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七章 不能慢些么

第七章 不能慢些么

  《》  “最低是中阶魂师?”林夕想了想,看着铁涵青接着问道:“那最高呢?会不会超过高阶魂师,到大魂师的修为?”

  铁涵青断然的摇了摇头,“到高阶魂师还有可能,到大魂师修为绝无可能。”

  林夕仔细的看着这名浓眉中年军人,“为什么绝无可能?”

  铁涵青也看着林夕,耐心的解释道:“因为魏贤武这样的年纪便能到大魂师修为的话,边军的将领绝对不会轻易让他调任,肯定会收到手下栽培,毕竟他资历尚浅,在边军之中积累军功出来更加有利…换句话说,若有这样的潜质,那鹿东陵的水便太浅,容不下这条大鱼。”

  微微一顿之后,铁涵青补充道:“而且他并非是我们鹿东陵人,甚至不是东林行省,而是陕露行省的人,若是因思乡顾家而请掉地方军,也绝对不可能在鹿东陵任职,而会调回陕露行省。”

  林夕哦了一声,想了想,又问道:“既然那名江上被我所杀的修行者落实了军籍,之前魏贤武又以此用监军处来压我,那那名修行者和他又是什么关系?”

  铁涵青没有回答林夕的这个问题,他皱着眉头看着林夕,道:“你是担心魏贤武还会对付你?”

  “你知道我是青鸾学院的学生,他又不知道。而且我也不可能举着牌子告诉别人,我就是青鸾学院出来入职修行的学生。”林夕认真的点头,道:“你也知道因为我们青鸾学院的每个学生,尤其是战力还没到一定程度的新生,都是敌国刺客眼中的香馍馍,所以你们也知道规矩,不可能将我的身份透露给任何人,否则若是引来比他更厉害的刺客,你们都会脱不了干系。而且我感觉得出他对我的杀意,恐怕退一万步说,即便他知道了我是青鸾学院的学生,都根本不会收手。”

  铁涵青略微沉默了片刻,道:“李陵督已经降了他一阶,将他调出了附近五镇。”

  林夕摇了摇头,微嘲道:“真要杀人的时候,可不在乎多跑几天路,而且你们心中肯定也是有这样的担忧,否则不会将他调远。”

  微微一顿之后,林夕看着铁涵青接着道:“我知道你们心中的想法,你们自然不希望我们云秦的修行者不死在边关上,而死在毫无荣光可言的自相残杀中。可是人家要杀我,我却不能提防着。有时候愿望和现实,总是截然相反。”

  铁涵青沉默了片刻,点头道:“我回去之后便会和李陵督重新讨论此事,看能不能将他先行调回龙蛇边军。”

  林夕想了想,张了张口,原本还有事要说的样子,但张了张口之后,却还是叹了口气,道:“那如此便有劳铁大人了。”

  铁涵青也是一样,原本他忍不住想要交待林夕几句类似不要锋芒太露,树敌太多的话,但看着林夕沉静的神色,他便知道这名年轻人恐怕不会因为他的一些言语而改变什么,他便也在心中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那便别过了。”

  ……

  “修为不到大魂师,不知道是真是假…若是真的,那最好还是乖乖的回边军,不要多生事端了。”

  看着铁涵青离开的背影,林夕摇了摇头,低声自语了一句,便沿着步道走了出去。

  此时已接近正午,即便身穿薄衫,在阳光下都有些燥热之感,然而听到内里的奖惩任命之后,站立在镇督府衙外院中的钱港生便一直在发抖。

  林夕跨出门槛,一眼看到等候着的许多熟悉面孔,他冲着一脸兴奋难抑的杜卫青和梁三思、路明逸等人笑了笑,又转头看着这名一直在发抖的典史,笑道:“钱大人,怎么,很冷么?”

  “林大人,我…”听到林夕这句,钱港生脸色更白,身体便抖得更加厉害,他一躬身,想要说什么,但想着自己先前在林夕面前的表现,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林夕微笑道:“钱大人,放心好了,你看我像那种因为小事而会很记仇的人么?”

  钱港生猛然抬起了头,脸上全是不可置信的惊喜神色,“林大人…”

  林夕道:“怎么?”

  钱港生停止了发抖,急促道:“林大人,你说的对,像您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因为小事而记仇!”

