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八章 笑意下的杀意

第八章 笑意下的杀意

  《》  一个接一个的消息从东港镇督府传出,整个东港镇顿时陷入一片欢天喜地的气氛之中。

  就连许多平日里十分节俭的人家,都甚至煮了肉汤,烫了酒。

  为了小林大人的胜利而贺。

  这些普通的镇民全然不知道这朝堂之中的水有多深,只道当今圣上清明,只道帝国之中的好官还是要大大的多于那些行事不正的污吏。

  然而林夕非但没有被责贬,而且才当了几天提捕就升了镇警局的消息一传出,这息子江沿岸周遭数镇的大大小小官员心中却都是雪亮,三镇连营将的儿子都肯定要因他而被治死罪,再加上姜瑞的激烈弹劾的反弹,都反而是这样的结果,那只能说明,这小林大人,靠山好硬……。

  不可否认的是,除非是在边关生死搏杀的战场上,除非自己成了一座别人很难搬动的山,否则在云秦朝堂之中,靠山都要比一个人的自身能力要重要得多。

  就如林夕自己都很清楚,他现在还只不过算是一条鱼,根本无法改变一条大江大河的走向,而靠山,那好歹是座山…要是砸在江里,那水花比起一条鱼激起的水花不知道要大多少倍。

  再加上林夕并不是普通的武者,从针对他的江边刺杀案发生之后,这沿途数镇的大小官员便都清楚他是个修行者,所以这样的人,还是千万不要招惹的好。

  不敢招惹,这就是无形之中的威严和威信。

  只是到东港镇没有几天,林夕除了已然升了一阶,在吏司有关他的登记考核之中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之外,已然在这当地官员之中,建立了威严和威信。

  ……

  一间精致小院中,魏贤武端坐在院中的一张石桌前,安静的等着。

  蓦的,他猛的抬起了头。

  他等的人出现了。

  走入他这小院的是一名脸色红润,看上去很是富态,两袖都是油光的中年人,像是一个烧腊店的老板,手里提着一个普通的食篮,里面放着一些切好的烧腊、熏肉等物。

  看着盯着自己的魏贤武,这名富态的中年人眯着眼睛呵呵一笑,走得更快了一些,三步两步走到魏贤武的身前,坐在了他的对面,将手中的食篮往魏贤武身前一推。

  魏贤武的目光转到了这个食篮上面,他伸手抓了一块犹自冒着热气的烧腊,细细的咀嚼了起来。

  等到将这块油而不腻的微甜烧腊全部吃下之后,他才缓缓的说道:“你应该已经知道石三死在了江上吧?”

  “听说了。”这名富态中年人依旧和蔼的微笑着,双手习惯性一般在自己油光的衣袖上擦了擦,道:“我还听说是死在了东港镇一名新任提捕的手上,还知道那名新任提捕把徐乘风落实了罪名,但他没有被你们斗倒,反而还升了官。”

  魏贤武看了这名富态中年人一眼,默然道:“帮他御船追上石三的是张龙王。”

  他这句话似乎没有什么前因后果,和此时谈话没有什么关系,但这名双袖油腻的富态中年人却似十分明白他的意思,有些歉然的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当年是我的失误,不应该在江上和他动手,不然他也没办法跳江逃走…要是他死了,不是受重伤,就不会追得上石三,石三就不会死。”

  魏贤武沉默了片刻,缓声道:“原本我想找你一起为石三报仇,但我恐怕没有机会,只能靠你一个人了。”

  富态中年人看着魏贤武,依旧笑着,问道:“你为什么没有机会?”

  魏贤武看了他一眼,道:“原本我的谪贬令,是应该昨日就到了,但是到现在都没有到…这只能说明又做了些更改。”

  富态中年人微微皱眉,但依旧和蔼的微笑着,这让人不自觉的觉得他的这神色有些变态,好像有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在控制着他的面部表情。

  他看着魏贤武,微笑着,眉宇之间却是变态阴森着,问道:“不可能是改得更好?”

