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五章 限期

第二十五章 限期

  “依律,行刺官员即便未遂,也是要发配边疆三年。”

  林夕看着这名脸色已经彻底雪白的女丐,平静的说道,“若是你供出主使者,我便可以给你定个戴罪立功,最多只要入狱一年。”

  “没有人指使我。”女丐知道即便是已经构成铁证,低垂下头,但也不改口,依旧颤声道:“我带着匕首,只是用于自保。”

  林夕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声,道:“我只是想和朱四爷一谈,怎么,认个错,当面一谈,对于他而言就这么难么?”

  女丐和人群之中的几个人因林夕这一句,心中都是生出些异样的滋味,“这就是昨日拘了刘铜的新任提捕?”此时周围有些人却是也反应了过来。

  “都说新任提捕是个年轻人,想不到竟然这么年轻!”

  “那刘铜连那卖豆腐阿婆都欺负,朱四爷这事真是做得太过了,提捕大人管了,他竟然还敢派人来行刺。”

  “幸亏提捕机警,要不被刺了,说不定这人就乘乱跑了。”

  “我刚才就亲眼看见,这女的偷偷从后面上去,原本还以为她要偷东西,没想到原来是要行刺!”

  一时许多人议论纷纷,而和上次相比,这声音当然是一面倒,全部倒向了林夕这一面。

  就在这时,人群微分,这鱼市许胖子的儿子,那沉着脸的黑面少年,又走了进来。

  “在下许笙,是这里十三坞铺子的少东家,见过林大人。”黑面少年直接对着林夕拱手行了一礼,又看着这名女丐冷然道:“将你手上的匕首交出来。”

  女丐略微犹豫了一下,也不再多说什么,伸出了手来。

  一片哗然。

  她的手中的确有一柄极其锋利的黑色匕首。

  “我们和你们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但在这里出事,都要把我们拖下水,朱四爷这次是过了线,所以这次的事,我们也不会帮你,你只能自己担着。”将黑色匕首从女丐手中取走,递给林夕的同时,这十三坞铺子的少东家许笙微眯着眼睛,在这名女丐的耳畔轻声说了这一句。

  女丐知道都是自己失手才会导致自己和朱四爷陷入这样的境地,一时身影微颤之下,脸色变得更白。

  “此事看来还要请少东主做个见证了。”林夕接过匕首,对着许笙微微的一笑,道。

  许笙微微沉吟了一下,上千一步,用只有两人听到的声音低声道:“大人,想必你也不难打听出来,朱四爷平时并无什么劣迹,若是真要行刺你,最好的地方是在无人之处,而不是就在你们有了冲突之后的隔日,在这种众目睽睽之下。大人你肯定也不想这东港镇变得更乱,所以我希望大人你平息些心中的怒火,给我一天的时间调停,让朱四爷和你面谈。”

  林夕也是微微沉吟了一下,突然笑了笑,点了点下方那养着两尾铁头狗鱼的池子,问道:“那两条是不是铁头狗鱼?”

  许笙不明他的用意,微微皱眉,点头道:“正是。”

  林夕看着这名少年老成的少东家,认真问道:“这两条鱼一般卖多少银两?”

  许笙眉头皱得更为厉害,道:“三两一条。”

  “那我出六两银子,能不能将这来两条鱼卖给我?”林夕微微一笑,问道。

  许笙一怔,看着林夕,微微沉吟了一下,道:“自然可以。”

  林夕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就在莫老伯的那间小楼里住着,这里的那头老江团我已经付过银子,到时就劳烦少东家一齐帮我送去那里,这两条鱼的银两我倒是便会结给少东家…若是朱四爷改变了想法,要找我,也可以去那里找我。”

  “多谢大人。”许笙听出了林夕的意思,眉头一跳,顿时躬身对林夕认真行了一礼。

  “走吧。”

