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一章 明王破狱和一把火

第十一章 明王破狱和一把火

  从那几个让自己的双手感知变得愈加灵敏的古怪动作,林夕就知道罗侯渊这名身穿老旧讲师黑袍,居于学院试炼山谷之中的老人并非是普通的老讲师。

  所以黑色小卷上肯定记载着一些对他极为有用的东西。

  但是他很分得清主次,知道这个世上任何的武技也决计比不上自己和张院长独有的能力重要。

  所以在回到自己房间后的第一件事,他便是先要弄明白方才并没有回到十停前是什么原因。

  几乎只是在习惯性的闭上眼睛静心感知的霎时,林夕的身体就猛的一震,啊的一声,不可思议的惊呼出声。

  以往用过一次这回到十停前的能力之后,他脑海之中的那个青色皓月般的光团便会完全消隐,等到第二天才会再行出现。

  但是这次,在他的感知之中,这个青色光团却是没有完全消失,只变得模糊和黯淡了许多。

  “难道还能使用?”

  林夕惊讶而不可置信,竭力平静下来之后,再次轻声道:“回去!”

  但是他的眼前没有熟悉的极快的景物变幻,并没有起作用。

  脑海之中的这个青色光团,还是那么模模糊糊的一团。

  “回去!”

  等愈加平静之后,林夕再试,但是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还是如此。

  林夕皱着眉头苦苦的思索了起来。

  他想着自己今日使用这次能力时的每一个细节。

  “难道是因为这?”

  突然之间,他有些恍然大悟般,想到了最大的可能。

  在当时用这次能力之时,他脑海之中想着的,都是要是回到她缩手前一秒就好了。

  就是因为脑海之中是这样的意念,所以动用这能力之时,他才真的回到了那个时候?

  林夕有些呆呆的,皱着眉头继续努力的想着。

  张院长留给他的话中,曾经将这种能力视为他们穿越到这个世间来时机缘巧合所照顾的时空的能量,对于他们这种实际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现代人而言,对于有些东西的确要比这个世界的人要容易理解一些。

  所以他很快想到了最能注释得通的原因。

  他脑海之中的这团能量,足以将他送回到十分钟之前,这次因为明显只是送回了几分钟之前,所以这团能量就没有用光,所以他还能感觉得到。

  但是这团能量又不足以发动一次这种能力,所以他现在想要“回去”也不成。

  想到了这个原因,他的眉头悄然舒展开来,脑海中的想法就变得愈加的清晰。

  原来张院长说的能够慢慢推动,便是指能够回到十分钟之内任何一个点?

  这样一来的话,很多时候便不用再重来一次,不用再等上很多分钟了。

  单以他这射箭为例,他便不用担心和上次对付贺兰悦汐一样,退到十分钟之前,生怕贺兰悦汐在这十分钟之内的身形位置发生了改变,结果他即便有了那一箭的感觉也未必射得中。

  现在有了这样的能力,那只需间接回到他还在那个点的时候,间接一箭就能够击中对方了。

  而且这还根本不用担心时间计算出现了失误。

  对于对敌而言,的确是有着极大的好处。

  那这样的话,因为这团能量没有完全耗尽,那这能力恢复起来会不会略微快一些,用不着和以前一样,需要一天的时间?

  而且张院长留给他的话中,还说得十分清楚,等到他的修为到了国士级以上之后,还会出现改变。

  由此可见,若真是简单的用一团能量来概括,那这团能力和他的魂力修为也有很大关系,那随着魂力修为的增长,这一团能量会不会也增长?会不会在动用的比较少的情况下,能够用个两次三次?

  林夕心中感慨,若真是这样,那这“将神”,便真的是“将神”了。

  只是这能力恢复起来能否会快一些,只需明后天继续试验一下就能够感觉得出来,至于这能量能否会增长,那就真的只能等到他的魂力修到国士级别之后才能知道了。

  国士级别,对于绝大多数修行者来说却是又有些遥远。

  因为到了大魂师以上级别之后,这个世间的绝大多数灵丹对于魂力修为的提升效果便不大,魂力修为只能靠不断的冥想修行或是不停挑战自己的意志力来增长。

  从大魂师到国士,这修行的时间,对于绝大多数修行者而言都是十分的漫长。

  否则国士就也不能称为国士了。

  反正不管如何,都是只好不坏。

  林夕便不再多想,展开了罗侯渊的黑色小卷。

  “明王破狱”

