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三章 萧明轩之真的有用

第十三章 萧明轩之真的有用

  (大家的书评红票都很给力,所以这两章连发来啦~~)

  ***

  高亚楠在房中看着。[]

  御药系的新生殿虽然不像止戈系的新生殿那么靠近悬崖,但是因为地势高,所以看下方的山坡也看得十分清楚,林夕第一个到的时候,她也已经看到了,只是因为林夕的交待,即便下面的人越聚越多,她还是在房中等着。

  “他到底要做什么?”

  她满心忐忑的看着,就在此时,她看到一点点火光亮了起来。

  “什么东西?”

  原本御药系的很多人也并没有发现夜色中的林夕,但是火光一点点亮起,却是让许多人都开始察觉。甚至很多不在殿中,在附近悬崖边和山道上走着的御药系学生都不自觉的停了下来,看这火光。

  蜡烛点燃了干柴,火烧得越来越旺。

  “啊!”

  突然之间很多人都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尤其是御药系新生殿房间之中的高亚楠顿时忍不住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满脸都是说不清的神色。

  燃烧的火焰在山坡上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心形,在夜色之中显得无比的绚烂动人,映红了这半边天空。

  “是止戈系的林夕?这火是他点燃的?”

  “他怎么会有这样的奇思妙想,这心形实在是太漂亮了。”

  “好雅致的心思…”

  “他是燃给谁看,这是在表达他的心意么,这可是比吟诗作赋高明了不知道多少倍,想不到他竟然有这样细腻的心思。”

  一时之间,一片惊呼和赞叹声连成了一片。

  “咔嚓!”一声,一个房间之中,柳子羽用力的摔破了一个茶杯,脸色铁青。

  山坡上,看着这个完美的燃烧心形的林夕,微仰着头,有些略微得意的笑着。他此刻看不到高亚楠的表情,也看不到柳子羽的反应,但是山崖上的惊呼声和议论声他却是可以隐隐的听到。

  距离这么远的山崖上的惊呼声和赞叹他都能听见…这个保守的世界,的确是不知道什么叫浪漫。

  “连电视机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还敢嘲笑我是乡野土包…我随便用些小手段就可以震住你们啦。”

  林夕又腆着小肚子,撇了撇嘴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自傲的哼了一句,不过想到自己哪怕绞尽口舌,估计柳子羽他们还是压根理解不了什么叫电视机,他还是又忍不住摇了摇头,自嘲的笑了笑。

  “你奶奶的…还真够狠啊,居然连这种招数都想得出来。”一旁,跟来“看看”的暮山紫看得目瞪口呆,只觉得京城里面所谓的出入花丛的雅士和这一比,简直都是个渣。

  ……

  夜色中,一座无人大殿长满蒿草的殿顶之上,站着两个人,夏副院长和萧明轩,也正看着林夕的这一把火。

  萧明轩的身材似乎愈加的胖了。

  若是有人此刻能看清他和夏副院长站在这殿顶上,恐怕都会想不明白他这样的一个胖子怎么会爬得上来这里,又会担心他会不会一不小心像个皮球一样滚下来。

  “林夕果然很厉害啊,这一把火恐是烧在了人家的心上。”

  而若是此刻真有学生站在这殿顶,听到夏副院长这一句饱含感情的话的话,恐怕自己倒是会一个脚滑滚落下去。

  因为夏副院长这样的人物,都会说林夕厉害。

  “这真的很厉害么?”看着那一个在夜色之中分外明亮和火红的巨大心形,萧明轩脸上的神色十分古怪,他喃喃自语般说道:“我好像觉得也不怎么样啊…”

  “那是因为你是个男的,而且林夕这个不是给你看的。”夏副院长忍不住笑了,转头看着萧明轩道:“你是男的,而且大多数时候是个只知道研究数据的男的,所以你怎么能明白这世间女子的想法,你听听那些御药系小女生的声音,你就明白了。”

