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一章 阳光照得到和照不到的地方

第一章 阳光照得到和照不到的地方

  云秦的午时,是一天之中阳光最烈之时。

  云秦人相信,在此时处决犯人,非但是真正的正大光明,将犯人所犯的罪大曝于天下,而且任何怨气和咒念阴魂在这午时烈日之下都无法存在于这世上。[]

  午时,东港镇外官道口,如火的阳光照耀下来,照耀在行刑台上跪着的徐乘风等十一名主犯的身上。

  这些人平日里都是异常光鲜,然而此刻却是面无人色,大多都已经直不起身子,瘫软在刑台上。

  台下已经汇聚了无数的百姓,其中有浮尸江上,最终引起了银钩坊案发的冯泽意的年迈母亲,此时她的头发比起来东港镇认尸之前更白,她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小小的疤痕。除了她之外,还有许多冤死在银钩坊中的女子的家人。

  周围的群众都自发的让了开来,让这些人都到了队伍的最前列,让他们看清台上这些禽兽的末路。

  林夕和江问鹤、杜卫青以及现时负责典狱的路明逸出现在了台上,看到林夕的出现,冯泽意的母亲对着他跪了下来,没有出声,花白的头发又是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无声无息,前排许多人也跪了下来,对着林夕行了一个跪拜大礼。

  一时之间,无数人聚集的刑台之前,竟是一片沉寂,没有任何多余的声音。

  刑司的一行官员坐在刑台后方的案后,看着这一暮,这些官员都有些动容,验明案犯的真身无误,待林夕等人都在刑部相关文书上签字之后,一名刑司正六品的执行官员站起了身来,高声宣读这些人查验无误,正式执行。

  一名背着一个小铁盒子的佝偻灰发老人和一名明显喝了许多烈酒的铁塔般魁梧黑面大汉走上了台。

  随着这名刑司官员面色一肃,厉声一声高喝:“斩!”铁塔般魁梧的黑面大汉狠狠的喷了口气,一脚踏上前去,伸出左手提起了徐乘风身旁一名瘫软在地的案犯后颈,然后猛的大吼一声,刀光一闪,手中的厚背鬼头大刀准确无误的砍入了颈椎骨节之中。

  唰的一声,那名案犯的头颅颓然跳起,鲜血从脖腔之中喷射出来,溅得老远。

  哗的一声,许多百姓吓得往后退了一大步。

  “喝!”

  刑司的这名侩子手并没有丝毫停留,第一名案犯的头颅还在台上滚动,他已经又是一刀,血光上天,又是一个头颅滚落。

  随着斩首的进行,围观的百姓想着这些人的恶性,也渐渐的胆大起来,渐渐响起了喝彩之声。且这喝彩之声越来越响,使得这午时的阳光都似变得更加的火热。

  徐乘风在被架出来之时,就已经瘫软在了台上,在第一名案犯的头颅落下之时,他已经直接吓得昏死了过去。

  那一名背着一个小铁盒的佝偻灰发老人只是微眯着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等到其余所有案犯的头颅都被斩下,他才小心翼翼的在台上流淌的鲜血之间行进,走到了徐乘风的身后,很平静的打开了背着的小铁盒,先行取出了三根细长的银针。

  在台下所有百姓的沉重呼吸声中,这名佝偻灰发老人如针灸一般,将这三根银针捻着刺入了徐乘风的头皮之中。

  徐乘风骤然发出了一声呻吟,整个人猛的一震。

  佝偻灰发老人闪电般在他的脊梁上一拍,原本瘫坐无力的他瞬间坐直,且整个身体一动不能动的僵直着。

  看到这名刑司老侩子手如此的手段,台下顿时发出了一声震天响的喝彩声。

  刑司老侩子手手中出现了一柄雪亮且极薄的小刀,划了数下,徐乘风的衣衫全部被切了下来,近乎**,一张细细的铁丝网和一大盒药膏从他的铁盒之中取了出来。

  眼睛的余光之中看到这两件东西,徐乘风的整个人都似要拼命的从地上蹦起,但是他却根本不能动,连舌头都僵直,只能发出最为简单,最为含糊的喝声,听上去无比的凄惨。

  他的脖子也不能动,眼光却是死死的望向了林夕的方位,充满了恐惧、绝望和愤怒、以及受骗般的神色。

  林夕微微侧转了头,他并不喜欢血腥的场面,感觉到徐乘风此刻的目光,他只是冷淡的想着…虽然我答应给你痛快一些,但也并未说一开始就让你没有知觉的死去。

  “你用什么方法让他死得更为痛快一些?”

