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七章 那一个阉人

第三十七章 那一个阉人

  一碗盖着浇了浓汁的大肉的白米饭放在了徐乘风的面前。

  除了这碗热气缭绕,看上去很是可口的大肉盖饭之外,还有一碟腊鱼肉,一碗青菜,一碟白豆腐,一大碗白酒。

  经过了许多天的牢狱,此刻的徐乘风已经完全没有当日的玉树临风和不可一世,他的头发纠结在一起,脸上和手上满是污垢,比起乞丐还要落魄,而且缩在角落之中,如同暴露于街头的老鼠一样惶惶不可终日。

  之前典狱失火之时,他以为有人来救他,然而直至火熄,也并没有人带他出去,他的期望变成了失望,又慢慢变成了绝望。

  他在心中不停的咒骂着、诅咒着、恐惧着、惊疑着,嗅到饭菜的香气,等到负责典狱饭菜的老看守肖川转身将要走出这间牢房时,他终于忍受不住,冲着肖川的背影问道:“今天外面听上去这么热闹…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么?”

  手提着沉重食盒的肖川脚步一顿,脸上顿时布满讥讽的神色,但不等他开口回答,牢房门口有脚步声响起,他抬头一望,顿时惊喜的躬身行礼,“林大人。”

  听到老看守这声称呼,徐乘风还没有看清走进来的人,身体就条件反射般猛的缩紧,喉咙里却是发出了野兽喘气般的呼噜呼噜的声音。

  林夕对着肖川回了一礼,示意肖川随意便是,接着他便朝着关押徐乘风的铁牢前方走来。

  看着自己日日夜夜诅咒的仇人施施然的出现,走到自己的面前,徐乘风喉咙里的呼吸声更重。

  “刚刚听到你问今天外面听上去怎么热闹。”

  林夕却是淡淡的看着徐乘风,看着这名当时不可一世的世家公子,平和的说道:“那是因为银钩坊一案的判决下来了…刑司的人也于今天到了。”

  微微顿了顿之后,林夕接着补充道:“东港镇周遭的百姓都是十分质朴,虽然和他们绝大多数人无关,但他们觉得这是件非常值得开心的事,所以他们都在庆祝。”

  徐乘风的身体猛的一僵,他抬头看着林夕,双瞳之中充满了说不出的怨毒,但更多的却是恐惧。

  “你此刻肯定想知道此案的判决结果,但因为你对我恨之入骨,所以此刻极想知道,但却不开口问我。”林夕看着徐乘风,道:“但我可以告诉你,你判的是当众千刀凌迟,明日正午行刑。”

  “林夕….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一声令人听后都会夜晚做噩梦的凄厉大叫声从徐乘风的口中发出。

  谁也想不到徐乘风这样瘦削的人口中竟然会发出这样惊人的音量,他的身体猛的从地上跳了起来,张牙舞爪,似是要将林夕撕成碎片,但一阵金属敲击声中,他被身上的镣铐拖着,却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摔得他整个人都再次发出了极其难听的嚎叫。

  林夕安静的看着厉鬼般的徐乘风,摇了摇头,道:“我不怕鬼,所以别想学贞子来吓我…而且你早就应该想明白了这样的结果…因为上面若是有人想救你的话,也不会就让你在东港镇这样的小牢房关着,至少要将你调到别的监狱去。”

  “而且还有马红俊的那一把火。”林夕看着徐乘风,微讽道:“那把根本不管你的火…难道还不曾把你心中的最后一丝侥幸都烧掉?”

  “林夕!我爹不会放过你的!”

  徐乘风再次发出了野兽般的嚎叫,脸上除了泥垢之外,糊满了涕泪。

  “真可惜。”林夕同情的看着徐乘风,道:“徐宁申已被证实和千魔窟的修行者有染,而且他此刻已经畏罪潜逃,不知道逃到何处去了,你们徐家的所有家产都已经被罚没充公。所以你的老爹是根本帮不了你的任何忙了。”

  徐乘风的声音戈然而止,他的身体僵住了,随后却是抽搐了起来,不可遏制的抽搐了起来。

  “看来你也是知道千刀凌迟的真正痛苦。”

  林夕看着徐乘风,缓缓的说道:“明日帮你行刑的是郡府有名的快刀葛,我仔细问过他行刑的过程,他和我说其实他的刀磨得很利,真正刀割在身上,恐怕不如你想象的那么痛苦,但大多人真正无法忍受的恐惧和痛苦是看着自己的身体被小小的铁丝网裹紧,突出一小块一小块,然后看着自己的一片片血肉被切下来,自己的身体的变化….”

