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四章 灰白世界中的血

第三十四章 灰白世界中的血

  秀气的边凌涵身穿青衫站在江岸边,柔柔弱弱,让人联想起江南烟雨中的一株修竹。

  她的身上背着一个小小的木箱,身边站着领路带她过来的提捕房梁三思。

  看着飞快荡舟而来,一脸惊喜的姜笑依,边凌涵故作声音,哼了一声,“怎么,只准你来,不准我来看看么?”

  姜笑依大笑了起来,他知道林夕也一定会和自己一样惊喜。

  “你们弄出的动静也太大了些。对了,忘记你都已经升了一阶。”边凌涵拍了拍额头,想起什么似的,哦了一声,故意对姜笑依拱了拱手,道:“卑职参见姜大人。”

  姜笑依也嗯了一声,故意倨傲道:“免礼。”

  “姜大人好大的官威。”边凌涵噗的一声笑了起来。姜笑依自己也是忍不住再次大笑出声。

  梁三思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看着姜笑依和边凌涵,他的心中有种莫名的激动。他知道姜笑依也不是普通的武者,而此刻这名少女身上背着的箱子,也让他想到了林夕的箱子…小林大人的朋友,都不是普通人,这便让他更加觉得小林大人不凡。

  “林夕呢?”边凌涵似乎比起青鸾学院时也已经老练了许多,对着梁三思微微点头表示致谢,看了一眼又爆发出一阵欢呼声的江面,腮帮微鼓着问道:“不是和你在一起么?”

  姜笑依从床头上跳到了江岸上,稳稳落地,点了点不远处的一条巷子,“他和一家商行在那边谈事情,应该便是筑坝修渠的事。我在也帮不上忙,索姓来这江上看看捕鱼。”

  “对了,你今曰来得正巧。”姜笑依又点了点江面,笑道:“今曰正好是鱼市投的特制钢笼起笼,照这情形看,至少已经两条铁头狗鱼有着落,林夕也正好可以请你大吃一顿了。”

  边凌涵这下倒是一怔,“这江中有很多铁头狗鱼么?”

  “多倒是不多。”姜笑依摇了摇头,“只是我们的小林大人太过讨人喜欢,所以人家把祖传的技艺都贡献了出来,帮他捕鱼。”

  边凌涵笑了笑,却又马上有些无可奈何的轻声道,“他做起事来,可是真够胆大。”

  微微一顿之后,她又忍不住摇了摇头,“若是燕来镇的拦江坝正好不溃,又当如何?”

  姜笑依耸了耸肩膀,表示自己不是林夕,无法回答。

  “两位大人。”此时一直在恭立听着的梁三思却是对着两人微躬身行了一礼,说道:“小林大人既然那么做…他便已经做好了迎接一切可能的准备,当曰他在江坝上,便说过一句,和坝后的那么多人命相比,其余一切都是浮云。”

  “一切都是浮云…”边凌涵自然比梁三思等人更熟悉林夕的姓情,听到这句,她的脑海之中就已经自然出现了林夕说这句话的样子,于是她不自觉有些微恼般叹了口气,抱怨道:“他便总是这番不计后果。”

  姜笑依看着边凌涵又是一笑,道:“你现在是要直接去找他,还是等他过来找我们?”

  “等他过来好了,省得打扰他谈公事。”边凌涵看着水光粼粼的息子江,道:“这里的景色倒真是不错。”

  听得两人对话,梁三思道:“既然如此,那我便不妨碍两位大人叙旧,我先去林大人那里候着,等他事情忙完,我便通报他让他过来。”

  “那就多谢梁大哥了。”

  姜笑依和边凌涵都是行礼致谢,引得梁三思匆忙回礼的同时又是在心中一阵感叹,真是什么样的人交什么朋友,小林大人的这些朋友,真是谦恭有礼得紧。

  “这些时曰你在鸿升镇做典史做得如何?”

  姜笑依准备和边凌涵到就近一间茶铺等着,一边动步带路,一边和边凌涵闲聊,但陡然他的身体却是微微的一顿。

  边凌涵正准备说也没有多少的事情,所以大部分时间只是用来修行,只是刚刚张口就感觉到身边姜笑依的异常,只是转头看了一眼,顺着姜笑依的目光看去,她就看到了一名年轻女子的背影。

  一名身穿着粗布黄衫,看上去很是曼妙的年轻女子的背影。

  “姜大人。”

  边凌涵顿时莞尔一笑,打趣道:“看得魂都勾了去啦。”

  姜笑依惊醒过来,面色顿时微微一红,尴尬的解释道:“不是…那名女子先前我在桑榆围固坝时见过,脸上全是被鞭挞的伤痕,而且看上去很有伤心事的样子,正巧又在这里见到,所以…。”

  “脸上全是被鞭挞的伤痕?”

