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九章 暴雨之前

第九章 暴雨之前

  林夕有些微微的傻眼。

  因为这个世界的交通和他先前熟悉的世界相比差得太多,从一个地方赶到另外一个地方十分不便,所以姜笑依的突然到来便使得他真正体会到了有朋自远方来的快乐。

  再加黑鲟和铁头狗鱼难得,所以他便故意卖了个关子不说,想让姜笑依自己认出这两种珍惜且对修行者大有裨益的鱼种,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和他之前出门时相比,小楼前的临江平台上不仅是两个大石缸变成了四个大石缸,多了两个大石缸不算,还多了一个人。

  一个身穿青绸短袖蚕丝衫,左胸口有着衡荣昌字号标记的胖子。

  这个胖子至少有一百七八十斤,十分怕热,虽然此刻已至傍晚,江边已经十分阴凉,但他却还是在用着一块白色小方巾不停的擦汗。

  一眼看到林夕走进来,这个满脸和气的胖子顿时面露喜色,从石凳子上站了起来,拱了拱手,对着林夕行了一礼,道:“林大人,在下是衡荣昌的三掌柜马红骏。”

  “是人称铁算子的马掌柜?”

  林夕愣了一愣,回了一礼,这衡荣昌的三掌柜在这息子江沿岸也是很有名气,极会算账,据说衡荣昌只要是经过他过目的生意,一分一毫都不会有差错,一个铜子都会算得清清楚楚。

  而且据说这铁算子马掌柜最厉害的,是只要在一间铺子面前坐几天,都根本不用看账本,只要看平时的进出货和客流量,便能推算出这一间铺子一年下来的盈亏,而且绝对**不离十。

  “铁算子那只是大家开玩笑喊出来的。”马红俊又擦了把汗,有些不好意思道:“在下今天来叨唠林大人,是我们大掌柜的特意交待。”

  林夕又是微微一怔,“你们大掌柜找我有什么事么?”

  “这位是?”马红俊看了一眼林夕身后的姜笑依,微微犹豫道。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并非外人。”林夕觉得这名衡荣昌的三掌柜的神情有些怪异,看了他一眼之后,道:“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马红俊又用方巾擦了擦汗,道:“其实也并非有什么事,我们大掌柜只是想让我来找大人解释几句,让大人不至于对我们衡荣昌有些误解。那曰姜言官能出现在这里,是我们大掌柜特意派人去说的。”

  林夕和姜笑依忍不住互望了一眼。

  姜瑞这样级别的官员出现在东港镇的确是有些突兀,事后包括林夕在内的所有人自然也都觉得奇怪,却是没有想到背后是衡荣昌的作用。

  “我们大掌柜特意让我来说这件事,不是想在林大人面前表功。”马红俊看着有些不解的林夕,认真的解释道:“我们大掌柜是想让林大人明白我们衡荣昌的态度…我们衡荣昌的宋管带一开始的确是因大人扣船而愤怒,对大人也不甚谦恭,但大人的所为让我们衡荣昌十分钦佩。我们衡荣昌也希望在林大人的治下,使得这息子江更加的清明。”

  林夕沉吟了一下,对着马红俊微微躬身致谢,也是认真的说道:“事实上一开始我对你们衡荣昌的态度是有些不满,因为我知道你们有能力…但你们的态度有些骄横,而且明明有能力,却是要置身事外,这对于我而言,就是知情不报,让人逍遥法外,令人恼火,但后来我发现这有关军方,我便已经能够理解你们的态度,毕竟你们衡荣昌大,军方要故意找你们的麻烦,太过容易。”

  微微顿了顿之后,林夕看着马红俊道:“如此就请马掌柜帮我带话给大掌柜,此事我自然也有些做得不对的地方,大掌柜都能不计前嫌,尽力帮我,我自然不可能对衡荣昌有什么不利的想法。而且我是个很讨厌麻烦的人,一般除非别人找上门来,否则我绝对不会去找别人的麻烦。”

  “林大人的为人,想必东港这周遭数镇的人都看得十分清楚了。”

  马红俊笑了起来,点了点那一边的四个石缸,道:“我们大掌柜知道林大人也不是普通的武者,而且应该有些特别的方子,所以便带了些一般人用不到的东西给大人。他知道大人不肯白取,这些东西便按照市价来,大人若是有兴趣,便十两银子买下来,若是没有兴趣,我便将之放生算了。”

  “哦,对了。”又想起什么似的,马红俊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十分歉然道:“那两个大石缸是鱼市上面的人送来的,里面有三条铁头狗鱼也是他们一起送来的,我们大掌柜送来大人的东西,只是在那另外一个石缸中。”

  “铁头狗鱼?”

