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九章 怒放的清莲

第十九章 怒放的清莲

  所有山岗上的人全部被眼前所变惊呆了。

  那一阵阵坝体断裂的巨响刚刚传来,他们就感觉到了脚下的大地在颤抖!在咆哮!

  江龙王发怒了!

  这拦江坝,真的有危险,真的溃了!

  “啊!”

  “坝塌了!”

  “我们的屋子!”

  “快往上!”

  在一瞬间的沉寂之后,山岗上顿时炸开了锅。

  很多人一下子就坐倒在了地上。

  姜笑依的脸也彻底的白了,他不知道林夕是怎么能够可以确定这坝马上就要溃,但从这地面的震动和那一条条不知道重达多少斤的断裂坝体瞬间不知道被奔腾的洪水冲出,抛起的样子,他就知道,这平时平静江水在此刻展现的愤怒和力量,是云秦大军都无法抗衡的。

  若是他此刻在那些田间,必定会像那些房屋一般,瞬间就被这狂涛冲垮,冲到不知何处。

  原本清澈的江水在冲过坝后便变得浑浊不堪,强大的冲击力激起了连这江上最老的渔民都没有看见过的滔天大浪,倾泻下来的混浊浪头轻易的便高过了错落在田间和池塘间的房屋的屋顶,这些房屋在一息之间就变成了废墟。

  死去的老人说的是真的。

  小林大人说的也是真的。

  在这样的场景面前,所有这边村民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自己的房屋,而是想到自己的性命。

  若是没有那老人,没有小林大人,那他们此刻便也被这滔天的洪水所席卷淹没。

  林夕和姜笑依开始继续往高处撤。

  老人说过,这是数十年难得一见的江龙王抬头天气,江中的水位极高,此刻这坝一塌,整条息子江的水便好像泄洪一般倒灌进这块空地,这洪水之威,还远在他们的预计之上。

  这是极其惊人的速度,只是片刻的时间,无数匹奔腾烈马一般,席卷了一切的滔天洪水便已经涌至。

  巨大的轰鸣声使得山岗上的人只有极其大声的呼喊,才能勉强听得清对方的声音。

  汹涌的水汽使得天地之间,纷纷洒洒的又像是下起了一场雨。

  贺子敬跑得无比狼狈,无比仓惶,好像一条狗,原本他紧追林夕等人而来,就已经喘息得不成样子,此刻每跑一步,对于他的身体和精神都是一种巨大的折磨。

  听着身后如雷般轰鸣的声音,贺子敬的脑海之中越来越为空白,他恍悟觉得,这是江龙王对他的审判,他几乎无知觉的疯狂跑着,他觉得有东西落在了他的背上…这一瞬间,他完全空白的脑海里多了些东西,他感觉到,好像是那竹椅上的半瘫老人手中握着的拐杖敲打在了他的背上。

  然后他的整个身体,就被敲得飞了起来。

  浑浊的巨浪冲在他的身上,瞬间将这名燕来镇的镇督和他身旁的几名官员淹没,如同冲掉了几张菜叶子一般简单。

  商音拼命的咳嗽着,拼命的奔跑着。

  他毕竟正值精力和体力最为旺盛的壮年,于军中也磨砺出了强大的体魄,所以他跑在了最前面,跑上了山岗,在巨大的水浪冲击到山坡上时,溅起的无数水花和泥沙将他冲倒在地,但是他毕竟没有被身后汹涌的巨浪所湮灭。

  他浑身湿透,死死的抱着一棵大树在颤抖着。

  他身上原本威武的亮铜甲也是沾满了污秽,因他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一条条脏水在甲衣上流淌,好像挂着一条条鼻涕虫一样,看上去十分的恶心。

  ……

  林夕根本就没有去看这批官员中唯一幸存下来的商音。

  他看到了贺子敬最后被洪水冲得抛飞而起瞬间脸上和眼中空洞恐惧的神色,他只是冰冷的想着,这种审判对于贺子敬来说还不够。他的目光沿着洪水一直往前,越发冰冷。

  陈养之老人口中,当年那苏大人修建这条江坝前,他眼前这块土地,是一片内湖浅滩。当年那位苏大人和不知道多少像陈养之一样的老人,修建出了这条江坝,将这里的改成了良田,然而今日过后,这里便会变成了内湖浅滩,昨日的一切都不会存在。

  陡然,他冰冷的目光往更远处的江面投去。

  一阵阵巨大的惊呼声也在江水的轰鸣声中传来,他的瞳孔不由得微缩。

  岗上一片巨大的喊叫声也瞬间响了起来。

  原来此时,因为拦江坝的崩塌,江水的瞬间倾泻,原本平静的江流也瞬间变得如同瀑布一般,朝着这个陡然出现的巨大缺口涌入,三条大船之中,有一条装满了货物的大船在急剧的调整之中出现了侧倾,船上的许多货物和船员都纷纷坠入陡然变得湍急至极的江水之中。

  唯有衡荣昌的一条大船在船体被水流牵动的调整之中,及时下了风帆,以免船身瞬间失衡,然而另外一条卢福记的大船却是应对不急,此刻在调整之中,船尾竟然是撞到了衡荣昌的船身上。