  林夕微微一笑,看着十几停的时间之前还和自己平级,现在却是已经比自己低了一级,而且是受自己管辖的官员,道:“钱大人,对于典狱我倒是不甚了解,请教钱大人,这典史既然是主管看押案犯,是否最为重要的就是忠于职守,做事认真,以及武技不凡,如遇案犯逃脱,便可及时镇压归捕?之前我便听说钱大人武技很好,寻常几个壮汉都无法近身。”

  “哪里,哪里。”钱港生抹了把汗,道:“那都是同僚抬爱,比起大人不知道差上多少倍…”

  “是么,那可不行。”林夕打断了他的话,看了一眼路明逸,道:“若武技不行,何以担当这典史的大任,这样吧,你和路明逸一试,若是你胜得了路明逸,便说明你武技的确和传说中一般,的确不错,若是胜不了路明逸,那这典史之位,还是让路明逸先行暂代吧?”

  “什么?”

  林夕此言一出,周围所有人都是一下子呆住。

  “你…!”钱港生呆了一呆之后差点就破口大骂出声。

  他根本不是修行者,路明逸本身就是出了名的孔武有力,别说他已经年过四旬,气衰体弱,就算是正值壮年,恐怕也根本不是路明逸的对手。

  这哪里是不记仇啊,就是想直接将他的典史之位撤掉,简直是记仇到了极点,当场就要把仇报了。

  “多谢林大人!”

  路明逸反应也不慢,顿时一撩袖子,对着钱港生瓮声瓮气道:“请钱大人赐教!”

  “你们….”钱港生再度浑身发抖,此次却是气的。知道今日已经没有什么回旋余地,他索性也豁了出去,伸手点着林夕道:“林夕,别人言你清正,你却是个卑鄙小人,既然决心要对付我,刚才又何必用言语来戏弄我,你不觉得这是真正小人行径,有失光明?”

  林夕看着钱港生,摇了摇头,道:“我说我不是那种因为小事而会记仇的人,可是牵扯到那么多条人命,连战山还屁股不正,你还和他穿一条裤子…那么多条人命,你说还是小事?”

  钱港生呆了一呆,有些哑口无言,但根本不甘心这样的结果,怒声叫喊了起来:“林夕,我要告你!我这几年并没有大的差错,你有什么权利撤掉我的典史一职!”

  “就凭我是你现在的上司。”林夕看着这名脸上青紫的典史,摇了摇头,平静的说道。

  钱港生的大吼大叫这镇督府内许多人都听到了,但是想到林夕在这几日的表现和连战山等人的下场,只有正在上疏处收拾东西,准备搬入镇督府衙的代镇督江问鹤苦着脸走了出来。

  “江镇督,你来得正好,你告诉他,按云秦律,从九品以下官员,镇督一阶便可直接决定任免,只要上书报备,现在我便要提出撤换典史,你看如何?”

  看着走来的江问鹤,林夕平静而认真的问道。

  江问鹤的脸更苦,低声道:“林大人…这也太快了一些吧?”

  他是老史官,熟知官场规矩,自然知道这样快的罢免很容易被人诟病,而且他才刚刚上任,镇督前面还有个代字。

  林夕看了他一眼,道:“快慢总是要换。”

  只是这一句,江问鹤就不再坚持,苦着脸,犹犹豫豫的点头,“等会你准备文书即可。”

  钱港生听到这一句,眼前一黑,差点直接昏倒在地。而整个府衙内其他暗中看着的官员,在这已经有些火辣的天气里,心中凭空生出些寒嗖嗖的寒气,知道在这东港镇,恐怕这小林大人说话的分量,都比这镇督要重了。

  林夕不再理会钱港生。

  他也是无法掩饰自己真正的爱憎,像钱港生此种在那么多具白骨之下,还只是计算着官阶的人,实在让他生厌,而他也十分清楚,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人在官位上呆着,这息子江上才会有更多的阴暗之处,所以他第一时间便不想让他再呆在这个位置上。

  “我有权先提继任提捕,若是无特别调令过来,我想请江大人批准让杜卫青暂代提捕,还有梁三思在此案中表现出色,等会嘉奖提升正式捕快的文书,我也会一并送到大人手中。”林夕还没有说完,对着苦着脸想走的江问鹤道。

  江问鹤无语,脸上的皱纹挤得更密,转身退回两步,在林夕耳边耳语道:“真的不能稍微慢些…喘口气么?”

  林夕笑了笑,道:“好吧,那就慢些。”

  听到这句,江问鹤脸上的皱纹舒展了一些,但是听到林夕接下来的一句,他却差点眼泪都下来了。

  林夕说道:“今天不送,那就明天早上送吧。好歹你下午还要整理一番。”

  《》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