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六章 一齐得罪!

第二十六章 一齐得罪!

  林夕看着连战山拂袖而走的背影微微的叹了口气。

  他只是一个旅者,对于这个世界所知甚少,但若论所知的东西,知识的总量,除了张院长之外,恐怕这个世上最为渊博的学着,知道的东西都不会比他多。

  而且对于名利,他其实并没有所求。

  正因为身在此山外,所以他看事情就比一般人远看得清楚。

  连战山毕竟是云秦官员,若是为了朱四爷这样的江湖人物,哪怕心中对自己再不满,也不可能这么明显,让自己一下就觉察出来。

  只有上面的官员表达了某种意思,连战山才敢略施手段而不怕被人诟病。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谁通过某位官员传达了某种意思,但林夕想着,应该就是柳子羽那些人中的一个。

  以那些“高级金勺”的地位,要这样做也实在太过容易了。

  “我料想你们会做些这样的事情,只是没想到你们一点耐心都没有,这么迫不及待。”

  林夕微微的蹙了蹙眉头,这个时候他有些明白为什么张院长这么急着将他送到这外面来了。

  因为任何的修行者,归根结底都是要和人斗。修为再高,不知道怎么和人斗,也是枉然。

  “走吧。我们去看看那具浮尸。”

  林夕心平气和的挥了挥手,让梁三思在前面带路。

  东港镇港口。

  远远望去就看到了停在港中的两条大船,船身上有显赫的衡荣昌三个字。港口外还停留着六条其他商行的大船。

  “听你们多次提到衡荣昌,说是这卸货根本不用管,到底是有什么来头?”

  一边快步走着,一边端详着那两条船身木板看上去分外厚重的大船,林夕问道。

  “衡荣昌是息子江上最大的桐油商号,是桐木镇胡家的产业,因为生意做得大,桐油到大半个云秦,所以衡荣昌几个掌柜结交很广,在京城中都据说和不少大官交好,再加上每条船都有许多护卫,很多都是地方军退伍下来的老军人,所以在这整天息子江上都没有人敢惹,连各镇镇督都要对他们客客气气。”今日差点直接被连战山借这个由头处罚了的捕快齐光武马上讨好的说道。

  “董镇督也在。”

  就在这个时候,杜卫青突然在林夕的身后轻声提醒了一句。

  林夕这才看到,密密麻麻的围观镇民的中央,有一圈地方空着,里面的几个官员之中,站着一名身穿黑色官服的五十余岁男子,身形略微有些佝偻,但是其余的官员站在他的面前,却好像无形中都比他矮了一截。

  看到提捕房的人过来,已经将整个宽阔的港口挤得水泄不通的围观镇民顿时让开了一条路,让林夕等人走了进去。

  因为昨日拘了刘铜和今日在鱼市里面的事,林夕在这东港镇已经小有名气,只是大多数镇民都没有亲眼见过他,此刻看到他果真如同传说的那般年轻,顿时又是一番窃窃私语,都要看看这名年轻得有些过分的提捕大人如何断案。

  走得近了,林夕看到地上铺着一张竹席,上面便放着那具浮尸,也看清了这东港镇的董镇督的面相有些尖嘴猴腮,但同时,从他的身上,敏锐的林夕也感觉到了一股腥风血雨般的铁血气息,这股气息让这名董镇督的尖嘴猴腮脸显得特别阴厉和威严。

  林夕知道这名镇督肯定在边军之中也是不知道打磨了多久。

  “董镇督。”

  因为也是第一次见面,所以林夕很自然的在走近前去之时,便对这名镇督行了一礼。

  董镇督点了点头,打量了林夕一眼,道:“林提捕果真是年轻啊…既然林提捕终于到了,那这里便交给你了。还望能在限期内尽快结案,不令民众惊惶和失望,不负圣上俸禄。”

  说完这句,董镇督便从林夕的身旁走过,离开。

  他的语气十分平淡,但是这话语和他离开的样子,却是让杜卫青和梁三思的心中却都是一冷,心想怎么连镇督大人都对林大人如此?

