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章 沉冷如铁的军人

第二章 沉冷如铁的军人

  穴蛮小看了云秦这一个新生的强大帝国的武力,所以在这数十年间付出了无数血的代价。

  然而大荒泽的无数泥沼和莫名的环境使得云秦最有优势的重骑起.不到任何的作用,深入泥沼之地之后,后继粮草等物资的运送也成了最大的问题。

  所以这数十年间,云秦帝国和穴蛮在这片土地上僵持着。

  龙蛇山脉被云秦帝国占据着,然而龙蛇山脉往东的土地,依旧属于穴蛮。

  四百名身穿黑色皮甲的云秦军人的蜷伏在东兰谷低矮的灌木丛中。

  因为靠近沼泽地的山林中独有的湿热,整个山林之间弥漫着浓厚的瘴雾,使得阳光都难以照射下来,使得这里整个世界都显得异常暗沉。

  这群云秦军人黑色皮甲下面,还都紧缠着黑色的粗布,脸上也是包裹着黑巾,除了一双眼睛之外,身体没有任何部位直接裸露在外面,因为已经蜷伏了许久,几乎所有人的面巾都已经湿透,黑布内的肌肤上,有弯弯扭扭如蚯蚓般的汗水在流淌,许多人的身上都落满了虫豸,有些细小的虫豸甚至还是钻入了黑色粗布下面,在这些军人的身上叮咬了起来,然而这些军人的意志却是极其坚韧,完全如同死物一般,除了极其低微的呼吸声之外,却还是根本一动都不动。

  最前方一名身材并不高大,但是浑身却给人一种充满惊人爆发力的将领也一动不动的蜷伏着,依靠手中的单筒鹰眼默默的观察着。

  他通过单筒鹰眼看到,距离他还极远的阴暗潮湿的天地间,有数十名穴蛮正一脚深一脚浅的行走。

  这些穴蛮的额头和嘴唇都极其的宽厚,赤着双足,全身的皮袍用料都极其精简,只是相当于用一些皮带子穿起了一些钢片铁片挂在身上,遮挡住了许多身体的重要部位。

  即便已经看过,甚至和这些穴蛮近距离的厮杀过许多次,这名同样只露出一双眼睛,手持鹰眼沉静观察着的边军将领还是有些难以无法理解,明明这些穴蛮平日里都是居住在地底巢穴之中,而且无论是龙蛇山脉还是大荒泽里面,有小半地方都是浓厚水汽和浓瘴笼罩,连阳光都会被遮挡大半的阴郁之地,然而那些水泽却是出产最为丰富,也是这些穴蛮的猎食之地,是他们永恒的粮仓。按理来说,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地底巢穴和这种阴郁之地活动的人的肌肤会显得异常苍白,身材也应该不会高大,如同云秦许多矿山之中的矿民。

  但这些穴蛮却偏生长得十分高大,而且身上肌肤的颜色却是泛青的古铜色,一块块棱角分明的肌肉,就像一块块经过雕琢的岩石堆砌在他们的身上。

  似乎长时间的地底生活给这些蛮子带来的就只有他们身上挥斥不去的一种腐臭的气味,还有他们深深凹陷下去的眼眶和淡灰色的瞳孔。

  这些行走在阴暗潮湿的天地间的穴蛮越来越近了,在看清楚这些穴蛮身上挂着的钢片的瞬间,这名将领的眉头就深深的皱了起来,而看清跟随在这些穴蛮身旁地上一些硕大的身影,他的眉头就顿时皱得更深。

  这些穴蛮身上的挂着的甲片都是一些云秦边军的铠甲、甚至兵刃的碎片,完全不同于这些穴蛮自己打造的一些粗陋的土钢土铁,这只能说明这些穴蛮在之前恐怕已经不止一次和云秦边军交战过。

  他们身旁那些跟随着他们的,拥有硕大头颅的野兽,是穴蛮蓄养的妖鳄。

  这些泥沼之中身长超过数米的巨鳄性情冷血残忍,在泥水和淤泥之中动作都是极快,在平地上行走却是十分缓慢,平时走个十数里便会因为身体的沉重而导致体力耗尽,然而经过穴蛮不知用什么方法畜养过后,这些妖鳄不仅在他们身边如同猫狗般温顺,只有在他们面对敌人时才会显露出凶残的一面,而且也拥有了长途跋涉的体力。

  在龙蛇边军和这些穴蛮数十年的绞杀之中,这些妖鳄也给穴蛮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有许多云秦军人便是丧生在这种妖鳄的血盆大口下,今日也必定给他们造成不小的麻烦。

  按照云秦对于这些穴蛮的了解,随行带有这种妖鳄的,都是属于穴蛮之中的精锐,是他们之中真正的战士。

  这些穴蛮战士怎么会出现在东兰谷?

