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八章 办不得

第十八章 办不得

  “关押半年?”

  黑面大汉心中悄然一惊,只觉得林夕这话有异。

  “看来林夕果然是哪个大人看重的学生,有勇有智。”相反此刻被踢了一脚的彭晓风看着林夕的目光之中却是又多了几分真正的尊敬,光是看林夕此刻的神色和方才的交待,他就清楚林夕并不是那种有靠山却是不学无术的纨绔。

  “有提捕房的人过来了。”

  “就算是提捕房的人过来,恐怕拿朱四的人也不敢怎么样。”

  正在此时,林夕的耳中听到一些议论声,他转头过去,只见一名脸孔方正,沉着脸的中年捕快正在沿河边的廊坊中快步走来。

  此前他在鹿林镇也从未见过捕快,木青给他的小册子上也没有有关提捕房服饰的说明,但是此刻这名中年捕快身上的蓝色袍子,胸口正中间一个大大的捕字,却是再清晰不过。林夕只见此人并没有带什么帽子,只是佩着一柄腰刀。

  这腰刀看上去比起边军长刀要短不少,只比边军中习惯称的“切菜刀”略长一些,却是看上去又要轻薄不少。

  这名被林夕上下端详着的捕快正是这东港镇提捕房资格最老的许荐灵。

  许荐灵是息子江上游猛洞镇人,已经在东港镇做了十七年捕快,自从月前张提捕调任之后,他便自觉轮也要轮到他了。升了提捕,便正式有了官阶,在吏司有了登记,除了一切功劳都不会记录错漏之外,周遭衙门若是有了空缺,便很有可能提补上去。

  这升任提捕,对于许荐灵而言便相当于是跳龙门,从不断走着的小径一步跨上官道。

  但是让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上面却是没有间接任命他为提捕,却是间接调了一个过来,压在了他的上头,这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所以他的心情是说不出的恶劣。

  听到今日有人在海碗巷闹事,让这日不能安安静静的过去,这就像是在他的伤口上洒了些盐,让他的心中愈加的不快,所以走上来的时候脸色是特别的发青。

  “是你?”

  只是一眼扫见黑面大汉,看到地上的碎豆腐,他便登时明白了什么事,极其不耐的对着黑面大汉摆了摆手,“刘铜,不要在这里闹事,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许哥,我哪里敢在这里闹事,纯粹是有些误会。”刘铜也是机灵人,一看许荐灵面色和语气十分不对,便知道对方心里有什么不痛快事,马上拱手行了一礼,转身就要走。

  林夕本来就是不动声色,看着这名捕快怎么处理,从方才周围一些人的窃窃私语,他也明白这黑面大汉肯定有些来头,但是此刻看到许荐灵竟然连情况都不问,间接就不耐烦的让刘铜走人,他便是皱起了眉头,但不等他出声,那名仗义出头,被刘铜踢得半天喘不过气来的外乡年轻人却是已然怒火填膺的叫了起来:“怎么,他撞了人的摊子,动手打了人,难道就这么算了?光天化日之下,东港镇的提捕房便是这么做事的?”

  若是在平时,许荐灵至少在面子上要过得去,不会如此做事,但是今日心情极度恶劣之下,听到这名外乡年轻人的一喝,他心中却是越加的烦躁,眯着眼睛冷冷的扫了这名外乡年轻人一眼,“怎么,我提捕房做事难道还用得着你教么?我倒是只见你在这里咆哮滋事,若是劝解不听,便可按扰乱治安定你之罪。”

  外乡年轻人大怒,“你简直是颠倒黑白!”

  许荐灵上下瞅瞅这名年轻人,冷冷道:“那你是劝说不听了?那也能够,你们几人先全部随我回提捕房,先慢慢审问清楚再说。”

  “算了,算了…”这时旁边很多镇民已经在纷纷劝这名年轻人,要是一齐押回提捕房,谁知道会不会间接将黑面大汉一放,到时候却将他押着,盘问个几天,左右是个吃亏。

  这名年轻人明显是也没有想到许荐灵竟然如此态度,一时气得浑身发抖,却是有些说不出话来。

  听到此处,不断没有出声的林夕却是悄然的咳嗽了一声。

  他觉得有些丢人。

  自己和彭晓风两人站在这里,竟然一时都没有人理睬自己。

  好歹一个也是正武司的士官,一个是青鸾学院的学生…见到自己的咳嗽声终究引起了些人的注意,他又拍了拍手,看着许荐灵清嗓道:“这位捕快大人好决断,处事雷厉风行,不过办案讲究个人证物证,你看我这位朋友胸口一个大大的脚印也都在这里挂着,想必这位捕快大人总不能说是我这位朋友自己犯贱,把自己横过来,塞到这刘铜的脚下去了吧?”

