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五章 回家

第二十五章 回家

  “你准备怎么做?”

  夜色中,姜笑依看着气鼓鼓的林夕,还是笑了起来。

  他知道林夕也只有在他们这种好友的面前,才会显露出这么孩子气的一面。而且他知道林夕应该是极有把握,这种恼火的挥着拳头,气鼓鼓的鼓着腮帮子恶狠狠说话的表现,只是林夕发泄的一种手段。

  在青鸾学院之时,若是看不惯还可以直接去试炼山谷决斗,但这是云秦疆域,这是帝国,是人世间,对于他们这种强大武力的修行者,便会有更多的规矩和限制。姜笑依知道林夕的心境虽然一直都十分淡泊,但这段时间他肯定也是十分窝火。

  不过他看得出林夕虽然真的生气,但因为张二爷无事,所以林夕并没有到最最生气的地步…他忍不住有些好奇,像林夕这种平时平静随和姓子的人,若是到最最生气发狂的时候,将会是什么样子。

  姜笑依没来由的觉得,像林夕这种平时对于大多数事情都不看重的人,若是真的到生气发狂的地步,那一定会很可怕。

  “我要回家。”

  说出一句“他会死得很难看”之后,林夕又发泄似的用手在空中划了几下,似乎正在将那名胖子商贾砍上几道,他的气消了些,嘀咕道:“只有上阵父子兵,让我老爹老娘老妹帮忙对付他了。”

  “什么?”姜笑依大吃了一惊,不可置信:“林夕,你们全家都是修行者?”

  “噗!”

  这下林夕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

  “走吧,刚才我没想好,所以让朴峰先等着。现在我已经想好了,便不要再让他等着了。”

  林夕拍了拍自己这个好友的肩膀,笑着点了点远处的朴峰,道:“等下我让他帮忙准备船,先和张二爷会合,我们和张二爷一起回去…我想让张二爷亲眼见到这个修行者倒霉,他的一口闷气也会出得比较爽快。”

  ……

  ……

  清晨,一名身穿干净清爽的蓝衫少年骑着马在鹿林镇东的风调雨顺牌楼下停了下来。

  他打量了这座石缝里都是长满了长长短短杂草的牌楼片刻,便径直驱马朝着镇北而行。

  马蹄声略微惊扰了这个小镇的平静。

  因为平时少有陌生人来,所以沿途的很多人都好奇的打量着这名不认识的蓝衫少年。

  这名蓝衫少年却是并没有问路,一直驱马跑到了一个门口摆着两个石狮子的白墙小院前,才停了下来,下了马,在这个小院虚掩的朱漆大门上敲了敲,清声而有礼的出声问道:“有人在家么?”

  种着些疏竹和花草的小院里先响起了些好听的鸟鸣声,随后咯吱一声,朱漆大门便打了开来,一名兜着碎花围裙的老妇人手里提着一把水芹菜,好奇的打量着蓝衫少年,发现并不是什么熟人,这名老妇人便有些拘谨和不好意思的开口道:“请问您是?”

  “我是林夕的朋友。”蓝衫少年微笑行礼道:“受他所托有事求见伯父伯母。”

  院子并不大,人声可闻。

  蓝衫少年这句话一出口,老妇人还没说话,内里便啊的一声轻呼,跑出了一个白白净净,面容和林夕有几分相像,梳着羊角小辫的可爱女孩儿。

  “是不是有我哥哥的信?”

  在看到蓝衫少年的一瞬间,这可爱女孩儿便已欢呼雀跃的叫了起来。

  蓝衫少年顿时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一定是林夕的妹妹林芊了。”

  可爱女孩儿马上点了点头,再次兴奋的问道,“是不是有我哥哥的信啊。”

  “芊芊,对客人要有礼貌。”

  就在此时,一名衣着朴素的妇人从内院走了出来,低声训斥了林芊一句,又马上对着蓝衫少年行了一礼,歉然道:“先请屋里坐吧,不知道如何称呼?”

  蓝衫少年马上面容一整,认真的回了一礼,道:“姜笑依见过伯母。”

  回了一礼之后,蓝衫少年看着有些可怜巴巴的垂手站在前面等着的林芊,却又忍不住笑了起来,道:“我真是带了一封你哥哥的信…不过,你马上就可以见到你哥哥了。”

  女孩儿马上一呆。面容好看的妇人却是怔了怔,声音有些轻微的颤抖,“夕儿他?”

  “伯母。”姜笑依将袖中的一封信取出,递给了妇人,正色道:“伯父呢?恐怕要他马上回来。”

  妇人十分有礼,先将姜笑依迎进了院内,这才展开了信,回答道:“他在镇上的铺子里…”,然而还不及问过姜笑依是否用过早饭,就在林芊在她身旁伸长了脖子想要看信的内容时,只是扫了一眼展开信笺的她却是一下子不可置信的惊呼出声,“小林大人…就是夕儿?”

