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一章 连战山之得意

第一章 连战山之得意

  云秦重武,以三镇为单位设连营屯兵,随时以供调遣。

  东港、燕来、清河三镇的屯兵大营在燕来和东港之间,中军营帐内,三镇连营将徐宁申正在和数名官员议事,突然一名军中传令官快步入了帐内,脸色异常难看的对徐宁申躬身行礼,道:“魏贤武未能将公子和那名提捕带出东港镇。”

  眼见这名传令官进来时的脸色,徐宁申的心中已经骤然一紧,此刻听到这句话,他面色骤然森寒如铁,冷声问道:“为何?”

  传令官强行压下心中的震颤,沉声道:“律政司给事中姜瑞正好到了东港镇,以稽查违误为由,按下了此案。”

  徐宁申的胸口瞬间如遭重击,浑身甲衣一振,一下子说不出任何的话来。

  营帐内的这数名官员都是身影微颤,他们自然明白姜瑞的分量,知道既然姜瑞插手了此事,那凭他们的能力,便已经根本无可扭转。原本一个小小的提捕,又能翻起多大的分量?他们所要担心的只是这件案子本身造成的影响,然而谁会想到姜瑞竟然正好到了这东港镇?

  这简直就像是行军对敌时准备用火攻,但老天却偏偏下了一场倾盆暴雨。

  看着徐宁申越来越为森冷的面目,这些官员越来越为担心,担心徐宁申在此种情形之下,不要做出将他们所有人拖入更深泥沼的错误决定。

  “啪”的一声爆响。

  徐宁申身前的一张条案被他硬生生的拍成了数截。

  “此事因这林夕小儿而起!”徐宁申脸色铁青的厉声道:“不管如何,我要他为我儿陪葬。”

  徐宁申此刻可以说是声色俱厉到了极点,但是这两句话却是反而让这营帐中的数名官员心中一松。

  此刻要想再救徐乘风和其中有证据牵连的涉案官员,那就是要对付姜言官,真要这么做,就是在每人的脖子上先吊起了一柄断头刀,但姜言官只是路过,他离开之后,要对付一名提捕,却是不需要他们拿命来搏。

  而且文武官员之间本身都是经纬分明,吏官、言官和武官之间也一直多有互相弹劾。姜瑞要借此案大肆弹劾军方,也必定会受到军方一些官员的从中胁制。

  “此案不管如何,林夕抗令不收是实情。”

  听到徐宁申做出取舍,心中略微一宽之下,这在场数名官员之中,一名师爷模样的官员出声道:“而且我们可以弹劾他私结朋党….”

  “这事交给你们去办。”这名官员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徐宁申摆了摆手打断。

  打断了这名官员的话后,徐宁申转过了身,道:“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

  东港镇上到处张灯结彩,就连许多不是做生意的街巷之中都挂起了红灯笼。

  没有什么节日,只是为了小林大人和姜言官而贺。

  提捕房中,青衣书童磨完了足足半根墨条。

  姜瑞身前的一份份弹劾文书上,尽是淋漓的墨迹。

  “律政司给事中姜瑞谨奏:清河镇镇督,疏于职守,督察提捕房不利,致提捕房反与案犯勾结…”

  “律政司给事中姜瑞谨奏:鹿东陵监军处无视案情、无视民情,有营私舞弊之嫌…”

  “律政司给事中姜瑞谨奏:东港、燕来、清河三镇连营将徐宁申,容子行凶,其子徐乘风掳掠民女共二十八名,致死十一名…”

  “律政司给事中姜瑞谨奏:鹿东陵律政司察检官龚坤,未亲查案情,便一日之内会合监军处两发文书,于情不合,于理不合,重大失职,请撤职严查!”

  “……”

  虽然已经知道了这名姜言官的来历,看着这二十余份弹劾文书,林夕还是觉得这名胡子上都沾染了墨迹的老言官异常的生猛。

  在亲自查看了林夕递交的物证和人证,仔细询问过了案情之后,这名老言官便已确信案情无误,下了定论。

  而他这弹劾的官员,也完全是和此案有直接证据牵连的官员之外的其他官员。

  他一口气就是弹劾了二十几名官员,上至陵阶,下至镇阶。

  不过越是生猛,林夕的心里就越是觉得畅快。

  姜瑞将所有完成的文书交给青衣书童,令查看无错漏之后便发出,他的年纪毕竟大了,早些年的一些牢狱之灾也给他的身体带来了极大的损害,再加上今日的激怒,所以他的胸口和脑中都有些隐隐作痛。

  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喝了口热茶之后,这名在云秦极有名气的清正言官看着林夕,开始了两人之间的第一次正式谈话。

  “你很有才,敢担当,是我云秦真正的脊梁之才。稍晚一些,我会上书为你申请嘉奖。”

  “多谢大人。”坐在姜瑞下首的林夕微微欠身,看姜瑞的神色便知还有下言,所以只是简单致谢之后,便安静听着。

  “你很年轻,但经历过这几日的事,你便应该明白,要做一个不低头的好官,很难。”姜瑞挥了挥手林夕根本不必多礼,缓声道:“你也明白,无规矩不成方面,云秦按法而行,你这些时日行事之中,有些地方也终是有失偏颇,恐怕难免被人找到攻击的借口。所以即便我为你上书,恐怕你也未必能够马上获得些嘉奖,反而会被人所诟,遭受些责罚。”

