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九章 黑油子和石老鼠

第十九章 黑油子和石老鼠

  “那你告诉我办不得的原因。.com”

  林夕看了许荐灵一眼,转身朝着旁边凉茶铺的中年老板娘悄然一笑,道:“老板娘,借几张清净桌说话,能够么?”

  听到林夕竟然就是东港镇的新任提捕,这名老板娘和周围围观的人都已经有些不可置信,此刻听到林夕这么说,这名没见过多少世面的老板娘登时有些心慌,只是不住点头,一时都不敢开口应声。

  人群散开了些,许荐灵的脸色也略微缓和了一些,但是初始的惊讶过后,心中却是又多了几分莫名的隐怒——竟然是派这样的一个少年来压在自己的上头,而且看上去这么文弱,这可是需要查案捉拿犯人的提捕,可不是读了几年书就行的,也不是每个犯人都会乖乖的束手就擒,难道你就凭伶牙利嘴就能让人乖乖跟你回去?

  “三位,麻烦你们也留一下好么?”

  对着那名外乡年轻人悄然一笑之后,林夕却是又对着提着两条杀好的鱼的老人、端着装满了湿衣服的木盆的妇人,以及一个看上去像是附近商铺掌柜容貌的人点了点头,说道。

  “我们…”

  听到林夕这么一说,这三人都是吓了一跳,一时脸色发白,都不知道林夕为什么会单独点他们留下。

  “不必担心,我肯定不会给三位带来麻烦。”

  看着这三人都是犹豫害怕的样,林夕又低声说了一句。

  受林夕这话和林夕平和的神色影响,这三人才大了胆,互相看了一眼,不明所以的跟着林夕等人走入了旁边的凉茶铺。

  因为马车不方便入内,所以刚刚将吏部有关通告文书在许荐灵面前现了现的彭晓风没有入内,只是坐在了马车上等着。

  “说吧,到底是什么原因?”

  林夕在凉茶铺内坐了下来,看了站着的许荐灵、刘铜和外乡年轻人、卖豆腐的老妇人等人一眼,问道。

  “大人,在这里说,似乎不太方便。圣堂.com”许荐灵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挤出些讨好的笑容来,压低了声音道。

  “这有什么关系。”林夕点了点凉茶铺外面,又看着许荐灵,冷笑道:“你看看这外面的人只是担心被我问话而走得一个不剩,到底是什么原因,除了我和这位外乡来的兄台之外,恐怕也无人不晓,何必还要藏着掖着。”

  许荐灵心中本身极其不快,此刻被林夕这么一说,登时也是心头再度火起,沉声道:“既然大人这么说,那我也明说了。大人您可知‘黑油’和‘石老鼠’?”

  林夕摇了摇头,道:“不知。”

  “果然是个两眼发黑的青面皮书犊。”许荐灵心中一声冷笑,看着林夕道:“黑油便是这息江上特地挑油卸船的劳工,因为一身油臭,又被晒得乌黑,便叫黑油。这部分黑油大多一身蛮力,而且平时闲暇时间又多,勾党结派,最容易打架闹事。除了这桐油生意做得大之外,我们息江其实还有一门沙石生意,息江底全部都是细碎的沙石,平院铺路最佳,挖出来便是银两,这一部分劳工也很多。这两部分人大多都归四个人管,张二爷,朱四爷,甄五爷和刘七爷。”

  林夕笑了笑,道:“刘铜就是朱四爷的人,对吧?”

  许荐灵一愣,旋即点了点头,道:“正是。”

  “那你能够说正题了,为什么他是朱四爷的人,我就办不得?”林夕看了许荐灵一眼,又看了刘铜一眼,认真的问道。

  许荐灵深深吸气,不知道为什么,林夕的神色不断很平静,而且看上去都很好说话的样,但是先前表现出来的手段和说话的语气,却是不断让他的胸口憋着一股恶气,忍不住要迸发出来。

  “黑油和石老鼠的人数很多,而我们提捕房的人数很少。平时我们提捕房的十件案里面,便有七起是他们醉酒闹事或是和别的劳工斗殴致残。”许荐灵强压着心中的恶气,沉声道:“这还是有朱四爷他们管的情况下,若是没有他们管,恐怕我们提捕房跑断腿都根本忙不过来。”

  林夕看着许荐灵摇了摇头:“你说的不够真诚,根本没有将真正的缘由讲出来。”

  许荐灵一滞。(7*

  “林大人。”

  正在此时,凉茶铺前却是又赶来了两名提捕房的人,极其忐忑的对林夕躬身行了一礼。

  这两人正是杜卫青和梁三思。

  他们本来在隔了两条巷的天香楼附近刚刚调解完一起因为租而引起的纠纷,突然听到新任提捕已然到了东港镇,而且在这边还起了冲突,便马上赶了过来,看到坐着的林夕果然是和沿途一些人口中所说的那般年轻,这两人便也都是和许荐灵一开始差不多的想法。

  “你们是?”