  萧明轩不说话,脸上的神色更加古怪了起来。

  微微的山风中,有很多御药系女生的惊呼,内里惊羡的意味,分外的明显。

  ……

  姜钰儿傻傻的看着火光。

  她这个胆小的御药系女生没有什么太大的想法,此次出去报的也是一个普通的药局职位,看到这火光她只是想着这心形真好看,要是以后有人也给自己烧这么一个那就真是太好了。

  花寂月觉得林夕有点创意,以前倒是没看出这个家伙有这样的花花细腻心思,不过这对于从民风粗犷之地出来的她来说,依旧有些无聊,喜欢谁直接说,对方也喜欢就行了,干嘛要这么麻烦。

  眉眼无一处不好看的秦惜月和外表柔弱的边凌涵看着这圈火光,脸上也是有着微微的笑意。

  虽然性格不同,但女孩子的心性却都是同样十分细腻,两人早早的就看出林夕对高亚楠有些情愫,而她们对林夕自然也都有些好感。

  此刻她们在心中想着,若是长久交往下去,她们或许有可能对林夕也会生出些什么期许,但此刻林夕如此坦诚的袒露心迹,她们却是明白这样对她们是好的,对于林夕这种光明而坦诚的做法,她们的心中反而有些感激。

  而且高亚楠也的确十分优秀,如果她也是和林夕一样的心念…这便也的确是件令人快乐的事。

  秦惜月知道高亚楠此刻一定在看着,所以她用力的朝着高亚楠房间的位置挥了挥手,意思是她也可以下来了。

  这个世界无论是男子还是女子,自然都是保守的。

  女生的面子都是极薄,所以先前哪怕是牵个手都是底线。

  “反正也没喊我名字…人家也不知道这火是放给谁看的,天色这么暗,多个人也看不出来。”

  然而高亚楠犹豫了没有多久,就还是用力的跺了跺脚,说服了自己,微红着脸推开门飞快走了出去。

  ……

  “林夕,这件东西送给你。”

  和周围的人都认识过了之后,张平将天钨钢打造的一副护臂递给了林夕:“这是姜笑依帮忙,我们亲手制出来的。虽然不是魂兵,不过除非是厉害修行者,一般的制式兵刃应该也难以斩透了。”

  “你们亲手制出来的?”林夕惊叹的看着这一对护臂,他十分清楚对于修行者而言,若是陡然遇到什么变故,一般双手总是会第一时间下意识做出反应,在身体来不及躲闪之时,一般都是会手臂下意识先行格挡,所以对于修行者而言,护臂甚至比起胸甲更为有用。

  看着这一对看上去十分精巧的护臂,林夕又忍不住看着张平和姜笑依赞叹,“你们行啊,制器都已经能到这种程度了?”

  “这都是拜你所赐。”张平拍了拍林夕的肩膀,在林夕耳边轻声道:“若是没有你的帮忙,我恐怕难以接触得到我喜欢的这些东西和符文。”

  “张平很厉害的。”姜笑依却是看着林夕道:“我们天工系的四门主修课目他此次全部都过了。”

  林夕也拍了拍张平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那是你天生有天赋,的确适合天工。”

  “林夕,除了你之外,这里还有一个人主修课目全部过了的。”这个时候李开云又出声说道。

  “谁啊?”一行人顿时互相看了起来,最终目光全部落到了蒙白的身上,“不会吧?”

