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八章 为你杀了他

第三十八章 为你杀了他

  姜笑依和边凌涵在典狱外等着,三间被烧掉的牢房正在重建,有不少工匠正在奔忙。

  因为关押重刑犯的铁牢壁厚,又进深,所以徐乘风的哭嚎外面几乎听不到,这些工匠忙得井然有序,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因为拨的银两足够,所以想必用不了多时,就会有三间更牢固的牢房矗立起来。

  一辆马车在典狱外停了下来。

  东港镇督江问鹤掀开车帘,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他很清楚这次林夕让自己动用关系,暗中调查的有关死士的这件事,对于像他这样的低阶官员来说,恐怕危险程度还在上次拦江坝时挪用库银。

  然而从马车上走下来时,他却是发现自己并没有多少惶惶不安的情绪。

  这名老文官的脸上很快泛起了一丝自嘲般的苦笑。

  因为他发现,自己之所以如此,却是因为对林夕有了些盲目的信心。

  银钩坊一案的抗法、拦江坝的挪用库银、燕来镇的越权管辖,被弹劾惑民、鹿林镇省亲遭遇的刺杀…这些事情之中的每一件,看起来都根本没有回旋余地,但是林夕却是安生的渡了过来,平步青云,而那些和林夕做对的官员,却是死的死,逃的逃,连被撤职查办都似乎已经是最好的下场。

  对于那些郡守府之上的大员来说,八品九品的官员也只不过是他们马车车轮下的螳螂。

  但他跨下马车的时候,对于林夕和无形中已经和林夕死死绑在一起的自己并没有多少担心,想着的反而是上次杀手的刺杀,揭发徐宁申和敌国修行者勾结的功劳上面还没有定论,不知道又会记下什么样的奖赏,而这次林夕若是又和某架大马车上的人物斗赢了,那林夕又会得到什么样的嘉奖?

  ……

  头发花白的江问鹤走进了典狱衙门,看着朝气蓬勃的姜笑依和边凌涵,他就越发对林夕有了些盲目的信心,而和两人打过招呼之后,他也没有先急着说什么,也只是安静的等着。

  那一扇微掩着的牢门在三人的等待之中被推开了,林夕从中走了出来,看着等待他答案的三人,他微皱着眉头直接的说道:“我们之前猜得不错,的确是个阉人,但除了这点,徐乘风什么都不知道。”

  “查得怎么样?”看着有些失望的边凌涵和神情不像以往沉静的姜笑依,林夕转过了头,看着江问鹤接着问道。

  江问鹤摇了摇头,道:“按你的要求,鹿东陵七品以上有过重伤记录的官员都已经查过了,没有符合的。”

  边凌涵冷笑道:“这么来说,很有可能是更高级别的官员。”

  “也有可能是记录里面没有。”林夕边想边说道:“原本只有一些事关奖惩的受伤记录才会被记录在吏司相关案卷之中,而且恐怕没有人愿意公开告诉别人自己是个阉人,所以即便是在有立功的场合受了那样的伤,大多数人也不愿意报上去。从吏司记录上查也只能试试。”

  “我让史秋刀想办法,看看能不能走关系查到鹿东陵之上的官员的档案。”江问鹤看着林夕探询道:“只是上面并没有过命交情的人物,要查的话,恐怕无法确保消息不走漏。”

  林夕冷笑了起来,决然道:“查!为什么不查。就算查不出他来,我也要让他过得不安稳。我也要让他时时刻刻记得自己阉人的身份,让他记得不能暴露,连如厕更衣都要时刻担心着。”

  微微一顿后,林夕用更重的语气道:“不仅要让吏司查,我还会将此件案情公开上报,让上面的官员也知道,让上面的官员也来帮助协查。”

  江问鹤忍不住摇头苦笑,他知道林夕的这两句话归结出来就是哪怕你隐藏得好,我根本查不出你,但你让我不舒服,我就也让你更不舒服。

  “林大人,你这样做,那人肯定会恨你恨得要死。”江问鹤看着林夕叹气道。

  林夕看了江问鹤一眼,道:“我不怕,你怕么?”

  “怕有什么用。”江问鹤自嘲道:“现在谁都觉得我是和林大人穿一条裤子的,就算我从现在开始称病不出,若是有人要清算林大人,我也决计逃不过去。”

  “不过有些事你知道的越少,总归是多安全。”林夕微微一笑,对着江问鹤做了个再见的手势。

  “再见。”江问鹤马上站了起来,掉头就走,走的比来时还要干脆。

  “这江大人倒是也很有意思。”边凌涵看着江问鹤消失的背影,脸上的神色却是严肃了起来,“徐乘风还有说别的?”

