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一章 逃

第三十一章 逃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入了东港镇督府内。

  听到传报声的周年山和江问鹤刚刚跨出府衙门槛,便看到身穿黑甲的铁涵青迎面走来。

  “铁大人来得好快。”

  周年山拱了拱手,苦笑着行礼。

  “周大人。”铁涵青躬身回了一礼,讥讽微笑道:“这事关许多人的颜面,自然来得快。”

  周年山叹了口气,道:“如何?”

  铁涵青看了一眼周年山身旁的江问鹤,又是一笑,道:“恭喜江大人正式升任镇督。”看着江问鹤笑说之间,他打开了手中的铁筒,从中取出了一卷文书和一个金色的小盒。

  一眼看到金色小盒,周年山顿时微微一怔。

  “林夕升任正九品,暂代燕来镇督,授光辉勋章。”铁涵青自然知道周年山主要问的是谁,将文书和金色小盒递上的同时,轻笑道。

  “果然如此。”周年山接过铁涵青手中的东西,却是将一直捏在手中的小卷递到了铁涵青的手上,感叹般摇了摇头,“只是不知道这次又要记什么功劳了。”

  “嗯?”

  铁涵青至此才发现周年山神情不对,展开手中小卷一看之下,却是微微变了脸色。

  “你也见过林夕,以他的为人,应该不会因私怨而行栽赃嫁祸之事。”周年山看着铁涵青,道:“而且事关修行之事,你比我更加清楚,想要栽赃嫁祸也嫁祸不了。”

  铁涵青脸上再也没有半分笑意,沉声道:“什么时候传来的消息?”

  周年山苦笑道:“就在方才。”

  “此事事关重大,我要马上回去安排。那名证人案犯的押解,便劳烦周大人了!”

  一句话说完,铁涵青便已转身疾走,如雷般的马蹄声很快在镇督府外响起,片刻远去。

  ……

  此时林夕也在骑马,林芊坐在他的身前,不停的兴奋尖叫着。

  对于徐宁申和大莽潜隐的事,他并没有太多牵记,因为对于他而言,这个世上还到处都是不可知的强者,到处都是不可知之地。

  他还只是息子江中渐长的小鱼…所要考虑的只有自己身边的事,只有自己修行的事。

  ……

  唐藏古国。

  一个对于林夕而言更加遥远得不可触摸的不可知之地,即便是云秦的顶尖强者,都没有几个人踏入过的帝国。

  皇宫之中,一盏酥油灯长明不灭。

  一名身穿禅衣的中年宫女正在帮一名男子梳理头发,将这名男子有些微枯的黑色长发结成辫子。

  中年宫女是名不弱的修行者,眉心微微鼓起,呼吸悠长,迥异常人,然她的面色虽然镇定,双手却是微微有些颤抖。

  因为她知道这名男子的身份。

  她知道这名男子虽然看似文弱,然而当年是足足付出了数十名强大修行者和五百金吾卫的代价,才将此人重创,打入水牢之中。

  正是因为这名男子,唐藏的许多修行者,才知道青鸾学院的可怕。

  和从水牢中刚刚走出相比,这名男子的形容已经判若两人。

  他浑身的烂疮和腐烂裂开的伤口都已经愈合,脸上纠结如水草的胡子已经全部刮干净,显出了一张带着些骄傲的瘦削面容,只是面色依旧有些过于苍白,显得下巴的胡茬显得特别青黑,这使得他看上去有些凶。

  在宫女帮他梳理头发,结辫之时,他一动不动的看着那盏酥油长明灯。

  他的对面,坐着唐藏古国的皇帝,凤轩。

  “你觉得这酥油灯好看么?”蓦的,男子的目光从那盏长明灯上移到了凤轩皇帝的身上,问道。

  神容十分疲惫的凤轩皇帝轻声道:“谷先生既然看了这么久,自然有好看之处。至于问我…我自然觉得这灯是好看的。”

  “这灯并不好看,我只是要看看你对你母后的真实态度,以及她将你到底教到了何种程度。说实话我的确很佩服她。”男子微微的叹了口气,看着凤轩皇帝,却是又很突然的说道:“你不怕我杀了你么?”

  “不怕。”

  凤轩皇帝还没开口,从他身后的帷帐流苏之间,却是突然钻出了一个双眼乌亮的白衣光头小僧,他打量着男子,一脸童真的合什笑道:“我师兄说了,谷先生不会杀皇上,想杀的话…也杀不了。”

  男子想要摇头,但反应过来有人在帮自己梳理,脑袋便微僵,但此时他身后的宫女却是已站了起来,对他行了一礼之后便离开,却是已经帮他梳理好了。他便接着摇头,看着白衣光头小僧道:“你们般若寺出来了几个人?”