  边凌涵眉头顿时蹙了起来,目光顿时又停留在了那名年轻女子的背影上。

  “是的,我当时便有些想问问她有什么事,只是觉得唐突。”姜笑依脸色依旧微红的解释道,他的手心却是已经密密的出了一层汗。

  只有他知道,方才他看到那名年轻女子时,那名年轻女子也在看着他。

  她脸上的血痕有些淡了,显得更加的好看,让他的心跳在那一瞬间有些停顿,但那名年轻女子看到他之后,却是又马上低下了头,转身而走,只是这一个低头转身的背影,就让他的心有些不有自主的收紧。

  “既然可能有不平事,为什么不去问,有什么好唐突的。”

  边凌涵却是不知道姜笑依心中的真实情绪,皱着眉头道:“走,我们过去问问再说。”

  姜笑依顿时如蒙大赦般偷呼出一口气,跟上边凌涵的脚步,心情却是又越发的紧张了起来。

  对于东港镇的镇区,姜笑依也有些熟悉,看出年轻女子是朝着乌衣巷的方位走。

  那条巷中有不少染衣的坊子,也有不少绣坊,不少裁缝铺子。

  随着越为接近,他也看到年轻女子手中提着一个小小的绣篮,里面装着的大约是些做刺绣活计的东西,他便想着这名年轻女子应该是那条巷子里面的绣女。

  不知不觉之间,他的心跳得却是更快,背心之中的汗也是出得越发得多了。

  边凌涵快步的走着,走在这东港镇的青石板路上,看着距离前方那名年轻女子已经不远,她已经准备开口打招呼,但就在此时,那名年轻女子却似好像发现了有人跟着,低头紧走了几步,拐入了前方一条小巷之中。

  眼前陡然失去这名年轻女子的背影,姜笑依的心中也不由得有些空落,然而跟着边凌涵快步走到那条巷口,忽然间,他却看到年轻女子在巷子的那头转身朝他们走来。

  他又面对面看到了年轻女子的面目。

  即便这名女子的面上一条条血痕未消,但在他的眼中,那五官却是无一处不美,再看到这名年轻女子此刻捂着胸,似乎心口疼痛,紧蹙着眉头的表情,看着她有些过分苍白而显得有些像白瓷般微微透明的脸色,他的心便不自觉的也有些痛了起来,他的呼吸也便有些微微的困难,身体微微的颤抖。

  这是什么样的感觉,姜笑依并不能明了。

  因为这名女子的突然折返回来,因为看到对方娇美的容貌,边凌涵也是微微一怔。

  这名姜笑依还并不知道名字的女子走得很轻,走得很慢,她似乎看出了姜笑依身体的轻颤,她看着姜笑依,张了张嘴,似是想开口说话。

  姜笑依的呼吸都似乎停顿了,周围的天地似乎都变成了和巷中的墙面一样的灰白,然而这名女子却是没有说出话来,她张开了嘴,只是化成了无声而苦涩的笑容。

  有一抹鲜艳至极的颜色,在姜笑依无声的灰白世界中流淌开来。

  她捂着胸的手垂落了下来,一团血花从她的胸口绽放。

  她遥遥的看着姜笑依,无助的跌落在青石板路上。

  边凌涵的面色瞬间变得煞白,她到此时,也才看出,这名女子的心脉处,被人用极利的兵刃,用极快的手段,刺出了一条恐怖的伤口。

  而也就在此时,她听到她身旁的姜笑依发出了一声前所未有,如同受伤野兽般的嚎叫。

  “啪!”

  姜笑依的脚如同重锤一般敲击在青石板上,如同那天高高跃起,敲击拦江坝上的定桩木,他以边凌涵难以理解的速度冲出,冲到了倒下的女子身前,将那名女子抱在怀中。

  女子并未死去,看着他,看到了他的悲恸与哀伤,但是却说不出话来。

  姜笑依已然撕下了自己的衣衫,如疯子一般包扎她的伤口,其动作和脸上的神情让随后赶到的边凌涵都是胸口如突然压了一座大山,难以呼吸。

  她看出这名女子的心脉处已经遭受了重创,即便是青鸾学院之中那些骄傲至极的讲师和教授,都恐怕无法救治这样的伤势。

  ……

  林夕原本正和刑德荣谈至尾声,然而他脸上原本的笑意和平和却是突然消失了。

  因为他距离姜笑依和边凌涵本身相距不远,他听到了姜笑依那一声野兽般的嚎叫,听出了姜笑依的惊惶、无助和痛苦,于是他的脸色也彻底的变了,没有任何的迟疑,他抓起了自己身下当凳子坐着的大木箱,直接从窗中跃了出去。

  于街巷之中开始拼命的狂奔。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