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二章 到底谁老土?

第十二章 到底谁老土?

  姜笑依捏着一张普普通通的便笺。

  “日落之时,御药系新生殿下山坡见,以辞别,林夕”。[]

  这张便笺上只写着这一行简单的字迹,但是姜笑依看到这一行字,却是笑得很开心。

  因为林夕是他仰慕的对象,他的朋友,而林夕也将他当成朋友,不曾将他忘记,这便够了。

  或许自己也能给他一个惊喜?

  “当!”“当!”“当!”….

  正在此时,一阵阵打铁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

  和别系的考核一样,天工系的所有考核也已经在昨日全部结束,今日他也是因为和几名别系的朋友辞别回来,才正好经过了他们天工系的这几栋教学殿。

  那声音是从他们昨日考核所用的锻造间传出的无误,难道是因为昨日有人因为一点疏忽,导致差了一些考核未过,所以今日在这里面发狠?

  因为好奇,而且天工的此种炉火热锻对于学生而言还是有些危险,姜笑依没有什么犹豫便朝着教学殿中的锻造间走了过去。

  锻造间中,一座炉火熊熊燃烧着。

  一名按照规定一丝不苟的穿着白色石棉衣的天工系学生正汗流浃背的抡着一个大锤极有节奏的锻造着一块通红的金属。

  每一击下去,通红的金属表面都是燃起一层明亮的光芒,十分耀眼。

  “张平?”

  姜笑依看清这人的面目,顿时是愣了一愣。

  虽然平日里和张平并不算熟,但因为是同一系的学生,他十分清楚来自潇湘行省水龙陵的张平虽然在进入天工系时并没有多少底子,但对于天工系的所有课程似乎都有着狂热的爱好,平时最喜欢做的事也就是研究一些书本和缠着讲师问一些事情。

  所以张平在天工系的成绩也是一向出类拔萃,十分的优秀。

  姜笑依也记得十分清楚,张平这门锻造制兵课程是令考核讲师大为满意,考核轻松就通过了。所以并非是有什么人因为考核不过而在这里发狠。

  “姜笑依?”

  看到锻造间的门被推开,张平转头之间,也便看清了走进来的人是姜笑依。

  姜笑依好奇的问道:“张平,你这是在做什么?”

  “明日就将暂且离开学院,我准备打一副护臂送给一个朋友。”张平此种锻打似乎已经十分纯熟了,一边回答姜笑依的问题,手中的大锤却是未停,依旧极有节奏的当当当的不停锻打着。

  姜笑依呆了呆,道:“自己锻造一副护具送给朋友,你这想法倒是极好,只可惜我倒是没有想到。”

  张平沉稳一笑,也不多说什么,只是不停的锻打着。

  “你用的是什么材料?”因为暂且也没有什么事,姜笑依又好奇的问了一句。

  张平道:“天钨钢。”

  “天钨钢?”姜笑依吃了一惊,看着满脸是汗的张平,“这是要用一个学分才能兑换的材料。”

  张平沉稳的笑了笑,道:“若是最为普通的材料,让人随便用边军长刀便能砍出一个豁口出来,那这对于我的朋友来说也是没有任何用处了。”

  “看来你对朋友真是不错。”姜笑依顿时对平时并不多话的张平多了几分好感,陡然之间,他看到一侧桌子上一张白纸便笺,又看到了自己手中一模一样的白纸便笺,他便呆了呆,“张平,你说的那个朋友,该不会是林夕吧?”

  张平也吃了一惊,“你怎么知道?”

  姜笑依顿时忍不住笑了出来,扬了扬手里的便笺:“想不到你和林夕也是朋友,他也约了你今天碰头辞行?”

  张平有些不太相信的看着姜笑依:“我和他在入试前便认识了…想不到你居然也和他是好朋友?”

  “这真是无巧不成书。他在学院的朋友似乎并不多,想不到我们系便有两个,而且我们之间还都不知道。”

  姜笑依笑了起来,扬了扬手中的便笺,道:“他约我今天日落之时在御药系新生殿下方的山坡见面,你呢?”

  张平也是忍不住苦笑了起来,“也是一样。”

  姜笑依笑道:“看来就算我不凑巧路过这里,今晚我们还是会结交了。这个家伙恐怕正是想让大家在离开前都认识一下。”

  微微顿了顿之后,姜笑依陡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看着了一眼张平锻造的火红金属,道:“按你现在的进度,用这天钨钢一个人应该来不及在日落之前完成吧?不如我们一起,我帮你?”

  张平微微的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道:“好。”

  姜笑依穿上了白色石棉衣,也提着一柄大锤走了过来。

  “当!”

  “当!”

  “当!”

