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三章 未敢看

第三十三章 未敢看

  一夜苦等无果,绝大多数镇民已经散去,小楼外的一些兵士也是一脸倦容,连战山的命令已经传递了下去,因提捕到现在还未露面,这已经勘察过的凶案现场便不再保留,所有尸身和朱四爷等人全部先行带回。

  只待车马到来。

  然而突然之间,临江廊坊之中一阵躁动,提捕房那名名为张二明的捕快原本已经快要靠在一根柱子上打瞌睡,此刻朝着那躁动处看了一眼,却是睡意全消,浑身一个激灵,差点啊的一声叫出了声来。

  林夕出现了。

  新任提捕林大人没有事,正在赶往临江小楼。

  这个消息就像清晨街巷之中第一碗辣肉片浓酱烩面的香气,彻底搅动了东港镇平静的街巷。

  许多原本幽静的青石板路上面响起了纷乱的脚步声,朝着临江小楼聚集而来。

  微有倦意的许荐灵也很快看到了林夕,他的眼神也是瞬间忍不住一缩。

  林夕背着两个木箱,他的身前有一名脸色异常青白难看的锦衣年轻人,还带着一具身穿黑色蓑衣的尸身。

  “终于来了!”

  脸色阴沉的连战山从小楼中走了出来,只是一眼看到那名锦衣年轻人的瞬间,他的身体就猛的僵了一僵,随即低沉厉声道:“林提捕,你这一夜在做些什么?”

  林夕押着锦衣年轻人,在这小楼廊坊后的一处空地上停了下来,平静的回答:“缉凶,查案。”

  林夕的神态并不恭敬,但他的回答和此时越聚越多的人,却是让连战山并不能发作。

  “连大人,我要告这林夕非法拘押!”此时,锦衣年轻人却是已然怒声道:“我在燕来镇,他和张龙闯入我画舫不说,还将我强行带来此地,关押一夜!”

  连战山看着林夕,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道:“你所谓的缉凶,拿来的便是徐公子?”

  林夕毫不躲避连战山的目光,道:“有何不妥?”

  连战山冷冷一笑,还未开口,后方一名身穿轻铜片甲的魁梧军人却是已经走了上来,道:“林提捕,你知道他是谁么?”

  林夕看着这名镇督府驻军的军校,摇了摇头,道:“还未开审。”

  “你不知道他是谁,就已经将他强行带了回来?”这名军校脸色顿时黑沉了一些,道:“那可有证据证明他和此案有关?”

  林夕微微皱眉,看着这名军校,反问道:“没有证据我带他来做什么?”

  这名军校微滞,锦衣年轻人却是已经厉声道:“他是就凭这名蓑衣男子闯入我船中,就说是我主使这名男子刺杀他,这算什么证据。若是每个人好生生的在屋中呆着,被丢进来一具尸身,便也要受牵连么?”

  “这也算是证据?”军校顿时抬起了头,看着林夕,道:“林提捕,你就凭一心的推断,就能捕人?”

  林夕也抬起了头来,微微一笑,“你是提捕还是我是提捕?”

  在这名军校一怔之下,他又平淡,又带着一丝傲然道:“是不是证据,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

  这名军校顿时大怒,但是一时竟似找不出什么话来反驳,因为这查案断案,本身便是刑司的职责,和正武司没有任何的干系。

  “当时出现在江上的还有张龙,他在哪里?”连战山看了锦衣年轻人一眼,面色更加阴沉了一些,道:“你羁押了他这么久,却还不审问,这不合律法,有恶意拘禁拖延之嫌。”

  “连大人,我在这里。”

  连战山话音未落,一名粗衣中年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满脸病容,正是张二爷。

  “江上龙王!”他一走出来,许多人轰的一声惊呼,显见他虽已数年不曾露面,但是其水姓和御舟的名气还是大得惊人。

  林夕微微一笑,在朝阳之下分外笑得光明,“现在便可开始断案了。”

  此时赶来的镇民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后来的镇民无法靠得近,都已经聚集到了上面地势高的街巷之中,有些甚至登上了临近好友的楼阁,屋顶,此刻听到林夕这一句,绝大多数的镇民顿时反应过来,这新任提捕,正是要在这案发之地现场断案!

  “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士,家中做什么营生?”不等自己的顶头上司连战山再说什么,林夕招过了梁三思,开始记录审问。

  “哈哈哈哈…你竟然将我当成凶徒!”锦衣年轻人一听此言,反而狂笑出声,道:“好,你想知道,我便告诉你,我叫徐乘风,原本是鹿东陵人士,现在居无所定,在清河、燕来、东港这三镇都有住所,家父是徐宁申,现任三镇连营将!”

