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九章 快哉胸中意

第二十九章 快哉胸中意

  细雨飘洒的临江平台上。

  “你是军人?”

  林夕看着坐在地上的刺客首领,再次问了一遍。

  “曾经是。”这名刺客首领艰难的咳嗽了一声,道,“若知道你是修行者,我们决不会动手。”

  林夕的眉头蹙了起来,他闻到了一股在毒理课上的熟悉味道,“只需你说出是谁指使你,我能够保你不死,你不必如此。”他看着这名刺客首领,马上认真的说道。

  “我不死,会有别人死。”刺客首领艰难的笑笑,道:“谢谢你的好意。”

  “我能够为你报仇。”林夕略微沉吟了一下,看着这名刺客首领道:“你死了,没有人会怀疑是你说出来的。”

  “不用了,谢谢。”刺客首领开始咳血。

  即便他所穿的水靠是连脸面都蒙住,但是口鼻的边缘,还是有血沁了出来,是乌黑的。

  林夕沉默的看着。

  这是豚鱼毒,在青鸾学院的毒理课目上属于比较粗浅的一种,但是这种毒发作很快,即便林夕现在马上调制解药,以对方不是修行者的体质,也根本来不及。

  而且对方这毒药也完全是军中常用的手段,藏于唇齿之间,别说他今日上午已经用过一次独特的能力,此刻还没有恢复,就算能够重来一次,他也没有任何的办法能够不让对方服毒。

  他的剑再快,也不可能有对方一咬牙快。

  其余被他击倒在平台上的三名刺客也早就没有了任何声息。

  宽阔的江面上已经显得平静,连先前那名被他打入水中的刺客都已经不见影踪。

  汪不平呆呆的站立着,他自然知道林夕既然担任提捕,便不可能像他这般手无缚鸡之力,但挥洒长剑就能将人轻易震飞出去,顷刻之间这小楼平台上多了几具尸身,这种景象对于他而言却是太过震撼了一些。

  朱四爷从他的身旁走过。

  林夕转过身来,看着这名脸色清癯,今日穿着粗布衣衫的四十多岁江湖人物。

  “我就是朱四爷。”

  朱四爷没有没有任何的废话,有些冷然的对林夕躬身,用最真诚的语气道:“这些人和我们并无任何关系。”

  听到朱四爷这句,汪不平有些回过神来,身体猛的一震,转身望向这名息子江沿岸大名鼎鼎的江湖人物。

  林夕静静的打量着朱四爷,看着他的眉目,平静的道:“有什么证据?”

  朱四爷看着林夕,道:“这些人的作风像是军人,我们手底下不可能有这样的人。”

  林夕摇了摇头,道:“只需有银两,这些从军中出来的人,都能够收买得到。”

  朱四爷的手脚又略微的冷了些。

  他发觉自己在这种情形下,的确找不到能够证明自己无辜的理由。

  “你知道这些人的大致身份么?”就在此时,林夕却是又出声道。

  朱四爷一怔,但他却是没有马上发出声音。

  他的目光落向了宽阔的江面。

  林夕也霍然转身,望向了江面。

  江面上有水声。

  一条小舟在披荆斩棘。

  一名脸色蜡黄的中年人在持篙撑船。

  他似乎病得很重,江水也很深,他手中原本用于在浅滩所用的竹篙根本不可能够得到底,但是他手中的这根竹篙,却似乎能掌控船下的水流,只是一搅一划之间,这小舟便以惊人的稳定和速度前行,好像一只水蜘蛛在水面上腾跃一般。

  林夕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快的船,所以他的目光被深深吸引住了。

  修行者!

  这名脸色蜡黄的病汉肯定是修行者,否则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力量,将这一叶扁舟控制到这种程度。

  “二哥…”

  只是在看清楚这小舟上的人影的霎时,朱四爷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轻呼。

  在这世上,已经没有人比他愈加了解这名病汉。

  在这条江上,也没有人比这名病汉的水性和御舟更好。

  否则他不会被称为这条江上的龙王。

  很多次他们几个兄弟危急时,他这“龙王”便是如此御舟出现在了他的眼中。

  现在,这条龙王病重着,然而他还是和以前危急时一样,出现在了他的眼中。

  “在下张龙,息子江上讨生活的兄弟们抬爱,称我为张二爷。”

  “这些人从江中来…如果是我派来的这些人,我肯定想亲眼见见到底是何等的光景,应该会在江中置一叶小舟,遥遥看着。若是林大人相信我兄弟二人,可上我舟来,我持篙为大人追击。”

  距离林夕还有甚远,张二爷略带喘音的声音已经在江面上传了过来。

  林夕看了一眼身旁心中充满莫名情绪的朱四爷,略微沉吟了一下,悄然扬起了头,看着这江中披荆斩棘而来的一叶扁舟,看着这名持篙的龙王,点了点头,“好。”

  张二爷颔首,他的鼻翼悄然耸动,嗅着这熟悉的水气的同时,却是也闻到了一丝独特的鱼香。

  不知是这雨夜御舟还是林夕的这回答,他的精神比起平时似乎振奋了许多,他蜡黄的脸上飘荡起了些浅笑,“林大人,你已经切了条铁头狗鱼?”