  这四个字首先跃入林夕的眼皮。

  字体很小,但是说不出的苍劲有力,每一个笔画似乎要刺破黑色的牛皮,这一种森然强大的气势,不由得让林夕的心中登时一凝。

  一副同样细小的图录和注解随即落入了他的眼睛。

  这就像是一副现代医学的解剖图,画着一些血脉的走向,以及标注着一个个的穴位。

  上面的注解细致的说明了如何催动魂力,沿着什么样的顺序,使得魂力在这些血脉和穴位之间游走。

  除了这副修炼图之外,小卷的最后写着三列字。

  “感知”

  “愈合”

  “绝密”

  这份修炼图对于林夕来说不难理解,肯定是某种独门的修炼方法,但是这最后三列特别的小字,却是让他怔了许久。

  感知?是说按照这种修炼方法修行的话,将会对感知大有好处?

  那愈合呢?是指自身的自疗能力么?

  这两列字林夕还不能特别肯定,但是最后这绝密二字,却是让林夕清晰的再次感觉到了这名学院老人的意思,这种修炼方法,是不可对外而言的。

  “明王破狱”,再次在心中默念了一遍这门修行方法的名字之后,林夕开始仔细的看这副十分复杂的修行图,开始认真的死记硬背。

  这种死记硬背,可是完全没有任何取巧的办法。

  与此同时,天枢峰,夏副院长的小院之中。

  萧明轩皱着眉头:“最近龙蛇边军方面也不太平,死在龙蛇山脉里的穴蛮数量多了两成,但是失踪和死在龙蛇山脉里面的边军小队也多了一成。”

  “自古就有乱象一生天下乱的说法,而张院长也曾经有过‘连锁反应’一说。”夏副院长点了点头:“很多人想动,我们没有办法阻止,但我们至少要弄明白穴蛮如此躁动方面到底是什么原因。”

  萧明轩点了点头,道:“高亚楠和林夕很有问题。”

  夏副院长忍不住笑了起来,看着萧明轩道:“像你到了这个年纪都没有和一个女子认真交往过,那才叫有问题,像他们这种年纪,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那都不叫什么问题。”

  萧明轩的脸色变得有些酱紫,微怒道:“可是秦惜月和边凌涵对他似乎也很有意思。你不用跟我说如何选择是他的事,你也明白若是在这儿女私情上面纠缠太多,肯定会大大影响修为进境。而且光是因为高亚楠和秦惜月,他便已经和柳子羽、许箴言等人结怨了。”

  “张院长比他更容易结怨。”夏副院长依旧笑道:“架打得越多,他便越会打架,这正是我将他们放出去的理由。”

  “你把大多数宝都押在了他的身上,说到底这次改变你都大多是因为他一个人。”萧明轩冷哼了一声,道:“难道你不觉得你对他的信心太过了一些?他终究才只有初阶魂师的修为而已。”

  “可能人越老,就越有种说不出的直觉。这是种悲哀,但也是种幸运。”夏副院长看着萧明轩,感叹道:“而且不只是我一个人有这样的信心和感觉,老罗也有,要不他怎么会管这些事,挑选了一名守夜者,还有,你可能不知道,他今天又特地去找了林夕,应该是将明王破狱法也传给了林夕。”

  “什么!”萧明轩大吃了一惊,脸上的酱紫色都迅速消隐了下去而变得微白,手指在膝盖上悄然颤动了数下,“他都如此?”

  夏副院长悄然一笑,道:“除了十指岭之中那一箭不可思议,让我坚定他有张院长所说的将神资质之外,他的身上真的有很多特别之处,你要是亲身和他说上几句,便知道他特别像张院长。”

  “他今天对高亚楠说明天晚上要放一把火。”萧明轩呆了一会,说了这一句。

  夏副院长这倒是一怔:“放一把火?”

  “不错。”萧明轩肯定点头,道:“他让高亚楠在御药系重生殿呆着,明天他要放一把火给她看。”

  “是么?”夏副院长笑了起来,道:“那我们明天就去看看,他到底要放一把什么样的火如何?”

  萧明轩想了想,点了点头,“好,我倒是也有兴趣看看他到底放什么火。”

  夏副院长看着萧明轩,道:“除了那些卷宗之外,你的兴趣的确实在太少了。”

  萧明轩在心中冷哼了一声,心想我的兴趣比你知道的多得多了,但是这句话他却是没有说出口。

  (大家多投点红票,多发点,热闹一下,今天只需书评有个三四百条,我就加更晚上就连发两章,一人限刷三条啊当然红票捧场之类的是多多益善霍霍,邪恶鸟~)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