  林夕也不再多说什么,对着面容苍白的女丐点了点头,朝着鱼市外走去。

  这名女丐低垂着头只是跟着,只是走了几步,得了消息的梁三思也已然快步跑了过来。

  ……

  就在林夕走出这鱼市之时。

  先前那名呀呀学语的渔民孩童看到的那一团青白两色的死物已经随着白沫在东港镇港口内浮沉。

  因为所有吃水深的大船都必须在这港内装卸货物,所以这港口内大船激荡产生的白沫、船上丢弃的枯枝烂叶等物自然更多。

  再加上这上下最多的货物就是桐油,所以这港口水面上的油花也分外的多。

  一个戴着一顶竹笠的老人摇着一条小木船慢慢靠近了那团青白两色的死物。

  这名老人姓钟,因为是个没有什么子侄的孤寡老人,东港镇管理这码头货运的官员见其可怜,便让其负责清理这港内的江面,一年有个几两银子,也能勉强凑个饱肚,有时捞到商船上丢弃的可以用来卖钱的废品,便算是额外的收入。

  因为已经年近七旬,所以这老人行动已经十分迟缓,而且眼神也已经很不好用。

  慢吞吞的捞取着白沫里面乱七八糟的东西,堆于小船船舱,到了距离那团青白两色的死物前大概只有十几步的距离时,这老人才堪堪看到。

  他昏花的双眼微微一亮,以为是什么船上丢下的好东西,手里的一根连着网兜的竹竿顿时搭了上去。

  略微翻动了一下,他看得更清楚了,青色的似乎是衣物。

  但随着他的一个用力,这团东西翻了个身,这名老人却是啊的一声,发出了一声骇然的大叫,一屁股跌倒在了船上,这一艘小船差点直接就翻了身。

  一张被江水泡得发白的人脸“看着”他,将他吓得直接差点魂飞魄散。

  这哪里是什么好东西,完全就是一具被江水泡得发鼓了的浮尸!

  息子江水流平缓,而且江上多渔户,这江上的渔户也没有溺水的人是落水鬼找替身的说法,见人落水一般也是第一个救。

  这几年之中,东港镇周遭,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出现什么浮尸!

  此时正是东港镇中大船卸货时。

  港口中停着的两艘都是载货都在数千斤的大福船,船身上有大大的衡荣昌黑漆大字,一群群挑夫正挑着木桶蚂蚁一样在跳板上往码头仓库走。

  这名老人一声骇然惨叫,顿时将许多人的视线吸引了过去。

  其中在靠近老人那条大船船头上的数名商贾模样的人看得清楚,顿时面色一白。

  他们不比这老人的眼神,他们看到,那具浮尸的身上,还捆着几条粗麻绳。

  几条船马上靠近了那具浮尸。

  船上这上午正好在这港口内的内务司官员用绣帕捂住了口鼻,强忍着恶心查看了这具浮尸。

  他的脸色马上变得异常凝重。

  麻绳捆扎得很紧,而且这浮尸的喉咙上有一条明显翻转的伤口。

  这无疑是一桩凶杀案。

  ……

  “港口里面出现了一具浮尸?”

  提捕房中,林夕皱起了眉头。

  原本他和梁三思带着这名女丐回到提捕房中之后,他是准备去镇督府内的上级衙门警局报备一下,过两日先回鹿林镇见见自己的家人,给他们一个惊喜。

  这女丐他暂时连审讯的想法都没有,因为他是当事者,本身又是断案的提捕,只要不把这案子报上去,就无法定案。接下来他肯定是要看朱四爷的反应,如果朱四爷在许笙所说的一天期限内,给不出自己满意的态度,那他暂且都根本不用心急,大可回家省亲几天,晾着他再说。

  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回到这提捕房,他屁股还没有坐热,杜卫青和许荐灵等几名提捕就都已赶了回来,告诉了他这个消息。

  “连大人!”

  林夕站了起来,准备先去港口看看再说,但还没等他走出几步,一名身穿水蓝色官服的中年人便负着双手走了进来,一见到这名中年官员,梁三思等所有捕快顿时都是一凛然,躬身行礼。

  林夕一下就反应过来,这名身材高大,鹰钩鼻,看上去很是古板严厉的中年官员便是他的上级,这东港镇警局的镇警连战山,官阶从九品,于是他也马上微微躬身,行了一礼,道:“连大人。”

  “你就是新任提捕林夕?”连战山看着林夕微微颔首,算是回礼,面色却是沉了下来:“你已经知道港口出现一具浮尸的事了?”

  林夕道:“刚刚知道。”

  “刚刚知道?”连战山冷哼了一声,双目之中好像射出寒光来,“你这一早上到什么地方去了?”