  而原本已经有些幸灾乐祸的许荐灵此刻却是脸上都忍不出浮现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出来。

  像他这种老捕快,如何听不出这镇督大人看似平淡的话中的真正含义。

  真是年轻,这听上去像是夸奖,实际上分明是透着那一股质疑和看不起的味道。

  林提捕终于到了,这分明是嘲讽林夕到的太慢,连镇督大人都到了,他却到这时才到。

  尤其限期内结案和最后一句不负圣上俸禄,用意就更深了…若是林夕无法达成连战山的要求,那便是对不起这俸禄。

  看来这林大人锋芒虽露,但恐怕却已经做不长了。

  怀着这得意的心念,许荐灵飞快的扫了一眼那具浮尸,他的心中便瞬间更加得意了起来,这是一张陌生面孔,这便意味着极有可能不是东港镇的人,这样一来,迅速破这案子的可能性就更小了。

  “像你这样的年轻人,恐怕见个死尸都要双腿发软,说不定都要呕吐个半天吧?”

  许荐灵的目光停留在了林夕的身上,他微微的退后了一步,幸灾乐祸的看着,期待林夕当众出丑。

  但是让他呆了呆,让周围围观的镇民觉得这年轻的林大人了不起的是,林夕却是连用手帕掩住口鼻都没有,便直接平静的蹲了下来,仔细的查看起这具浮尸。

  林夕直接就屏住了呼吸。

  身为修行者,他完全可以在查检完这具尸体前不用呼吸。

  他的眉头很快蹙了起来。

  并不是他对这死尸有什么害怕,自从见过真正的鲜血和生死之后,这种感觉对于他这样的修行者已经很淡,让他眉头蹙起来的是,这具尸身入水的时间应该不久,所以虽然身体浮肿,但面目都还算清晰,可以清晰的看出来,是名三十岁都未必到的年轻男子。

  这名年轻男子生前的相貌应该清秀,给林夕的第一感觉像是个文人,而不是江上的好勇斗狠之徒,而此刻这名男子的眼睛却是死死的睁着,似乎有一种极其的不甘,从他的眼中透露出来,这才是让林夕由心觉得不舒服的原因。

  陡然,林夕戴上了一副提捕房办案用的鹿皮手套,将这具尸体翻了个身。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具尸身身上的麻绳捆得十分结实,都勒进了肉里,而且颈部的伤口是在右右侧,这给他的感觉是这名男子像是被人捆缚了,想要跳江逃跑,结果在跳江的瞬间,被人在侧后方追砍了一刀。

  原本几位在场的内务司官员和几名看上去是富商模样的人,看到林夕如此年轻又姗姗来迟,面上都是有些冷嘲之色。但看到林夕如此面不改色,查检的样子,却都是心中微凛,心中嘲讽之意顿时消隐。

  “杜卫青,这伤口像是逃跑时被人追砍到,你在这江边时间长,以你的经验,这具尸身入水有多久?”

  林夕没有管其他人的反应,缓缓站了起来,转身看着杜卫青问道。

  “若是我看得不错的话,入水最多不会超过十个时辰。”杜卫青马上回答道。

  “若是飘来,按照水流和这时间,至少可以判断出大致的入水范围。就按你的判断,你马上帮我去盘查,那片范围之中在那时间有什么船经过。”林夕平静的看了杜卫青一眼,道:“梁三思我要派做其他事,你若要协助,可选其他人。”

  “好。”杜卫青也不多说,马上朝着齐光武点了点头,两人马上低头走了出去。

  林夕朝着梁三思点了点头,又道:“梁三思,你帮我找名画师,将这名男子的画像画出来,四处张贴,看看有没有什么人认得,同时排查一下,东港镇本镇的镇民和常驻商家有没有人失踪。看这衣物样式,应该不像是特别远的外地人。”

