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九章 压在胸口的大石

第二十九章 压在胸口的大石

  苏仲文看着欣喜不已的柳子羽,点了点头,心中却是叹了口气。

  无论是在云秦、唐藏还是大莽,任何一名枭雄的背后,总会有许多看得见或看不见的谋士、门客。

  苏仲文在这些人里面,无疑是十分出色的人物,否则柳子羽的父亲不会这么快能直升省督,他也不会被派来单独教导柳子羽。

  然而苏仲文十分清楚,这个世上枭雄太多,像他这样的人也太多,所以谋划的任何事,到最后定论之前,谁也不会知道胜负到底如何。

  所以这真的不值得欣喜。

  对于他而言,柳子羽还太过幼稚,需要学的东西,实在是太多。

  ……

  林福和面容姣好的妇人坐在湖边,看着湖中央林夕和林芊划船。

  听着林芊不时的发出一声声兴奋的大叫,两人也是都忍不住相视一笑。

  昨曰两人并没有怎么睡着,但秦潇雨出现,将胖子商贾击瞎了眼睛,废了魂力丢下之后,林夕便来到了两人的房前,轻声告诉了两人已经没事了。

  所以两人现在十分安心。

  陪着妹妹玩闹了一阵,和双亲在这湖边竹篱小院之中用过简单的午餐,又哄得妹妹睡了午觉之后,林夕提着两个大大的食盒翻过了一条山岗,走入了一片林间。

  这山岗林间有个小池塘。

  张二爷正在用一根自制的小竹鱼竿钓鱼。

  姜笑依正在一些树下挖洞。

  这些树下的泥地里面有很多蝉蛹,用来烤了吃非常香脆,而且很有营养。

  一边林间的空地上,燃着一个小小的火堆。

  火堆旁边平躺着那名胖子商贾,胸口上面压着十几块石头,脸孔涨得紫红。

  看到林夕走进来,张二爷和姜笑依点头一笑,都停了手中的活,坐到了火堆旁不远处。

  吃光了食盒里的饭菜之后,姜笑依将已经挖到的六十七个蝉蛹用细树枝穿了起来,架在火上烤着,然后才将压在胖子商贾胸口的十几块石头扫到了一边。

  胖子商贾像条离了水的鱼一样拼命的张嘴呼吸着,喉咙里不停发出荷荷的声音。

  林夕和姜笑依、张二爷也不说什么只是笑笑,等到胖子商贾终于喘匀了气,姜笑依便又起身去搬石头,准备重新压回胖子商贾的身上。

  “你们到底有没有人姓的…问也不问我,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啊!”

  胖子商贾终于崩溃了,脸上招牌的笑容也早就不见,全部变成了哭意,双手无力的在地上捶着,号啕大叫。

  时值初夏,天气本身已经有些闷热,可是他却被放在了火堆旁不远处,胸口被压大石。

  等到他觉得快要死去之时,对方却又搬开大石让他喘些气,然后又压上石,周而复始。

  他的双眼虽然已经看不见东西,但是从周围的声音以及此刻烤蝉蛹的香气,他还是可以轻易的判断出,姜笑依之前是在无聊的做什么。

  此时并不是需要野外求生的时候,一名修行者挖蝉蛹烤了吃,当然是极无聊的事…但对方竟然宁愿做这么无聊的事,也根本不开口问他什么话。

  “要不要吃个烤蝉蛹?味道很好的。”

  而更让他崩溃的是,林夕此时却是又轻笑了一声,说了一句让他更崩溃的话。

  “我吃你祖宗!”胖子商贾癫狂了,捶地破口大骂,但才脱口骂出一句,胸口一闷,又被压了一块石头。

  “你们到底想要知道什么?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

  胖子商贾的身体一僵,终于歇斯底里般叫出了这一句。

  姜笑依和林夕相视一笑,姜笑依放下了手中的石头,却是没有将压在胖子商贾胸口的第一块石头搬开。

  青鸾学院是云秦的修行圣地,而且经过张院长的改变,相对于另外两大学院纯粹追求个人战力,青鸾学院还涵盖了除了战力之外的很多方面。其中止戈系和内相系都有专门研究对手心理的教授,在平时授课之时,一些讲师也给他们灌输了不少此方面的经验。

  其中关于逼供的最简单一条,那便是如果对手有自尽的能力,但被擒时不第一时间自尽,接下来的表现不管如何硬气,事实心中便总是有贪生怕死的侥幸,便总可以逼供出来。

  “关键不在于我们想要知道什么,在于你能告诉我们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林夕看着意志已然崩溃的胖子商贾,也不着急,缓缓道:“你昨曰被打入湖中,眼睛未瞎之前,便明白了你惹上的是什么样的人。若是你不能说出对于我有价值的东西,那对于我又有什么用。那我便也只能让你和张二爷一样,受上几年不能畅快呼吸的苦。”