  林夕打量了杜卫青和梁三思一眼。

  四十余岁面相的杜卫青给他的第一眼感觉便是老成、世故,而梁三思给他第一眼的感觉便是宽厚、老实。

  “卑职杜卫青,提捕房捕快。”

  “卑职梁三思,替补捕员。”

  “好。”林夕示意他们可先进来随便,然后看着许荐灵,接着说道:“我说你不够真诚,根本没有将真正的缘由讲出来,是因为各镇各司下人员的数目,都是要至行省一级的吏部考核,正是因为东港镇人口以及复杂程度远超周围数镇,所以东港镇提捕房的名额才比别镇多了数名。你若是说黑油和石老鼠没有洪四爷他们管,我们提捕房根本管不过来,要么就是说你们自己无能,要么你就是想嘲讽吏司的那些高阶官员都瞎了眼。”

  “既然你说是有朱四爷他们管的情况下,平时我们提捕房的十件案里,还有七起是他们的人引起,那便说明是朱四爷他们管的不好。”

  悄然一顿之后,林夕平淡的看着脸色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为难看的许荐灵,道:“这更表明,是提捕房执法不严,或是不公!闹事一个抓一个,难道抓不完?你不要告诉我抓了这些人这条息江就流淌不动了。只需报酬丰厚,哪怕提捕房一天抓了一百个人,都不知道多少人会抢着进来补这些人的空缺!别人若是进不来,恐怕就是因为有洪四爷他们的管着,才会进不来吧?”

  杜卫青和梁三思还不知道先前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此刻听到林夕的这几句话,他们的额头和背心都是马上密密的起了一层冷汗。

  这些犀利和真实到了极点的话,岂是一名普通读了几年书的书犊所能讲得出来!

  许荐灵心中的怒火也因林夕的这几句而压了下来,心中不自觉有寒意不停泛出,他强声道:“大人你说得是有道理,但实情十分复杂,的确不是说说这么简单的。”

  “我说的那些当然还不算是最间接的真正原因。”

  林夕看了许荐灵一眼,不理许荐灵的这句,而是继续平静说道:“你和我说黑油和石老鼠是什么样的人,无非就是想提示我,这些人很凶横,要是我们管多了,他们可能会对付我们。但是你们同样也很明白,这种下三滥的江湖帮派,哪怕再厉害,也只是匪,我们提捕房管不了,还有镇督大人,还有云秦的军队。什么时候云秦的官,云秦的军队,会管不了这些下三滥的江湖帮派?”

  “所以你说办不了,除了不敢办,便是不想办,你一口一个朱四爷,应该平时也受了这朱四爷不少照拂吧?”

  “大人,您说得不错。”听到林夕如此不留情面的连连发问,许荐灵也完全按捺不住,愤怒的看着林夕,道:“您刚来此处,大概能够不怕朱四爷,但是我们家小全在东港镇,我们便不得不顾忌,我们也怕被人打闷棍,平时朱四爷的确也照拂了不少人,像我们此种,根本就是其中上不得台面的小人物。”

  悄然一顿之后,许荐灵又厉声道:“您知道他们只有四个人,却为什么不叫张老爷,朱二爷,甄三爷和刘四爷,为什么恰恰要叫张二爷,朱四爷,甄五爷和刘七爷么?我能够告诉你原因,那是因为他们今日的地位,也是当年和人拼刀抢下来的,他们一共八个兄弟,现在剩下了四个,现在他们的手底下,也不乏这些不要命的角色,哪怕杀了我们要偿命,人家赔得起命。人家一命抵一命,根本不违云秦律法,但是您有几条命?”

  “有人、有钱、有靠山。”

  林夕却是悄然一笑,转头看了一眼卖豆腐的老妇人等人以及杜卫青和梁三思,“这么看来,许荐灵说的是实情了?”

  杜卫青犹豫了一下,再次躬身,道:“林大人,的确是实情。”

  “那刘铜为什么要找这婆婆的麻烦?”林夕点了点那名头发花白的卖豆腐老妇人,看着杜卫青道:“我不想听假话和废话。”

  杜卫青苦笑了一下,道:“朱四爷的小妾看中了一间临江的小楼,但临江小楼的主人是一名做茶叶生意的莫姓老人,脾气十分倔,认为是祖产,就是不肯卖,接下来朱四爷动用了些手段,他的茶叶生意做不下去,便租了半间给这刘阿婆,若是刘阿婆的生意做不下去,那老人断了租金,没有银钱收入,难以维持生活,便应该只有变卖那间小楼了。”

  看了一眼刘阿婆之后,杜卫青又接着道:“刘阿婆的儿前些年做桐油生意亏得太大,结果投江自尽,连家中房屋都被债主收了去,应该也是那莫姓老人租金收得便宜,才住在那里,朱四爷今日不让她做生意,确实是没有想到。”

  “他说得是实情么?”林夕看着那名提着两条杀好的鱼的老人等人问道。

  老人等人略微犹豫了一下,都是点了点头,道:“是实情。”

  “看来朱四爷做事还有些分寸,总算没有半夜就派人将那老人间接丢进江去,还是花了些脑筋,动了这么多的小手段,真是煞费苦心了。”林夕看了一眼刘铜,说道。

  刘铜咧了咧嘴,觉得对方已然服软,笑道:“朱四爷做事一向有分寸。”

  “可是这一担豆腐,却很有可能是担着两个人的命。”

  但是林夕接下来的这一句话,却是让他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林夕看着他,认真的说道,“他并未想过,若是他这么做了,别人还是不想让出小楼怎么办?若是硬生生的将人逼死了怎么办?”

  “你们的日,要比他们好过无数倍,但是为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喜好,却是硬逼人让出祖楼。这种行径,却实在是太过了。”

  悄然一顿之后,林夕看着刘铜,道:“既然他不知道如何管好你们,我便将你带回去,让他来见我,我告诉他该如何管。”

  **五月中文(5ycn)**五月中文(5ycn)网由九天文学)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