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五章 此时晨光

第三十五章 此时晨光

  东港镇十七巷一港三市之中,唯有这银钩坊所在的江边夜市是东港镇的人不常来。

  江边夜市主要是夜鱼排酒肆,花坊窑子,还有一些来路不正的黑市交易之处,这种销金之所,一般镇上的正经人家就算是想来,也不可能有足够的银子前来。而且这江边夜市到了夜晚是张灯挂彩,灯红酒绿,莺歌燕舞,映红了这整个一个内湾浅滩,恐怕也是这息子江上最为繁华之地,然而到了白天,这里平时却是少有人迹,尤其此种清晨,江中昨日一宵的欢腾产生的一些垃圾混杂在船坊间的白沫之中,一切夜晚难见的污秽之物,正在江水中泛上来,使得此时这片地方没有半分的美感。

  银钩坊只是做成了画舫形,实则就是一栋数层楼阁,是固定在了这浅滩上,很大,很气派。

  看到林夕登坊,银钩坊上许多原先拿着烂菜叶,吃剩酒水残菜等物乱丢那些黑身汉子的人却是没有稍改骄横之意,甚至许多都是以鄙夷和挑衅的目光看着这名登船的青衫年轻人。

  “在下高辙,是这银钩坊的老板,不知提捕大人登船,是有何用意?”

  身穿轻薄白绸衫的高辙迎了上去,躬身行礼,故意大声的令岸边的人都听得到。

  这名白面无须,文士模样的中年人似是宿酒未消,身上还有着淡淡的酒气。在说出这样一句话时,高辙看着阳光下这名挺拔的青衫少年,甚至有些淡淡的同情。

  他知道对方的心智和手段绝对不像他的容颜那么稚嫩,放在这息子江上也算得上一个枭雄人物。

  但自己认了是这银钩坊的老板,这名青衫年轻人又能找得到什么证据表明徐乘风才是真正银钩坊的主人?

  而且今日他又能找得到什么证据?所以今日之后,这银钩坊注定还好好的在这里,但这名林提捕,却只能黯然离场。

  “银钩坊上所有人等,一个个出来将身份记录清楚,按云秦律,涉及命案,办案时若口供有作假,便会加重处罚,安情节充军一年至五年不等。”

  但让高辙眉头微皱的是,林夕却是根本就没有看到他一般,只是平静的说了这一句。

  正是连这舫上的主事者都视若无物,林夕此刻的话语和神色,也让船上所有骄横跋扈,连他登船都没有稍改的人都是心中微微一凛。

  梁三思和其余捕快也登上了这气派至极的银钩坊,自从那条真正龙舟和朴素老妇人出现,这名在镇上已经碌碌无为,随波逐流了许多年的平凡捕员心中也开始燃起了不寻常的火,尤其等到朴素老妇人额头上的鲜血染红东港镇的石板路时,这股火就已经彻底的在他体内燃烧了起来。

  人这一生,终究是要做些有意义的事的。

  看着林夕冷峻的背影,他深吸了一口气,以前所未有的厉声催促那些还没有动作的银钩坊中人:“不要延误时间,快来录供!”

  ……

  一名名银钩坊上的人走了出来,除了坊上的小厮,伙计和歌姬之外,聚集在滩上的民众还看到了许多并不算陌生的面孔。

  一名五十余岁,同样身穿普通青衫的老者低垂着头,以袖掩面混在其中走出。

  但因为这片滩上,附近漂浮着的排上,汇聚的人实在是多,还是有不少人一眼就认出了他来。

  “这是清河镇的上疏中卢肇吉!”

  “怪不得林大人那么说…想不到真有不少人是这舫中的座上客。”

  “怪不得冯泽意去清河镇报案,却是不予受理,只是报了失踪的案子,原来如此!”

  “……”

  云秦的上疏中是吏司正八品的官职,主管统计各司地方上具体事务的进展,并上疏汇报,虽然不如镇督有实权,但官阶也是和镇督平阶,已经是各镇文官中的最高官阶之一,这清河镇上疏中卢肇吉年轻时应该也是个美男子,此刻年纪虽大,但还是有不俗的风采,可是听到这周围越来越响的绯议之声,听到这提捕房说登记之后还不准离开,所有人员都先聚在这舫下,这名平时在清河镇名声还尚且可以的文官却是知道恐怕好不容易积攒出来的清名一息尽毁,文雅的脸孔也彻底变成了酱猪肝色,忍不住朝着林夕厉吼出声:“林提捕,难道身为官员就不能有些喜好么!你今日如此做,若是查不出什么,我必定不会放过你。”

  “卢大人,你失态了。”

  然而面对他的厉吼,林夕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又补充道:“若是查出来了呢?”