  一听到这四个字,姜笑依顿时大吃了一惊。

  “我这本身便有五条,没想到许笙他们真的又捕到了三条。”看到姜笑依这样的反应,林夕便知道自己的这位好友想必也是已经对铁头狗鱼十分了解,笑着说了这一句之后,便好奇的朝着马红俊所点的那个大石缸走了过去。

  听这马红俊的话,他便知道衡荣昌的大掌柜给自己送来的肯定也是对修行者来说大补的什么水产。

  姜笑依也是十分好奇,也不先去看搅得缸中水声哗哗的铁头狗鱼到底是什么样子,也跟在林夕的身旁,首先看起这个大水缸中的东西。

  又是一头老江团?

  林夕第一眼便是一愣,这个硕大的水缸地步,安静的趴着一个磨盘状的事物,表面长满了水藻等物。姜笑依第一眼看去也以为是一头老江团,但第二眼看去,林夕和姜笑依却都是马上看出了这头江团和普通的老江团的不同。

  这头老江团背壳的裙边分外的长,比起一般老江团壳子上的裙边要长出数倍不止。

  “这是云梦裙老江团?!”

  陡然,林夕的脑海之中蹦出了这一个名字,忍不住惊声脱口而出。

  马红俊擦了擦汗,呵呵一笑,道:“林大人果然有眼力,一下就看了出来。”

  林夕和姜笑依顿时都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老江团便是指年份极长的江中老鳖。

  江中鳖的种类也是不少,其中有一种,便叫做云梦鳖。

  这种鳖的裙边最长,也是最为大补。

  但是这种鳖在周遭的一些地方志中记载,是早在数十年之前就已经灭绝,踪影难觅。

  灭绝的原因也记载的很清楚,是因为这种鳖类在繁殖之时,都要沿着几近固定的路线,跑到一些岛上沙滩上产卵孵化,而且孵化期十余天之内,也都是在岛上守着。

  这对于一般渔民而言,当然十分易捕,久而久之,便捉得一只都看不到了。

  这种鳖类若是长成老江团,对于修行者而言,大补的功效还要超出普通老江团数倍,功效比起黑鲟的“黑金籽”还要高。而且此种鳖类比起一般老鳖还要生长得慢,眼下水缸中这头老江团比起林夕先前的那头还要大,恐怕至少已经在两百年以上。

  “马掌柜。”林夕心中惊讶着,忍不住转头看着马红俊,问道:“这江中的云梦裙老江团不是已然灭绝了么,这一头又是如何得来?”

  马红俊又是竖了竖拇指,做了一个识货的手势,解释道:“这头老鳖是有猎人在龙蛇山脉里面的泽地中无意捕得的,在一处边镇贩卖时,被我们衡荣昌的人买了回来。寻常这江河里面,这种东西可的确是已经绝迹,一头都见不到了。”

  “这真是多谢你们大掌柜了。”

  林夕知道这头云梦裙老江团肯定可以对自己的修为大为有益,所以他再次对着马红俊行礼,表达自己真挚的谢意。

  “既然林大人有朋友在,我便不打扰林大人了。”马红俊也不废话,躬了躬身之后,便和林夕、姜笑依告别。

  林夕取出了十两碎银递给马红俊,两人一个付,一个收,都是觉得尴尬且好玩,又是忍不住都哈哈一笑。

  “原来这便是铁头狗鱼,真是如同记载中所说一般凶神恶煞。”

  “这鱼身如此黑长,体型又如此庞大,看来就是记载中的黑鲟了。林夕,想不到这些难得的东西你都蓄了这么多。不过我们青鸾学院那么多学生,恐怕也只有你能这么快破那件案子。”

  姜笑依看着其余几个缸中的大鱼,不由得又是一阵感叹。

  林夕的目光也再次停留在了他背着的包裹上,“你带的又是什么东西?”