  林夕眉头微蹙的看着越来越近的扁舟,陡然听到张二爷的这句话,他悄然一怔,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张二爷看着这名凝立在雨中,朝气蓬勃而又平静的青衫少年,浅笑道:“大人能够带上船来,边吃边追,铁头狗鱼的肉质独特,时间略长,气味就会变得不堪,即便勉强入口,滋味和效用也是大有不如。

  “好。”

  林夕再次点头,转身狂奔,脚尖连点之间,他的身体腾飞了起来,跃上了二层楼,再现身出来之时,他手上有悄然的黄光闪动,托着一个内里的水还在沸腾的大瓦罐,瓦罐上放着一个大盘,上面堆着数十片已然切好的鱼片和一条只切了些许的大鱼。

  林夕没有丝毫的停留,托着这一个水在沸腾的大瓦罐从平台上飞跃了下去。

  他落入了疾掠而来的扁舟之中。

  在他在扁舟之中落足之时,张二爷手中的竹篙在水中轻搅,扁舟几乎没有任何的摇晃,稳稳的定于水中。

  林夕坐了下来,将大瓦罐放在船头。

  就和先前林夕一下感觉出那刺客首领是军人一般,此刻他和张二爷这两人似乎也都感觉得出对方的心胸,有了种独特的默契。

  看着林夕在船头坐下,张二爷的脸上愈加有了光彩,这江间的风雨让他的胸口愈加的快意,他赞扬的看着林夕,看了林夕手中那一柄淡淡的长剑,赞赏道:“晨光,好剑。”

  林夕微侧身行礼:“先生好御舟之术,好气概,今日追敌,全仰仗先生了。”

  “说到御舟、划船快,在这息子江二十年间,我说第二,无人敢说第一,若说气概,能和林大人比肩者,却是也没有几个。”

  张二爷晒然一笑,手中竹篙却是不停,小舟如飞,说话之间,竟已将小楼远远甩于后方。

  林夕不再说什么,开始用匕首认真切鱼。

  雪白鱼片如玉兰花瓣一般落于大盆之中,顷刻积满一盘。

  大瓦罐之中的水还在翻腾着,林夕将这一盘鱼片全部倒入沸水之中,略微一烫,鱼片微卷,更显细腻柔嫩。

  竹筷纷飞,在平稳至极的船头,他以极快的速度将这些鱼片全部夹了出来,转身放在张二爷的身前,将手中竹筷放于盘上。

  “多谢。”

  看到林夕此举,张二爷也不推辞,浅笑致谢道:“在下久病未愈,积食难消,一盘足矣。”

  林夕点了点头,切了一片鱼片,间接用指捏着在水中一烫,放入口中,只觉一股独特鲜香竟似有些兰花香气,细腻柔滑却又有些劲道,真是他熟悉那个世界的任何生鱼片都不能比拟。

  就在此时,张二爷又是晒然一笑,舟身一顿,依旧平稳不晃,但去势却是更急。

  前方宽阔的江面上,他们的视线之中,出现了一艘黑色的小船。

  船上有一名身穿黑色蓑衣的男子,手持着双桨。

  虽然看不清这名男子的面貌,但是在林夕和张二爷看见他时,他也已经侧过身来,身影一震,明显也是惊讶于林夕和张二爷这叶小舟的速度。

  林夕自然的切着鱼片,悄然一烫之后放入口中。

  前方的小船去势也更急,但却全然比不上他身下这叶扁舟。

  于漆黑微雨的江面上披荆斩棘,吃着这江中最凶猛的铁头狗鱼的鱼片,追击着前方的敌人,林夕也只觉一种淋漓的快意从胸中升腾起来。

  “我不能追得太近,否则他肯定要跳江而遁,以我现在的身体,恐怕追击不到,再过三里,前方就是一大片缓滩,江流更慢,到时候就算他遁入水中,也好追击一些。”

  就在他手中的这条大鱼鱼肉渐消,一条雪白骨架慢慢显显露来之时,张二爷压低了声音,微咳着说了这一句,也伸手抓了鱼片,在口中慢慢品尝。

  “这么好的味道,许多年都未尝过了。”

  他赞赏着,看着前方那条小船,又微垂头看着林夕,有些可惜道:“可惜无酒,此情此景,当浮一大白。”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