  听到林夕的声音,再看到林夕平静的神色,许荐灵心中却是一个激灵,他十七年的捕快终究不是白做的,知道有可能遇到扎手的,看了一眼彭晓风胸口的脚印,他便是脸色一沉,看着黑面大汉道:“刘铜,看来你当街行凶确实,罚银三两。”

  刘铜看到许荐灵的脸色变化就知道要糟,此刻听到许荐灵这么说,他知道此刻不能违逆许荐灵的意思,便一咬牙,狠狠的瞪了林夕一眼,从袖中取出了三两碎银,递给了许荐灵。

  许荐灵也不言语,将三两碎银伸手递给林夕。

  林夕也不接,只是笑了笑,点了点外乡年轻人,道:“这三两罚银应该给他,我们可是都亲见了刘铜将他打倒在地。”

  许荐灵眉头一皱,脸色又难看了几分,但还是按捺住了心中的火气,也不说什么,将三两碎银递给了外乡年轻人。

  外乡年轻人原本转过头正待不收,却是看到林夕使了个眼色,他悄然犹豫了一下,便接下了这三两碎银。

  “还有这被撞翻的豆腐摊,还请捕快大人掌管公道。”林夕悄然一笑,又点了点一地的碎豆腐,看着许荐灵说道。

  这一地豆腐倒是不值多少钱,但一旁的彭晓风胸口还印着一个脚印,这样若是赔了豆腐,林夕说不定还要求再罚三两,这对于刘铜来说也实在太过吃痛,而且他身上一共加起来也没有六两银子,再加上他的背景,这下他可是不干了,面孔一板,看着许荐灵道:“许哥,您说的我可都是听了,但这互相撞的东西,可也不能叫我赔吧,你看我的衣衫都被刮坏了,再说了,也是他们想上来动手,我才动手的。这您还是把我们都带回提补房审审清楚吧。”

  许荐灵本也觉得林夕已经过分,而且这刘铜身后的靠山要是硬较真起来也是他要不能得罪的,听到刘铜这么说,他也登时完全拉下了脸,道:“这互相有碰撞,各有丧失,岂有一方赔偿之理?而且你们双方各有欠缺之处,我已按律重罚他,你还待如何?”

  “我不想如何。”林夕看着许荐灵,平淡的说道,“你真想好了,不再考虑一下,就想这样决断了?”

  许荐灵也完全来了火气,冷笑一声,道:“我已偏向你们,还不满足,难道硬想我治你们一个当街闹事之罪?”

  “我想给你一个台阶,你却不跨,真是让我有些失望。”

  林夕摇了摇头,悄然一笑道:“既然如此,那不谈这豆腐的事,我们来谈这殴打正武司官员,按照我云秦律法,殴打军官,即便不伤,最轻也要关押半年吧?”

  “正武司官员?”一听林夕这么说,许荐灵和刘铜两人面色霎时大变,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到了彭晓风的身上。

  彭晓风早已经明白林夕的意图,此刻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在袖中取出了一面黄铜腰牌。

  这黄铜腰牌上正面有正武二字,背面是一个战鼓和上马石的图纹。

  “只是从十品?”

  一看清这黄铜腰牌,许荐灵却是定了定心,躬身行了一礼,寒声道:“按照我们云秦律法,军官主动滋事和平民动手,反而罪加一等。此处有何人证明他只是被殴打?”

  “我能证明!”

  旁边外乡年轻人看到彭晓风掏出正武司腰牌,便已经喜出望外,当下马上大喝一声,上前一步道。

  “你也为此事牵涉人员,按律法不能为证。”许荐灵冷眼一扫下围观的人却都是不敢出声。

  “现在不是你说了算,是我说了算。”但是林夕却是根本不和许荐灵讨论这证人问题,悄然一笑道:“不知道我有没有记错,按照我云秦律法,只需我的任命状已然到了东港镇,那我便已经是东港镇提捕,入了东港镇便已然能够开始行使职责。”

  彭晓风也很配合的悄然一笑,道:“林大人,你记得不错,我云秦先皇鼓励官员上任前先行暗中调查管辖区内情形,并已能够行使职责。”

  “东港镇提捕?”

  只是听到林夕的这五个字,许荐灵脚下一绊,便差点摔倒在地。

  这个青衫少年,就是调任过来的新任提捕?!

  “轰”的一声,周围围观的人也都反应了过来怎么回事,登时一片哗然。

  “大人,可有凭证?”

  许荐灵的脸上没有了一丝血色,背上一层密密的冷汗,但他还是强自镇定,看着林夕问道。

  彭晓风走出了几步。

  就在他身后的那匹拖着马车的高头黄马即便一时没人管,都只是一动不动的站着。

  黄马身上挂着一个黝黑铁筒。

  一看到这匹黄马和黝黑铁筒,许荐灵的脸色就愈加的白了几分,知道今日自己心境太过恶劣,竟然连一旁这匹明显的军马和正武司用来存放公文的铁筒都没有注意到。

  “大人,这其中另有缘由,这刘铜我不是不想办,实在是办不得。”不等彭晓风走回,知道今日霉到极点的许荐灵便上前一步,躬身在林夕的耳畔低声请求道。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