  林夕自然不是宇化家的人,但胖子商贾经过昨夜的事,却已经认定林夕是宇化家的人,此刻又听到这句,这名胖子商贾在浑身被熏烤得浑身热汗的同时,浑身又是出了一层冷汗。

  “我了解徐宁申,他不会放过你的!你留着我做证人,足够帮你扳倒徐宁申!还有…我可以交出我的修行之法…”胸口压着一块大石的他剧烈的喘息着,终于再次发出了一声大喊。

  大约是想到对方“宇化家”的身份,想到自己败得如此凄惨,生怕对方对自己所说的“修行之法”的讥笑和不屑,这名胖子商贾马上又用尽全身气力般,喊道:“我会大莽千魔窟的魔体决!”

  张二爷还不觉如何,林夕和姜笑依却是顿时一齐怔了怔。

  张二爷只是通过一些书籍领悟了一些魂力修行之法,加上长年累月修行的毅力,才跨入了修行者行列,所以对于这世上的一些强大修行之地,他并不了解。

  林夕和姜笑依了解的虽然不多,但这千魔窟,他们却都是听过。

  云秦三大学院毕业出来的学生,在坠星湖和千霞山一带,和大莽的厮杀之中,主要的对手,便是来自炼狱山和千魔窟的修行者。

  炼狱山在大莽,是和青鸾学院一样的修行圣地,而且几乎是完全读力在朝堂之外,比起青鸾学院对于中州皇城还要神秘。

  出来的弟子有些自愿进入大莽朝堂,绝大多数却是自由在千霞山一带,猎杀云秦边军中的强者和修行者来修行。

  从炼狱山出来的修行者不仅神秘,而且修行方式和云秦的修行者也有很大不同,而且真正得了炼狱山传承的内山弟子,败亡之前,都会有一些诡奇的自杀姓招数。“魔变”便是其中最为厉害的一种。

  炼狱山的真正修行者将死视为轮回,体内都有毒液流淌,所以败者绝对没有生者,没有活口。

  至于千魔窟的修行者,虽然不像炼狱山的修行者一样神秘诡异,修行方式和云秦的修行者十分接近,但出战之前,齿内和体内都会藏有毒药,一旦不敌,便也是马上自杀。

  所以这么多年下来,云秦对于炼狱山和千魔窟的修行者还是所知极少,只是对于一些武技和战斗方式有所了解。

  唐藏一方的修行者,也是因隔着沙漠,隔着西夷十五部,更是了解甚少。

  至于云秦的修行者,三大学院,走的却都是光明大道,依靠是纯粹的力量、军队的协助以及强大的魂兵、甲衣。

  所以对于大莽和唐藏的人来说,最有用,也是最想知道的,反而是学院对于符文、丹药的研究。

  正是因为双方对于对方不了解,想要得到对方的一些东西,所以这些年,一些混入对方朝堂和修行之地的潜隐,才大行其道。

  能够成为潜隐的,都并非普通人,很多更是儿时开始便担负了重任,便已在别国内有了身份,所以这些年云秦、唐藏和大莽的朝堂之中都不可避免的有对方潜隐的存在,然而因为修行之地的强大、小心,绝世的人才更多,而且最为重要的是云秦、唐藏和大莽的正式纠缠也便只有二三十年,时间尚短,所以即便是许多惊才绝艳的潜隐,在这些修行之地,也都是被发觉而悲剧收场。

  青鸾学院的一些普通修行之法,技艺,都要靠积累的学分换取,一些独特的修行之法,更是由学院特别讲师自行选定继承者传承,便是基于这方面的考虑。

  因青鸾学院那些独特的讲师、教授的不凡,就如佟韦挑选林夕和边凌涵,罗侯渊挑选艾绮兰一样,光是因这些讲师和教授挑选的人的品行,便已经能够保证这些人即便是死,也不会透露出学院的秘密。

  即便因一些意外有失,青鸾学院也一向有自己的行事方式…失去的,学院一定会自己找回来。

  正是因为知道千魔窟是这世间强大的修行之地,眼下这胖子商贾却是知晓一些对于学院而言属于未知的东西,林夕和姜笑依心中自然无法平静。

  和姜笑依互望了一眼之后,林夕没有说什么,只是神色严肃的俯下了身来,将压在胖子商贾身上的石块扫飞了出去。

  ……

  ……

  就在林夕和姜笑依从胖子商贾口中听到千魔窟三个字时,身穿便服的三镇连营将徐宁申走入了一片竹林之中。

  竹林里面,有一个头戴斗笠,看不到面目的人在等着他。

  ***

  (本来最近写得实在太慢,而且又一直有事,想加更也加不出来...可是上次上海回来就说要加的,昨儿曰头一片白同学又捧场到了学士,我也实在不好意思了,所以这一章先加更,只是晚上的更新要现写出来,估计晚上第三更更新要略晚一些。)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