  周围一些细微的议论声一停,梁三思手中的笔都是一颤。

  许多人的目光都不可置信的停留在了这名锦衣年轻人的身上。

  云秦以武立国,每个镇都有驻军,每三镇设一连营,归连营将管辖。

  连营将虽不管镇内具体事务,只管治军,但是是手控兵权,是正武司正七品官员,比起镇督还足足高了两阶,比起林夕的提捕正十品,便是整整高了五阶。

  外面围观的人群之中,朴峰等人心头微颤,手足微冷,他们虽然已经知道这名年轻人有军方背景,却是没有想到,竟是一名正七品军官的公子。

  “这样就更对了,怪不得会有这些在军中呆过的人给你卖命。”但林夕的面色却是没有丝毫改变,淡淡的说道。

  锦衣年轻人没想到此刻林夕还是这样的反应,再次怒笑了起来,“提捕大人,请你收起你的无端猜测和栽赃嫁祸。”

  林夕没有马上回话,只是转过了身。

  外面的街巷之中又是起了一阵躁动,片刻之后,一连疲惫,身穿捕快服的杜卫青和数名壮汉穿过了避开的人群,走了进来,将一具蒙着白布的尸身抬了进来,也放在了锦衣年轻人的身前。

  “此人名为冯泽意,不算鹿东陵本地人,却是在清河镇开了间书画店,专门帮人画中堂,有慈母,有貌美结发妻子,但一曰妻子却是不知所踪,接着他便去清河镇提捕房报案,声称有人看到是被银钩坊的人掳走,但清河镇提捕房却是以没有证据为由,只是报了失踪的案子。”

  林夕的目光停留在了那具蒙着白布的尸身上,一股说不明道不清的肃杀和悲悯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他接下来应该是自己查找证据,却是最终浮尸在了江中,或许这冥冥之中有天意,或许是他含冤太重,所以最终还是在这东港镇码头被发现,正好在东港镇提捕的辖区之内。”

  “身为银钩坊的老板,这件事,徐乘风徐公子,你应该也知道吧?”林夕的目光,平静的移到了徐乘风的身上。

  “什么,他就是银钩坊的老板?”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

  “提捕大人这么说,难道意思是说…”

  一时之间,林夕的这几句平静的话,却是如同凭空一声惊雷,激起了这江边的风雨。

  徐乘风的脸色一白,厉声喝道:“你简直一派胡言!”

  “林大人,请注意你的措辞。”连战山沉声呵斥道:“在没有证据之前,不可乱下论断。”

  “我先前便和你说过,我有一事想不明白。”

  林夕没有理会这名身穿官服的阴厉上司,只是看着徐乘风,道:“你们乘着朱四爷来拜访我,发动这样的刺杀,原本只是要嫁祸朱四爷,替你们拔掉这颗钉子。因为这些年张二爷和朱四爷挡了你们不少的财路,有他们在,你们也不敢太过放肆。至少也要害怕掳掠民女之时,被他们看到。你也知道他们十分硬气,不是和一些官员一样,十分容易就被你们买通,而且有些官员,本身还是经常出入你们银钩坊的座上宾。”

  听到林夕这句,连战山的额头上都暴出了青筋,忍不住都要上前一步,但是看到地上的尸身和林夕身上背着的两个木箱,以及手中用布包裹着的长剑,他却是硬生生的忍住了。

  “我已派人查过,这三年之间,这息子江沿岸一共发生美貌女子失踪事件二十八起,其中有五起都报和银钩坊有关,但是最终都是拖着不了了之。”

  林夕的声音越来越为平静,但是外面里三层外三层围观的镇民,也是更加的安静,只有一些沉重的呼吸声。从这提捕大人的口中,他们隐隐听到一桩异常黑暗的事在浮出水面。

  “原本我想不明白,像你这么聪明,只是要嫁祸朱四爷的话,便怎么都不可能弄出这么大的阵仗,不可能是真的要除掉我,但这含冤而死的冯泽意,却是让一切豁然而通。”林夕看着脸色越加苍白的徐乘风,道:“因为你没有想到他会正好飘到我这里,你也知道我不可能低头,所以你便索姓想把我杀了,换个新提捕便不会有事了。”

  “所以这便是叫恶贯满盈,这便是叫做天意。”林夕抬头看了一眼,耀眼的朝阳让他微微的眯起了眼睛,淡金色的阳光让他的身姿显得更加挺拔不屈。

  徐乘风深吸了数口气,竭力让自己也平静下来,他沉声道:“这全部是你自己的臆断…”

  林夕突然上前一步,这名银衣年轻人一顿,话音中断,只见林夕直接掀开了蒙着浮尸的白布,看着徐乘风道:“若你说和他无关,你敢不敢看看他的面目,看看他冤屈至极的双目!”

  徐乘风心中一横,下意识的想要低头看去,但是一时之间,竟然却是根本不敢去看,反而是因林夕这一声喝问,退后了一步。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