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六章 死士

第三十六章 死士

  深巷中,这名庄稼汉子模样的刺客凄厉的嚎叫着。

  凄厉嚎叫声中,其中不可置信的震惊意味还远远大于痛苦的意味。

  怎么可能会有人知道他在这里刺杀这名女子,怎么会突然射来这样的一箭。

  脸上有淡淡血痕的女子也发出了一声惊呼。

  庄稼汉子手中的三棱长刺和黑色油布以及突然贯穿了庄稼汉子手臂的箭矢让她根本弄不明白在这一瞬间发生了什么事。

  乌衣巷的楼阁上,林夕于阴影处站立了起来,虽然前一箭射得十分完美,但是他知道这名庄稼汉子距离女子尚近,尚有刺杀女子的能力,所以他没有丝毫的停留,第二支晶钢箭已然从他的手指尖飞了出去。

  “嗤!”

  庄稼汉子听到了第二丝诡异的风声,但他还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右大腿上便已经再次发出了利器血肉的声音。

  透明的箭矢刺穿了他的大腿,强横的力量使得他再也无法站立,噗的跪在了地上,从他大腿上透出一长截的箭尖和地面接触,给人的感觉好像这一箭将他钉在了地上。

  边凌涵和姜笑依的声音从女子身后的巷口出现了。

  两人听到了庄稼汉子那先前的一声凄厉嚎叫,惊决有异,便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进来,一眼看到这样的景象,两人的身影却都是猛的一滞,脸上都布满了不可思议的震惊神色。

  边凌涵第一直觉这名庄稼汉子是这名女子所伤,然而看清这名女子的惊惶和庄稼汉子身上的箭矢、以及庄稼汉子手中的三棱长刺和黑油布,她便也瞬间反应了过来,以最快的速度打开了背上负着的木箱。

  林夕已经搭上了第三根箭矢,但却并未出手。

  一柄精巧的银色折叠弓在边凌涵的手中飞快展开,对准这名庄稼汉子的同时,一根银白色的箭矢也已经搭在了弓弦上。

  庄稼汉子嚎叫声停,微扬起了头。

  这是一名相貌极其普通的黑面汉子,和东港镇普通的庄稼汉子看上去并没有多少差别,看着边凌涵手中对准了自己的银色弓箭,他的苦涩的咽了口口水,然后伸出了舌头,用力的咬了下去。

  边凌涵稳定的双手顿时轻颤了一下。

  即便在风行者的训练之中,佟韦已经不知多少次提醒过她和林夕,眼中无论看到任何的景象,都不能影响手中弓箭的稳定,在和雷霆学院的对抗之中,她也已经见过淋漓的鲜血,然而此刻看到这名面相普通的庄稼汉子将自己的舌头如同一条肥厚的鱼片一般嚼烂,看着鲜血和破碎的血肉从他的口中涌出,她还是无法控制住由心的心悸,犯了风行者绝不能犯的过错。

  黑面庄稼汉子半跪的身体朝前倒了下去。

  他的身体遮住了自己的双手,那根三棱长刺已经被他的左手竖了起来,他一倒下,这根三棱长刺便从他的背后透了出来。

  ……

  ……

  林夕从一间房屋下跳了下来。

  走到了边凌涵等人的面前,站在了黑面庄稼汉子的尸首前。

  “这人不是修行者。”

  边凌涵的目光从黑面庄稼汉子的尸身上抬了起来,看着摘下斗笠的林夕,她的脸色有些苍白,手脚也有些微微的颤抖。

  “应该不是修行者。”林夕点了点头,道:“但却是一名死士。”

  林夕在这个时候自然不会讲什么冷笑话。

  云秦的死士自然不是指死了的人,而是指有些人养着的,可以随时为他而死的门客。

  “到底怎么回事?”

  姜笑依看着身上也溅到了鲜血,脸上没有丝毫血色的王思敏,转头看着林夕,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你不是在和人谈事情么?”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林夕明明是在和商号谈事情,怎么会突然穿着蓑衣,戴着斗笠,出现在了这条街巷里,而且还恰好阻止了这名杀手的刺杀。

  “我也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林夕无法解释,也不想随便找什么借口搪塞,所以他便也不解释,只是看了王思敏一眼,然后将黑面庄稼汉子仰面翻了过来。

  他极其仔细的检查了一遍这名黑面庄稼汉子的身上,但是衣内却没有任何的东西。

  “你以前见过这个人没有?”一无所获的林夕站了起来,用最温和的语气看着站在一边的王思敏问道。

  王思敏摇了摇头,轻声道:“没有。”

  林夕点了点头,也不多说什么,转身快步走入了这名黑面庄稼汉子方才走出的房屋之中。

  这是一间挤在巷间的狭长平房,三间房屋之中只有两个小小的天井,所以连着的三间狭长房屋里面都是非常的黑暗。

  林夕在这黑暗的房屋中走着,最靠近这侧巷子的一间是间低矮的厨房,砌着一个大灶,并无任何异样。

  再往前行,中间的一间是间卧房,刚走进这间卧房,他便闻到了一丝血腥的味道。

  ……

  边凌涵和姜笑依都在外面等着。

  此刻已经有百姓发现了这条小巷中发生了命案,因为有人认得姜笑依,所以在初始的惊慌过后,便也已经有人去通知提捕房的其他人。

  “怎么样?”