  站立于他身后的边凌涵感觉到他面上现出了一丝少见的冷酷之意,用只有两个人听见的声音,在他的耳边问道。

  “青石耳…我们毒理课的时候学过,不算是毒药,平时吃反而有益处,但大量失血情况下,却容易使人意识麻木。”林夕轻声的回答道:“大概一百刀以后他才会麻木,我虽然答应他让他死得痛快一点,但是那些人的冤屈…这一百刀,却是不能少。”

  “你还是太仁慈。”边凌涵冷哼了一声,鄙夷道:“这种人,就算真的是骗了他又如何?”

  “你说的有道理。”林夕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的吐了出来,“不过我也懒得想这些…想到怎么做,便就怎么做了。”

  边凌涵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心想幸亏你只是因为懒,只是因为随意,并非是因为迂腐,否则恐怕今后也有得苦头吃。

  细细的铁丝网紧紧的裹在了徐乘风的身上,似乎将他分割成了许多小块,一块块白皙的肌肤在网格之中凸起,徐乘风口中的恐惧呼喝声更加惊惶,但是身体却依旧无法动弹。

  刑台下的百姓又爆发出了一声震天的叫好声。

  当初无数的人都亲眼见到了林夕的断案,见到了这名官家公子的骄横,此刻他越是凄惨,台下百姓胸口的恶气就出得更加的厉害,就觉得这东港镇上方的天空更加的正大光明。

  “唰!”

  老侩子手轻柔的挥刀,一片血肉伴随着徐乘风猛的呜的一声惨叫,从他的身上脱离了下来,如同一片削面片一般掉落在台上。

  “噗!”的一声响。

  徐乘风的屎尿齐流,台上一片污秽。

  台下所有的百姓都是齐齐掩住了口鼻,憎恶至极的看着这名只是挨了一刀便大小便失禁的官家公子,“真臭!”有许多人不屑的叫骂出声。

  林夕微微的摇了摇头,也走得更远了一些。

  在远离这浑身恶臭的徐乘风时,林夕想到了在燕来江坝上嘶声力竭,最后也发不出声音而死去的九旬老人。

  此次重修江坝之时,东港镇和燕来镇的不少人已经自发筹钱出款,将来会有一座老人的雕像矗立在那片他葬身的高|岗上。

  人终有一死,然而有些人会流芳百世,有些人,却会遗臭万年。

  ……

  ……

  午时的阳光泼洒在云秦。

  然而在辽阔至极的云秦帝国版图之中,有些地方,却是阳光都无法照射得到。

  比如龙蛇山脉之中的许多处地方。

  比如在别处显得特别穷山恶水,但在龙蛇山脉之中显得十分平常的东兰谷。

  龙蛇山脉十分的曲折,弯弯曲曲和不属于云秦帝国版图东边的大荒泽接壤,正是因为弯曲如龙蛇,如同龙蛇交缠,这条巨大的山脉才有这样的名字。

  龙蛇山脉是云秦的最东端,是云秦的地盘,而大荒泽,对于云秦帝国的认知而言,是穴蛮的地盘。

  因为大荒泽极大…且都是泥泞不堪的湿地和随时会将人吞噬掉的沼泽,一望无垠,即便是张院长时代的青鸾学院,也从未有修行者可以穿越过这片绵延不知道多少里的巨大沼泽地,所以不管是对于云秦、还是对于唐藏,还是对于大莽,都不知道这片大荒泽到底有多大,后面到底有什么。只知道有许许多多的穴蛮居住在这片巨大的沼泽地中。

  穴是指洞穴。

  蛮,是指有力、不开化。

  原本云秦帝国和穴蛮相安无事,但随着云秦帝国的版图扩大,等到云秦帝国探索的脚步终于跨越过龙蛇山脉,想要将版图再次往东扩大时,云秦先驱的商队、冒险者和军队,却是发现了这种世代居住在沼泽之中的土著人。

  这种土著人居住在沼泽地中一些土丘之中的湿冷地穴之中,极不开化,然而这些人却天生拥有强壮至极的体魄,这些穴蛮的体型一般要比成年的云秦人高出至少半个头,而且天生拥有超出一般人的力气。在单对单的情形下,即便是受过长时间训练的普通军人,也难以敌得过一名二十来岁的年轻穴蛮。

  云秦帝国发现这龙蛇山脉和大荒泽之中有许多帝国所需的资源,尤其是有不少对于修行者而言有用的药物和补品,还有不少可以驯服用以军用的强大猛兽,而穴蛮却也发现了龙蛇山脉之后有不同的世界,有他们缺少的一些食物和新鲜事物。

  拥有强大武力的云秦帝国想的是征服,而这些脑袋简单的穴蛮血液里流淌的就是最原始的规则,想的便是抢。

  所以战争便不可避免的爆发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