  蒙白身上的内相系院服似乎又紧了一些,脸又更圆了一些,只是头发倒是长得更油光发亮,扎在脑后显得有了些青鸾学院学生的气度,看着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他羞愧之余也有些恼羞了,道:“干嘛,平时我生怕老师责罚,我学得很用功的。”

  林夕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想到,这个小胖子可终究也是当时入试时,资质为五的存在啊。

  “林夕,你此次入职是不是选择了靠近你们鹿林镇的东港镇,做镇行司提捕的职位?”姜笑依此刻看着林夕问道。

  林夕听出了些别的意思,点了点头,有些惊讶的看着姜笑依。

  “我们可以一起走。”

  姜笑依也笑了起来,拍着林夕的肩膀,“给你一个惊喜,我选了惠古镇工司,御工处监造。平时和你大概也只有大半天的路程。”

  “还有我。”边凌涵突然也笑了起来,道:“我选了鸿升镇典史,不仅和你们距离近,而且还和林夕一样,属于刑司辖下。”

  林夕真正的怔住了…然后他又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特别开心,特别大声。

  “边凌涵,你居然选看守犯人?你到我们那边,不怕不习惯,不想先回去看看?”

  “实话告诉你,我一个小姨便正好嫁在那边…我父母亲有空正好会过去看我。”

  “蒙白,你去的是什么地方?”

  “…..”

  一行人都坐了下来,融洽的交谈着,片刻之间,高亚楠也走了过来,融入了他们之间,只有跟着“看看”的暮山紫坐在一边,依旧趾高气扬的样子。

  ……

  山崖上另外一处大殿殿顶之上,静默的站着一老一少两条黑色的身影。

  老的是试炼山谷中的学院守护罗侯渊,少的便是他亲自挑选的守夜者,来自湘水行省的艾绮兰。

  这数月之间,不知道罗侯渊指引她进行了什么样的修行,和进入学院前相比,这名瘦弱的少女显得更加的黑瘦,然而她的眼睛在这黑夜之中却是显得分外的明亮,内里似乎蕴含着说不出的光亮。

  看着那一圈火圈旁边不远处围住着,分外热闹和谐的一群人,罗侯渊转过了头,淡淡的看着艾绮兰,道:“你应该加入到他们之中,但是却只能在这里看着,你会不会觉得心中难过?”

  “老师。”艾绮兰对着罗侯渊行了一礼,低声道:“难过自然是难过,我自然也想坐到他们中间去,但是这数月老师您带我所见,却更让我相信我的选择是对的。”

  罗侯渊看着她赞赏的点了点头:“这人生就是如此,唯有做自己觉得对的事情,才会变得有意义。”

  ……

  因为这是在离开学院前的最后一晚,所以林夕等人聊了许多,聊了一些修行的事,一些各系之间的趣事,一些来学院之前的事…聊到后来,炭火渐熄,一行人却是说索性都不回去,就在这便一起聊上一晚吧。

  聊到深夜微倦之时,因为姜钰儿提起,说林夕讲有趣故事也有一套,一群人便哄闹着要林夕再讲一个精彩些的故事来听听。

  想到姜钰儿当日被御药系老师责罚自省就哭个不停的胆小,林夕玩闹之心又起,清了清嗓子,道:“那我今天就为大家将一个午夜凶铃的故事。”

  而正当林夕开始想着用什么东西来取代录像带,用什么东西来取代电视机,好把这个故事讲得又够吓人,他这群朋友又听得懂之时,背着一堆蜡烛的萧明轩却是走到了距离哀牢峰不远处的一座山峰下。

  犹豫了好久之后,萧明轩也捡了许多干柴,学着林夕摆放蜡烛,引燃这些干柴,开始烧出了一个巨大的心形。

  又犹豫了好久,萧明轩咬了咬牙,抬起了头,朝着上方山峰上喝道:“楚清教授,你看看这火好看么?”

  许久没有回音,正当萧明轩的脸色变得黯淡下来之时,他的身体却是陡然一僵。

  一名身穿内相系教授黑袍,同样带着一副黄铜框水晶眼镜的严肃妇人出现在了他身侧不远处。

  “你…你怎么哭了?”

  让萧明轩又是一呆的是,他看到这名面容严肃的妇人,脸上有两条清泪。

  “你跟我到我的房间…我们好好谈谈。”这名内相系中年女教授转身,声音严肃的说道。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