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八章 龙王持篙

第二十八章 龙王持篙

  阁楼两扇窗推开,细细如粉的雨丝便飘洒在了林夕的脸上,身上。

  微凉。

  这一瞬间,林夕不自觉的想起了十指岭中那飘洒的晶莹冰粒,同时看清了这些从江水中钻出的黑影。

  这十余条黑影全部穿着连脸面都遮住的黑色水靠,双手都抓着短鱼叉般的兵刃。

  息子江的江水从他们的身上滑落,好像水中的幽灵。

  同时,这些从水中潜出的黑影也看到了在阁楼平台上的林夕。

  他们看到青衫少年安静的站在细密的雨丝之中,背上背着两个木箱,手中提着一个木箱。

  行在最前,已然跃上小楼前临江平台的一条黑影眼中寒光闪动,伸手一挥,一条乌光从他的手中飞出,在寂静的空中发出低微的啸响,直击楼顶飞檐,与此同时,这名身穿紧身黑色水靠,浑身已然不染一滴江水的刺客以惊人的速度朝着前方肆意的狂奔起来。

  这一条乌光赫然是一副连着绳索的钩爪。

  这名刺客的身形越来越快,脚步越来越疾,是要借着这勾爪,奔上墙壁,对着飘雨的夜空奔跑,直上阁楼,击刺林夕。

  ……

  朱四爷撑着一柄黑油布雨伞从三里巷走出来。

  三里巷距离这栋岁寒临江楼不远,只是走出巷口,沿着沿江的石板路走了数十息的时间,他就已经看清楚了林夕所在的这栋小楼。

  因为想着见面之后的一些措辞,所以这名江上的枭雄走得很慢。

  但陡然之间,他却是猛的一震,陡然顿住,连手中的黑油布雨伞都被他直接放了下来。

  夜色已然深沉,但他自幼在这江中行船,夜色之中的视力比起一般人却不知道要好了多少,而且这夜色之中,还有他已经许久没有感觉到的浓厚杀气。

  他微僵的仰着头,直觉般的看着那小楼的前方,细雨瞬间就润湿了他的脸面。

  就在这时,那奔跑在最前的刺客已经快要飞腾了起来,第一步就要踏上这小楼的墙面。

  也就在这时,凝立在阁楼窗户外小平台上的林夕打开了手中提着的木箱。

  他的这个木箱之中,有一柄淡青色的长剑。

  然后让许多黑影的目光,尤其是冲在最前的这名刺客的目光为之凝固的是,他从阁楼上飞跃了出来,飞在了夜色之中。

  淡淡的青光在雨丝中挥洒,“当”的一声,这最前一名刺客抛出的钩爪被斩得倒飞了出去。

  林夕的一脚,直接踏向了这名刚刚飞腾起来的刺客的胸口。

  刺客的双手都扬了起来,手中的双叉都狠狠的刺出,但是林夕的这一脚却硬生生的快了一步,就在双叉之间踏下,踏在了这名刺客的胸口。

  在此刻所有看到林夕的人的眼中,这名温和平静,背着两个木箱的青衫少年骤然变得杀意凛然,放佛变成了另外的一个人,他身外的那些雨丝都似乎感受到了什么,都飘洒着避开,没有一滴敢沾染上他身上的青衫。

  “嘭!”

  这一名身穿黑色水靠的刺客倒飞了出去,从后方上岸的其余刺客的头顶上方飞了过去,重重的跌落到江中,哗啦一声,溅起了一大片水花。

  ......

