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章 宇化家的人情

第六章 宇化家的人情

  “你这么有把握?”老教授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神色,他看着林夕道:“我不妨告诉你,寒鸦相当于别的异兽来说十分稀少,而且实力很强,所以对于灵祭祭司来说极其有用。我先前便对你们说过,这里面有一个好的寒鸦蛋,若是你把四个坏的寒鸦蛋敲掉,我尚且可以不处罚你,但若是敲掉了一个好的,按照这寒鸦蛋的价值,我会扣除你十个学分,而且应该不会有任何人会为你求情的。”

  “十个学分?”

  所有在场的学生听到老教授的这话顿时都是倒抽了一口冷气。

  林夕还是点头,“我要敲。”

  老教授突然笑了笑,道:“好,你敲。”

  林夕骤然感觉到了什么,但是不能肯定,但他也没有什么犹豫,伸出手来,喀嚓,喀嚓,喀嚓,又连续敲开了三个蛋之后,就连最后一个都没有停止,屈指敲了下去。

  “他疯了么!”

  绝大多数学生都是变了脸色,林夕再敲三个蛋,流出的蛋清和蛋黄都是和前面一个蛋一样,也就是说,他是连敲了四个坏掉的寒鸦蛋,这么一来,这最后一颗蛋自然是好的。但眼下林夕竟然是连最后一颗蛋都要敲掉。他是想自罚十个学分么?

  但就在此时,几个反应机敏的学生,包括许箴言和他身旁的周天水在内,却是都反应过来了什么,脸色都是骤然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喀嚓!”

  最后一颗寒鸦蛋也被林夕敲开,一滩的散黄。

  五个寒鸦蛋,全部是坏的。

  “你做的很好。”头发金黄的老教授看着林夕点了点头,一抹已经被他深藏了一会的赞赏之意,此刻不加掩饰的浮现在了他的脸上。

  “这五颗寒鸦蛋全部都是坏的!”

  直到此时,所有的在场的学生都彻底反应了过来,一片哗然。

  “都是坏的,那为何还说有一个是好的,让我们感知!这让我们如何通得过!”当下有学生感觉受了愚弄,激愤出声道。

  “自昨日到现在,已经有足足三十七名学生参加了我这考核,但是没有一人和林夕一样,发现并肯定这五颗寒鸦蛋全部是坏的,你们的表现实在令人失望。”面对这种激愤的声音,老教授却是宛如没有听到,只是冷淡而又带着一些嘲讽出声:“若是你们不清楚,在你们离开学院之前,我便再给你们上最后一课,通灵课程最为侧重的是感知和沟通,在我们灵祭系的第一课就肯定给你们讲过,灵兽的感知往往都在我们之上,它们更能感觉得出我们的心境。要和灵兽沟通交流,哪怕只是让对方感觉你没有敌意,互不侵犯,也必须直接,怀着坦荡的赤诚之心,哪怕只是犹豫、怀疑、畏缩,恐怕都会被它敏锐的感知,理解为恶意。若是连这种直接面对的赤诚之心都没有,感知再好,又有什么用?哪怕我承认你们中有感觉出来没有一颗是好的,但因为我的话而随便误会点了其中一颗,但你们连自行判断和怀疑我说的话都不敢,难道能通过这通灵课目的考核?”

  老教授的话让外面所有的学生都彻底陷入了沉默之中。

  “你们散去吧,此次通灵课目的考核已然结束了。”老教授摇了摇头,毫不留情的说道。

  “老师,这不公平。”听到老教授竟然是直接终止了考核,这便意味着这次只有林夕一人通过,许箴言身旁的王灵顿时一拍手中的玉扇,出头道:“即便先前只有林夕一个人发觉和肯定此点,但接下来还有不少同学没有参加考核,您怎知其中没有能通过的?”

  “你说的倒也不错。”老教授冷冷的扫了他一眼,道:“这样吧,我再拿五个蛋出来,然后我也告诉你们,其中有一个蛋是好的,但我不保证我说的是真是假,反正你们只要敢上来敲一敲,敲上四个蛋,留下一个蛋,敲错一个便扣十个学分的,我便让他继续考试。”

  “若是我看得不错的话。”微微一顿之后,老教授看了一眼王灵和他身后一些还未参加考核的学生,继续冷声道:“你们剩下未考的,都已经徘徊和犹豫了好久。拖到这时候还不考试的,我不相信你们敢来冒这个险。”

  一时无人应声,有些人开始低头离开。

  的确没有任何人敢拿十个学分冒险,因为绝大多数人都甚至只有两到四个学分在手,万一被扣十个学分,那意味着非但不能带任何学院的东西出去,今后回到学院得了学分,还要被扣掉。

  ……

  “我们走。”

  许箴言沉默的转身,招呼身边众星捧月般将他围着的几名好友离开。

  “就算这门通灵课目此次只有林夕一个人通过又怎么样?评判谁优秀,又不是一门课程做准的,难道他这次的总成绩还能比得上许兄不成!”

