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六章 月色如霜

第二十六章 月色如霜

  林夕整了整衣衫,朝着竹篱墙外走去。

  他穿着的是绯红色的衣衫,在青鸾学院那些金勺看来肯定有些俗气,但这是他鹿林镇的老娘亲手帮他缝出来的。

  领口和袖口都有她绣的五个蝙蝠和长生果的刺绣。

  这是鹿林镇这边认为吉利的图案,五福临门和长生。

  因为觉着他会喜欢,所以在衣襟后摆上,还绣上了几片莲花。

  车轮辘辘,姜笑依驾着的马车距离竹篱墙尚远,但车帘子却是已经被里面的人拉开。

  “老哥!”

  一声喜极而泣的声音从马车中迸发出来。

  欸乃一声山水绿。

  就如寂静江面上突然飘来一叶扁舟,突然响起一声渔谣声,让寂静江面骤然充满了色彩一般,这一声大叫声骤然让林夕觉得眼中的一切更加鲜活,更加有了说不出的光彩。

  林夕跑了起来,迎着马车跑了起来。

  马车停住了。

  “啊!”

  梳着羊角辫的女孩儿尖叫着从马车里跑了出来,冲入了他的怀里,一时抱着他蹦着,不肯放手。

  “老妹…”

  林夕笑着拍着尖叫不止的女孩儿的背,突然鼻子微酸,身子微躬:“老爸、老妈。”

  矮胖的中年人和相貌姣好的妇人从马车中走了出来。

  因为这次相见太过突然,他们眼中什么都不懂,需要照顾,需要担心的儿子的身份转变也太过突然,所以两人看着林夕,一时却都有些顿在当地。

  听到林夕的呼喊,看着的确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儿子,妇人的眼睛霎时模糊了,而面相普通,甚至看上去有些市侩般精明的矮胖中年男人的眼角也是抽搐了一下,轻声骂道:“小兔崽子,告诉你….”

  “不要说胡话,对吧。”林夕索性把自己的老妹整个抱了起来,朝着马车前行,引得林芊又是一阵幸福的尖叫,他直接打断了他老爸林福的话,轻笑道:“没关系的,都是自己人。”

  “小兔崽子。”林福又笑骂了一句,却是觉得自己的脸孔有些发僵。

  他有些眼涩的看着朝着自己走来,已经长高了不少的林夕,看着林夕脸上自信的微笑,他终于又忍不住摇了摇头,唏嘘的叹气道:“你终于长大些了。”

  林夕没有停下脚步,他抱着挂在他身上幸福尖叫的林芊,抱住林福,抱住了平时对他严厉,但却连打都舍不得打他的母亲。

  一家四人抱在一起。

  他知道,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在他这父母的眼中,他都是永远长不大,永远需要担心的孩子。

  “老哥!看看我们的鸟!”

  林芊的兴福尖叫声又有些不和谐的响了起来。

  只见她挣脱了林夕的怀抱,用她最快的速度跑回了马车,她手舞足蹈奔跑的样子,看得缓缓走出竹篱墙的张二爷都笑得剧烈咳嗽了起来。

  她从马车车厢中提出了一个大鸟笼,然后直接把鸟笼打开了。

  “看,它们不会乱飞的,飞一会都会听我的话飞回来的。”

  “哥,大的那只叫林夕,小的那只叫林芊。”

  看着笼中飞出,在林芊头顶上方盘旋而飞的两只黄鹂,林夕顿时苦了脸,“老妹,不是告诉你不要起和我们一模一样的名字么?”

  ……

  ……

  入夜。

  林芊将一个林夕带给她的装满了许多云秦各地特产小点和糖果蜜饯的大铁盒盖上,洗漱过后,钻进了林夕帮她铺好的被褥里面,却还是不满足的拽着林夕说话,不肯睡。

  “乖,不然我要给你讲鬼娃娃花子的故事了。”

  “啊,臭老哥。”

  女孩儿怕了,飞快钻进薄毯里,连头都盖了起来。

  林夕笑了笑,吹熄了油灯。

  如霜般的月色和星光从窗棂间洒落进来。

  “老哥,你别忘记明天带我去骑马,还有,你答应我的,明天再给我讲指环王的故事。”

  林夕笑了笑,拍了拍她蒙在薄毯里的脑袋,知道自己在这里她绝对不可能睡得着。“好,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说了这一句之后,他便走出了门,在门外听到里面的林芊在又打开铁盒子吃了点什么东西之后终于安静,他便轻笑着走到了旁边父母居住的门前,敲了敲门,然后推开虚掩着的门走了进去。

  虽然一直有信笺往来,但信笺之中许多事都不可能说得很清楚,再加上青鸾学院的许多秘密在信笺之中都有限制,所以必定有许多事要像双亲交待。

  在可以解释的范围内,林夕和双亲慢慢的交谈着,交待清楚了青鸾学院在云秦帝国大致是什么地位,和张院长及云秦先皇又是什么关系,说清楚了自己到东港镇任职只是青鸾学院的入职修行。

  对于这次要设法对付那名修行者的事,有关宇化家在云秦是什么地位,拥有什么样的实力,他也轻声的说了一遍。

  因为他很清楚有些事完全说清楚明白了,反而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担心。

  ……

  “小兔崽子,我听你的点子,在肥皂里面加香料,前段时间的生意好的出奇,倒是积蓄了不少银两,你说接下来做什么好?…因为有家大商行也跟着在皂里加香料,接下来的生意便不太好做。”

  “他们加了颜色没有?”