  一瞬间,两船的船体上也有无数的木片碎屑激飞出来,卢福记上,许多人都觉得船体一轻,而后拼命掌舵的人便发现船身彻底的失去了控制。

  在一阵剧烈的摇晃之中,两船再次狠狠的靠在了一起。

  这是一副林夕在之前的那个世界无法想象的景象。

  两艘大船的船身上撞击的部位裂开的木片像是一根根尖利至极的长矛,纷乱无比的暴露在外。

  在撞击之中,卢福记大船上的桅杆都从中断裂开来,带着重重叠叠的风帆坠落在衡荣昌的大船上。

  两条大船都无法控制自己的航行方向,被水流带动,竟是直接冲入了垮到的江坝后方,朝着林夕等人所在的山岗冲来。

  这江坝后方的水深不足,又沉有断裂坝体等物,只听得一声声沉闷至极的撞击声不停的从船底下传出,两船却是摇摇晃晃的继续朝着山岗处撞来。

  这是两柄无比巨大的大锤。

  林夕和姜笑依都是脸上色变,只觉得两片巨大的阴影遮天盖地而来。

  “咚!”

  “咚!”

  船体重重的撞上山岗。

  山岗上的人毕竟在高处,而且有时间准备,只是觉得震骇之外,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危险,但这两船重量惊人,再加上连日暴雨,山岗上的泥石松散,这一撞上去,只见上方大片大片的泥石不停崩落下来,瞬间形成了数条泥石流。

  斗大的泥土和石块都在空中飞洒,砸着两船砸下。

  两船船头破裂开来,深深的陷入泥石之中,船上的货物和人员许多都被震飞出来,跌入船外汹涌水中。

  此刻上方再有乱石砸下,两船上的人员顿时陷入极其危险的境地。

  几乎没有人注意到,这两条大船的后方,还有几条小船也被水流席卷了过来。

  和这几条大船相比,这几条游船更是不可能有控制的能力,在浪尖上被抛来抛去。

  其中一条小船,便是先前江上那名儒雅的青衫教书先生和小童所在的小船,此刻青衫教书先生一手紧紧抓着怎么都想不明白陡然之间这江面怎么会变成如此的小童,一手紧紧的抓着船上的一条缆绳,已经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影,在船上被甩来甩去。

  在小船即将撞上其中一条大船的船身时,这名面露绝望神色的青衫教书先生只是一眼看到了不远处山坡上有一名身穿亮铜甲的军校。

  但那名身穿亮铜甲的军校看到山体上崩落的许多乱石时,却是反而抱着头就往相反的方向跑,和他身旁两名朝着两条大船撞击的方位狂奔而来的少年形成了鲜明至极的对比。

  镇守军毕竟不是边军,而且商音在先前的恐怖洪水面前已经被彻底吓破了胆子,所以此刻他真是如同丧家之犬,只懂得逃命。

  林夕和姜笑依,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救人。

  对于林夕而言,他不知道这种一眼看去就至少载货在万斤以上的大船上会有多少船员,但是这一撞之下,他可以肯定,恐怕至少有数十个人落水,而且船上都有不少人受伤,难以躲避上方滚落和砸落下来的乱石。

  林夕的手中抓着青色的伞,姜笑依的手中抓着一柄黑鞘长刀,两个人如同在青鸾学院冲入直击矛阵时一样,朝着两条搁浅的大船冲了过去。

  这一暮,再度深深震撼了山岗上的数千人。

  他们看到那些滚落的山石,第一时间也只是感觉到恐惧,但是林夕和姜笑依,竟然是义无反顾的朝着那两条大船冲了过去,去救人!

  小林大人!

  很多人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

  林夕不是什么迂腐的人,如果此刻两条相撞的大船上都是像贺子敬那样的官员,或许他只会冷眼看着,但他知道这两条大船上大多都是和东港镇镇民一样质朴的人,所以此刻他的脑海之中便没有其它想法,只是想着要救人。

  他和姜笑依都是修行者,而且又经受过青鸾学院的训练,那些从山上坠落下来的落石对于两人而言便没有那么可怖,只是要注意不被砸中脑袋等要害部位,或是被泥石流卷入。但他同时明白,自己今日的独特能力已经用过,所以他便更加要小心。

  “啊!”

  “小林大人!”

  突然之间,山岗上的许多人都惊叫了起来。

  只见林夕和姜笑依已经接近其中一条搁浅大船断裂的船头,但也就在此时,这条船头上方有一大块土方正在随着泥石流滑落下来,上方同时还有许多乱石坠下。

  “跳!”

  林夕一声大喝,和姜笑依两人高高的跃了起来。

  所有的人看到,两个飞跃在空中的年轻人。

  所有的人看到,林夕手中的青伞张了开来,就像一朵怒放的清莲。

  林夕的手中,有剑光挥洒,如同清冷的晨光。

  数块朝着两个飞在空中的年轻人砸落的大石,被硬生生的斩碎。

  “咚!”

  滑落的土方撞在船头,船体再次巨震。

  林夕和姜笑依落下,落在这艘震动的大船甲板上。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