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章 听雷声,擎风雨

第四章 听雷声,擎风雨

  长街百鱼宴,把酒临风,闲看桃花落。

  遥想这等景象,林夕也忍不住一笑,道:“那可真是极美。”

  许笙看了一眼沿江平台上的两个大石缸,也笑道:“今天晚了些,明天我再叫人送两个大石缸过来,不然要是再有黑鲟或是铁头狗鱼等物送来,你这里可是养不下。”

  “如此那就多谢了。”林夕看着这名笑得很开心的黑面年轻人,再次致谢后问道:“这要多少银两?”

  许笙微微一怔,似乎根本没有想到林夕会有这么一问,但林夕却是马上有些歉然的解释道:“我知道这是朋友之谊,谈银两实在有些不合适…但我现在在这位置上,又有不少人在盯着我,要是不提这个,恐怕又要被人抓住大做文章。”

  许笙微微沉默,点了点头。

  “虽然麻烦一些,那何必因为那些人而搅了兴致,开心就好。”林夕点了点地上湿漉漉的大网兜和扭动得厉害的大皮囊,笑道:“即便是平时我在鱼市上买到这些东西,也已经十分开心,尤其今日是你们把我看成朋友特意为我捕来,我当然是更加开心。”

  因为林夕说得诚挚,许笙想到了他修行者的身份,便顿时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对于他这种修行者而言,银两的确没有这些东西有价值,再加上林夕真正将他们当成朋友,这名出身于市井,身上带着鱼腥的黑面年轻人心中的一丝阴霾便瞬间荡然无存,脸上再次放出高兴的笑容。

  “林大人说得是。倒是我把银两俗物看得太重了点。”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说道,“明儿我顺便喊人把账单送来,结得清清楚楚。”

  林夕摆了摆手,认真道:“既然你们把我当成朋友,不是公事之时,便不要一直喊我林大人,喊我名字就可以了,说实话我一个小小提捕,一直被人喊大人还真是听不惯。”

  听到林夕此言,许笙却是微微沉吟,正色道:“好,那我今后便喊你林大哥。”

  林夕苦了脸:“许笙你的年纪应该还比我大一些吧?”

  “在这息子江上,谁有本事,谁能让众人服气,我们便以他为大。”许笙看着林夕,认真道:“就如张二爷,他的年纪也不是他们几个兄弟之中最大的,现在这息子江沿岸,最能让这江上讨生活的兄弟们服气的,便只有林大人你了。不说别的,便是张二爷都做不到让鸬鹚翁出来为他捕鱼。”

  林夕和张院长来自同样的地方,本来就对这个世界的一些极度根深蒂固的尊卑观念没有什么概念,听到许笙这么说,他本来也没有什么坚持。也就在此时,小楼前方门前却是又有客来访,有人清声问道:“请问提捕林大人可在?”

  许笙便也不再停留,告辞离开。

  林夕应了一声,将大网兜和皮囊先行解开,将里面黑鲟和铁头狗鱼分别倒入两个大缸。

  只见真是五条硕大的铁头狗鱼,凶神恶煞,一倒入缸中都有些盘旋不开,越加暴躁,霎时哗啦不哗啦,不停的搅出一阵阵水花。

  到了门前,有一名干瘦的中年男子安静的战立着,身穿普通粗布民服,夹着一柄油纸伞,看到林夕走出,微微躬身,却是分明有一种卓尔不群的味道。

  “我是宇化家的人。”微微躬身之间,这名相貌普通的中年男子却是以极其沉静的神容直接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和来意:“我知道你来自北边山上的圣地,救了宇化无极的命,我们宇化家欠你一个大情,但你确定此刻便要动用这个人情?恕在下直言,你现时的情况似乎并没有糟糕到要动用我们宇化家的这个人情的地步。”

  林夕打量着这名在夜色中到来的宇化家的人。

  他知道对方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来。因为他便是将代表宇化家的令旗交给了最后审阅他发榜公文的吏部官员江问鹤,让江问鹤帮他联络宇化家的人过来,江问鹤才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了批复,然后称病而走,连董镇督和连战山都不见。

  他也听得出此刻这名宇化家的人话语中的好意和自傲。

  宇化家的人也有绝对的资格自傲,林夕也能理解这种自傲。就如给你一座山,只是用来砸一只蚊子,这自然会让人觉得白痴而恼火。

  “我并不是要宇化家帮我解决我身边的这些事情,只是你们宇化家应该知道,我在鹿林镇有父母,还有一个妹妹。我应该很快就会回去看他们。”林夕看着这名相貌普通的沉静男子,带着一种温馨的情绪,平和的解释道:“对于我而言,他们才是我最需要看重的,我不想让他们有任何的意外,然而他们只是普通人,我又不能经常在他们的身边,这银钩坊一案让我也有些感触,所以我想让宇化世家还我的人情…是保证他们的足够安全。”

  沉静男子眉头微微一皱,缓缓点了点头,道:“这个还礼并不重。”

  “我知道对于宇化家来说并不算重,但对于我来说却是最为重要。”林夕笑了笑,对这名沉静男子行了一礼,道:“所以拜托先生了。”