  林夕的眉头微微一跳,这连战山似乎对他十分不快,但他面色依旧平和,道:“去鱼市了。”

  连战山看着林夕冷笑道:“既然你已经到了东港镇,便应该知道鱼市有许胖子和他儿子管着,根本不会出什么事,你急着去鱼市,难道是想急着拜会他们,想从他们的手中得些好处么?”

  林夕眉头皱了起来,一时不回话,微抬起头看着连战山。

  相貌古板严厉的连战山似乎更加不悦,冷然道:“想必你还根本没有查看过那具浮尸吧?”

  林夕应道:“还没来得及看。”

  连战山眼睛微眯,看着林夕道:“我可以告诉你,那具浮尸被绳索捆缚,而且喉间有致命刀伤,这是桩命案!”

  “我们东港镇一向安宁,大家又舍得出力,极少有恶劣案件发生,更不用说此等凶杀之事!在这等光天化日之下,又正是大商行卸货之时,影响极度恶劣。”连战山微顿之后看着林夕,道:“所以我限你七天之内,必须要破掉此案,将凶徒缉捕归案!”

  “七天?!”

  连战山此言一出,先前已经脸色微变的梁三思等人都是身体一僵,但心中对林夕不满的许荐灵却是嘴角泛出了一丝幸灾乐祸的笑意。

  像这种浮尸不知道是从江中何处飘来,而且发生凶杀之地不是在江上就是在某处江岸,最为难查,除非有通天的本领,否则七天的时间怎么都不可能来得及。

  “因为港口重要,是我们东港镇的命线,我们吃的,喝的,包括这东港镇的繁华,大多都是来自这个港口,所以我们提捕房平日必定有人在港口巡查,但是今日出了这种大事,第一个上前查检的却反而是内务司官员,而不是我们刑司提捕房的人。”看着林夕一时还未表态,连战山再次冷笑了一声,有些阴森道:“那么我请问林大人,今日巡查港口的捕快当时在哪里?”

  林夕身后的几名捕快之中,那名叫齐光武的胆小捕快身体马上微微的一抖。

  今日本来就是他负责港口巡查,但衡荣昌的船号管理得很好,所有人也都卖这息子江上最大商行的面子,所以衡荣昌卸货,巡查的捕快就可以去别处歇着,这是提捕房的惯例了,但不管何种理由,现在放到台面上来,面对上阶官员来说,却都是说不过去的,怎么都是失职。

  林夕看了连战山一眼,却是说道:“当时巡查的捕快,被我调来押解案犯了。”

  齐光武一下子忍不住抬起了头来,忍不住和身边的几个人互望了一眼,他没想到林夕居然直接一口就帮他担了下来。

  “很好。”连战山看了林夕一眼,不怒反笑道:“那就请林大人抓紧时间,若是在七日限期内查出案犯,那一切自然好说,上头都会有嘉奖,若是逾期查不出来,那就别怪我公事公办了。”

  “公事公办自然没有问题。”林夕看着转身欲走的连战山,出声道:“只是我有一事不明白,还请大人解惑。”

  连战山霍然转身,看着林夕,冷然道:“何事?”

  “我昨日已经翻阅过提捕房的一些记录….诚然人命案放到哪里都是大案,但东港镇周遭也不是一直都不出人命案,如果记录上不错,三年前长凳巷就出过生意纠纷,结果将一家三口杀死在家中的大案,当年那件案子的影响,可是远比这案件恶劣许多,震动颇大,但是也只是限一月之内必须破案。”林夕看着连战山,一副认真请教的态度,缓声道:“先前大人质问我去鱼市,是否急着要从许胖子他们手上得些好处,我倒是想反问连大人,这七日限期,算不算得上是故意刁难?”

  “你可以认为这是对你这等年轻人考察,也可以认为是给你机会,你若是做不到,自然有人做得到。”

  连战山冷笑了一声,不再多说,拂袖而走。

  走出这提捕房小院之时,他在心中鄙夷的想着,谁知道你什么来路,得罪了那么多人,甚至连行省里面的刑司和吏司都有人放出了话来。上面有大山要压你,下面又不知打点…在连战山看来,林夕即便勉强能保住官位,在这东港镇的日子也决计不会好过。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