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六章 新官来任

第十六章 新官来任

  略微颠簸的马车车厢中,林夕在软垫上半躺了下来,伸直了腿。

  他拿出了一本书册,慢慢的翻了起来,翻了数页之后,他轻声的喊道:“回去。”

  一阵熟悉的景物快速变幻之后,林夕看到自己还在马车车厢之中,他的手里依旧捧着书册,但却是合着的,并没有翻开。

  “看来的确是如此。”

  林夕满意的自语了一句。

  他已经彻底的感觉清楚了,的确和他所猜测的一样,只要在十分钟之内,他默想要回到几秒钟之前,就会回到几秒钟之前。

  只要回的时间越短,这消耗的能量或许便也越少,他脑海之中的那一团青光便越是明亮越是清晰,而且的确恢复得也越快,按林夕这两日试下来,若是在十息,也就是十秒的时间之内,根本不需要以前的一天,只要半天的时间就可以恢复了。

  这样一来,虽然他试清楚,哪怕就算回到一秒之前,这能力用过一次之后,剩余的青色光团也不足以再让他马上用一次能力。

  看来就以张院长的能量说法来论,推动这“轮盘”一瞬间所消耗的能量便是最大的。

  但只要是回到十秒之内,半天的时间便可以恢复…若是每次都只需回到十秒之前,那这也已经相当于一天可以用两次这能力了。

  虽然大多数时候这回到十秒前可能起不到什么用处,但有的时候却或许有用,这至少可以给他多了一个选择的空间。

  不知道到了国士级的修为之后,唯有他和张院长有的这能力,又会有何等精彩的变化。

  又想到不久之后就可以见到自己鹿林镇的老妹,老爹老娘,林夕的嘴角便又上扬了起来。

  有姜笑依和边凌涵的同路,这回鹿林镇的旅途注定不会孤单,而且比起来时,他有了更多的事要做,更不会有无聊的时候。

  林夕将车窗帘子略微掀开了一些,让四季平原上的阳光多透进来一些,然后他重新的翻开了这本薄薄的书册,认真的看了起来。

  “大叔…你要是个历史老师或者本来就是个当官的,可能就不会这样吃力了。”

  只是认真的看过数页之后,林夕却是又忍不住摇了摇头,微微的叹了口气。

  他眼下看的这本册子,是详细的介绍庞大云秦帝国的官僚组织,各司和下属各部门及所有官员的职责与管辖范围。

  要去地方上为官,至少也要弄明白要做什么事情,上面的上级是谁,下面又有些什么人。

  刑司下提捕房提捕,这个正十品官职的职责和权力,在学院提供他们止戈系新生选择的小卷上便已经有说明,是查案办案,以及追捕辖区内的案犯。

  镇督是正八品,是一个镇最大的官员,这正十品的提捕官,对于林夕来说便也不难理解,就相当于东港镇的捕头了。

  林夕先前对云秦八司也已经有了不少了解,在他看来还算中规中矩,但是眼下这本册子上的一些官阶和部门名称,却是明显深深的打上了张院长的烙印。

  譬如律政司下一个重要部门,居然就叫廉政署,主管就是吏治**。他这提捕房的上一级,居然就叫警务局,官员就叫镇警督。

  还有礼司下的钦天监,也是和他熟悉的那个世界的一些电视剧里面一样,主管历法、星象。最过分的就是户司下主管赋税的重要部门,就叫税务局。

  这只能说明当年云秦先皇对张院长极其倚重,当年定鼎天下之时,整个云秦官僚机构的设置,治国之法,大多也是听了张院长的意见。

  从这些像是他那个世界的古装剧和港台剧混杂在一起的官阶词汇来看,之时一名普通高中物理教师的张院长对官场并没有多少的研究,而且恐怕还是个文科偏科短腿的物理老师。

  林夕在之前的那个世界,本身还对很多朝代的历史感兴趣,他的文科成绩也一直还算不错,所以对那些朝代更替和历史上官僚机构的事可能还要比张院长懂得多一些。

  但从这本小册子来看,云秦的这所有职阶部门已经十分完善,而且这整个官僚阶级一点都不臃肿,在各部的官员设置上十分的精简。

  这个世界的一个镇要比他熟悉的之前世界的一个镇要大出不少,但就以刑司的设置为例,却是只有一个警局和一个提捕房,这对于他的理解而言,就相当于只有一个公安局局长,一个刑侦大队,一个这么大的管辖范围,连别的派出所都没有。

