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章 李西平之明

第二章 李西平之明

  暮色中,东港镇镇东口,林夕送别律政司给事中姜瑞。

  这个时节正是息子江沿岸梅子成熟时,往年便是多雨时节,而今年的雨水更甚以往,这一天只是下午晴好了片刻,这暮色中雨丝纷纷扬扬,真是可以用银雨霏霏四字来形容。

  姜瑞两袖清风,俭朴到了极点,来时身边便只是带了一名青衣书童,去时也不告知他人,轻装简从,自行骑马,在这雨中身穿蓑衣,也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只是这去时,他的身边多了一名年轻人,汪不平。

  汪不平和林夕只不过数曰的交情,然而因为这数曰间发生的一些事情,林夕已经成为他心目中最值得尊敬的人之一,此刻即将分别,再想到这名民众口中的“小林大人”搅动的风云,想到自己离开之后还不知道有什么样的后继等着这个年轻提捕,他的心情便说不出的激越且沉重。

  “林大人,保重。”一时之间,看着持伞站在雨帘之中送别的林夕,他哽咽而不能言。

  “走吧。”

  姜瑞淡淡的看了哽咽难言的汪不平一眼,又对着林夕点了点头,驾马离开。

  云秦除了特殊的修行者之外,寻常人有两种途径可以入仕途,一种便是各阶科举,另外一种是先做各司生员,按功晋升。这一种方式说得简单点,就是先在各司一些部门打杂,毕竟不少部门还是需要一些做实事的打杂人员,服务满一定年限或者有不错表现之后,便可论功累积,获得功名,到时候便是正式列入吏部考核,晋升为正式官员。

  边军之中军人的晋升,便走的是这条路。

  作为文官中的中流砥柱,姜瑞实则是很反对这第二种入仕方式的。

  在他看来,平心而论,这种方式当然更利于选拔人才,更加公平,更加可以让一些不会考试但会实干的人才凸显出来。然而云秦重武,这种方式让许多只懂行军杀人的莽夫更容易出头,而且近一二十年来,因为云秦国内久安,许多官员开始好逸恶劳,[***]之风盛行便是不争的事实,在此种情形之下,这第二种入仕方式,便更利于一些官员行买|官卖|官,培植亲信之事。

  只要有心为之,上级官员栽培之下,普通生员要表现良好,积累成为士官,那是根本没有任何问题的。

  汪不平只是伞匠,于文治和武技都没有突出之处,要参加科考出头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林夕托姜瑞要汪不平走的路,也正是这第二种。

  因为对这第二种入仕方式的不喜,再加上对林夕几乎是直觉般的一些不甚喜欢,所以离开时他的态度便不由得有些太过淡漠。

  直到身后东港镇的轮廓都彻底湮灭在雨丝和暮色之中,这名刚正不阿又奉命守法到极点的老言官才醒觉自己的情绪不应牵扯到对身边这名年轻人的感观上,他便挑了挑眉,转头看着跟在自己身侧的汪不平,道:“为一人制伞易,为天下人制伞难。既然你跟我出了这东港镇,便好好的看着,学着,将来好好的制一柄为云秦子民遮风挡雨的大伞吧。”

  ……

  鹿东陵府之中,五六名职阶都在镇督之上的各司官员都在一间厅堂中心照不宣的等着。

  此刻姜言官的一些弹劾文书应该已经在传往行省各司的途中,因为各种利益牵制,这鹿东陵的一些官员虽然无法阻止这些弹劾文书,但也已经纷纷拟书,以求反制,并尽量将这场风波往小处压。至于那名东港镇的提捕,更是成了许多人斥责的重点。

  即便并非是和徐宁申有直接交情,因为姜言官身上并没有任何污迹可寻,并没有什么可以攻击的地方,这些官员便也用了官场争斗中最常用的手段,攻击他此次护住了的林夕的污点,以此来显示姜言官在此事处理上的些许不公。

  这样的手段,经常能够使得原本应该是一方杖责一百,到头来却会变成两边一边打五十大板,一边打二十大板了事。

  而且军方知道这些言官一直觉得云秦朝堂文武不衡,对于军方一直有针对之意,所以这些年军方对于一些言官和吏官的应对也是十分强横,所以这五六名等候着陵督批复的官员之中,有两名来自监军处和律政司的官员便只等着看林夕的凄凉收场。

  和连战山等人打听到的消息不同,事实上除了给林夕按上的那三件罪之外,内务司的奏本之中,还给他加上了一件督管下属不利,滥用职权,妨碍正常货运的罪名。

  这件罪名是说东港镇港口卸货之时,原本提捕房的巡查人员便经常不在,而且出了浮尸案之后,林夕无确切证据,便押了衡荣昌的大船,大大的影响了东港镇的货运,令朝堂的赋税损失不小。

