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四章 铁证

第二十四章 铁证

  铁头狗鱼!

  林夕已经能够肯定那池中两条黑影就是这种东西。

  铁头狗鱼又叫铁鬼鱼,头大而黑骨外露,下颌突出,坚硬非常,是江鱼中最为凶猛残暴的肉食鱼,不仅吃别的鱼,还会袭击野鸭水鸟等物,一天能够吃两倍自己体重的食物,在水中气力惊人,就算是一些特地用于捕猎特殊鱼类的薄钢丝网,也是一撞而破,渔民要是在水中被撞上,一不小心都是肠穿肚破。

  这种鱼的鱼肉在青鸾学院“膳补”课目的册子上也有记载,是肉如奶脂,切片一烫就是修行者的大补之物,而且鱼骨都能够用来熬汤。

  只是这种鱼类非但稀少,而且因为基本不会落网,所以很少有捕获,而且册子上也没有说,息子江里面有这种鱼类。

  眼下从这两条铁头狗鱼的大小来看,恐怕至少都要在三十斤之上。

  要是将这两条鱼买下来,鱼骨用来和老江团一起熬汤炖肉,鱼肉切下烫了吃,那对于修行肯定有很大的协助。

  而且对于这种从来没有吃过的东西,林夕本身也是十分的好奇。

  要知道这个几乎没有任何污染的世界,就算是一些家鸡、猪肉的味道,对于林夕来说都是又鲜又香,这种记载上肉质鲜美程度比普通肉类强出许多的独特鱼肉,他的确也很想尝尝到底是什么样的滋味。

  他的注意力全部在那处池子里的这两条铁头狗鱼身上,但他终究是修行者。

  有人过分贴近他之时,他已经自然而然敏锐的感知到了。

  几乎就在这名从他身后走来的女丐的手指伸入他衣袖中时,他已经霍然的转过了身。

  这给任何人的第一反应,都是要偷窃他袖中的银两,林夕脑海之中第一闪现的念头自然也是如此。

  但就在他直觉般要抓住这名女丐的手时,他的手中一冰,却是反而被塞了一样东西。

  “啊!”

  与此同时,这名他连面貌都还没看清的女丐,却是发出了一声惨叫,她的手从林夕的袖中飞快缩回,手上的鲜血飞洒。

  虽然整个鱼市都是乱糟糟的,不断就像有无数的苍蝇在稀薄的腥气中飞舞,但是这女人的一声惨叫在其中却是显得分外的凄厉,几乎所有人都在霎时停止了动作,就连林夕看着的那间铺子,那赤身杀鱼的汉子都停了下来,朝着林夕和这名女丐处望了过来。

  这名女丐头发枯黄纠结,三十几岁的年纪,面有菜色,衣服布满补丁,看上去十分的可怜,她此刻的身体秫秫发抖,看着林夕好像看着一个魔鬼一般,她方才伸入林夕衣袖之中的右手手背上,一条血肉模糊的伤口翻转着,显露了森森白骨,看上去异常的可怖。

  林夕下意识的低头看手上。

  他的手上握着一柄锋利的黑色匕首,匕首上在滴着血,他的衣袖上也在滴着血。

  “啊!”

  又是一声凄厉的女人尖叫声响彻了整个鱼市。

  这声音是正在指挥两名过来帮忙的伙计捆扎那老江团的老板娘发出的。

  看着林夕滴血的半截衣袖和手中的匕首,这名老板娘惊恐的往后退着,差点一个踉跄掉进自己铺子里的一个木桶里面。

  “人家偷你的东西,你最多揪住她带她去见官,竟然间接将她的手划伤到这种程度,你也太心狠了点吧。”

  一名提着竹篮的老妇人在不远处,伸指导着林夕,愤愤不平的说道。

  “看人家的样子,不知道多少顿没有吃饱过了,即便没有些怜悯心,也不至于将人的手划伤到这种程度。”

  “略施惩戒也不算什么…划伤到这种程度,这年轻人看上去还算面善,怎么如此心狠。”

  “当众持器伤人,即便是对小偷,也是违反了律法…快去报官。”

  “对,太心狠了,好歹要给他些教训,不要让他走掉!”

  “…”

