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四章 所谓血性

第三十四章 所谓血性

  看到徐乘风后退一步,那名已经忍了许久的军校却是终于又忍耐不住,沉声道:“林提捕,整个云秦,恐怕还没有任何一个提捕是靠纯粹臆断来断案的。”

  “云秦是没有任何一个提捕靠臆断来断案,但任何一个提捕都会用些话语,来察言观色,看案犯是否心虚。”

  林夕面对这名身穿铜甲的军校的斥责,毫不在意,淡然道:“若是你再无礼出声,阻碍我办案,我先治你无故扰乱办案之罪。”

  军校大怒,厉喝道:“林提捕,你好大的官威。”

  “看他那副样子,分明是心虚。”

  “就是,不然先前那么嚣张,现在却吓成这副样子…这官也是归三镇连营将管的,这样是要讨好上司公子吧?”

  “先前提捕大人已经说了,有不少官员还是银钩坊的座上宾呢,这个军官,还有那个对林大人一直没好气的…恐怕都是穿一条裤子的。”

  林夕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的看着这名军校和徐乘风,但周围的人群中一阵阵愤怒和嘲讽的声音,却是已经响了起来。

  军校的气势开始消融,脸色慢慢变得青白。

  云秦的吏制考核之中,便有一项是民间的风评,吏部和律政司都有**的部门在民间便服私访,这些部门的官员大多都是刚正不阿的言官,而这民间的风评在官员的晋升或是责贬之中也占很重要的部分,而任何官员都很清楚,要在这些百姓之中建立清名和威信是难,要想毁坏自己的名声,却是十分的容易,只要一两件事,今后便恐怕难以改变许多人的感观。

  林夕依旧不出声,只是看着清明的江面。

  林夕这不出声,沉默的时间一长,即便知道此刻出声未必有什么好处,但连战山身为林夕的上阶官员,却是无法不管。

  于是他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和声道:“林提捕,你现在又是在等什么。”

  林夕看了连战山一眼,陡然有些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十分厌恶。

  连战山此刻的憎恶而不敢憎恶,让林夕不由得想到了徐生沫…而徐生沫虽然整天对他一副臭脸,但比起这些人而言,却反而可爱了许多。

  “我在等一个人。”林夕厌恶的笑着,道:“你们说的对,提捕办案,当然也是需要证据的。”

  等一个人?等什么人?

  连战山不知道林夕要等什么人,因为此刻林夕的语气和此时所有围观民众的反应,他却也不再多问,只是负手退开了一边。

  场面慢慢的安静了下来,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江面上。

  等了许久,那些站在高处的人突然有了些骚动,很快,所有的人都看到,江面上出现了一条黑色的龙舟。

  这并非是任何划龙舟的日子,但是这是一条真正的龙舟。

  舟上一共有三十名浑身黑得流油的精壮汉子在拼命的划桨,船头有一名扎着红方巾的老人在擂鼓。

  老人和这三十名精壮汉子都是赤着上身,身上的汗水如同蚯蚓一般在身上流淌。

  船中坐着一名五十余岁的朴素老妇人。

  她坐着一动不动,因船快而迎面的江风吹乱了她花白的头发。

  那些划桨汉子的动和她不动的画面,令人不由得感到某种莫名的力量而震撼,一时整个临江一侧的东港镇彻底的安静了下来,一片静默。

  龙舟靠岸了。

  朴素老妇人自己站了起来,理了理衣衫,走了过来,走入了人群。

  她脸上的神色十分的平和,眼光很是慈祥和蔼,就像是来接在学堂下课的孩子。

  她走到了林夕的面前,没有管其他在场的官员,对着林夕深深的躬身行了一礼,然后没有出声,看了一眼地上的那具浮尸,又慢慢的走入了小楼。

  等她再返身出来之时,她的手中端着一盆清水,一块干净的布巾,然后她蹲了下来,开始一点点,仔细的擦拭那具浮尸身上沾着的一些泥土,水渍等污垢,擦得异常仔细。

  所有的人都彻底明白了这名老妇人是谁。

  这无声的场面却是使得人群再次开始了骚动,有更多愤怒的声音传出,有些老人和妇人同情的哭泣声响起。

  林夕没有出声,也没有阻止这老妇人的行动,他只是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一旁的徐乘风。

  徐乘风的脸色变得更加的白,但是他的脸上却是也开始布满了冷笑。

  老妇人擦净了浮尸的脸面,却合不上浮尸的双目。

  她放下了手中的盆和布巾,对着林夕跪了下来,沙哑的出声:“这正是我儿冯泽意,请林大人为我儿主持公道。”

  话音一落,她的额头重重的落于前方青石板上,啪的一声闷响,震在所有人的心上,青石板上绽开一朵血花,鲜血从这名朴素老妇人的额头流下。

  林夕抢前一步,没有来得及阻止,只能扶住了这名老妇人。

  “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公道!”