  看着搜查完,从内里房屋走出的林夕,两人都是低声问道。

  “里面有一名老人死了,被捂在被窝里…应该是住户。”林夕看了一眼地上黑面庄稼汉子的尸身,“这是名老手,十分干净,没有留下任何有用的线索。”

  “你是哪里人?怎么会突然有这样一名刺客来刺杀你?”边凌涵深吸了一口气,忍不住转头看着低头站着的王思敏问道。

  王思敏浑身微微颤抖,张了张口,一时却说不出什么话来。

  “她的来历我知道一些,等待会回提捕房再说吧。”看着周围越聚越多的百姓,林夕又看了一眼姜笑依,轻声的说道。

  “你知道?”

  边凌涵微微的一怔,看着林夕肯定的脸色,她便也不再多问。

  已经升任代提捕的杜卫青等人匆匆赶到,林夕陈述了这里发生的事情之后,便让杜卫青等人处理现场,他和边凌涵、姜笑依、王思敏却是先行回了提捕房。

  ……

  ……

  “多谢大人。”

  提捕房中,看着林夕端来的一盏热茶和看着姜笑依和边凌涵先行退出到另外一间房间,王思敏咬了咬嘴唇,对着林夕深深的行了一礼。

  “这是我份内事。”林夕和声道:“不必多礼。”

  “在银钩坊,大人已然救了我一命,所以这次我谢大人不是因为大人救了我的命,而是因为其它。”王思敏黯然的说道:“大人想是知道银钩坊的事情对于我们这些女子而言都是心中难愈的伤疤,顾及我的自尊,所以才不在那么多人面前再问,而是带我回提捕房私下问讯。”

  “不管别人如何,这银钩坊的事情,我并不觉得是你的污点,正是因为你的节烈,你才被鞭挞成这副样子,而且我知道在我解救你们出来之时的那天,你晕死过去,就是因为抵死不从,绝食了许多天饿的。”林夕看着王思敏摇了摇头,认真的说道,“这只能让我对你更加敬重,若是我对你心有所属的话,绝不会因为此事而不喜欢你,反而会更加珍惜。”

  王思敏的呼吸霎时停顿,她不可置信的抬起了头来,但看到林夕的眼神极其的真诚。

  林夕的这句话对于他熟悉的那个世界来说极其平常,在很多肥皂剧里面,这样的话语比比皆是,然而这是云秦,这是一个截然不同,极其保守的世界。

  她没有想到,林夕竟然会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她的性情十分刚强,即便现在她的家人都接纳不了她,认为她应该为了证明自己的贞洁英烈而不能活在这世上,她还是没有当着别人的面流下一滴泪,她还是靠着自己的双手在东港镇过活,然而此刻,她的眼睛却是彻底的模糊。

  “其实我今日这么做,不仅仅是顾全你的自尊,还是因为有我朋友姜笑依的原因在内。”让她呼吸又是停顿,身体猛的一颤的是,林夕此刻却是又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来。

  “我也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林夕看着她微微一笑,尽力先不谈案件,让气氛变得缓和些,“但我不是瞎子,我看得出他对你有些情愫,我也看得出你对他也有好感,只是因为有银钩坊这样的经历,所以你心中才有芥蒂,才不自觉的想要躲着他。”

  “若是我…我不会介意你这样的事情,但我不能完全左右别人的看法…所以我也要给他一点时间,用缓和些的方式慢慢来会比较好。”看着身子颤抖得更加厉害的王思敏,林夕认真的说道:“对于男女情爱而言,喜欢或不喜欢,个人的品行,才是最为重要的,其余别的,都是次要的。”

  “林大人。”

  王思敏抬起了头,眼泪如珍珠一般,一滴滴的从她白皙而布满淡淡血痕的脸上滴落,“多谢大人…不为其他,只为大人的这番话。”

  “人为自己和欣赏自己的人而活,又何必在意那些欣赏不了你的人的目光。”林夕笑了笑,道。

  王思敏重重的点头。想到林夕的所作所为,这句话便让她有了更深的感触。

  林夕静静的等着她止住眼泪,看着她平静下来,对着自己点了点头,他才开始展开了案卷,道:“那我们开始来看看今日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