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八章 好像条狗

第十八章 好像条狗

  坝溃了,只是一息之间,那条稳固得似乎永远都不会出问题的拦江坝便节节断裂,被冲得支离破碎。

  林夕不是没有设想过这坝的溃,但是他没有想到这坝会在如此平静的时候突然溃了,而且他也没有想到,平时平静的江水在这种时候,是如此的威势。

  一节节不知道重达多少斤的坝体都被瞬间冲开,折断,和这种力量相比,即便是修行者的力量,也显得太过渺小。

  只是在这坝体断裂的一瞬间,光是如无数匹烈马奔腾的江水席卷而下产生的大风,便吹得他的眼睛有些睁不开。

  “回去!”

  没有丝毫的犹豫,林夕推动了脑海中的青色轮盘。

  随着他的修为上涨,他已经可以运用他这独有的能力回到十停之前任何一个时间点,然而此刻,他是彻底的推动了这个青色轮盘,回到了十停之前。

  因为此处距离后方安全的山岗还有很远,没有十停的时间,恐怕他和姜笑依都根本无法跑得到山岗上,都要被这狂涌而来的洪水所湮没。

  在一阵熟悉的根本看不清的景物变幻之中,林夕回到了十停之前。

  他和姜笑依站在大坝上,正对着江水。

  此刻江水波光粼粼,平静而美,但是想到方才的景象,林夕的背心却是马上就密密一层冷汗。

  “不要问为什么,姜笑依,快跟上我!”

  没有丝毫的停留,林夕对着姜笑依说了这一句之后,便马上开始朝着后方的山岗上狂奔了起来。

  姜笑依怔了一怔,但基于对林夕的信任,他也根本不问缘故,便马上跟着林夕在田陇间朝着高处拼命狂奔了起来。

  此时已然得到林夕被撤职查办消息的贺子敬刚刚和况修贤、商音等官员接近江坝,陡然看到林夕和姜笑依从江坝上跃下,狂奔起来,贺子敬便不解的皱了皱眉头,转身对着况修贤等人道:“你们先去查看一下江坝。”

  “他们跑得这么匆忙,难道生怕有什么被我们撞见,商音,我们跟上去看看。”

  况修贤和一些官员留了下来,贺子敬和商音等人快步跟了上去。

  “什么事跑得这么慌张,做贼心虚?”

  “看他们跑得真像条狗啊。”

  况修贤等人的嘲笑声隐隐的传入了林夕的耳中。

  对于况修贤等人,林夕并没有多少同情,尤其他知道这些官员今日来只是为了宣告他的失败,就连陈养之老人的死都并没有让这些人感到一些震撼。

  而且他知道即便他指天画地的发誓,这些正在嘲笑他失败的官员也并不会相信他现在所说,恐怕只有到坝溃,滔天江水从他们的头顶压下来的那一瞬间,他们才会感到由衷的悔意。

  这一刻,他只觉得胸中快意,甚至觉得,就如当天银钩坊一案中的浮尸一直飘到东港镇的码头一样,是天意。

  在这暴雨过后的溃坝,更能说明陈养之老人的正确,更能洗刷掉他临死前被小人指责的不甘和愤懑。

  林夕深吸了一口气,跑得更快。

  因为剧烈的奔跑,剧烈的呼吸之间,他的胸口有一股热意如火般传遍全身。

  “听老儿一言….”

  他的耳畔,似乎又响起了老人泣血般的声音。

  他感觉到了后方贺子敬和商音等人也在快步追赶他和姜笑依。

  “你们以为我是要做什么?”

  因为想到陈养之那最后的姿态,林夕此刻的心中无法平静,所以他忍不住转过了头,看着贺子敬等人厉声道:“我现在走,是因为这拦江坝就要溃了。就是因为你们的意气之争,所以才导致这样的结果!”

  “溃坝?”

  贺子敬和商音转头看了看江坝,又互相望了一眼,只是觉得要么此人已经彻底疯魔,要么就是故意要以言语掩盖什么东西。

  林夕和姜笑依终于跑到了山岗下。

  林夕喘息着,眼神冰冷的霍然转身,停下来。

  贺子敬和商音等人距离他们至少还有数百步的距离。

  林夕看得出这些人里面一个修行者都没有,连军校商音都不是,只是因为军人的体魄比普通人强健一些,只是因为怀疑他们是在掩饰什么东西,所以这些人竟然也能够追得这么紧…然而越是如此,越是看着这些官员,越是看到这些官员身后的田地和鱼塘,他的眼神就越是冰寒。

  他满脸冰寒的朝着极远处的江坝上眺望。

  江坝上,况修贤还在得意的嘲笑着。

  “你们看看,这坝体是什么,这是沙石拌了草木灰和草梗、山泥、糯米水之后夯实的,大莽一些边关城池的城墙都是用这种办法筑成,他懂什么…这坝也会溃?”