  那名老妇人一出声,当下周围就有很多人纷纷出声呵斥,一时很多人都围了上来,其中以至还有不少提着扁担,以至提着刮鳞刀的鱼铺伙计。

  林夕的眉头登时蹙了起来。

  虽然不清楚对方是用什么样的手法用单手就划了自己手背一道伤口,然后又将匕首塞入了自己的手中,但他十分清楚,这是个故意针对自己的圈套。

  当街持器伤人,按照云秦律法,是要入狱半年。

  这半年…还有先前庄聚安自刺的那一刀,这便是朱四爷的明显的做事风格。

  用狠辣的自刺来试探他的反应,此刻又用自刺来栽赃在他的身上,朱四爷的这种手法似乎有些老套,但是却十分有效。

  林夕自己就是提捕,此刻亮出身份,就算喝出这名女丐是朱四爷的人,恐怕也根本不会有人相信。

  因为方才女丐伸入他衣袖,在这喧嚣的集市之中,恐怕有不少人都见到了。

  对于这些人而言,这名女丐恐怕是饿昏了头,所以才敢在这鱼市里面做这行窃的事,同样,这些人也当然亲眼见到了,就是林夕持匕首将她划成了这种地步。

  因为没有人会相信,是这名女丐伸手进林夕衣袖的一霎时,将自己划伤的。

  换了任何提捕,知法犯法,即便有很大的靠山,能够压下这件事,恐怕也无法服众,想要继续在这一处做提捕也是很困难了。

  围过来的人群突然分开。

  一名比林夕大不了两岁,身穿一件沾着鱼鳞的香云纱短褂,浑身分发着鱼腥味的黑面少年阴沉着脸走了进来。

  这名少年的左肩上纹着一条黑色鲤鱼,右肩上却是纹着一头老鼋,虽然年轻,却是没有半分稚嫩的气味,别有一股江湖人物的骁勇。

  “给她包扎一下。”

  对着身后一名提着刮鳞刀的壮汉说了一声之后,这名阴沉着脸的少年看着林夕道:“你要自己放下匕首跟我们去提捕房,还是想要我们将你抓去提捕房?”

  “你是?”林夕没有动作,平静的看着这名少年问道。

  “连小许老板都不认识”周围的人群之中登时发出了冷笑的声音。

  林夕登时明白了这名黑面少年的身份,道:“原来是许胖子的儿子。”

  黑面少年悄然皱眉。

  林夕低着头,看着自己手里的匕首和衣袖上的鲜血,又看着那名女丐,摇了摇头,道:“何苦呢?”

  不等几个人拿着扁担朝他砸来,他轻声道:“回去!”

  一般人,即便是修行者,恐怕也根本难以处理这种时候的穷困。

  然而林夕并不是一般的修行者,就在这许胖子的儿子出现时,他就已经想好了怎么让朱四爷自己反过来吞下这颗苦果。

  在一阵熟悉的景物变幻之中,林夕回到了数停之前。

  倒手就赚了一两银两的老板娘正在满面红光的指挥着两个伙计捆扎那老江团。

  他转过身看那名赤着上身的汉子熟练的剁鱼,愈加确定那汉子身后不远处池子里的是两条铁头狗鱼。

  头发枯黄打结,面有菜色的女丐正走向他身后。

  正在这个时候,林夕却是猛的跨出了一步,霍然转身。

  这名女丐的一只手刚刚伸出来,却是发觉因为林夕这猛的跨步,而根本不可能够到林夕,一时身体微僵。

  就在此时,林夕却是已然将提捕腰牌挂在了腰间,直视着这名女丐,冷冷的喝道:“你好大胆子,竟然敢公然行刺我云秦官员!”

  林夕的这一声冷喝并不十分响亮,但是周围却是明显一滞。

  行刺云秦官员!

  这几个字实在是太过惊人。

  一时之间,周围莫名的一片死寂,只有一些鱼搅水的声音。

  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了一脸冷色的林夕和身形微僵的女丐身上。

  “大人…小女子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女丐开始出声。

  这少年是云秦的官员?女乞丐行刺他?

  一时间,所有的人都觉得这事十分荒谬。

  但就在这时,林夕却是平静的看着这名女子的右手,“朱四爷给了你多少好处,让你敢手持匕首来刺我?”

  女丐浑身一僵,脸色突然雪白。

  整个鱼市的气氛,更是陡然一僵。

  “你将你的两只手都伸出来。”

  林夕一动不动的看着她的双手,慢慢的说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她的双手上。

  女丐的身体开始悄然的发颤。

  她右手手中的匕首似乎开始变得非常的滚烫,这一刻她以至想用自己的匕首割开自己手腕上的动脉,但是想到林夕之前的一句话,她知道自己若是这么做,更是坐实了她是朱四爷派过来。

  她只是怎么都不明白,对方明明在看着别处,自己明明不断用衣袖遮着,对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手里握着这样一柄匕首!

  知道自己多拖延时间不说话反而会将朱四爷拖入更难堪的境地,这名心中寒意一阵阵上涌的女子咬了咬牙,抬着头,看着林夕道:“大人您误会了,小女子带着匕首,只是用于自保,并非是想要行刺大人,也并不认识什么朱四爷。”

  “轰”的一声,周围一片哗然。

  这句话一出,虽然这名女丐还没有伸出手来,但这已经无形中证明了林夕的话,她的手中有匕首。

  “在这种光天化日之下,持器逼近我,说是为了自保,我能够相信你,但这样的证词,别人会相信么?”林夕点了点周围的很多人,道:“而且这里还有这么多人看见,你别把他们也都当成傻子,瞎子。”

  女丐的脸色完全雪白,身体也再次发颤起来。

  她陷入了和林夕之前一样的境地,这里有很多人看着…方才不少人已经看到她和林夕只差一步,被林夕躲开的画面,光是这些人的证词和她手上的匕首,便已经是铁证。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