  沉静男子再次躬身回礼,道:“除非你自己犯下牵连九族大罪,否则宇化家只余最后一人,也必保你家人周全。”

  也不再多言,这名沉静男子躬身回礼之后,便转身离开,消失在了东港镇的夜色之中。

  林夕知道,宇化家的这句承诺,比起云秦一支万人大军的保护还来得有效,所以他更没有什么后顾之忧,更为心安。

  看着这名沉静男子的背影消失之后,他便又走向了临江平台。

  上面楼阁里的鱼片已经切好,要赶紧吃完,不然会变味道,而且这一条铁头狗鱼的鱼肉分量,对于他这一顿也差不多了,他只是想着两个大石缸相隔比较近,是不是要在两个大缸上压些东西,不然以铁头狗鱼的残暴和能吃,万一跳了两条到旁边放着黑鲟的大缸里头,那这五条黑鲟可真是踪影不见,白费了许笙等人的一番力气了。

  不过这走进两个大石缸一看之下,林夕却是真看出了“花”来!

  只是一眼,林夕就看到有两条黑鲟的肚子显得异常鼓胀,尤其其中一条腹部牵牵连连,似乎有异物连着。

  略仔细看去,却是一颗颗绿豆般大小,黑珍珠一般的东西。

  “黑金籽!”

  只是微微一怔,林夕便反应了过来,发出了一声惊喜的低呼。

  黑鲟的鱼籽!

  这两条腹部异常鼓胀的,是带籽的黑鲟母鱼。

  这种黑鲟的鱼籽对于修行者而言,大补的功效比起黑鲟鱼肉还要高出数倍,而且这种鱼籽据说味道特别鲜美,本身就价格极高,是一些大酒楼的珍贵调味品。

  本来那一条铁头狗鱼的鱼肉已经差不多够吃,但林夕也是见猎心喜,忍不住想试试这青鸾学院书册中记载的“黑金籽”到底是何种味道,便忍不住飞快的取了一个盆子,将那条已经排出一些鱼籽的黑鲟母鱼抓了起来。

  在他的略微用力施压之下,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鱼籽从鱼腹之中瀑布一般流出,顷刻之间就积满了慢慢一大盆,看着大约有两斤多的分量。

  想到若是夜晚自己修炼之时,另外一条黑鲟将鱼籽若是全部排出,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变化,再加上再来两斤多应该也吃得完,林夕便也索性将另外一条也抓了出来,依样画葫芦略用力施压,将腹中鱼籽也全部排了出来。

  将两条黑鲟母鱼重新放入水缸,在水缸上覆了些东西之后,林夕便心中有些小兴奋的端了两大盘“黑金籽”上了楼。

  这“黑金籽”吃起来更为简单,只要用粗盐水一冲,冲洗之后便可直接食用。

  飞快处理完之后,林夕用勺子挖了一勺在口中,只是一嚼,这一颗颗黑珍珠一般的鱼籽便在他口中跳动,微弹的软壳破开,一股股鲜美至极的汁液在他的味蕾之上不断泛开。

  林夕的脸上顿时又现出了一丝感慨之色。

  这种“黑金籽”不仅没有什么腥味,而且也不黏,汁液入口即化,略微需要一嚼的软壳却是反而给人一种异样的回味。

  没有任何的调味,却胜似酒楼名厨用尽手段调制出来的膏汤。

  一口细腻如雪的铁头狗鱼,一口这“黑金籽”,更是他之前的那个世界难以尝到的美味。

  因为分量足够,所以林夕吃得足够饱,肚子都微微的隆了起来。

  再加上吃完这些,大瓦罐里还有老江团在慢慢炖着,想必又是另外一种滋味,而且在他看来,目前需要迫切解决的麻烦事都已解决,所以这一顿他吃得分外的满足。

  这“黑金籽”对于修行者来说果然是大补,上次江中吃鱼追敌,吃了大半条铁头狗鱼他还没有特别的感觉,此次吃完一整条铁头狗鱼和这两盆鱼籽,才刚刚走上阁楼,他就觉得浑身一阵阵暖意流淌,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往外冒。

  原本按照林夕平日给自己制定的修行计划,此时接下来便是要用徐生沫的那个精巧青铜小箱修炼剑技一个时辰。此刻感觉自己体内气血旺盛,他便直接摆出了一个接一个的姿势,修炼青鸾二十四式和罗侯渊传给他的“明王破狱”,将自己的气血和魂力彻底流动畅快,以期对身体有更大的好处。

  气血和魂力的流动,身体精力弥漫,十分的玄妙。

  很快,林夕便沉浸其中。

  这初夏雨季,息子江上的气候变化本来莫测,修炼了不到半个时辰,远处天空之中隆隆,却是隐隐传出了雷声。

  江上的风雨骤然更大了起来。

  哗啦哗啦的风雨声和隆隆的雷声交织在一起,林夕只觉得自己体内的气血和魂力流动都像是呼应一般,流淌得更为畅快,身上更加燥热。

  他索性推开阁楼的窗走了出去。

  在狂风暴雨之中开始忘我的修炼。

  他的肌肤和骨骼都似乎被这千万柄小锤般的雨滴不停的敲打,整个身体都有一种不断紧密有力的感觉。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