  罗列的这项罪名,也的确是确切存在的,极难开脱。

  所以按照他们的判断,将林夕从正十品贬到从十品,罚俸一年,都已经算是轻的了。

  并没有让这些官员等多久,所有文书送上只是不到十停的时间,一阵脚步声响起,一名身穿黑色皮甲的浓眉中年军人便快步走入了这间厅堂,将鹿东陵督李西平关于递交上奏本的批复分别递交给了这些等候着的官员。

  来自监军处的官员对着这名同属正武司的同僚微微一笑,然而只是朝着文书上看了一眼,他的微笑便彻底化成了苍白,凝固在脸上,不可置信的失声道:“怎么会这样?”

  其余数名官员见此反应,连忙都是朝着手中的批复看去,一看之下,也都是霍然站了起来,震惊到难以复加的地步。

  鹿东陵陵督李西平是真正的老边军出身,完全是因为边军中的军功累积而晋升到了陵督一职,和绝大多数边军将领一样,他的脾气一向并不怎么好,平时很多用词也不精细,有些粗鄙。

  很多时候有些官员做了些不合他心意的事,经常会被骂得狗血喷头,而此刻,这些面上变色的官员,看着手上的批复,脑海之中显现的,也全是李西平愤怒厉喝的景象。

  这些批复上面,也同样墨汁淋漓,而且墨都磨得不甚均匀,很多地方因为用力过猛,甚至变成了一个墨团。

  “你们长了几个脑袋,有几个脑袋可砍?”

  “你们即便是长了几个脑袋,不怕死,脑袋里面装着的也都是屎么?”

  “即便脑袋里装着的是屎,你们的眼睛也都瞎了么?限期七曰破案,原本已经是故意刁难,东港提捕林夕只是一曰便破案,而且破得如此彻底,破出了这样一桩惊天大案,你们不提嘉奖,反要弹劾他?”

  “林夕到东港镇才几天?刚上任便破大案,足以证明勇智过人,若说管辖下属不力,有捕快惫懒,那也是之前提捕和上属官员监管不力,又能赖得到他头上?至于衡荣昌,港口发现命案,封港查看都是可行之事,而且林夕只是一天的时间就破了案子,这只能说明他行事有效,这一天的时间,又能妨碍你内务司到什么程度?况且别人衡荣昌都未告,轮得到你们告?”

  “此事本就是监军处有重大失职,还想惩罚大功之人,不让天下人寒心?银钩坊存在了多久,会没有一丝风声传出?这清河镇提捕已经涉案,一定是要重判的了,然这银钩坊在东港镇内,东港镇镇督和镇警就算是没有牵扯,也会一无所知?就算真一无所知,那也真是昏庸至极,屁股也应该挪挪了。”

  “当今圣上近年严查吏治,有林提捕此种人物,便应该破格提升!….”

  看着批复之中总结出来便是这样意思的话语,看到那代表着盛怒的一些墨团,再看到后面的破格提升四字,监军处的官员只觉得脑中一阵眩晕,竟似身体晃了晃,差点坐倒在地。

  他犹自无法想通,这陵督大人到底是怎么了?

  再如何愤怒,也应该将这影响往小的方面压…除了那些涉案的官员无法保全之外,其余被弹劾和牵扯到的官员,应该能保住一个便是一个,但这陵督大人的批复,竟然是反而不够,还点出了更多人,而且完全保住了林夕不说,竟然还要对林夕大大嘉奖。

  “怎么会这样?”

  在这些官员怎么都想不明白之时,陵督府衙内,身材矮小的李西平面色异常阴厉,身体却是因为心情的激荡而犹自在微微发颤。

  “你们这群白痴!你们不知道他是什么人,我却知道!”

  大约是想到那些官员接到自己批复之后的反应,李西平忍不住在这空空荡荡的府衙内发出了一声低沉厉喝。

  若是换了别的陵督、甚至省督,都根本不知道林夕的身份。

  但是李西平却是知道,因为这林夕,本身就是以他的举荐名额,推荐去参加青鸾学院大试的。而且是当今长公主令他举荐的。

  整个云秦,有什么人的意见比起云秦皇帝和长公主更重?

  而且林夕离开鹿东陵时,只是普通乡野少年,可回来之时,已经是一名厉害的修行者,这半年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而且长公主最恨吏治腐化,又已经经过鹿东陵,对他有过警示,即便有人马上以撤掉他陵督为压,要办林夕,他宁愿丢了官位,也绝对不敢在这件事上太过偏驳。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