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五章 有关爱情和友情

第十五章 有关爱情和友情

  灵夏湖畔先前青鸾大试的车马营地之中,整齐的停着一辆辆马车。

  青鸾学院做出这样的改变,皇帝天颜大悦,云秦帝国也需要从青鸾学院走出的这些人才,所以早在数日之前,在皇帝的旨意之下,吏部便已完成了统筹车马,将会将这些青鸾学院的学生送至帝国的四面八方。

  云秦帝国的精英,便是云秦所有强大敌手最想除去的对象。

  所以云秦三大学院的学生出去入职修行,都会隐瞒掉自己是哪个学院的真正身份。

  林夕在负责接送自己的马车之中换上了寻常的衣物,朝着湖畔走去。

  此时绝大多数学生也已经换上了平日里所穿的寻常衣物,都开始在附近做最后的告别。

  这场景对于林夕来说,既熟悉,又陌生。

  先前朋友之间该说的话都已经说得差不多了,姜笑依等人故意给林夕和高亚楠留出了一片独处的空间。

  两人站在明镜似的湖边,安静的看着湖水。

  两人都很珍惜这仅有的一段时光,因为林夕和高亚楠在心中都很清楚,恐怕在接下来很长的时间之中,此时的场景,将会经常出现在他们的脑海之中。

  “昨天你那一把火燃得很漂亮,我很喜欢。”高亚楠转头,看着林夕,突然很认真的问道:“我有什么好的?”

  林夕微微一笑,点了点前方明净的灵夏湖,看着高亚楠的眼睛,道:“就如这灵夏湖水,远看清澈纯净,我很喜欢,现在到了面前,看得更加清楚,依旧是清澈明净,我便是真的喜欢。”

  高亚楠微赦,有些不好意思的躲开了林夕的目光。

  林夕看着她在自己眼中无一处不美的容颜,心中温暖。

  “下次再见时,我再给你一个惊喜。”他微微的一笑,对着高亚楠说道。

  高亚楠脸上现出了一些好看的红晕,点了点头,“好啊,那你可要记得我说的话,出去之后要更加小心一些。”

  林夕笑着答应,转头看了一眼和唐可等人正在说话的李开云,轻声道:“时间差不多了,走吧,我要去帮李开云说几句话。”

  高亚楠有些奇怪:“帮李开云说话?”

  林夕呵呵一笑,“平心而论,你觉得李开云怎么样?”

  高亚楠听出了些意思,脸上也露出了些笑意,“很好啊,正直,正义,他应该会成为一名很好的将领。”

  林夕道:“但是不熟悉他,不接触他的人却是看不出来,对吧。”

  高亚楠笑道:“他到底喜欢谁?”

  林夕不动声色努了努嘴,“就在那边。”

  “冷秋语?”高亚楠一眼就看到了那名冷冰冰的少女,顿时眉头皱了皱,“这可不太好办。”

  “有些机会总比没有机会要好些。”

  “你可不要越帮越忙。”

  “放心好了。”

  ……

  “林夕他要做什么?”

  花寂月陡然皱起了眉头,“这家伙难道还觉得惹到的人不够多么?”

  “怎么?他…”

  原本正在和花寂月说话的唐可等人不明所以,顺着花寂月的目光看去,却都是怔住了。

  林夕正朝着冷秋语走去。

  冷秋语本来就是这届男生公认的三大美女之一,此刻她换上了来时穿着的雪白衣衫,更显冷艳。

  而且这名冷家的千金刚刚和几名同系的女生说完话,已经准备返回马车,身边没有什么人,所以现在林夕走上去,就显得更加的突兀和显眼。

  花寂月的心思一向很细,她就算不知道具体有哪些人会因为高亚楠和秦惜月而迁怒于林夕,但是她知道这些人肯定不少,但现在林夕居然又要惹上冷秋语,惹上更多的人。

  “难道你这个家伙的脑袋是用木头做的么?”花寂月看着林夕,脑海中忍不住浮现出了这样的念头。

  冷秋语也发现了朝着自己走来的林夕,她原本以为林夕是走向其他人,但是看了一眼周围,又看了一眼林夕的神色,她确定林夕正是在走向自己,她便顿时有些惊讶,停了下来。

  因为是冷家的千金,她所知道的事也和文轩宇一样,比一般的学生多得多,所以她知道林夕并不像先前风传的那么不堪,对于林夕,她却是没有什么不佳的观看,只是有些好奇。

  “你好,冷秋语,我是林夕,我想和你单独说几句话,可以么?”林夕很有礼貌的和她打招呼,因为不是自己的感情纠葛,再加上他那一天一次的能力还没有动用,也不怕出什么乱子,所以他的心境很是放松,就像平时和边凌涵等人说话时没有什么分别。

  “可以。”冷秋语点了点头,“有什么事么?”