  林夕点了点头,眉头皱得更紧了些:“他说了一件大事。”

  “什么事?”边凌涵和姜笑依有些心惊,因为他们都极少看到如此郑重其事的林夕。

  “军方和敌国商人有交易。”林夕看着边凌涵和姜笑依,缓缓的解释道:“不知道是和大莽还是穴蛮…但总之军方就是和敌国商人有交易。徐乘风不知道那个阉人的真正身份,但他却在无意中听到过那个阉人和某个客商的谈话,听到有这样的交易。而且那个阉人上面应该还有主子,他只不过是一个中间主事者。”

  一股凉沁沁的意味于这夏日炎热的空气中沁入边凌涵和姜笑依的心中,厅堂内一时静默下来。

  虽然各方边贸一直都存在,其中可能也有不少用于战争的物资,包括军械。但这些物资和军械却必须是来路正当,或来自于民间匠师的打造,或来自于一些民间修行者和敌**方交手过来抢夺到的东西。云秦正规的制式军械虽然在一些绞杀之后,不可避免的有些流传出来,但是决不允许用于买卖交易。

  尤其军方的黑市交易,更是大忌中的大忌。

  因为对于云秦人而言,最难以忍受的,便是自己国内优秀匠师打造的兵器,却砍杀在云秦自己的将士身上。

  当今圣上正式登基三年时,坠星边军便出过私卖军械的黑市交易,结果那一案之中,主犯三人被满门抄斩,从犯官员一共三十六人,所有加起来三十九名涉案官员之中,有三名正三品,六名从三品,所有这些官员全部被斩了,血流成河,杀得让所有云秦官员谈及军方私卖军械都是谈虎色变,提都不敢提及。

  然而此刻徐乘风的口中竟然又吐出了这样的事,而且最为重要的是,他们可以肯定那一名阉人能让徐宁申都拼命巴结,身份肯定极高,所以这次林夕让江问鹤查,都是至少从正七品开始往上查起,这样的一名权贵都只是一名中间跑堂的话,那名主事者,又是何等惊人的权贵?

  那人还必定是军方的高官,因为军方对于每一批军械的去向都有着确切的记录,只有军方从上到下控制了不少官员的高层,才能将军械从这流程之中洗出来。

  “徐乘风不仅知道了这件事,还知道交易的地点和时间。”

  看着很清楚这件事的严重性的边凌涵和姜笑依,林夕静默的说道:“所以我们现在所要决定的,是到底要不要管这件事。”

  林夕略微停顿了一下,又看了两人一眼,道:“因为你们也很清楚,别说将这件事报上去…就算是走漏一些风声,这件交易就会取消或者更改交易的时间或者地点,根本揪不住这背后的阉人和真正的主事者。”

  “当然要管。”边凌涵没有什么犹豫,秀气的脸庞上却是挂满了寒霜,“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交易?”

  姜笑依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林夕点了点头。

  青鸾学院对于他们这些学生一直都是采取放任自流的态度,就像他们对于世家皇朝的态度一样,虽然知道应该有青鸾学院的人在暗中观察甚至守护他们,但早在离开青鸾学院之时,学院就已经说清楚,遇到任何事都要靠自己,只有在青鸾学院认为有必要和他们接触的时候,青鸾学院的人才会主动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所以此刻知道这样的一件大事,又不能往外声张,就只能靠他们三个人。

  至于青鸾学院会不会知道,会不会插手,那也和他们无关。

  林夕早知道因为这件事有关那个阉人,两人绝对不会不管,所以他也没有任何的停顿,轻声道:“四天后晚上,龙蛇北仓洞边贸集镇。”

  “快马赶过去都至少要两三天。”边凌涵皱了皱眉头,道:“我们要马上出发。”

  “明天正午后我们便出发。”

  林夕点了点头,看着自己的这两名好友,道:“明日我要完成监斩。那些因银钩坊而失去了亲人的人们,要等着看徐乘风他们行刑。”

  “死有余辜。”

  边凌涵怒声道:“不过那个阉人…更该死!”

  姜笑依点了点头,想到那一名脸上有淡淡血痕的倔强女子,他的心却是又没来由的一痛。

  “我一定会杀了他…为了你蒙受的这些苦。”

  他深吸了一口气,手脚冰冷着,心中却是有一股前所未有的杀意在升腾。

  ***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