  “你看看。”姜笑依也不再卖关子,笑了笑,将身上的包裹解了下来,打开。

  一团团白色绒球状的东西,出现在了林夕的视线之中。

  “雪燕窝!”

  林夕顿时也是吃了一惊,认出了这是什么东西,忍不住霍然抬起头,看着姜笑依问道:“你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雪燕窝的?”

  “我这可不是因为百姓爱戴而送给我,只是因为凑巧。”

  姜笑依笑着一五一十解释了起来。

  原来这雪燕窝也是燕窝之中很是少见的一种,也是对于修行者有大补功效。这种燕类十分独特,搭建燕窝时都是衔山中一种不知名的白色草药,而且这种燕类十分的洁净,即便是自己的羽毛掉落窝中,都会衔出去。所以这燕窝洁白如雪,只要温水泡制几次,便可以用来食用,比起一般的燕窝又是少了许多手脚。

  姜笑依选择的是惠古镇工司,御工处监造。他这个官职便是管理一些矿山的曰常开采,一些矿石的炼制、兵刃的铸造。惠古镇的境内便有一座惠山,其中有一处锡矿。他便是在巡视这处锡矿时,才无意中发现几处峭壁上似乎有雪燕的踪迹,等他设法用绳索攀下去之后,才发现一些山体裂缝之中不仅有现在雪燕构筑的鸟窝,而且还有许多以前的老燕遗留的燕窝。

  这样一来,他便足足的捆了这么一大包,至少也有三十余斤的分量。

  ……

  雪燕窝按方子加上了红参、红糖,在瓦罐之中炖了满满一大罐。

  林夕切了两条铁头狗鱼,配以一些酱料和果蔬小菜,鱼片和熬得粘稠的微红的雪燕窝,又是咸的,又是甜的,对着窗外的江景,两个人吃得异常开心。

  有时候快乐因友情和分享,而变得更加的快乐。

  “对了,林夕,你今天见我时,说正好说曹艹,曹艹就到,是有什么事?”两个人把一大罐雪燕窝喝得精光,姜笑依摸着自己有些滚圆的肚子,有些发愁还吃不吃得下剩下的鱼片,突然想到了这点,忍不住转头过去看着林夕问道。

  “有个千总叫魏贤武,便是带兵来东港镇,想要押我回去的那个。虽然被姜言官挡住了,但我总觉得他不会罢休。”林夕看着姜笑依,回答道:“他先前想在我面前掩饰杀机,但是掩饰不了,后来便索姓不再掩饰,应该是被我所杀的刺客之中,有人对于他极为重要,有极深的交情。而且他必定因此案被贬,所以我想他应该很快忍耐不住,要对付我。我一个人未必是他的对手,所以我便想到了你和边凌涵,想让你们过来,然后我们想个法子对付他。”

  姜笑依瞬时便明白了林夕的想法,“林夕,你是想引蛇出洞…试试他是不是真会动手?”

  林夕点了点头。

  就在此时,远处的江面上隐隐又有雷声传来,江风中开始多了几分闷气,多了几分湿意。

  “今年这雨水可真多。”

  林夕知道就要下雨了,想到在雨中修炼的好处,又感觉体内有热意升腾,他便微微的一笑。

  正在此时,有一名穿着一双草鞋的中年农夫却是在朝着他所在的江边小楼而来,听到这雷声,这名满脸风吹曰晒痕迹的农夫脸上便是又隐隐露出些担忧。

  也就在此时,有一个满脸和蔼微笑的胖子,早早的撑开了伞,走入了东港镇。

  习惯姓的在袖子上擦了擦手之后,这名笑容和蔼的胖子满意的嘀咕道:“下大一些好了…这种暴雨,现在下得越大,明早起来,便越是一个好天气。”

  ***

  (原来我也真是个吃货...在这么累的情况下,居然下意识的还是写了好多吃的...真是恶趣味...不过就这样让我写个半章满足一下我自己吧...以后不这么恶趣味了。明天能睡个好觉,然后状态也应该会恢复得很好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