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章 不可思议之变

第三章 不可思议之变

  这些云秦军队的箭手完全不追求精准度,只追求连射的速度。

  每一名穴蛮战士都相当于是半个修行者,云秦龙蛇边军在数十年前流淌在这片土地上的鲜血就证明用大量的军械消耗来对付穴蛮战士是值得的。[]

  甚至于云秦许多精锐部队对付修行者的经验,都是在和穴蛮战士的长年对决之中积累出来的。

  在恐怖的弓弦震鸣声中,黑色的箭矢在空中马上形成了密集的黑色箭雨。

  站立在最前方,手持淡青色长刀的云秦将领握拳上举,开始缓慢的加速奔跑。

  云秦边军在这块土地上,和穴蛮交战的数十年间,虽然死伤无数,但是绝大多数的死伤都是在穴蛮的一些突然袭击和比龙兰谷更为恶劣的地带的遭遇战之中。在百人以上规模的大战,云秦军人的数量和穴蛮的数量对比达到四比一以上的战役之中,云秦军队都是以大捷告终。

  按照正武司的统计,即便是穴蛮表现最为强横,出现了一些强大战士的年份,双方整个年度伤亡的比例也都保持在一比一左右。

  即便这是建立在云秦军队强大的后援支持,数倍甚至十数倍对方的箭矢等军械消耗的基础上,但这对应于成年的穴蛮可以将五六十斤的沉重兵器轻松挥舞得如同风车一样的半个修行者的战力而言,这依旧是一个极其骄人的战绩。

  这也只能说明以武立国的军队在六十年不停的征战中,积累和培养出来的军人是何等的强大。

  此刻这名唯有双目裸露在外的云秦将领,经验丰富到已经可以对这些空有一身武力但头脑简单到一定程度的穴蛮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的地步。

  他知道在双方这样的建制对比之下,在云秦军人现身的一瞬间,这些穴蛮都会火山爆发般投掷完身上所有的土钢标枪,接着面对这样密集的箭雨,这些穴蛮将会第一时间尽量散开,将身形隐匿在草丛之中,并拼命的朝着他们扑来。

  但片刻之后,这些穴蛮就会醒悟在双方这样的实力差距之下,连对云秦军队造成大的杀伤都根本做不到,所以他们就会选择最为干脆的撤退。

  从一开始到现在,这些浑身散发着野蛮和暴戾气息的穴蛮的表现和他的判断完全一模一样,此刻在弓弦的剧烈嗡鸣声中,在他身后列阵的云秦箭手只求速度和覆盖范围的密集箭雨之中,所有穴蛮,包括那几条身体庞大的巨鳄都拼命的逃入了可以隐匿身影的浓密灌木丛和荒草丛中。

  等十数息的时间,这些穴蛮在丢下一些尸体之后,便会开始逃窜,所以这名云秦将领没有停留在当地,而是握拳上举,开始引领着身后的四百名浑身包裹在黑布和黑甲之中的沉冷云秦军人朝着这些穴蛮快速逼近。

  随着云秦军人开始保持着队列开始奔跑,穴蛮开始陷入慌乱,很多荒草地中出现了一条条往后的波浪。

  “疾!”

  在这些波浪开始的一瞬间,随着一声厉喝,这名云秦将领握拳的手便狠狠的朝着前方砸落了下去。

  “杀!”

  而随着他并不显特别激动的这一声厉喝,他身后所有的云秦军人都发出了一声冷啸,开始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奔跑,不惜体力的全速奔跑!

  整齐推进的队列,于瞬间变成了黑色的洪流!

  穴蛮战士的体力和耐力都远超于云秦精锐军人,这些云秦精锐军人这种爆发式的全速奔跑的速度优势,只能维持百步的距离。

  在这种剧烈的狂奔之下,只要超过一百步,体力的下降就会让他们难以追上这些逃跑的穴蛮。

  ……

  ……

  在这些云秦军人不惜体力,只能维持百步的剧烈狂奔之下,前方跑得最快的云秦军人已经可以看清前方落在后面的穴蛮的背部。

  即便在这样的奔逃之中,这些穴蛮如同岩石色泽的背上也没有丝毫的汗珠,只有一些在奔跑时被荆棘和草叶割伤的血痕。

  因为先前的闷热和蚊虫叮咬的燥意,因为这些穴蛮近在眼前,这些体力已经大量消耗的云秦军人反而奔跑得更快,更为迅猛。

  然而就在此时,让依旧冲在最前的云秦将领突然目光剧烈的一闪,平稳的呼吸微微紊乱,转头朝着左侧望去。

  前方左侧,是一大片长满高大香蒲的沼泽地。

  就在他转头望去的瞬间,这一片沼泽地之中突然卷出了一阵狂风,无数的香蒲于瞬间折断,而形成这阵狂风,激断了无数香蒲的,是一根根闪着寒光的土钢长矛。

  “裂!”

