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八章 太有信心还是太弱?

第八章 太有信心还是太弱?

  “老师,我想兑换这柄‘晨光’长剑。”

  因为对安可依的信任,因为安可依在留给他的小卷上的注解十分清楚,所以林夕也没有什么犹豫,微微侧转身体,点了点这柄淡青色的长剑,对着麻面黑袍讲师说道。

  “好。”麻面黑袍讲师看着那柄长剑点了点头,拿出一卷小卷记录下来,并同时道:“兑换‘晨光’一柄,扣除四个学分,你还有十个学分可以用以兑换,按学院规定,在这兵殿中兑换的东西,将会在晚些时候送入你在止戈新生殿的房间之中。”

  林夕微微躬身致谢,继续前行。

  剑下面便是弓和箭。

  林夕脸上的神色又开始精彩了起来。

  先前从佟韦的口中,他便已然知道除了一些制式弓箭之外,还有许多十分特殊的魂兵弓箭存在。

  但是他没有想到,这些特殊的魂兵弓箭,和前面的刀、斧、剑等兵刃一样,也是这番的威武霸气…这番的好看。

  弓名“银雪”,弓身修长,纯银和雪纹钢百锻而成,配雪狼筋,远远看去真是如同白色冰雪雕砌而成,兑换一学分。

  弓名“玄音”,弓身墨黑,玄铁软钢锻造而成,弓身有十六个孔,纂刻“玄鸣”符文,控弦施射之时,弓身能发出剧烈啸叫,在乱阵之中也摄人心魄,兑换两学分。

  弓名“金冥”,用数种稀有金属锻造成丝,绞合成弓,弓弦亦然,纂刻“金风”符文,对箭矢有强大推进功用,兑换四学分。

  弓名“神梨”,用龙蛇山独有神梨木制成,配绿箩丝绞合弓弦,纂刻“清风”符文,对箭矢同样有强大推进功用,而且激发无声,兑换六学分。

  这名字也不见惊人的“神梨”弓的弓形和一般强弓相差无几,弓身像是微黄色的老梨木,上面纂刻这一条条细小藤蔓状的符文,弓弦却是翠绿色。

  这柄长弓,便是安可依要林夕兑换的。

  除了这几具长弓之外,后面还有需要兑换的学风越来越为惊人,从弓身上就看上去气势越来越足的“含光”、“连珠”、“摄魂”、“影诛”、“七杀”、“八鉴灭音”、“琉璃碧玺”、“冷月银杏”、“凄辰吟雪”、“天光云影”“揽月灼星”等一共足足二十一种长弓。

  作为这个世上普通修行者所用的几乎是唯一的远程兵器,弓箭在这个世界,的确也是占有极重要的地位。

  而这,也正是风行者显得尤为重要的原因。

  “老师,我要兑换这柄‘神梨’长弓。”基于同样的原因,在看过所有的长弓之后,林夕回到了“神梨”长弓的面前,对着麻面黑袍讲师说道。

  麻面黑袍讲师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但也不发异议,只是说了个好字。

  “但这具长弓我想留到最后再兑换。”因为看出这名讲师对自己充满好意,所以林夕也没有什么顾忌,解释道:“按照安老师的预估,我至少要五个学分兑换的灵丹才能进阶到初阶魂师,这样才能得到魂力修行课程的两个学分。若是先行兑换了,便只剩下了四个学分。”

  麻面黑袍讲师沉吟了一下,看着林夕道:“按你的意思,便是想用五个学分换取灵丹,六个学分换取这长弓,那将会剩余的一个学分,按照安教授的意见,你是准备用来换取什么。”

  林夕认真回答道:“是要用以换取箭矢,换取两枝晶钢箭和两枝黑金破甲箭,按安老师的指点,说这些箭矢是要便宜一些,四枝正好一个学分。”

  便宜一些…林夕这句话说得似乎有些不雅,好像青鸾学院这不知道代表何等武力的兵殿像菜市场一样,但是这名麻面黑袍讲师却是并不在意这些,他皱着眉头思索了片刻,看着林夕道:“按理来说,我不应该质疑安教授对你的意见,但你是否知道,即便你到了初阶魂师的修为之后…因为这神梨弓本身的特姓,弓弦极其难开,需要一点点拉动,以你的修为和肉身的承受力来看,应该最多只能射出两箭。”

  “只能射出两箭么?”

  林夕微微一怔,嘴角却是反而泛出了点笑意。他知道虽然自己课时没有显露,但自己想学习一下“荆无命”的做法估计还是没有瞒得住佟韦,以至于安可依也知道了自己的底细。

  “多谢老师提醒,这我也知道。”

  “既然如此,那便按安教授的意思来。”看着林夕的神色,麻面黑袍讲师心中一动,知道有些自己不明白的隐情,于是他的眉头反而舒展了开来,温和的看着林夕道:“那安教授建议你这次换取什么丹药?”