  “颜色?”

  “你可以在里面加花汁、草汁之类的调色。做成各种好看的颜色。宣扬一下不同色彩的有什么不同的功效,应该能够卖火一阵的吧。”

  交谈清楚了一些严肃的问题之后,林夕和这鹿林镇的老爸老妈又谈了一些家中和生意的琐事。

  这些年林夕家里的生意一直做得不错,不缺银两,外面都觉得林福有本事,不过林福自己很清楚,大多数点子都是自己的儿子林夕想出来的。

  对于和张院长一样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林夕来说,虽然这个世界已经被张院长改变了许多,但是依旧有许多点子可以用来做生意赚银两。不过在离开鹿林镇之前,他一直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平静,很好,所以他也从来没有过要利用这些点子大展拳脚,开一个大大的林家商行的想法。

  说到底,他见惯了比这个世界最繁华之地还要繁华许多倍的地方,他知道自己缺的是什么,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所以他便自然淡泊。

  “夕儿。”

  夜深了,连家中琐事都说了许多的林福不再开口,一时静默了片刻之后,林夕的母亲出声。

  很熟悉家中最为重要的交待都是这心软面厉的老妈来说的林夕知道今日的谈话到了最后,也是最为关键的时候,于是他便和以往一样,安静的听着。

  “你大病一场之后,已经像换了个人,变得懂事了许多。但你这次回来,却是真的长大了。”

  面容姣好的妇人饱含感情的看着林夕,说道:“但不管你是何等出色的学院的学生,不管你将来要做什么,你终究是我的儿子,而且你是我们唯一的儿子。我只是一个妇人,没有太多的见识,我只想我的儿子能够平平安安。就算我们自私一些…今后你若是一定要做些选择的时候,我们希望你不要选择太危险的地方。”

  “孩儿明白。”

  林夕应了声。常言道,知子莫若父,父母对孩子的脾性比世上任何人恐怕都要了解,同样,只要肯用心体会的,也同样会很明白,很理解父母的用心。他知道在来这里的路上,父母便肯定已经反复权衡和考虑了许久,现在这句话,包含着的意思,其实就是说林夕将来如果能不去边关,就不要去边关。像他们还未必知道边军驻扎之地是何等的凶险,但他们却也是知道,许多人去了边关,便再也难以回来。这对于普通的父母而言,已经是最大的让步。

  ……

  再次说过让父母不要担心的话,让父母好生安歇之后,林夕带上房门,走入了张二爷和姜笑依在的石屋。

  三人没有点灯,都安静的歇息着。

  白霜般的月光和星光从打开的窗户之中洒在他们三人的身上。

  并未过很久,微微咳嗽着的张二爷张开了眼睛,他艰难的深吸了一口气,对着也因为他的异动而在黑夜中张开眼睛的林夕和姜笑依点了点头。

  三个人都站了起来,轻手轻脚的打开了门,走入了院内,走出了竹篱墙。

  湖边的一条小径上,走来了一名胖胖的商贾,脸上带着微笑,手中提着一根青红相间的短杖。

  “月色如霜,人都到齐,我很喜欢。”

  看着远远迎上来的林夕等人,这名胖子商贾又是习惯性的擦了擦衣袖,眯着眼睛笑道:“张龙王,是你的命太大,还是那口井太短?”

  林夕和姜笑依、张二爷都没有说话。

  他们没有说话,是因为他们看到,这名胖子商贾身后远处的山林间,有一个还远的看不清面目和衣着的人正在走出来。

  胖子商贾屁股上没有眼睛,他此时没有看到有另外的人出现,所以他看着林夕等人不说话,便自然觉着林夕等人是因为心惊和害怕,于是他更加得意,笑得越发开心,“林夕,你很聪明,想到我是在对付你身边的人,所以想着先将你的亲人好友都藏起来。可是你以为连夜在江中走一段,赶到这里,我就找不到你们了么?”

  微微顿了顿之后,胖子商贾更加满意的笑道:“谢谢你的安排,我想当着你的面先将你在意的这些人杀光,会让我更喜欢一些。而且这里没有别的人会来打扰,我做什么都会更加方便一些。”

  “我们应该打不过你。”林夕突然说了这一句。

  胖子商贾笑了笑,道:“要不你们以为?”

  林夕呵呵的笑了起来:“因为我们打不过,所以今天我们三个都只是打酱油的。”

  就连姜笑依和张二爷都不知道林夕说的“打酱油”是什么意思。

  林夕笑得很人畜无害,但是一直笑着的胖子商贾却是有些笑不出来,他也感觉到了什么,猛的转过了身。

  “这一湖荷花真好。”

  有人赞叹。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