  “住口!不要再说了!”林夕还没有说完,便被徐乘风的嚎叫打断。

  “我想我的意志要比你坚韧一些,因为我比你更不怕死,但我想如果换了是我,我也肯定承受不了。”林夕却是没有管徐乘风的嚎哭,继续缓缓的说道:“所以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一个可以让你免受这种痛苦的机会。”

  徐乘风的声音再次戈然而止,林夕的面前,唯有沉重的赫赫喘气声。

  “什么…机会?”林夕等着,徐乘风终于缓缓的说出了这四个字,他的喉咙都已经彻底哑了,身体还在微微抽搐,浑身的衣衫都已经被汗水湿透,整个人发出一股酸臭刺鼻的味道。

  林夕看着徐乘风,重重的说道:“我要知道那个人…那个一边看别人淫乐,一边用鞭子鞭笞王思敏的人。”

  在他和王思敏私下谈话之时,他已经又让提捕房的人全力去查了其余银钩坊获救女子的下落,传回来的消息是都安好。

  没有人刺杀其余这些女子,这便只能说明…王思敏接触到了某个很特别的人,某个有能力拥有死士门客的人。

  云秦的任何官员都明白,一名绝对忠心的死士,有时比起一名修行者还要难得得多。

  而查看过王思敏先前的口供和此次交谈过后,他便发现王思敏接触过的特别人物只有一个,那就是那个将她鞭笞得浑身血痕的人。

  王思敏被掳进银钩坊的时间并不长,她虽然也吃过许多苦,但那些折磨她的人,却几乎都是银钩坊自己的人,唯有一名戴着面具的男子。

  当时她是被绑着送入了一间隔间之中,通过这间隔间,能够看到外面一间大房的景象。

  那间大房之中,便有一名富商在奸淫两名女子,而这名戴着面具的男子走进隔间之后,却是一边不停的看着外面大房的景象,一面沉重的喘息着说着许多粗鲁的淫词秽语,一面不停的鞭笞她。

  所以今日派出死士刺杀王思敏的人,便只有可能是这名戴着面具的男子,因为王思敏看过此人的体型,听到过此人的声音。

  ……

  林夕一句话出口,便细致的看着徐乘风的表情,他看到徐乘风的脸明显抽搐了一下,但却没有马上开口说话,便知道自己的判断应该便是对的,应该就是这名戴着面具的男子。

  因为来自不同的世界,林夕的见识便远比一般人要多得多,于是他又试探般冷讽道:“难道他根本没有那方面的功能…所以他只有如此变态,靠这样来满足他无法释放的**?”

  徐乘风脸上的表情更加精彩。

  恐怕是杂酱铺的杂酱,都没有此刻纠结在他脸上的各种情绪杂乱。

  林夕熟知对于一个意志已经被彻底摧毁的人而言,便不能给他任何喘息的时间,于是他又冷笑道:“怎么…不想说,想试试千刀凌迟的味道的话,那便算了。反正我也已经升任燕来镇代镇督,这件案子也已结案,跟我再无半点关系。而且我也并不想再惹上一个来头恐怕极大的对手。”

  说罢,他转身欲走。

  “你能…放我一条生路?”徐乘风顿时嘶哑大叫起来。

  “谁都救不了你。”林夕摇了摇头,看着徐乘风认真的说道,“但我至少可以设法给你个痛快。”

  徐乘风哭号了起来,“我都可以告诉你…但我也并未见过那人的面目,也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只有我父亲知道他的真正身份,他来过银钩坊数次,每次都是从江上来,进银钩坊时都是已经戴着面具…我只知道,他的身份极为尊贵…还有,我只知道,他是个阉人。”

  “阉人?”听到徐乘风的前面一些话,林夕的眉头已经深深的蹙了起来,然而听到这两个字,他却是忍不住惊讶的出声。

  无论是云秦还是唐藏,都没有太监这一说,宫中除了侍卫之外,其余都是用的宫女。

  既然这个世界不存在太监…又怎么会有阉人?

  “因为我也好奇他为什么有那种嗜好…所以我偷窥过他的更衣,他的下身被什么利器斩掉了。”徐乘风嘶哑的哭号声又响了起来。

  林夕皱起了眉头,他这几个呼吸之间也想通了,这个世界虽然没有太监,但也有可能因为各种原因而变成这样的残废。只是听来除此之外没有其它线索,要找出此人必定就会又变得极其困难。不知道能否从正武司的一些负伤记录上查出些什么,因为这人肯定是距离鹿东陵不远的高阶官员,王思敏听到的口音都不是外地的口音。

  “我知道的都已经说了,你给我个痛快吧!”徐乘风接连不断的哭嚎了起来。

  林夕正想得认真,随口道:“什么都不知道,还想要痛快?”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