  这名云秦将领在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反应,发出了一声凄厉至极的大叫声。

  在龙蛇边军之中,单个的手势和字眼就能代表丰富的含义,没有丝毫的犹豫,这名云秦将领身后的这些军人都全部朝着前方的地上扑倒,翻滚,不管前方的地上到底是什么。

  这些都是身经百战的精锐,他们十分清楚无比忠实的执行上峰的命令,将会使得他们在残酷战阵之中活下来的几率提高许多。

  然而即便这名云秦将领的命令极其准确,这些精锐军人执行得无比坚决,上百根闪着寒光的土钢长矛还是瞬间穿入了无数名黑甲军人的体内,长矛刺入骨肉之中的响声和不可遏制的惨呼声连成了一片。

  云秦将领依旧安然无恙,剧烈旋转着投掷向他的五六枝长矛全部被他的青色长刀震飞出去,然而看到那片香蒲从中狂吼站立的身影和第二批投出的土钢长矛,他黑色面巾下的脸色却是无人知晓的苍白了起来。

  埋伏!

  这些从来只知道以武力硬抗的穴蛮,什么时候竟然会使用这样狡诈的战术了?

  云秦军方的教科书中…以及这龙蛇边关数十年的绞杀之中,从来没有过!

  这些穴蛮即便是在黑夜之中发动突然袭击,从来也只会一窝蜂的涌上,不敌的话一窝蜂的逃窜。

  从所有擒获的穴蛮来看,这些穴蛮的智商最多相当于云秦普通军人的一半,只有高武力的强者出现,从来都没有高智商的智者出现过!

  阴险和战争的智慧,根本就是不存在于穴蛮血液之中的东西。

  这埋伏本身的意味,比起这一瞬间的杀伤,更是让这名经验丰富的云秦将领感到惊骇。

  ……

  原本稳操胜券,拼命追击的云秦军人,在体力大量消耗的同时,却遭遇了绝对不该有的伏击。

  就在这第二批破空而至的长矛落入泥土或血肉之中时,大约是为了回应这名云秦将领的疑惑,远处的一片浓密的荒草地中,突然走出了一个人。

  一名浑身笼罩在一件绿色斗篷之中的女子。

  这名女子看不见面目,距离这些云秦军人鲜血飞溅和呻吟呼喊之地尚有两百步以上的距离,然而她的身上却是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名的独特气质,让这名云秦将领在这无比纷乱的战场之中,都第一眼看到了这名安静走出来的女子的存在。

  这名云秦将领心中有惊涛骇浪,他体内所有的血液都在驱使着他要冲向这名女子,但是他的意识却牢牢的控制着他的身体,令他要对所有尚且还有机会存活下来的精锐军人负责。

  “退!”

  他决然转身,再次发出厉喝,所有剩余的云秦军人开始以最快的速度往后退却。

  然而就在此时,所有这些云秦军人却是发现身下的土地突然颤动了起来。

  就好像地震一般,原本他们已经勘察过的坚实土地突然一块块陷落了下去,十数名即便掉落下去,也保持着足够的冷静,没有发出任何惊骇呼声的黑甲军人被巨大的力量撞得抛飞了起来,口中鲜血狂喷。

  云秦将领的瞳孔瞬间收缩。

  时间在这一刻似乎彻底凝固了。

  一头头庞大的身躯从抛洒的泥土之中从地面拱出。

  食人蜥!

  这是大荒泽之中,身型还在妖鳄之上的巨型食肉蜥蜴。

  即便是普通的重铠战士也根本抵挡不住这种重达千斤的猛兽的冲击,普通的箭矢也根本无法射穿这些猛兽的墨绿色坚韧厚皮。

  这种巨蜥的厚皮,原本就是云秦制造绿蜥甲的原材料!

  穴蛮也没有降服此种残暴巨兽的手段,然而此刻,许多即便眼见自己身周同伴的死亡还保持着沉冷的黑甲云秦军人,却是再也无法承受心中的惊骇,发出了一声声惊呼。

  这些巨蜥的身上,竟然连着皮带鞍座,每条巨蜥身上,还有两名强壮的穴蛮战士,在纷乱的泥土中直起了身子来。

  骑兵!

  什么时候,穴蛮竟然也有骑兵的存在了?!

  而且这些穴蛮骑着的,还是身型超过云秦战马数倍的食人巨蜥,而且还是隐藏在地下,断了这些云秦军人的后路!

  看着这些巨蜥背上,前方一名专心抓着粗大皮带御使巨蜥的穴蛮,看着后方穴蛮手中持着的长达三米的巨型土制钢枪,云秦将领的浑身都寒到了极点,他再次转头朝着后方那名莫名的绿斗篷女子看去,然而他的视线,已经被那些返身狂涌而来的穴蛮和从一侧芦苇从中钻出的穴蛮所充斥。

  阴郁的天地之间,全部都是震天的喊杀声和无比高大的身影。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