  林夕点头道:“叶灵芝。”

  “学院兑换物品,主要是为了保密,以免从换取的魂兵上面透露一些你有关修行的消息。所以这些魂兵送到你房间之后,也会用木匣装着,你出去之后也尽量小心一些。”麻面黑袍讲师看着林夕道:“因为丹药都是随身携带或是马上炼化,按照规定,却是现在就可以兑换给你。叶灵芝药姓温和,在体内是自然发散,你是要和你选定的这些魂兵一起送回你房间,还是就在这里服用,同时再看看这里面其余的东西?”

  微微一顿之后,麻面黑袍讲师看着林夕接着说道:“若是你在这里的魂力修为晋升到了初阶魂师,我可以替你传讯给佟韦,到时两个学分自然就会帮你记上,你就省得再来一次,你要的这些东西我会配给你。”

  “多谢老师,我便在这里服用叶灵芝,同时再看看其它魂兵。”林夕再次认真的对这名麻面黑袍讲师行礼。

  虽然进入这兵殿中之后,他已经数次对这名麻面黑袍讲师行礼,但是对方对自己的真诚回护,却是让他觉得行这个礼很有必要。

  “稍等片刻。”

  麻面黑袍老师也不多说什么,快步走入殿中一条回廊之中,片刻之后,便取了一个水晶丹瓶出来,瓶口用蜡封着,内里却是一片五角星状的翠绿肥厚叶子。

  林夕已经在给安可依做帮手时从她一本介绍灵丹的册子中看过,知道这叶灵芝便是用一种奇特灵药的叶子加其它灵药泡制而成,所以此刻倒是也没有什么惊奇,打开这个水晶丹瓶之后,细细的嚼了几下,便将这团入口苦涩的东西全部吞下了肚去。

  好像有一丝丝温和的气旋从腹中升腾了起来,开始朝着全身弥漫。

  有过几次炼化灵丹经验的林夕习以为常,继续徜徉在这青鸾兵殿之中。

  这一批列长弓之中,最后面那具“揽月灼星”外观最为惊人,弓身是一种半透明白玉状奇特精金不说,弓身上还嵌着几条金色和银色的晶石,内里纂刻着一圈圈霞光般的符文。

  而且这具弓的弓身足有诚仁手臂般粗细,整具弓比林夕的身体还要高大,微银色琥珀状透明的弓弦之中远看像是有一个个气泡,但近看却只是雕刻着一个个椭圆形的符文,这弓弦也只有手指般粗细,这样的巨弓,让林夕实在是难以想象,要什么样的巨汉才能够将之拉开。

  “这具‘揽月灼星’的制造方法也已经失传了,是我们云秦以前的修道者遗留下来的,要大国师修为,而且本身身材特别魁梧的箭手才能使用。”看着已经走过一遍的林夕在这具巨弓前再次停留下来,麻面黑袍讲师又耐心的解释了一句。

  “魂士、魂师、大魂师、国士、大国师…”林夕忍不住在心中重复了一遍这个世界对于修行者实力的划分,感慨道:“大国师修为才能用,这样威武霸气的巨弓射出的箭矢,是不是已经是这世上威力最强的箭矢了?”

  麻面黑袍讲师眉头一蹙,摇了摇头:“自然还不是。”

  “还有?”林夕只能再次感叹这个世上不可知之地和不可知的强者实在太多。

  “至少目前所知的还有两种,之前都在我们学院。”麻面黑袍讲师的脸上却是蓦然多出了些难明的意味。

  “哪两种?之前都在?现在呢?”林夕顿时好奇了起来。

  麻面黑袍讲师看了林夕一眼,“或许你今后自然会清楚。”

  林夕哦了一声,顿时就明白这应该便涉及学院的一些机密,不方便透露了。

  这弓之后,便是各种各样的甲衣、铠甲,炽铜、沐火、碎痕、赤鳞、烈焰、玲珑、寒丝、金蟾、夜魔….这数十种甲衣和铠甲之中,几乎大部分都比林夕看过的“圣斗士星矢”里面的圣衣还要威武和华美,他自然又是大开眼界。

  只是看着这些甲衣,他陡然想到安可依竟然是一点都没有让他兑换这些用于防御的东西。

  虽然十分清楚再好的甲衣也是被人砍的道理,林夕还是忍不住苦笑了一下,在心中想着,安老师你是对我太有信心,觉得我根本不会被人砍呢,还是觉得我太弱,被人砍的时候有甲衣和没甲衣一个样呢?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