  朱四爷先前没有看到站在阁楼顶上的林夕。

  他只是看清了有黑影从江中上岸,攀上平台,看清了汪不平还一无所知,依旧认真的在小楼外这面的廊坊中制伞。

  这名外乡年轻人也看到了朱四爷。

  他并不知道这名身穿粗布衣的中年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朱四爷,只是有些奇怪…眼下这雨丝越来越密,这名中年人却怎么反而把手中的伞放到了一边,僵立着。

  林夕一些小心的布置,汪不平也不知道,所以先前那些声音他也没有在意,只以为是林夕弄出的声音,但林夕手中长剑斩在钩爪上的凛冽金铁震击声,却是也终于让他觉察出了不对,猛的放下了手中的东西,朝着小楼的门堂奔去。

  然后他和朱四爷一齐看到了那名刺客好像被一根巨木撞中,飞出平台,重重坠落在平台外的江水之中。

  汪不平身体一僵,第一反应要转身大喊,但就在此时,他看到刚刚落地的林夕手中的淡青色长剑已经挥洒了出去。

  夜空中飘洒下来的细雨似乎瞬间变得极其缓慢。

  因为林夕手中的这一剑速度太快。

  剑身前方的所有雨丝全部被震成了粉末。

  一条淡淡的青光弥漫,犹如晨光。

  一声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一声戛然而止的惨嚎!

  第二名冲上来的刺客双手短叉都挡在了身前,但是却依旧无法抵挡得住林夕这一剑的斩杀,短叉连着自己的双臂都被重重的压在了自己的胸口,直接往后翻倒而出,像一块石头一样在湿漉漉的地上翻滚。

  汪不平张大了嘴,一时却没有发出声音。

  他还没有来得及思考,但是直觉…林夕在这些幽灵般的刺客面前,就像是一头猛虎,在羊群中奔走。

  ……

  无声的往林夕身前冲来的其余黑水靠刺客骤然一滞,他们也骤然想明白了某个事理,身体迅速被恐惧占据,持着锋利短叉的手也变得异常冰冷起来。

  林夕又跨出了一步,手中的长剑再次挥洒而出,又将一名黑水靠刺客斩得倒滚而出,与此同时,他的左手也拍在了一名欺近身来的黑水靠刺客的胸口。

  这名刺客双手寒光闪烁的短叉已经到了林夕的脖颈之前,距离他眼中的脖子上那条大动脉已经只有一尺不到的距离,但是这一刺,却是再也刺不下去。

  一声清晰的咔嚓骨裂声从他的胸口发了出来。

  然后他的身体就往后团缩了起来,狠狠的坐倒在地,并被击中胸口的这股大力推着继续在地上往后滑行而出,重重的撞在后方的大石缸上,身体再也无法抬起。

  看到此幕,一名刺客身体开始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发出了异常狠厉的大叫:“飞爪勾死他!”

  然而这一声也暴露了他是这批刺客中首领的身份,林夕的双脚猛烈的蹬踏在地面上,两蓬水雾从他的脚下升腾而起,他的整个人也飞掠了起来。

  数柄短叉和飞爪都脱手飞了出来,想要将他狙杀在空中。

  然而在压倒性的力量面前,这些东西如同飞蛾一般弱小,林夕的长剑斩过,短叉全部击飞出去,即便有两只钩爪缠绕在了剑身上,那两名抛出钩爪的刺客反而被带得立足不稳,往前跌倒下去。

  “喝!”

  面对横空而至的林夕,这名刺客首领发出了此生最狠厉的一声暴喝,乘着林夕右手的长剑被钩爪扯得微滞的瞬间,他不退反进,也猛的掠出,欺进林夕的中线,手中双叉同时狠狠刺向林夕的胸口。

  这绝对是不顾自身损伤的两败俱伤的拼命打法。

  这名刺客首领心中也是十分清楚,在面对修行者的时候,他们的命就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面对刺客首领已经完全不顾自己身体的这一刺,林夕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你是军人?”

  他看着这名刺客首领,发出了声音,同时直接左手也往前拍了出去。

  刺客首领眼光微闪,眼中似有喜色,手中的双叉狠狠的扎向林夕的手。

  但他的目光又瞬间凝固了。

  “当”的一声,双叉刺在林夕的手臂上,发出了金铁的声音,根本刺不进去,林夕的手掌却是已经印在了他的胸口,他的整个人也顿时往后屈着,堕于湿滑石地上。

  “退!”

