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九章 一个黑色小卷

第九章 一个黑色小卷

  林夕的房间中放着一大两小三个松木盒。

  除了这三个松木盒之外,还放着一卷像是拓印出来,密密麻麻的字迹非常工整的小卷。

  林夕推开门走了进来,看到放在自己房间桌上的这三个松木盒,微微的怔了一怔。

  他没有先行打开这三个松木盒,而是先拿起了放在松木盒上的那卷纸卷,细细的看了起来。

  将纸卷上所有的内容全部细细的看了一遍之后,他才将三个松木盒打了开来。

  三个松木盒中分别是一具弓身微黄、弓弦翠绿的长弓、一柄淡青色的长剑、四根箭矢。

  “神梨”弓、“晨光”剑和晶钢箭、黑金破甲箭。

  林夕缓缓的抓住了神梨弓,弓身完全是坚硬老木的凝润触觉,整具长弓还不如他在此次比试之中的黑石强弓沉重。

  然而习惯性的将两根手指搭在翠绿色的弓弦上时,他的眉梢便忍不住微微挑了起来。

  几乎用出了全身气力,这根翠绿色的弓弦才一寸寸无声的被他拉开,他的整个背部和右臂所有的肌肉群在这缓缓开弓之时都一直紧绷着,只是将弓弦拉开到不足平时施射时三分之一的位置,他便轻轻的嘘出了一口气,然后将弓弦放开。

  翠绿色的弓弦微微颤动,却像一根绿色的草茎在微风中摇动,没有发出丝毫的响声。

  林夕明亮而清晰的眼睛中充满了赞叹的神色,他放下了这具“神梨”弓,又从另外一个松木盒子中熟练的拈起了一根箭矢。

  这根箭矢赫然是完全透明的,就像是水晶制成的工艺品,就连尾羽亦然。

  但是林夕知道这不是水晶,因为这根箭尖是锥形,箭身上有导风槽的透明箭矢,要比水晶沉重得多。

  这通体完全是用一种透明的金属打造而成,尤其尾羽更是薄到了一定的程度,显得有些略微柔软。

  ……

  林夕曾经自己了解过,张院长也曾经说过,这个世上没有什么适合发展火器的材料存在,然而依靠着他先前那个世界没有的一些独特金属和冶炼之法,依靠着独特的符文和修行之法,这个世界却是也发展出了许多难以想象的强大兵器。

  青鸾兵殿,的确就像是天下武器陈列馆。

  这种全透明的晶钢箭,用于暗中刺杀的效果自然绝伦,而另外两枝安可依让他兑换的,箭头用特别刚硬的金属打造的黑金破甲箭,却是可以用来对付更高级别的对手。

  这两种箭矢同样算不上稀奇,在青鸾兵殿之中,他还看到了箭身上带着独特符文,激发的瞬间可以变成一团烈焰的烈火箭,还有箭身中空,内里却纂刻着符文,激发的瞬间中空的箭身之中依靠魂力的激发,喷射出惊人气流的慧尾箭,甚至还有会射出一定距离之后,爆炸般裂开成无数细小碎片的孔雀箭,甚至还有箭身之中还带着机括,隐藏着威力更加惊人的小箭的子母箭。

  为了杀死强劲的对手,这个世界的修行者也从来不乏想象力。

  除了这些箭矢之外,他还见到了许多稀奇古怪,想都没有想到过的兵刃。

  有纂刻着独特符文的长琴,令强大的修行者可以真的像“六指琴魔”一样将魂力凝成一股股元气冲击出来。

  有绣着古怪图案的长幡,这种奇形兵刃天生是箭矢和飞剑类的克星。

  有各种用以配合魂力凝结天地元气的法杖,还有奇形怪状的环、长鞭….。

  按麻面黑袍讲师的一些讲解,这每一种兵器,或许都代表着一种不同出身的修行者和修行传承。

  云秦的修行者偏好用刀、剑、斧。

  唐藏的修行者偏好用杖、钺、杵。

  西夷有两部的流寇和一些大莽的修行者,却是又偏好用幡、环。

  而绝大多数的西夷流寇,却是又最爱长鞭,大莽一部分的修行者,却是也偏爱杖甚至琴。

  除了只能防止被杀的甲衣、铠甲和盾牌之外,所有这些兵器,都是用来杀人的。

  而这一件件强大的魂兵,更是让林夕对张院长的话有着更加清晰和直观的认识:这个世上有太多的不可知之地,有太多的强者。这或许才是安可依一定要让林夕进入青鸾兵殿去看一看的真正原因。

  林夕带着微凛的心情放下了手中的这枝晶莹透明的晶钢箭。

  他接下来没有去看以他现在的修为还尚且不能令符文亮起,展现真正威力的“晨光”剑,而是再次拿起了那张布满密密麻麻字迹的小卷。

  “为什么要分得这么散呢?…不能尽量一大堆人凑一起么?”