  他扯下了一截袖子,扎住了老妇人的伤口,在老妇人的耳畔轻声的说了这一句,站了起来,直视着连战山,道:“我要搜查银钩坊,请连大人准允。”

  听闻林夕此言,徐乘风脸上压了许久的冷笑终于绽放开来:“林大人,即便你怀疑银钩坊,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之前早就说了,你有关我的指责,全部都是你的臆断。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说我和银钩坊有任何的关系?”

  林夕冷漠的看了徐乘风一眼,再次转头看着连战山,道:“不管银钩坊和他有没有关系,连大人,我要先搜查银钩坊,请大人准允。”

  连战山深吸了一口气。

  按云秦律,在提捕没有确切证据,只是怀疑的情况下,要搜查任何住所,便需要他这镇警局批准。只要他此刻坚持不准,林夕恐怕便难以收场,然而他能说不准么?

  无数人的目光已经聚集在了他的身上。

  除了东港镇的镇民之外,还有许多停留在东港镇中的商贾。

  若是他说不准的话,恐怕光是这些人的目光,都可以将他撕碎,更不用说接下来还要传播出去多远了。

  “好。”他有些艰难的点了点头,道:“我准你搜查银钩坊。”

  他答应得有些艰难,但是徐乘风的脸上却是冷笑更浓。

  这消息一传出来,即便马上赶去银钩坊,银钩坊中还能剩下什么?

  但几乎就在此时,一名军士突然快步从人群中挤出,到了连战山和那名军校的面前,脸色冰寒的道:“大批黑油子和石老鼠将银钩坊团团围住了。”

  “什么!”

  徐乘风的冷笑瞬间僵在脸上,连战山和那名军校都是霍然转过了身,看着朱四爷和张二爷,“你们聚众包围坊市,难道想公然造反不成?”

  “是我让他们帮忙,我去了之后,他们所有人自然都会离开。”林夕认真的说道,“我付了工钱的,每个人一个铜子。”

  说完,林夕便转身,大踏步朝着银钩坊的方位前行,人群在他的两旁自动分开,一片欢呼和喝彩声。

  ……

  衡荣昌的管带宋成鹏和数名两条衡荣昌大船上的重要人物也在人群之中看着林夕大步前行,看着后面那些捕快押着徐乘风等人跟上。

  “宋管带,想不到他竟然真的敢办。”数名衡荣昌的重要人物之中,一名浓眉中年人忍不出呼出了一口气,原先对林夕的不满,随着这一口气的呼出,似乎全部化成了敬佩。

  宋成鹏的脸上也是现出了一丝苦笑,再无半点愤怒,“我早知张龙王这批人有血性,没想到竟然血性到这种程度,没想到这名小林大人,竟然也是血性到此种程度,只是….”

  “只是你担心这种血性到头来还是无用,到头来只是这息子江上又少了些血性汉子对么?”就在此时,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传入了他们的耳中。

  宋成鹏和这几名衡荣昌的人物顿时又惊又喜,转过身来,看到站在他们后面的一名白眉清癯老人,这几人顿时都是齐齐躬身,用最真诚的恭谨行礼道:“大掌柜,您怎么来了。”

  “正好路过,听闻出了这样的一名不得了的提捕,便正好见到了这精彩,此种血性,真是令这江面都清明了不少。”白眉清癯老人看了林夕行去的方位,赞叹般说道。

  “我来时听闻姜言官正好在鹿东陵,你们若是不想见这息子江上的血性汉子少几个,便派人去给他煽煽风,让他有空过来看看。”微微一顿后,这名只是身穿普通黄衫,文士打扮的老者看了宋成鹏等人一眼,轻声说道。

  “大掌柜,您是要想要帮他?”宋成鹏听到了明确的意思,又是有些苦笑。

  这名衡荣昌的大掌柜点了点头:“有些人有风骨,而且正是因为这些人存在,我们才能好好的做生意,才有讲理的地方。”

  ……

  一群群光着上身和赤着脚,脚上全部是泥的黑身汉子,站在齐膝深的水中,密密麻麻的围住了一艘极大的银漆画舫。

  这些平日咀嚼着朝天椒下饭,一点就爆的粗蛮汉子,今日却是全部低垂着头,不管画舫上的人如何谩骂,甚至用菜皮污秽丢砸,却是都始终不发一言,不动一动,只是忍气吞声的沉默站着。

  看到滩上林夕和张二爷等人到来,这些人才就着江水冲洗了身体,一言不发的开始上岸,离开。

  林夕穿过了一片片漂浮的江排,登上了这艘银色的巨型画舫。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