  “属下领命。”梁三思马上快步走了出去。

  许荐灵的脸色此刻变得难看至极,他没有想到林夕从查检到接下来的断案安排,竟然是如同一个熟手,如此安排和判断,恐怕换了一个老提捕在场都要喝一声彩,此刻围观镇民之中已经有人发出叫好之声。而林夕方才的言语,却似隐然将杜卫青都压在了他的上头,将他都抛在了一边不理。

  “难道你以为我是瞎子,看不出你的幸灾乐祸?即便我没有做过提捕…但至少看过柯南…”林夕鄙夷的看了脸色难看的许荐灵一眼,心中冷嘲了一句。

  “发现这尸身的人在哪里,衡荣昌的人在哪里?”林夕对着旁边几名内务司官员拱了拱手,问道。

  “在下宋成鹏,是衡荣昌这两条船的管带。林大人断案有序,在下很是佩服,今后在东港镇,还要多靠大人照拂了。”林夕此言一出,那几名官员身旁的一名身穿紫色绸衣的中年圆脸商贾顿时和善的一笑,对着林夕拱手行礼。

  旁边一名内务司官员也出声解释道,发现这浮尸的老人已经吓昏了,现在已经在家中休养,一时半会恐怕是过不来。

  林夕对着宋成鹏行了一礼,道:“在案件未明之前,贵号这两条船请不要离港,船上所有人等,也请不要离船,给我清册盘查。”

  衡荣昌管带宋成鹏白胖圆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滞了数息的时间,他似乎才彻底反应明白林夕这句话的意思,不可置信道:“林大人你要扣我们衡荣昌的这两条船?这和我们衡荣昌有什么关系?”

  林夕看着他,平静的说道:“这浮尸在这港口中发现,除了从上游沿水流飘来的可能之外,从这港口附近的船上丢出的可能性也很大。所以不仅是你们衡荣昌的船只,港口附近的我都要盘查。”

  “大人,您也知道我们衡荣昌的信誉。”宋成鹏的脸色微红,怒声道:“这怎么可能和我们有关?”

  林夕摇了摇头,“信誉和案件并没有任何直接关联,若是什么都要先排除,那很多案子根本不可能查得出来。”

  “可是大人,您知道我们两条船滞留数天,会给我们衡荣昌带来多少损失,给这东港镇带来多少损失么?”宋成鹏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林夕寒声道:“而且方才镇督大人已经说我们船只可以随时离开。”

  林夕摇了摇头,他的动作很轻柔,但眼神却是极其的坚定:“按云秦律,这命案断案以提捕为主,其余官员若是想插手,必须先公文弹劾,撤除提捕再说。”

  微微一顿之后,林夕看着气得浑身有些发抖的宋成鹏道:“如果我记得不错,这就算马上批复下来,相应流程也至少要六七天。和我这断案期限也差不多了,所以要想早日离港,还望宋管带多多配合…早日解决这命案,我也先替东港镇镇民谢过宋管带和衡荣昌。”

  “你仔细想过这后果没有。”宋成鹏深吸了一口气,彻底的平静了下来,说了这一句之后,便转身拂袖而走。

  林夕不动声色,默立当场。

  几名在场官员和许荐灵都是面色发白。

  尤其是几名在场官员都是心中充斥寒意,怎么看都想不到林夕竟然如此狠辣…他分明是先前听到了董镇督和宋成鹏的一些对话,现在这么做,分明就是要硬生生将衡荣昌也拖下水,利用衡荣昌之力帮他查案!

  以衡荣昌的能力,要是发动起来,查出这件案子的速度肯定会快许多。

  但是这林夕,只是一个小小的提捕,怎么竟然敢大胆到如此地步,完全是对着干,竟然敢连董镇督和衡荣昌都一齐得罪了!

  ***

  (接下来马上就有一更,两更连发)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