  虽然昨日就从侦察卫的回报之中,得知有穴蛮战士活动的踪迹,然而这名将领始终想不明白,这些穴蛮到底要做什么,到底发什么神经。

  往年穴蛮只有在秋冬两季相对于他们食物比较匮乏的时候,才会有大量的穴蛮进入龙蛇山脉,然而从今年春开始,大荒泽中的穴蛮活动的频繁就已经超过了以往秋冬季时。这东兰谷位于龙蛇山脉朝着云秦版图凹陷进去的马蹄形区域之中,相当于深入云秦军方势力范围,远离穴蛮的大后方。

  所以平时这种地方对于穴蛮来说就是死地,根本不太会有穴蛮想要深入这里面,翻越龙蛇山脉。

  虽然心中不解,但从双方的数量对比,坚信自己这方能够以不大的代价全歼这些穴蛮的将领还是极其缓慢,极其沉稳的手势往上伸手,握拳,然后张开成五指。

  握拳,对于云秦龙蛇军人而言,便是指一往无前的主动突击。

  伸开五指略做停留,便是指五十步时突袭。

  五十步,是很短的距离,所以看到前方将领的这个手势,后方所有沉默如铁的云秦军人更加的沉冷,更加的无声。

  ……

  一共五十余名穴蛮没有察觉到危险的在荒草和芦苇从中前行,距离越来越近。

  他们的谈笑声也已经传了过来,传入到这些埋伏不动的云秦军人的耳中。

  即便不通过黄铜鹰眼,这些云秦军人也已经在草茎的缝隙之间,看到这些穴蛮掩饰般裸露在外的岩石般小腿,以及在泥地上拖曳行走,发出哗啦呼啦声音的庞大鳄鱼身躯。

  在阴郁的天地之间,走在荒草和浓厚瘴雾之下的穴蛮依旧没有觉察到危险,但突然之间,没有任何绳索牵引,只是自行跟随在他们身边行走的一条巨大鳄鱼突然停顿,近乎半直立起身体,硕大的大口突然张开,合在空处,在空中发出了啪的一声空响。

  这一声响声响起,其余七八条妖鳄也顿时躁动起来,身躯在泥地上猛的扭动起来。

  “嗤!”

  一声利啸在杂草之中凄厉的响起。

  最前方的云秦将领已然持弓射出一箭,整个身体也猛的从地上跃了起来。

  “攻!”

  一声厉喝同时从他的口中爆发而出。

  此刻聚集这些穴蛮还有近七十步,但听到他的这一声命令,呼啦一声,原本寂静的灌木林瞬间化成了一片海潮,所有沉冷的云秦黑甲军人一个个从中跃了出来。在跃出的瞬间,有近三分之一便已经持弓在手,朝着这些穴蛮发出了一箭。

  无数羽箭飞行的啸鸣声响起。

  战斗瞬间爆发。

  “噗噗噗噗….”

  无数声羽箭落入泥地和血肉之中的声音响起。

  最前方十几名穴蛮的身上瞬间都各自钉了数根黑色箭矢,然而这十几名穴蛮却都没有倒下,在身上的鲜血流淌而出之时,他们都是和后方的穴蛮一起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吼叫,拔出了身上背着的长矛。

  “候!”

  云秦将领的身影戈然而止,发出了一声大喝。

  在他这声充满铁血气息的声音脱口而出之前,后方的百名黑甲军人已经极有默契的越过那些射箭的军人,将背上背着的黑色圆盾竖了起来。

  其余所有的军人也都停止了动作,以最快的速度往这些持盾军人的身后集结,尽量将自己的身影卷缩起来。

  “当!”“当!”“当!”…..

  一柄柄土钢打造的尖锐标枪瞬间狠狠的冲击在这些黑色圆盾的表面。

  只是一轮投掷,许多圆盾就被硬生生的撞开,就有许多名黑甲军人被从缝隙间狠狠穿刺而过的标枪掀翻,钉在地上。

  一轮过后,又是第二轮,接着又是第三轮!

  “侯!”

  然而位于最前,站在所有竖立圆盾之前的云秦将领却只是又从蒙住面目的黑布之间,发出了一声更为坚决和森冷的厉喝。

  所以投掷到他面前的尖锐标枪,全部被他手中的一柄淡青色长刀扫开。

  他裸露在外的明亮双眼之中,一股讥讽随着杀意正弥漫开来。

  穴蛮的臂力都是极其惊人,这使得他们投掷出的尖锐标枪的杀伤范围甚至能够超过百步,云秦边军之中,有些编队之中身背数十根短矛的投掷手,其实便是在见识到穴蛮的威力之后,从穴蛮的身上学的。

  但交战了数十年下来,这些穴蛮的脑袋还是和数十年前一样简单,一样愚蠢,都是在一个照面之间,这些穴蛮就会狂风暴雨般的投完身上带着的四五根长矛。

  这些穴蛮的个人战力虽然都很惊人,但云秦的军人,却是也已经针对他们的这种四肢发达和不知悔改的头脑简单,制定出了针对性的战法。

  “攻!”

  就在最后一轮标枪投掷出来,在竖立的黑色圆盾上炸响,这名云秦将领便又发出了一声大喊。

  他后方军中所有的箭手齐刷刷的站立了起来,以最快的速度,消耗着身上箭囊中的箭矢,与此同时,所有持盾的军人全部弃盾,铮的一片震响,一柄柄黑色边军长刀脱鞘而出,裸露在潮湿闷热的空气之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