  看着这张小卷,林夕重重的叹了口气,喃喃自语了一句。

  这张小卷并不是什么兵器使用说明,而是此次他们出院入职修行,所有可选的入职地。

  青鸾学院一向都给学生自由选择的余地,所以想去哪里,都可以自由挑选。

  这份小卷上所有的入职地都是八司的一些底层下属部门,即便是有地方军和边军之中的职位,也都是些不在边关最前线的部门,所以相对于以往青鸾学院二年生出去修行时到的地方而言,此次他们出去入职修行的危险度实在是小了许多,学院还是给了他们足够的成长时间。

  当然林夕并不认为这比在学院之中修行成长得快,学到的东西更多,他十分理解夏副院长的理念,学院首先是教人道理,然后才是修行,但是他知道肯定有一些大的变故在来临,夏副院长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

  但关键在于,云秦帝国实在是太大了,天南海北….就和他之前那个世界的大学毕业各分东西一样,这些入职地分得极散,都没有什么可以几人同时在一个地方的某个部门的。

  虽然林夕知道青鸾学院正式毕业之后也是一样,自然不可能出现一堆青鸾学院学生挤在一处的情况,这本身是无可奈何的事,但即便如此,想到即将要至的分离,他的心中还是充满了深深的惆怅和担忧。

  ……

  将三个松木盒收起之后,林夕在石床上盘坐了下来。

  在青鸾兵殿之中他已经正式突破到了初阶魂师的修为,否则他也不可能已然兑换到这些东西。

  但此刻他盘坐下来,却并非是要感觉自己丹田内的魂力有了多大的不同,而是要感觉自己脑海中的那一个“青色轮盘”。

  因为他记得十分清楚,张院长留给他的话里面,就有提到,这个“轮盘”是可以一点点推动的。而且张院长还特别说了,修到魂师级别的话,就会明白他说的可以一点点推动是什么意思,还特别说了,到了国士级别,又会发现有不一样的地方。

  他所谓“将神”的特质,他不为人知的自傲,其实便在于这个青色的“轮盘”。

  因为今日的通灵课目考试误打误撞还没有用过这特殊的能力,所以此刻他的脑海中,这一团青色的光,闪闪发亮,如同一轮青色皓月。

  林夕的意识之中,他就像是一个仰头仔细的看着这轮青色皓月的孩子,但是让他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的是,不论他怎么看,这轮青色皓月却似乎和以前并没有什么区别。

  也不知道仔细“看”了多久,他陡然听到熟悉的敲门声。

  他睁开眼,深吸了一口气,快速的开门走了出去。

  门外站着的是木青。

  “有人要见你。”木青和往常一样温和的看着林夕说了一句,便示意他随自己朝着殿外行去。

  “罗老师?”

  在止戈新生殿外不远处的一片空地上,林夕微微一怔,马上对着等着自己的人认真的行了一礼。

  来找他的是身穿旧讲师长袍的学院守护罗侯渊。

  而林夕也根本不知道一直在试炼山谷之中的这名学院老人有着这样独特的身份。

  罗侯渊微微颔首回礼,等到林夕走到自己的身前,这才平和的问道:“你已经到了初阶魂师的修为?”

  林夕不解他的意思,但还是马上点头,认真回答:“是。”

  罗侯渊平静道:“你将魂力透至体表来给我看看。”

  林夕点了点头,凝神感觉着自己丹田中那一股气流的涌动,用意念控制着这股气流朝着自己身体肌肤渗透而出。

  一股浓厚的暖意充溢他的全身,他的肌肤表面开始散发出一股若有若无的淡淡黄光。

  “你的意志力不错,精神也能很快集中,一般刚刚进阶到初阶魂师的修行者,是无法这么快就能将魂力透到身体表面的。”罗侯渊看着林夕说了这一句,却又道:“但你要明白,从初阶魂师开始,才真正谈得上对魂力的掌控,光是能将魂力透到体表,这是最为粗浅的手段。”

  林夕听出了罗侯渊的来意,顿时彻底严肃了起来,道:“请老师指教。”

  “这一卷上记着的东西,只限你一个人看,而且你绝对不能流传出去,甚至不能对人提及。甚至连学院其他讲师都不能告知。”罗侯渊伸手将一卷黑色牛皮小卷递到了林夕的手中,交待道:“在你出学院之前记下,将这卷小卷烧毁。”

  “学生知道。”林夕眉头一挑,知道这卷小卷上的东西必然极其紧要,当下也不多说,直接将这卷东西收在了袖中。

  “好了,有人来找你了,没有什么事,我便先行离开了。”

  罗侯渊朝着林夕侧后方远处看了一眼,平和的说道。

  林夕转过头去,却看到身穿御药系灰色院服的高亚楠正在走来。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