  看到林夕的母亲,姜笑依便明白了为什么林夕待人总是温文有礼,而看到这名应该是出身于书香门第的女子不可置信的神色,姜笑依便忍不住笑了笑,知道“小林大人”的名声应该在鹿东陵都传了开来,只是这母亲怎么都没有将小林大人和自己的爱儿联系在一起。

  “他是怕你们担心,便没有先告诉你们,原本他准备在任职之后便告假回来的,只是出了不少事情,不过你们放心,他现在十分安全。”姜笑依知道作为母亲最为担心的是什么,马上又飞快的说了这一句。

  面容和林夕也有几分相像的妇人纤细的手指颤抖着,她飞快的看着信纸上的内容,只是看到第三句,她便将信纸抬高了一些,不让林芊看到其中内容。

  这是她所熟悉的林夕的字迹…林夕对一些事的述说也十分详细,并没有丝毫的隐瞒。

  其中的一些阴谋和厮杀对于她这种普通女子来说已经完全是另外的一个世界,分外的惊心动魄,然而身为一个母亲,对于儿女的担心却是远超出了惊恐,她很快就抬起了头,用严厉的眼光制止了想要抢她手中信纸的林芊,镇定的对着那名老妇人道:“吴妈,不用洗菜了,帮忙喊老爷回来,让老爷准备一辆马车。”

  ……

  ……

  山丘间的一片小湖畔有一个幽静竹篱小院。

  湖中种着莲藕,湖面层层叠叠的荷叶间已经冒出了许多花骨朵,虽然还没有开放,但景色已然如同一幅好看的水粉画。

  竹篱小院里是几间纯粹用湖石堆砌起来的石屋,里面有些一些简单的乌木家私。

  因为久无人住,院里的杂草已经长得很高。

  面色蜡黄的张二爷披着一条薄毯坐在院中的石椅上,石椅上也铺着一张薄毛毯。

  看着竹篱墙外的小湖,看着刚刚才将各屋中打扫了一遍,又提着小炭炉帮他熬药汤的林夕,他轻声的咳嗽着,忍不住问道:“林夕,想不到你就是鹿林镇人,但此处离鹿林镇不近,附近没有什么人家,你们当初怎么会在这里购置了这小院?”

  听到张二爷的这句话,林夕没有马上回答,他的目光落在了山间小湖上,又落在了这个小院的很多处地方,眼中开始多了很多特别的情绪。

  “几年前我生了场大病,差点死掉。”

  沉默片刻后,林夕提着小炭炉在张二爷的身旁坐了下来,安静的解释道:“在生病前我应该在这里来玩过,大约当时很喜欢这里,便缠着父母要把这里买下来。当时我父母未允,但后来我知道,在我病重时,我父母把这个小院买了下来。”

  “我家只是有些铺子,算是小富而安,并不阔绰。当时要买下这处地方也并不容易,而且这里住起来的确很不方便。我父母知道偶尔来这里小憩一下是不错,但即便买下来,应该也不可能久住的。后来的确一年也没几次住这里。”林夕看着张二爷,笑了笑,道:“可他们还是花了许多积蓄,把这里买了下来。”

  张二爷轻轻咳嗽着,他很能明白林夕此刻的情绪,道:“天下绝大多数父母对儿女都是倾注了无数的爱心,只是有些人明白,有些人不明白。”

  “因为我病重,我父亲为我在一间据说很灵的老庙里跪了两天两夜,后来他的两条腿肿得好几天都没办法走。我母亲为了我喜欢,还在我衣服上刺绣了许多荷花。”林夕深吸了一口气,用力的呼了出来,道:“所以我虽然知道这种方法能行,但我之前还是不想做任何打扰他们平静的事,不愿意让他们置身任何一丝危险之中。只是这人太强,我想不出其它办法。”

  “你在东港和燕来做出了这么多事,距离鹿林又不算太远,就算你不说,你父母他们也迟早会知道,总会为你担心。”

  张二爷微笑着安慰道:“人生在世,一些事总是避免不了的。”

  林夕点了点头。

  蓦的,他猛的站了起来,朝着马蹄声传来的地方看去。

  一辆马车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他脸上的神色不由自主的激动了起来。

  事实上当初喜欢这个小院的并不是他这个林夕,他在到了这个世界,有意识之时,病已经快好了。

  但是这个世界的老爹老娘,为他做的事情却是真的,对他的爱,却是无比真实。

  他们是他真正的家人。

  家人,便是任何世界上最宝贵,最值得珍惜的人。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