  他周围许多名官员和生员也是点头称是,面露嘲笑之色。

  因为镇督贺大人的安排妥当,所以和林夕之争胜得十分轻松。

  一名官员听到了行船的水声,他转过身,看到远处的江面上,行来三条大船。

  一条衡荣昌的大船,两条卢福记的大船。

  “林大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在林夕和姜笑依狂奔到山岗脚下停住之时,上面不少村民和陈浩之等人也都忍不住往下跑,连声问怎么回事。

  “你们赶快上去,江坝马上要溃了。”

  林夕用严厉至极的声音喝止了这些人,用极其决然的态势做着手势,让这些人往上走。

  这些岗上的村民从未见过林夕有这样严厉的神色,再加上林夕的话,这些人一时都是愣在当地。

  “林夕,你是疯了吧?”

  商音也遥遥的听到了林夕的这句话,他也忍不住了,大声的冷笑了起来。

  林夕根本就没有理会他,他只是看着江面上的那三条大船。

  那真是好大的三条船,升起的风帆,重重叠叠,比他那个世界电影中加勒比海盗的黑珍珠号还要壮观。

  因为这三条大船的气势极其雄伟,如同水上巨殿,所以江面上的其它小船便显得十分渺小,不引人注意。

  有十数条渔船看到这三条大船远远的行驶而来,便早早的收起了所有的渔网,否则这些渔网很容易就被大船行经时的水流弄得纠结在一起。

  除了渔船之外,此时江面上还有数条游船。

  其中一条游船上,有一名青衣教书先生和一名十岁左右的孩童正在船头。

  这名男童粉雕玉琢,两个眼睛乌溜溜的十分可爱,正伸出手指点着三条大船,兴奋道:“先生,你看,好大的三条船啊。”

  青衣教书先生微微一笑,道:“那是商行用以载货的大船,这三条船里载着的应该都是桐油,这条江上往来不息的大船运送的桐油,可是能满足我们云秦三分之一的所需。”

  男童好奇而满足的笑了起来,“好厉害。”

  “好气派!”

  此时,拦江坝上的那名燕来镇官员,也是一声赞叹正脱口而出。

  三条气势雄伟的大船距离拦江坝近了,越是近,便越是显得大而气势非凡,船上很多船员的呼喝声,也是隐隐在江面上随着湿润的风传来。

  水流被船身推动。

  有一股股的水浪荡漾而来,江边芦苇轻轻摇曳。

  这名官员不由自主的看向地面,又马上转头。

  他陡然发现,并不是地面在晃动,也并非是他的错觉,因为此时,他身边的况修贤等人也是和他一样的表情。

  “喀…”

  就在此时,这名官员听到,他脚下传出了一声巨大的碎裂声,如同有一根巨大的脊梁在崩碎。

  这名官员的面色陡然一白,他身旁的况修贤的面色也是瞬间变得雪白,这名肥胖的官员在此时终于反应过来了某个可能,他的嘴巴张了开来,一种极度的恐惧和后悔在瞬间侵袭了他的脑海,但是不等他发出任何的声音,巨大的断裂声和水声就已经将他们这些人彻底的淹没。

  地动山摇!

  只是这一瞬间,况修贤和其余这些官员就已经站立不稳。

  他们看到这条极其宽阔,足以让两辆马车并排通过的江坝,就像一节节枯柴一般被轻易折断。

  他们看到自己在随着倒塌的江坝往后倒去,他们看到远远高过自己头顶的江水遮天盖地的压了下来。

  然后,他们什么都看不见了,如同蚂蚁一般,被江水瞬间湮灭。

  “轰!”

  江坝后的大地在震颤。

  倒下的坝体和千军万马奔腾的狂暴洪水如同万柄愤怒的巨锤在敲打着原本肥沃的大地,回应着数日前老人临终前嘶声力竭的大喊。

  没有人知道,在老人无力再呼吸,对着林夕说老儿拖累你了之时,老人心中最后的一个念头,是悲哀的,他想着的是…难道这坝当年修的太稳固,也是一种罪过?

  商音和贺子敬等人在巨大的声音中回首,身体瞬间被震得有些站立不稳。

  看到那大坝一节节如同纸糊一般崩塌下来,看着那惊心动魄的洪水扫平一切涌下之时,一口冷气瞬间涌入了他们的喉咙里。

  “啊!”

  这几名官员发出了一声意义难明的尖叫。

  这些身穿官服的官员连滚带爬的拼命朝着林夕等人所处的山岗跑来,跑得无比的狼狈,跑得无比的失魂落魄…跑得就像一条条丧家的狗。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