  王灵脸色难看的抓着玉扇,心有不甘的愤愤道。

  他这次倒不是故意想拍许箴言的马屁,因为方才老教授的言行是将他们其余所有人都涵盖了进去。一行人本来想看些好戏,却没想到反而看到了林夕一场真正的好戏。

  “你怎么知道林夕的总成绩不行?”

  就在此时,一名女子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王灵和许箴言等人眉头一跳,转头,却是见到一名身穿讲师黑袍的中年妇人沿着石板路正在走来。

  王灵不认得这名面相普通的女讲师,愕然间申辩道:“许箴言七门课程已经过了五门,难道林夕还能比他更好?”

  “你们出去之后也是一样,在不明情况之前,就不要先急着下论断。若是我告诉你们,除了他们止戈系此次不考的一门武技课程之外,他其余七门课程全部通过了呢?”身穿讲师黑袍的中年妇人看着王灵等人淡然的说道。

  许箴言原本心境也已然平和,但是听到这名女讲师的话,他的脸色却是顿时微白了一分。

  “什么?”王灵和周天水等人更是猛的一震,不可思议的惊呼出声。

  “当然现在严格意义上他是也过了五门,但是凭借五门所得的学分,他接下来足以突破到初阶魂师的修为,所以魂力修行课自然也是过了,至于我这门医护课目,只要我告诉他免试,那他就也已经过了。”中年妇人看着王灵等人平淡的说道。

  “免试?”许箴言眉头皱了起来,看着这名女讲师道:“医护课目据说考核难度不低,老师您说他免试,似乎有些不公。”

  “不公?”原本和善的中年妇人面上却是顿时充满了不屑一顾的桀骜和冷笑的神色,道:“郑老家伙因为和徐生沫的关系,可以故意刁难他,扔一本几百页的书考核他的速阅课目,我为什么不能因为和他们的不对路而故意减低他的难度?这最多算是扯平而已。”

  “用几百页的书考核速阅他都过了?”

  中年妇人这句摆明了偏袒的话一出口,却是让许箴言等人全部垂下了头。

  学院的讲师个个骄傲且古怪,和他们没有任何道理好讲。但光凭这速阅一门,若是他们参加,那考核的老师那样故意刁难的话,他们任何一人都肯定通过不了。

  七门课程全过…速阅那样都过得了,再加上今日亲眼见到的林夕在通灵课程上的表现…这几个人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似乎被人狠狠的扇了几个巴掌。

  ……

  “不愧是夏副院长指定的天选,果然是有过人之处。”

  通灵课目的考堂之中,老教授喊住了准备离开的林夕,毫不掩饰的出声赞赏了一句。

  林夕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老师你过奖了。”

  他是真的不好意思,因为正如许箴言等人根本无法理解他的自傲一般,也根本没有人知道他的能力所在。这三日的大考之中,无论是速阅还是毒理还是这通灵课目,他都只是依仗了自己独特的能力,只是今日他这能力还没有动用,却是已经误打误撞的通过了这次考试。

  许箴言等人暗中想要和他比,但却不知道林夕拥有的却是张院长的天赋。

  但此刻他的不好意思落在老教授的眼中,却又是真正的谦虚和胜而不骄,所以他苍老的双目之中便更是多了几分赞赏的神色。

  “你做的不错。”再次重复了这一句之后,这名老教授看了林夕一眼,用只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对着林夕说道:“我身为学院教授,不能破例再给你更多的奖励,我们宇化家从不怕为了我们心中的信仰而捐躯,但我们宇化家,毕竟欠你一个大大的人情。”

  林夕微微的一愣,等到这名老教授从他身前走过,离开之时,才反应过来,宇化天极是宇化家的人,这名老教授所说的欠一个人情,应该是指他在十指岭中表现出色,救了宇化天极的性命。毕竟没有他的话,宇化天极不可能活得下来。

  直到老教授和他的学生柳颜走出这间空旷的课堂大门,林夕也才看到,红柳木案上留了一面三角的金丝小旗。

  半个巴掌大小,用金丝编织而成的小旗上,用银丝嵌成了“宇化”二字。

  ***

  (这章是感谢所有投红票的书友的加更,谢谢你们的支持。接下来出院之后的情节,应该会更加的精彩。)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