  “我和我师兄,两个人。”白衣光头小僧扳着手指头,又多嘴自我介绍道:“我叫云海。”

  男子难得的一笑,道:“云海,你很有趣。”

  白衣光头小僧云海却是骤然苦了脸,可怜巴巴道:“谷先生…既然你觉得我有趣,那能不能把我们般若寺的东西还给我们。”

  男子摇了摇头,道:“怎么还?那东西你们又不是没有,我都学到了,又不能劈开脑袋洗掉。”

  云海张了张口,原本似乎还要在这个问题上多说什么,这间殿外一个声若洪钟的喝声却是骤然响起,“云海,多嘴!”

  云海便嘟了嘴不出声。

  “既然你师兄来了,他为什么不进来?”男子听了听,看着云海问道。

  云海道:“因为师兄古板,不喜欢多和人说话…不过他人是极好的。”

  听到这光头小僧一本正经的问答,男子又是笑了笑,接着转头看着凤轩皇帝:“既然般若寺都出来了两个人,你们又巴不得早些送我回去,为什么还要将我留在这里?”

  “因为为了先生的绝对安全,我必须先设法将皇叔的神象军调走。这需要花费不少的时间。”凤轩皇帝看着男子道:“我原本已经派出两批人想和你们青鸾学院的人先行接头,但是我派出的那两批人却都是消失在了戈壁之中。我对皇叔在无尽戈壁之中的部署还不清楚,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比我更不惜代价。所以为了安全起见,只能等先生的身体略微调理好一些再说。”

  “这些时日,我听到的消息都是你们给我的。”男子冷笑道:“既然闻人苍月是如此人物,谁也保不准他会和你皇叔有什么交易。时间越是拖得久,便越是于形势不利。”

  凤轩皇帝点了点头,声音微寒道:“不是保不准,而是恐怕已经有所交易,因为碧落陵方面已有大动,现时就连你们青鸾学院的消息都难以传到唐藏。我派出的一批人,极有可能是死在了天狼卫的手里。”

  男子皱起了眉头,明显也是出乎意料:“竟然封锁到连青鸾学院的消息都传不过来,想不到这么多年下来,云秦竟然出了这样一名不得了的人物。”

  “因为他的身份在,他控制的碧落区域之后,和我们唐藏古国之间还有飞鸟难渡的无尽戈壁…”

  “厉害就是厉害,不用替我们青鸾学院说话。”男子直接打断了凤轩皇帝的话,道:“现在我唯一要重新权衡的便只有他的实力和西边的局势,以及要知道你到底想怎么做?”

  凤轩皇帝深吸了一口气,微微垂首诚恳请求道:“我想请先生配合演一出戏。”

  ……

  ……

  东港镇轰动了。

  燕来镇轰动了。

  整个鹿东陵都轰动了。

  东港镇镇警局林夕雨夜接报,直上东港江坝,不在自己职责范围之内而全力担当,日夜奔忙,调度固坝,不在燕来镇任职而连夜赶至燕来镇力谏,被回绝之后依旧至江坝,将近三千村民连夜疏散,燕来江坝溃两船相撞,山体滑坡,乱石如雨而第一时间不顾安危身先士卒救援,连救百余人。

  功绩惊人,升至正九品,代燕来镇督,授光辉勋章。

  江问鹤固坝有功,升任正八品,任东港镇督。

  惠古镇工司督造姜笑依在假依旧身先士卒,亦有重大立功表现,升任从九品,任三镇监匠。

  林夕的所作所为可以说已经全在民众眼中,只等着上面表态,此刻正式嘉奖公文一发出,各镇民众顿时一片欢腾。

  而陵内各司官员听到这个消息却是都咋舌不已,这才多少天,便已从十品官员升任至正九品,而且还有一枚光辉勋章…这就相当于是欠着到从八品,这是什么样的升迁速度?

  但这日对于东港数镇民众来说的喜事却不止这一件。

  就在这份来自郡守府吏司的文书到达东港镇后不久,一份来自郡守府刑司的文书也正式到达。

  银钩坊首犯徐乘风,判千刀凌迟,三日后临刑!

  这消息一传出,顿时又是大快人心,东港数镇更是家家户户张灯结彩,更是将“小林大人”四字时时挂在口边。

  也就在这日日暮之时,数百铁骑疾驰至清河镇,将一处私宅围得水泄不通,然而为首的铁涵青彻查之后,却是一无所获,黑沉着脸在夜色中率队朝着鹿东陵府疾驰。

  三镇连营之内,徐宁申数处住所之内,已经全无徐宁申的踪迹。

  徐宁申已经逃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