  这样以地方最高长官镇督、陵督为主的官僚机构,自然可以节省出大量的人力和财力,用以这帝国运转的其余方面,比如说军队。

  所以作为一名本身对官僚机构没有多少了解的理科老师,能够在云秦规划出这样的一个精简完备的官僚组织,已经是既不容易,当年张院长和先皇恐怕也是花了不知道多少的脑筋,想得十分辛苦。

  “提捕房设置捕快六名,替补捕员三名兼杂务…”

  林夕细致的看完这本小册子,像他这种本身对历史有些爱好,看过这个世上任何人都难以企及的史书的人,自然就开始在心中对这朝堂体制进行了最直观的判断。

  一个镇阶的提捕房连提捕加所有捕快在里面,也只有十个人,而且连个副职都没有设置,这已经是精简到了极致。

  而有些文书部门更是只有两三人的编制,估计处理正常公事都不会有太多的空闲时候。

  怪不得云秦的文人雅士一般都不是当朝为官的…因为当朝为官的许多都没有太多的空闲,没有游山玩水,琴棋书画的时间。

  而这官僚机构的精简,在林夕看来也就是权力的更为集中,绝大多数官员都是有很大的实权。

  再加上云秦边境一直战事不断,敌国也是励精图治,长久以往,便导致了正武司,也就是军部的权力过重,一些官员的权势过大,武力强横而内治偏弱。

  ……

  鹿东陵,东港镇。

  虽然也只是京城和行省省城中达官贵人眼中极其偏远,甚至可能都不入耳中的边远小镇,但因为有一条连通数陵的息子江由这镇的东边过,而息子江的上游桐木镇便是盛产桐油的大镇,云秦三分之一所用的桐油都是出自桐木镇,东港镇托了这桐木镇的福,便有了一个不小的码头,有不少沿途的商贩在此歇脚。其中有些富商为了方便,甚至在这东港镇的热闹处置办了宅院,养了小妾歌姬。

  尤其又有不少在这息子江上劳作的船夫、纤夫汇聚于此,久而久之,这东港镇比起更加偏远的鹿林镇可是不可同日而语,从港口到镇中不仅有诸多的酒楼、烟花之地,而且都是每每到深夜不歇,笑语欢歌,红灯笼在晚上映红了大片的江边。

  绝大多数船夫、劳工、小商贩在这上游桐木镇赚了些钱财,经过东港镇,钱囊却是又空了,便又只能再返回桐木镇。

  年复一年,这东港镇红灯夜火江风依旧,这些风吹日晒而皮肤黝黑的壮汉却是一个个的老去,又一辈年轻力壮的汉子成了这片江上的主角,而这些已经老去的,原本手里的酒碗和白腻身子就换成了一杆水烟枪,在咕嘟咕嘟的声音中回忆往昔自己往昔压着当红的某位船娘,晃得大江里都是生猛的浪花。

  这一日,东港镇提捕房的替补捕员梁三思见到停靠在码头的是衡荣昌的商船,便知道今日在码头便不可能出现斗殴事件,便早早的包了数个油炸韭角一路吃着回了提捕司。

  云秦地方所有官衙的格局都有严格规定,东港镇所有大小官员的衙门都在镇督府内,镇督及军部官员的办公场所占了朝北三分之一的建筑,这刑司属下的提捕房是在镇督府的东首一处院落之中,只有三间房间,这个院落另外的两间,还是属于户部仓场衙门的。

  梁三思今年到年二十六岁,两年前通过武生员考核,顶了替补捕员的缺,在这东港镇上年轻人里面已经算是十分体面,有些前程,再加上他除了左眼眼眉有一小块青色胎记之外,相貌也十分周正,所以也早早成了一门合他心意的婚事。

  吃完了油炸韭角,擦干净了嘴角的油渍之后,梁三思走入了陵督府,沿着偏道快步进了提捕房所在的小院。

  看到许荐灵和杜卫青两人在院中正要出去的样子,梁三思略微讨好的一笑,正准备主动打招呼,问问要不要有什么事要帮忙,毕竟这两人都是这院里资格最老的捕快,但他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许荐灵却是已经面色一沉,皱着眉头极其不悦的看着他道:“梁三思,你今日不是负责东码头巡视,怎么现在就已经回来了?”