  两人一人一锤,以更快的频率不停的锻打了起来,一团团劲气不停的在烧红金属的周围爆开。

  锻打声持久不歇。

  ……

  日暮之时,一阵阵豪爽的大笑声在这锻造间中震响。

  大笑着的张平和姜笑依满身大汗淋漓的脱下石棉衣,他们前方的一个石制水槽之中,一副乌沉沉的护臂还残留着一些温热的气息。

  光滑的表面上,因为锻造淬火和金属独特的纹理,形成了一圈圈木纹般的氤氲纹理。

  ……

  “时候差不多了。”

  与此同时,止戈系新生殿中,盘坐着的林夕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站了起来,他将黑色牛皮小卷又仔细看了一遍之后,便点燃了一根烛火,将这黑色牛皮小卷全部染成了灰烬,这才背着一个包裹走出了门,沿着一根银丝滑索滑了下去,然后朝着一片山坡走去。

  那片山坡的尽头是一片峭壁,高高的峭壁上方,便是御药系的新生殿。

  天色渐渐暗沉了下来。

  林夕将身上包裹内的一根根蜡烛取了出来,然后在山坡上摆放了起来,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心形。

  在这些蜡烛的周围和上方,他还架了许多干柴。

  这样一来,这个心形篝火将会燃烧很久,燃烧得很旺,到时候即便熄灭,变成火红木炭的话,从上面高处往下看,应该也会十分的壮观。

  这在他先前的那个世界,是已经很老套还很无聊的事,说不定他要是在哪个女生寝室楼下这么做的话,说不定会被淋上许多的洗脚水,还会引来一片的嘘声。

  但是他从来没有这样做过。

  即便是无聊的事,在原先那个世界,他想做也没有机会了。

  而在这个世界,这种老套而又无聊的方式,恐怕也足以将那些从京城或是其他行省大成出来,平时将他嘲笑成乡野土包的人镇住了吧?

  所以林夕做得很是开心。

  不管如何,开心便是好的。

  “林夕,你这是在做什么?”

  秦惜月和姜钰儿第一时间赶到了,这两名御药系的女生也接到了林夕的便笺,她们在上面也直接看到了林夕的到来,而且上方又有银丝滑索和这片山坡不远处相通,所以她们很快就到了林夕的身边。

  “我到时候把这个点着,就会形成一个火堆。”

  “我今天喊了我所有在青鸾学院结交的朋友,快要离开了,我想再和你们好好聚一下,毕竟我在青鸾学院中的朋友也不多,或许你们也能成为朋友。”

  林夕和秦惜月、姜钰儿解释着,陡然间,他看到远处的山道上显现出了姜笑依和张平、蒙白的身影。

  另外一侧的山道上,又现出了花寂月、李开云、边凌涵和唐可的身影,但是让他微微一呆的是,花寂月等人的身后不远处,还大摇大摆的跟着暮山紫。

  “林夕,你搞什么鬼?”

  花寂月估计是因为后面跟着的暮山紫有些心烦,过来时面色便有些不善,看到林夕摆着的蜡烛和干柴,便没好气的问道。

  “一起聚一下..等下你就知道了。”

  林夕略微解释了两句,对着笑着走来的姜笑依和张平、蒙白打了个招呼,看了看天色,却是随口问了句,“向林怎么还没有来?”

  “那个土包不会来了。”旁人还没有接话,站在一边的暮山紫却是大喇喇的说了这一句,看到林夕皱着眉头看向自己,他又张狂的哈哈一笑,点了点林夕身前的李开云,“这可不是我说的,是我听他们说的。”

  林夕转头看着李开云,问道:“怎么了?”

  李开云微微的犹豫了一下,还是有些恼火的低声道:“他给我带了个口信…大约是因为文治系不少人不喜欢你的缘故,他怕惹上麻烦,所以便不公开和你会面了。”

  “我叫向林,来自大盛行省锦州陵。”

  林夕微微一怔,当日向林的声音还在耳边,他带来的锦州牛肉干的味道还记忆犹新,但他现在却是为了避嫌…而不过来了?

  “算了,这样的朋友多一个还不如少一个,有什么意思。”正在他微微沉默之间,暮山紫却是又嚣张的看着他哼道。

  林夕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看着暮山紫道:“那你过来干什么?”

  “我看到他们过来,就想着应该和你有关,我就过来看看热闹了。怎么,我看看热闹都不可以啊?”暮山紫瞪了林夕和花寂月等人一眼,“反正现在在学院里面,你们人多也不能揍我的。”

  林夕皱着眉头看了他好大一会,却是忍不住笑了起来,“你现在和我们站这么近,就不怕被人误会,惹上麻烦?”

  “惹上麻烦?”暮山紫嗤笑了一声,“我暮山紫什么时候怕过别人啊?”

  林夕笑了笑,看着暮山紫道:“好啊,那你敢不敢和我一起点这些火?”

  暮山紫看都不看林夕,哼道:“你当我白痴啊,我就是看看,你还想让我帮你干活?”

  林夕越发觉得这个家伙有意思,也不浪费时间,取出一个火折,开始将一根根蜡烛点燃。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