  林夕点了点头:“晚生明白。”

  “我和你说清这些,是想你不要心中有些失望。”姜瑞看着林夕,平和的说道:“只要当今圣上清明,我们这样做便有意义,最多只是我们前方的道路坎坷和略微曲折一些。”

  林夕微微一笑,道:“我明白姜大人的意思…姜大人是生怕我被一时的得失改变了心性。姜大人为云秦真是殚精极虑。”

  姜瑞毫不犹豫的直接说道:“其实还有一层意思。我们只有处身正,行事正,才能让人害怕,才能屹立不倒,今后你行事起来,也要仔细考虑再三,绝对不能鲁莽行事。”

  “我毕竟已然很老了。”微微顿了顿之后,姜瑞感觉着自己因为激怒而发闷发疼的胸口,有些感慨道:“但能够坐上我这位置的人,却是又不多。”

  林夕看着这名满脸老人斑,而且明显气血不旺的老人,却是突然想起了一事,出声道:“不知姜大人收不收学生?”

  “收学生?”姜瑞微浑的双目中顿时充满了惊疑,他有些会错了林夕的意思。

  林夕也看了出来,马上摇了摇头解释道:“我是想向大人举荐一个人。他只是没有做提捕,否则换了是他,肯定也是和我一样行事。”

  姜瑞一怔,问道:“什么人?”

  “他是一名制伞手艺人,叫汪不平。”林夕一五一十,将自己到东港镇第一次见到汪不平开始,到今日汪不平的所为,细细的对这这名老言官说了。

  姜瑞听到林夕讲完之后,沉吟道:“若是他愿意,我可以带他走,让他先从士员做起。若是真觉得可以,我自然会收他为学生。”

  林夕笑了笑,道:“既然如此,那便请大人先行歇息,我先去问问他的意思。”

  姜瑞点头。

  看着林夕走出提捕房的背影,他的眉头却是微微的蹙了起来,心中有些想不明白。

  按理来说,他对这名年轻人应该是满心的欣赏,之前他在石港镇那条街巷之中,看着林夕让堵道的镇民退散,准备行礼上路时的言行,也的确是满心赞赏,但这一番交谈下来,他的心中却是反而对这名年轻人有些微微的不喜。

  仔细的回想着方才的一言一行,微合着眼睛许久之后,他才微微一震,明白了为何有这样的心绪。

  因为林夕太过平静淡然,这荣辱不惊自然是好事,但是他想明白,即便自己提到当今的圣上,这名年轻人也是十分的平淡,甚至有些不以为意,他这一丝淡淡的不喜,便来自于此。

  他当然不知道林夕的观念和这个世界的人截然不同,他只是恍惚觉得,这样的平淡和不以为意,十分的危险,值得他警惕。

  ……

  “鹿东陵监军处和内务司、吏司上疏处同时上书弹劾林夕?”

  东港镇大狱外典史间之中,连战山喜形于色,兴奋得身体微微的震颤。

  “消息是陵府内传出来的,三份文书都已经传了上去。”和林夕平阶,主管看守案犯的东港镇典史钱港生阿谀的笑道:“恭喜连大人,此次这三处一共罗列了林夕三罪,一、无视云秦律法,抗法不从。二、勾结江湖人物,私结朋党。三、营私舞弊,先前亲捕案犯,按下不发。”

  “妙极!妙极!”

  原本听到前两条,连战山还不怎么样,但听到第三条,连战山却是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一条,在他看来,就是林夕捡起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这第三条弹劾事项,指的当然就是林夕先前所捕的两个朱四爷的手下。

  因为朱四爷这些人的态度改变,林夕自然也不可能对付这些人,若是平时,找个由头放了便是,但此刻这种事被揪出来,林夕却是很难回避得掉。

  鹿东陵陵督李西平是边军出身,本身朝堂之中武官和文官之间的争斗就有如纠结暗流,而且先前据说姜瑞一口气提交上去二十余弹劾文书,弹劾了大量军方的人,以李西平的身份,就算无法保全这些军方的人,应该也会迁怒于林夕,这样一来,来自陵督方面的表态和未避免牵连过广,处理此案对他反而是最为有利。

  按照这么多年为官的经验,在连战山看来,恐怕最终的结果就是被弹劾的部分官员丢了官职,而像他和董镇督此种又和案件没有直接牵连,又和军方有些关系的官员,应该就是罚俸,至于林夕,恐怕最好的结果也都是罚俸。

  “蓬!”

  正在连战山得意大笑之时,一声巨响传来。

  却是对门一名看守听到了两人的对话,铁青着脸摔门而出。

  看到一名小小的看守都敢给两人脸色看,连战山和典史钱港生都是脸孔一僵,但旋即连战山又是得意的冷笑了起来:“竟然敢如此,也不想想,到时候林夕还是要在我和董镇督之下任职,到时此间事了,难道你们还想有什么好果子吃?”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