  “不可能。”魏贤武认真的摇了摇头,冷冷的说道,“既然特意做了更改,便说明已经对我保持警醒,你也知道李西平办这些事向来滴水不漏,所以即便现在我脱去官服便去东港镇,也不可能有机会。按我对他的了解,他恐怕会让我回边军,而且会派人一路看着我。”

  “现在龙蛇山里面的确不太平,听说李西平的老朋友张镇东都死在了里面。要活着就不容易…想要回来报仇,那的确是没有多少机会了。”富态中年人啧啧的赞叹了一声,“看来那个新任提捕并不好对付。”

  魏贤武一时没有说什么,只是再拈起了数块熏肉,细细的吃了起来。

  富态中年人又习惯性的用手在衣袖上擦了擦,并没有丝毫不耐烦的表情,依旧和煦的微笑着。

  “安逸府,你一直是我们那批人里面最出色的,在拜师之前是,在拜师之后也是,在边军里面也是…即便是做烧腊,你都比那些祖传手艺的店老板做得好。”魏贤武慢慢的吃完熏肉之后,沉默了片刻,这才抬起头,看着富态中年人道:“我知道你的出色,知道你对付他根本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却担心你的脾气。你若杀不死他,我今后更难杀得死他…”

  “我们太熟了。”

  富态中年人笑着,直接打断了魏贤武的话,“你了解我,我也了解你,所以我又明白了你的意思,但是抱歉,我不能答应你的这个‘请求’。”

  魏贤武眉头一挑,眼中升腾起一些怒意和冷意,但不等他出声,富态中年人却是摇了摇头,脸上也浮现出冷意,笑容却是依旧不改:“这次并不是因为我猫捉老鼠,喜欢慢慢玩弄对手,看对手绝望和利用对手修行的癖好。而是因为石三。”

  “你不要忘记。石三是你的兄弟,但也是和我一起长大的。”富态中年人的声音重了些,眼睛也又眯了起来,“如果死的是你,我也决计不会让那名新任提捕死的那么痛快。”

  魏贤武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呼出,一时又陷入了沉默,显然他是对这名名为安逸府的富态中年人极其了解,知道对方既然一开始就断然拒绝,他再说什么也便没有意义。

  “我当然会更小心一些,这些年我过得十分无聊,十分想玩,但年纪大了,也当然更懂得收敛,不想一下子把自己玩死。”安逸府又是呵呵一笑,习惯性的擦了擦衣袖,道:“而且你不觉得,慢慢玩死,不比直接刺杀更为安全?刚出了那样的大案,那提捕才刚刚升了镇警局,要是我马上就将他刺杀,朝野震动,我可没那么好逃。”

  魏贤武终于点了点头,站了起来,不说什么,只是对着安逸府躬身深深行了一礼。

  安逸府也不再说什么,不提篮子,依旧满脸笑容的转身,走出了这个小院。

  ……

  “林夕。”

  夕阳西下,林夕刚刚走出陵督府不久,就听到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喊自己。

  他一转头,脸上却是也马上绽放开惊喜的笑容,“姜笑依,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身后左侧的街巷口,站着一名身穿黄色衣衫,背着一个包裹的少年,满脸开心的微笑,正是姜笑依。

  “刚刚上任,不是都可以有几天假期,采买一些东西,安顿一下生活。”姜笑依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林夕,做了一个拜服的姿势,道:“听说你这边破了件大案,只是恐怕有些麻烦,便顺便请这假过来看看你,没想到你可是厉害了,我刚到就听说你已经升了一阶,现在我可是已然比你低了一阶,真正要喊你林大人了。”

  林夕看着姜笑依,笑道:“你来的可真是巧了,我之前才刚刚想到你。真是想曹操,曹操就到。”

  姜笑依微微一愣,“曹操…是谁?”

  “这…”林夕顿时尴尬一笑,知道自己一时兴奋之下又说了句胡话,“是我们鹿林镇的一句老话,意思就是提谁谁就正好到,曹操大概是个古人吧。”

  “你们鹿林镇的话真有意思。你想到我是有什么事么?”姜笑依笑道。

  林夕刚想说什么,却是听到一阵雷鸣声音。他下意识的提了提手里的青伞,看了看天,心想难道又要下雨了?可是抬头之间,却看到天气晴好,而雷鸣声依旧响起,林夕这才醒觉,这是姜笑依肚子里发出的声音。

  “你路上没有吃什么东西?”林夕一反应过来,看着脸色微红的姜笑依,顿时想起了什么似的,灿烂笑道:“先回我住的地方再说,正好我有好东西。到时候再说。”

  姜笑依一愣:“你有好东西?”

  林夕点了点头,却是忍不住取笑道:“姜笑依,即便离了学院,你也应该养成习惯,和蒙白一样,路上多带些吃食,怎么会饿得肚子乱叫。”

  “我也是有好东西,想着索性和你一起吃。”姜笑依兴趣大增,忍不住好奇问道:“你说的好东西究竟指何物?”

  ***

  (今天要去上海cj会场参加个活动,因为前几天身体不太好,码出来的东西又是不甚满意,所以存稿耗尽...今天的下一章恐怕要到晚上老晚的时候,如有变化我会回酒店之后提前发章节说的。)

  《》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