  她说话虽然和声,但是却又天生有一种冷冰冰的感觉,想到安可依天生那种天然呆的气质,林夕的嘴角就又多了一丝笑意。

  “你看到那边穿青绸衫的男生了么,就在高亚楠身旁的那个,他叫李开云,是我的好朋友。”

  林夕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冷秋语的神色,道:“你是他心仪的女生,他大试时在这里见到你第一眼时便喜欢你,我敢打赌,要是你有危险,他拼了命都会挡在你的面前。”

  冷秋语的眉头皱了起来,脸上笼上了一层冰霜:“是他来让你说这些的?”

  林夕马上摇了摇头,道:“不是,他可完全不知道。”

  冷秋语看了林夕一眼,道:“那你是什么意思?你不觉得说这些话很轻浮么?”

  “他和我一样是个‘土包’。”林夕看着冷秋语,认真的道:“所以除非有一天他自认有足够的荣耀可以站在你的面前,否则他永远不会像我这样站在你的面前对你说这些话。他将来肯定要去边军。”

  微微一顿之后,林夕扫了一眼远处的李开云,又转过头看着冷秋语道:“你很清楚边军是什么样的地方…我知道他现在看起来十分普通,但是因为我熟悉他,所以我知道他身上有很多人不具备的品质,正直,正义,所以我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我想有被人喜欢,总是件幸福的事…还有,你能知道他这样一个喜欢你的人存在,若是今后能稍稍留意他一下,看看他是否真和我所说的一样不错,这便是他最大的幸福了。”

  冷秋语的眉头皱着。

  在这个世界,无疑林夕直接走上来说喜欢不喜欢的事,她直觉便是不喜,尤其压在她身上的东西,以及她自己的一些梦想,使得她根本没有时间考虑这些儿女情长的事,平日里她知道有不少人爱慕她,但是她却也不想正眼看一下。

  但是此刻因为林夕的话,她心中的不喜却是被淡化了。

  被人喜欢,总是比被人讨厌要好…被人喜欢,总是件幸福的事。

  只是这一句话,就让她一贯冰冷的心骤然有些软化。

  她皱着眉头,却是深深的看了林夕一眼,又看了远处李开云一眼,点了点头,道:“知道了。”

  “多谢。”林夕认真的对着她行了一礼,真诚的笑笑,然后便告辞离开。

  冷秋语看着林夕的背影,眼中却是多了些莫名的神色。

  旁人不可能知道林夕和她谈话的内容,所以林夕此举恐怕会给林夕在朝中再埋下些对手,但是她看得出林夕却并不在意,是真的不在意。

  为了一名朋友或许永远也达不成的一些心意,就特意这么做,而且他的眼中全是纯净和光明…冷秋语觉得林夕的确是有些难言的吸引人之处。

  ……

  “你跑过去和冷秋语说什么?”林夕一走回花寂月和边凌涵等人的身边,所有人就都马上忍不住问道,尤其李开云的神色最为紧张。

  “我说我们止戈系不少人都很欣赏她,让她对我们止戈系的人多些关注。”林夕微笑轻声道:“而且她也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难说话,她也答应了。”

  所有人一愣之下,目光顿时都集中在了李开云的身上。

  李开云又是紧张,又是脑中发白,一时有些羞急交加:“林夕,你胡说些什么啊。”

  “放心。”林夕拍了拍李开云的肩膀,在李开云的耳边轻声道:“要追女孩子,真的是要胆大心细脸皮厚,还有,我知道你自觉此刻没有和她论及这些的资格,但她会看得到你的努力,会看得到你的品质。只是你要记住,既然你想为云秦多做些事,想要有朝一日可以走到她面前说你想说的话,你出去之后便要小心一些,有些事,不要冲动。”

  李开云没有想到林夕说得如此郑重,因为林夕的话语,他的心境也莫名的平静了下来。一时明白了些什么,一时又有些意思不明白。

  “你看过我昨天点的一把火,我可以告诉你,我还有很多这种好的想法。”林夕笑着在他耳边轻声道:“我敢保证,将来除非你自己不喜欢她,否则你真有一天可以真正走到她面前时,我一定会给你出好多主意,比这把火更好看。”

  李开云点了点头,瘦削的脸顿时变得通红。

  ……

  唐可拉着林夕借几步说话,用只有两人听到的声音,看着林夕问道:“你是想用这种方式改变一下他?”

  林夕点了点头:“要是心中有个大的羁绊,可能有些时候就会更有意志,有些时候就会惜命一些。”

  唐可看着林夕,认真的说道,“林夕,你的确是个好朋友。”

  “你也是。”林夕看着唐可,却是又摇了摇头,轻叹道:“可是平时听你说生死之事听得多了,我们出院之后的事我便自然想得不轻松,对于这生死之间的担忧,便也更重一些。”

  ……

  风景如画的灵夏湖畔,所有学生开始上车。

  “经常通书信吧,尤其是要面临什么大事…一定要记得书信大家,让大家拿拿主意。”

  “一路顺风。”

  在林夕等人的互道珍重声中,马蹄声阵阵响起,车轮滚滚,青鸾一年学生开始正式踏入这帝国的朝堂之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