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章 升官

第六章 升官

  今日来自陵督府的这第一份公文,便是姜瑞连发弹劾文书之后,言官和军方之争的基准格调。

  而这份公文之中的第一句处置,便是这一份公文的基准格调了。

  正是因为清楚这一点,所这第一句,才将连战山等人骇得几乎魂飞魄散。

  镇督是正八品,而管理沿途三镇驿站的驿史,却只是从七品的官阶,从正八品降到从八品,再从从八品降到正七品,再至从七品,一下就将董镇督连降了三级!

  董镇督并不是直接涉案人员,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他和银钩坊有直接关联,这一份文书也只是因为此案重大,对非涉案官员的处理,相关涉案人员的处置和审查,还要等行省一级的各司批复。所以这陵督府的公文也只是按失职无为惩戒董镇督。

  寻常此种督管不利,失职无为,最多就是罚去半年至两年的俸禄,降一阶官阶已然是十分严苛,然而现在竟是直降三阶!

  既然对董镇督如此,那接下来的处置,便也会是此种力度。

  听到这公文的第一句,董镇督双股战战,几乎无法站立,连接下来的话语都根本听不清,连战山等人脸色雪白,浑身开始不自觉的索索发抖,而上疏处的老文官江问鹤却是眼皮微抬,连眼角密密麻麻的皱纹都舒展开了一些,知道自己这次也是赌对了。

  林夕并没有太过惊愕,只是微微摇了摇头,嘴角泛出了一丝笑意。

  他很快就想明白了这是为什么。

  姜言官此次弹劾的人数太多,弹劾得太过厉害,只会激起正武司的反弹,不会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他在青鸾学院惹到的有些金勺,恐怕先前早已经通过一些关系,给地方上官员一些示意,所以恐怕文官之中会大力挺他的人也不多,和正武司争斗的焦点也在于能扳倒几个姜言官弹劾的人。

  青鸾学院将他们放出,便是故意让他们要经受各种磨难磨砺,让他们自行应对,学会如何与人斗,所以在一些牵扯到生死的事上,青鸾学院才会插手,平时一时的升贬得失,也根本不会管。尤其青鸾学院一直都不直接涉政。

  至于皇城中的长公主…现在林夕对她来说还是太小,事情还是太小,所以最多也只是偶尔令人留意看着,真龙不插手小江小河中的鱼虾之争。

  所以先前林夕便想着,如果有什么变数,那就在鹿东陵陵督李西平那里,毕竟长公主当时是通过了李西平,把他送到了灵夏湖畔。

  现在看来,即便长公主根本不会就此事传达下只字片语,光是这一层举荐的关系,还是足以让李西平顶住其它方面的压力。

  铁涵青的宣读没有停顿。

  “东港镇镇警局连战山主管提捕、典狱之责,当负此案坐大之主要之责,且命案发生时限期七日破案,于情于理不合,滥用职权,且民间风评极差,撤东港镇警局职务,调任三镇驿站蓄马房监马,若无重大立功表现,三年内不列考核升迁。”

  连战山的身体猛的一晃,周围数名浑身发颤的官员也是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嘴,但是发不出声音。

  蓄马房监马!

  这根本就是没有任何官阶的生员!

  即便没有后面一句,这已经是直接削去了官职。

  而这后面一句,直接就又相当于是三年之内不得录用,无从升迁。只是养马管马,又怎么可能有重大立功?!而且这蓄马房还是十分容易得罪官员的活,万一有急报送的官员对于沿途驿站的马匹不满,便极容易迁怒到这管马人的身上。

  连战山在这东港镇,好歹也是管了提捕房和典狱一共二十几号人,很有实权,此刻竟然是直接被贬去管马!

  而且这还是在他以为会从轻发落,可以接下来找林夕秋后算账的情形下,来了这么一记。

  “完了…完了…”

  这一刻,他的脑海里面充斥的只有这两个字。

  他的年纪不轻,三年不入仕,接下来即便能够积功入仕,也是从最低的从十品坐起,升到现在他的官阶,最顺利恐怕都要十几年的时间,对于他而言,这一贬令就相当于彻底中断了他的仕途。

  一时之间,他一口气在胸口无法吐出,董镇督尚且能勉强站立,他却是再也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

  连战山无法站立,坐倒在地,在场更多的人发抖得便更加的厉害。

  看到这些人平时作威作福,此刻却是面无人色的样子,林夕心中便忍不住嘲讽的笑笑,想着若是平时你们肯站得直一些,此刻怎么会想站直都腿发软的站不直。

  “东港、燕来、清河、黄陂、镇旗、江口五镇皆因此案有人口失踪,且都为年轻女子,户司掌户口、纳税之职,却无警醒,发文上报,五镇户司正十品官员之上,皆降一阶职等…”

  “东港内务司河泊所所官黄中郎上书弹劾提捕林夕恶意扣押商船,滥用职权,经查失实,罚俸一年…”

  “……”

  一个个贬令从铁涵青的口中吐出,所有的人都知道这次风向已然彻底不对,陵督哪里是对言官的弹劾有所回护,分别是更加往死里整。

  光是东港镇,便一共有十四名官员遭受降贬罚薪,其中最轻的都是罚薪一年!

  “东港镇上疏处史官江问鹤,任职十五年,无所失,银钩坊一案有优异表现,升从八品,暂代东港镇镇督一职。”

  此刻除了所有应召官员之外,这镇督府中许多人也是在外面等着,听着。听到足足十四名官员降贬之后,没有听到林夕的名字,接下来的已经是褒奖提升,便知道林夕肯定已经不会受到降贬,反而是会受到提升了。

  当下就已经有人心急,忍不住跑出去说了,一时间一个个街巷快速传开,都是欢声雷动。

  ……

  “破格提升?”