  就在卢肇吉也自觉失态而微滞之时,也被一同押上银钩坊的徐乘风探询似的看了高辙一眼,而高辙朝着他微微颔首,这名三镇连营将家中的公子顿时心安,脸上又露出了些冷笑出来。

  林夕眼睛的余光中看到了徐乘风的表情变化,他转头过去之时,徐乘风非但没有收敛,却是反而露出了更加得意和挑衅的神色。

  又一名官员从银钩坊中走了出来。

  这是燕来镇内务司的一名官员,这名官员被认出之后却是并没有什么反弹,只是低眉在人群之中站着。

  银钩坊中所有人员都被清空了出来,站立在下方的江排上,偌大的楼舫空无一人,所有紧闭着的门窗全部被打了开来。

  梁三思和杜卫青等人开始逐间房搜查,搜查得极其仔细,连一些墙壁都仔细的用手敲过,越是没有发现,杜卫青等人的心中就越发紧张…根据这一夜的诸多痕迹,以及这些人的表现,再加上先前的一些风声,杜卫青这种老捕快心中肯定银钩坊暗中是污秽到了极点,但没有确切的证据,即便明知道这其中的黑暗,却也根本治不了这些人的罪。

  随着一间间房间过去,看到只余下五六间还没有搜查,却依旧一无所获时,这名已经劳累了一夜的老捕快也开始大量的出汗,汗水濡|湿了他的额头,濡|湿了他身上的捕快服。

  “我们银钩坊虽然生意好了些,遭受有些人的不满,又没有打点够,但一向是做正经生意的。”

  看着搜查接近尾声,高辙转头很有深意的看着林夕和张二爷等人一笑,道:“提捕大人若是觉得搜查得不够仔细,还可以再搜查一遍,或者平日也可以经常来查看一下。”

  听到这句话,江岸上很多也都觉得银钩坊有问题的民众都是心中一紧,隐怒咬牙的同时,也开始为林夕和张二爷等人担心起来。

  高辙自认是银钩坊老板,若是没有搜出确实证据,便很难将许乘风扯进来,而他的这句话,已经隐然是在指责林夕是因为没有得到好处,所以才纠结了张二爷等人乘机发难。

  “不用搜了。”

  但就在此时,林夕眉头微蹙,却是又平静的出声,让杜卫青等人和江岸、浅滩上密密麻麻围观的民众全部一下子怔住。

  “想必你们早就有些手段,看来再搜也只是浪费他们的力气。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动用我自己的办法了。”就在连战山和高辙等人的目光全部好奇的停留在林夕的身上时,林夕却是又平静的转过身来,看着徐乘风,说了这一句。

  “你还有什么办法?”以徐乘风的家世,本身就不把林夕这样小小的官阶放在眼中,唯一让他有些顾忌的只是林夕修行者的身份,但这一夜至今,对方将他弄得狼狈不堪,却是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底限,再加上此刻明知对方没有任何证据,他便更加阴狠冷厉了起来,直接也上前一步,看着林夕道:“你是认定了我有罪?但你又能奈我何?哪怕就算你亲眼见到是我做的,光凭你一个人的证词,也无法定我的罪,你又能如何?”

  “你这样的言行,更是让我确信你就是这银钩坊的真正主人。”林夕看着气势逼人的徐乘风,依旧平静的说道。

  “那又如何?”徐乘风微眯着眼睛,狞笑道:“没有证据,到时候你只能被我捏死。”

  “确信就可以了,我便可以动用我的方法。”

  面对徐乘风的狞笑,林夕淡淡的回了一句,然后他伸出了手,左手扯住了徐乘风的脖子,右手的长剑,刺入了徐乘风的胸口。

  一截剑尖从徐乘风的背后透了出来。

  原先林夕手中的这柄长剑一直是用布包着的,现在林夕也是直接连着布就刺入了徐乘风的身体,现在剑尖刺破了包着的布,刺穿了徐乘风的血肉,从徐乘风的后背透出,所有人这才看清了他的这柄剑是淡青色的,就像此时的晨光。

  徐乘风脸上的得意、狰狞瞬间全部转化成了恐惧和不可置信,连战山等所有人也瞬间呆住,“林夕,你竟敢知法犯法,当场行凶杀人!”一息之间,连战山和身穿铜片甲的军校第一个反应过来,发出了惊天的厉吼。

  “你们要是过来,他就真的马上死了。”

  林夕稳定的持着手中的长剑,没有看连战山等人,只是看着剑身上蔓延而出的鲜血,看着徐乘风道:“我再给你一个机会,若是你再不说我要听的真话,我手中的剑便会马上在你体内动上几下,划破你的心脏…还有,你最好要快一点,否则就算我不再刺杀你,救治得慢了一些,你也活不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