵一笑,低声道:“老师,我听说你和徐生沫老师是一对好基友。”

  这名负责速阅课程的讲师顿时面色一滞,但好歹是学院讲师,一滞之后依旧不动声色,只是不解道:“什么叫好基友?”

  “这是我们地方上的土语。”林夕微微一笑,道:“就是好得超出友情的那种关系。”

  “放肆!”这名讲师一怔,反应过来,脸孔憋得通红,猛的一拍桌子,“我和徐生沫虽然的确是至交好友,却哪里来你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关系!你若是不想参加考核就给我…”

  一声怒喝出口,看到林夕笑而不语的样子,再看到下面其余学生有些恍然大悟的样子,这名讲师才顿时反应不对,一时尴尬收声。

  徐生沫不喜林夕,在武技修行课上事事刁难在这新生之中几乎是人尽皆知的是,他这么一喊,可以说是在场人人都心照不宣了。

  “啪!”

  但学院讲师自然有学院讲师自己的霸道和气度,一本更厚的书册拍到了林夕的面前。

  “这门课程既然由我来负责,那我就在你离院之前再告诉你一个道理。”这名学院讲师沉着脸,看着林夕冷道:“做人就要看得出形势,要记住好汉不吃眼前亏。既然你敢面对我还污蔑我的人格,那你现在便换这本书来读。”

  “老师你好威风,果然和徐老师一样霸气。”林夕呵呵一笑,也不多说,抓起他丢下的厚砖头一样的书册就快速翻阅了起来。

  ……

  “第三十四页第二句说的是什么?”

  “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故天有五贼,见之者昌。五贼在乎心,施行在乎天。宇宙在乎手,万化生乎身…”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会记得住!”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