  而站于外院之中也在听着的典史钱港生却是浑身已经被冷汗湿透,呆若木鸡。

  他一直讨好连战山,还等着他日连战山有所升迁,便可以更加照顾他,但是他没有想到,连战山竟然直接就倒了,而且倒得如此彻底。

  他已经没有多少的思考能力,只是下意识的知道,将江问鹤提为暂代镇督,这完全就是破格提升。

  因为江问鹤现在只是从七品,光是到从八品,便已经连升了两阶,更何况这“暂代”一直都是云秦朝堂的惯例,基本上暂代一年,没有疏漏,做得还可以的话,接下来一年便会扶正。

  一名从七品的文官,提拔到大多是由武官担任的正八品职位,这是真正的破格了。

  听到对于自己的褒奖提拔,江问鹤张了张嘴,差点失态的叫了出来,他知道自己肯定有褒奖,但没想到这提拔如此惊人。他及时的将惊呼声憋在了喉咙口,发出了咕的一声声音。

  “东港镇提捕林夕,有勇有谋,破案迅捷,且案情重大,立大功,升任东港镇警局。”

  所有在听着的人,知道接下去肯定是要对林夕的褒奖了,但终于听到这一句时,许多无关的官员也都是差点一下子叫了出来。

  这听上去只是顶了连战山的位置,多管了一个典狱而已。

  但凡是熟悉云秦朝堂的人却都知道,这何止是升了一阶这么简单!

  林夕提捕到任才几天?

  按照云秦惯例,一般为官有大功,在一个位置上基本上也要呆上一年才会调动,一般的军功积累,是要两至三年才提升一阶。

  可林夕才在提捕的位置上呆了几天,屁股还没有坐热,就升了警局,而且连个代字都没有,是直接的提升!

  几天就升一阶,这又是一个破格提升!

  寻常整个鹿东陵一年下来都未必有一两桩如此提升的事,但是今日一次性就出现了两桩!

  而且谁都知道江问鹤是在此次大案之中,不顾董镇督等人的压力,极快的批复文书,站在了林夕的一边才获得了这样的提拔。他是林夕一边的人,接下来他做镇督,林夕行事岂不是更无顾忌,办事更为方便。

  所以得到好处最为惊人的,还是林夕!

  “他到底有什么靠山?难道他本身就是李陵督的人么?”

  一时间,许多人都忍不住转头看着林夕,各种神色复杂。

  “这就升了一阶?”

  林夕也没有想到提拔力度这么大,微微一怔的同时,看到周围这些官员的目光,他便撇了撇嘴,心想便让你们猜着去吧。

  ……

  这一场完全倒转过来的大风吹得很多人浑身冷意,吹得很多人失魂落魄,宣布完毕的铁涵青看着其余官员散去,看着林夕却是还站在他的面前不动步,他就知道林夕还有什么话说,但不等他开口,林夕却是已经对他行了一礼,问道:“铁大人,你知道你们陵督府赶车的一名刘姓老人么?”

  铁涵青没有料到他出口的第一句是这样一句,不由得一愣。

  愣了一愣,微微的沉吟了一下之后,他才用只有两个人听见的声音,道:“我知道…就是他送你去青鸾学院大试的。”

  知道对方对自己的身份有所了解,想到当初刘伯和自己的旅途,林夕便露出了更加开心的笑容出来,问道:“他现在好么?”

  “不知道。”铁涵青摇了摇头,看着林夕的眉头迅速的纠结了起来,他马上解释道:“送你去青鸾学院大试之后,他一直都没有回鹿东陵。”

  林夕的眉头皱得更紧,重复道:“一直都没有回鹿东陵?”

  铁涵青沉吟了一下,看着林夕道:“他并不是陵督府里的人,只是受过李陵督的恩惠,帮李陵督这一个忙。你现在也是修行者,你也明白,修行者的能力要比普通人大出许多,行踪也是不定得多…尤其李陵督既然放心让他单独送你去参加青鸾学院大试,便肯定是对他有绝对信心,像他这种级别的修行者,不在朝堂中任职,旁人便很难限制。”

  “他不是陵督府的修行者?”林夕有些微微的惊讶,“那你知道他的来历么?”

  铁涵青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李陵督知不知道,我们只见他平日里也将刘伯视为长辈,刘伯也从不提及自己的来历,所以我们对他也几乎是一无所知。”

  林夕点了点头,遥想当时刘伯那打歪裘路那护卫鼻子的一拳还是十分的帅气,当日他对修行是没有什么了解,现在想起,却是可以肯定刘伯至少是大魂师的修为。这种修为在边军之中也已经是不多见的强者,不在朝堂任职的话,恐怕就是真的闲云野鹤一流的人物。

  这刘伯也算是他在这个世界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想到今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他的心中还是有些微微的惆怅。

  不过沉默了片刻之后,他还是想起一件紧要的事,又抬起了头,看着铁涵青,认真的问道:“铁大人,你知道魏贤武是什么修为么?”

  铁涵青的眉头一挑,林夕的这个问题似乎让他有些不好的感觉,但他还是回答道:“没有交过手,不是很清楚,但他是从龙蛇边军从八品前锋校调任鹿东陵正武司千总,前锋校在龙蛇边军之中一般战力都不俗,所以最少便要初阶魂师才能担当。魏贤武调任地方千总也已有三年。”说到此处,铁涵青的眉头也不由的锁了起来,沉吟道:“所以按我的判断,他极有可能最少也有中阶魂师的修为。”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