  梁三思微微一滞,有些尴尬的解释道:“今日码头卸货的是衡荣昌的船队,想必不会出现因卸货先后而导致的纷争,衡荣昌管的也很好,那些码头卸货的黑水油子也不敢闹事…”

  “梁三思,我做了这么多年捕快,你才做了多久,难道这些我不知道,需要你提醒么?”但是梁三思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沉着脸的许荐灵打断了,这名方面中年男子看着梁三思,冷道:“即便码头不出问题,你能保证码头周围的铺子不出问题?而且你知道衡荣昌卸货多久?”

  “我…”梁三思心中大怒,脸色也顿时难看了起来,只是硬忍着不发作。

  “要去掉替补二字,你还要多勤力着点。”许荐灵又说了这一句,便直直的从杵在当地的梁三思面前走过,出了提捕房的小院。

  “算了,这话说也说了,不要和他计较。”杜卫青走上来拍了拍梁三思的肩膀,出声宽慰道。

  “杜大哥,你说我到底哪里惹了他,虽说平时他都不给我们底下人好脸色看,但我们对他也是一直礼貌有加,平时交待下来的事,我们也是尽心尽力,一点都不马虎。这衡荣昌卸货,我们提捕房一贯都是如此,他平时自己也是早早回来,为什么今日却是要故意刁难我。”梁三思胸中一口恶气难以消解,气愤的说道。

  “你又不知道他这人平时就有些‘青面皮’,而且今日是事有特殊。”杜卫青摇了摇头,看着梁三思轻声道:“这继任提捕的任命公文今日已经到了,但却不是他,是直接外调过来的人,就在今明两日就会到任。”

  “调了一个头过来?”

  梁三思这下倒是一愣,怒火消弭了大半。

  许荐灵不仅在提捕房中资格很老,而且门路清,上头下面打点的都很不错,自从上任提捕调任之后,所有人便都想着,要不是上头再调人过来,便是由他补了这个缺。

  虽然这人平时脾气很差,又喜欢倚老卖老,但平心而论,几个人私底下也觉得由他补这个缺的可能性要更大,但是没有想到却还是调了一个压在了他的头上,怪不得他今日的脸色如此的难看。

  “活该,要让我们推举的话,肯定推举你杜大哥,也绝对不会选他。”梁三思想明白了之后,想到方才许荐灵的嘴脸,心中却是反而开心了起来,出气般说了这一句。

  “这话你可不要乱说,别他听到了对你我可都不好。”杜卫青看了梁三思一眼,苦笑道:“而且上头来人一般脾气都很大,别比他还不好招呼,那就难办了。”

  梁三思微微一呆,道:“这倒也是。”

  “走吧。天香楼那一片有几家租户因为租子的问题有点纷争,你左右无事,也和我过去一趟吧。”杜卫青笑了笑,招呼了梁三思一声,两人便低声交谈着,快步走出了提捕房。

  ***

  帝国初夏,原本并非是碧落边关外西域流寇和龙蛇方面的穴蛮活动频繁的季节,这本应该是四季之中,云秦帝国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但今年的三方边关却是都不太平。

  西边边关的南山暮率兵反叛出了关外,闻人大将军的几支大军也横扫了出去,南边大莽王朝的大军连番调动,竟隐然有大举进攻之势,就连龙蛇方面,那些世代居于沼泽和地穴之中的蛮人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大量的出现在龙蛇山脉里面,一度弄得龙蛇边军十分吃紧,使得正武司在一个月的时间之内就连续做了三次大的部署,从五个行省抽调了不少精锐和修行者过去。

  不过除了沿途听说碧落边军出现了大的叛乱之外,其余方面林夕还并不知道。

  青鸾学院学生的选择,经由学院发出,再由吏部批定,一层层传递下来,到东港镇的时间和林夕到达东港镇的时间,也只是前脚后脚。

  此刻,林夕已经到了东港镇的镇口。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