  一声含糊的声音却是顽强的从他的口中随着一口鲜血喷涌了出来。

  所有剩余的黑水靠刺客没有半分的停留,全部转身,朝着来时的江面无声的狂奔。

  林夕没有追逐这些刺客,只是掠向了那名堕于地上的刺客首领。

  一名名黑水靠刺客如同大鱼一般投入江中,溅起一蓬蓬水花。

  这些黑水靠刺客来时敏捷无声,去时却是无比的仓惶。

  ……

  朱四爷的衣衫已经被细雨湿透,他看到了林夕安然无事,看到了那一蓬蓬仓惶的水花,然而他的手脚却是更寒,面色也开始变得苍白起来。

  林夕真是和张二爷的判断一样,是个修行者。

  但此刻他在这里,这些刺客却正好出现,来刺杀林夕,而且那名制伞的年轻人已经看清楚了他。

  这样一来,无论从任何角度来看,林夕恐怕都会认为,这些刺客是他派来的,是他朱四爷指使的这场刺杀。

  持伞看着自己的对头被刺于江中,这当然是生平最大的快事之一。

  但这些刺客,却是跟他无关…而且这时机,怎么可能如此凑巧。

  在这江上刀头上舔血了这么久,他第一时间就想到,这是有人要乘机嫁祸于他!

  是谁?

  是谁竟然敢刺杀提捕来嫁祸他!

  一时间,他又是隐怒,又是心寒,但他也马上下了一个极难下的决定,咬了咬牙,直接收拢了伞,朝着小楼,朝着那名凝立在雨中的青衫少年快步走了过去。

  ……

  “四弟,你现在好歹没有走错。”

  一名脸色蜡黄,身穿蓑衣的病怏怏中年人站在另外一条沿江雨廊中,看着远处的朱四爷和那栋小楼,感慨的摇了摇头。

  他是病得很重的张二爷。

  因为始终觉得有些不放心,因为想亲眼看一看那名年轻的修行者,所以他即便病重,却还是悄然的离开了三里巷,跟了出来。

  这夜果然不平静。

  他看到了这场并不见特别惨烈,但是却意义深长的刺杀。

  感慨的摇了摇头之后,他微微转头。

  他看着的那处江畔芦苇丛中,栓着一条小船。

  一名老渔民捕鱼回得晚了些,带着一身的湿气,背着一个竹篓上了岸,出于对水声的敏感,这名老渔民也正望向小楼的方向,但因为夜色深沉,他的目力又不如张二爷好,所以却是看不清楚。

  病怏怏的张二爷动了,脚尖几个轻点之间,他的身体飞腾了起来,从老渔民的头顶直接飞腾而过,稳稳的落在了小船之中。

  “对不住,张龙暂借船一用。”

  对着老渔民歉然一笑,他持篙轻点,小船如同离弦之箭,在江面上以难以想象的平稳和速度,在江面上破开一条水浪,朝着小楼处驰去。

  身后江岸上的老渔民差点一屁股坐倒在地,震惊和不可置信之余,面上竟似有难以言语的崇拜神色,“是江上龙王?他…”

  ***

  (一时小小和大家聊一下心中坚持和想法,居然看到了那么多的好书评...这种感觉就像是我很用心的做着一个清汤面的铺子,做了很多年,大家来来往往,默默的吃碗面走了,平时也都不多说话,但有一天我说了一句,这清汤面的味道其实也还可以吧...结果很多人上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道,我从几年前开始就吃你的清汤面了,真的不错,请继续加油吧....这是一种很独特的气氛。而且很多朋友的书评都写的很有水准...以至于我都看了许久,消耗了不少码字时间...笑....感谢大家的吐槽,另外有些俗气但又很真诚的感谢每一个红票,捧场的书友,感谢卡波卡同学的一个状元。卡波卡也是以前经常见到的一个老书友了,和很多书评区现在少露头的书友一样,我还以为是已经不太看书了,结果今天却看到了不少熟悉的老id...原来却都是潜龙一般潜着...如同这持篙的龙王)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