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章 荒泽上升起的明月

第四章 荒泽上升起的明月

  一名足足高出这名云秦将领一个头的穴蛮第一个冲近了他的身边。

  这名穴蛮手中提着的是一柄卷了口的云秦开山巨斧。[]

  云秦边军的重型制式武器开山巨斧刃口略微往上,便至少有一指的厚度,光是看着全部卷口的斧刃,便已知道这柄云秦开山巨斧经历过了多少战阵,砍过了多少坚韧的兵刃和铠甲。

  虽然刃口已卷,但在这名穴蛮极其迅捷的挥舞下,他和云秦将领之间所有的荒草和细树全部齐刷刷的折断,给人的感觉依旧是锋利到了极点。

  云秦将领裸露在黑布外的双瞳似乎有些空洞,似乎被拱开地面的巨蜥骑者震慑了心神,好像都没有看到带着狂风横扫而至,足以将他拦腰斩成两截的巨斧。

  然而就在这柄巨斧从他的腰间斩过之时,他的整个人却是已经站在了斧上。

  他的人就站在了以极快速度斩杀在空气中的斧面上。

  这名胡须结成小辫的高大穴蛮战士脸上才刚刚现出一丝错愕的表情,他手中的长刀已经斩杀在了这名穴蛮粗壮的脖子上。

  无穷无尽般的猩热鲜血从这名穴蛮的脖颈中喷出,失去控制的巨斧从他的手中脱手飞出,被鲜血染成血人的云秦将领微眯着眼睛,依旧战立在巨斧斧身上,直等这柄巨斧横飞之势去尽之时,才如一片树叶般飘落,手中的长刀瞬间斩断一杆土钢长矛,并毫无停留的切断了手持断裂长矛的穴蛮的头颅。

  更多炽热的鲜血喷洒在这名云秦将领的身上,糊住了他脸上蒙着的黑巾,为了让呼吸保持通畅,这名云秦将领将脸上的黑巾扯了下来。

  黑巾下是一张坚毅和冷峻到了极点的脸庞,有一条如蜈蚣般的伤疤从他的左眉处延伸到颧骨处,但因为他身上百战军人的独有气质,这条伤疤非但没有让他变得难看,反而给他增添了一种独特的魅力。

  就在他扯下脸上黑巾的同时,又一名穴蛮已然带着一身的泥泞从他的身后高高跃起,遮住了原本已经昏暗的天空,手中一根乌黑无光的铁棍带着呼呼的风声,朝着他的后脑猛击了下来。

  至少有七八十斤分量的铁棍砸了个空,重重的砸在了泥地之中,溅起了无数细小的泥土。

  这名异常冷峻的云秦将领已经飞跃了出去,脚尖重重的踩在一名迎面冲来的穴蛮的头顶,这名穴蛮脚下的皮靴发出了爆裂的声音,整个人依旧站立着,但是七窍之中却都是震出了血来,手中举着的兵刃也颓然的垂落下来。

  一条巨鳄猛的跃了出来。

  不知道这些穴蛮到底是用什么方式畜养,使得这些巨鳄的耐力和爆发力都有着惊人的提高。

  此刻这条巨鳄沉重的身体竟完全脱离了地面,整个上身几乎直立了起来,恐怖的鳄口张开到了极致,如同空中开出了一朵巨大的食人花,等着这名云秦将领自己掉落进去。

  这名云秦将领的脸色依旧没有丝毫改变,他的身体在空中猛一团身,就在团身的瞬间,他手中的长刀被他反手插入了背上的刀鞘之中,而他的双手马上毫无停留的按了下去,竟是头下脚上的按在了这条妖鳄的头上。

  他的几根手指如钩,狠狠的扣入的巨鳄的两个眼睛之中。

  借着一按之力,他的身体在巨鳄头颅上一个翻滚,落在了巨鳄后方的地上,他后方的巨鳄两个眼眶就已经变成了两个鲜血淋漓的血洞。

  一举击瞎这条巨鳄,他的身影没有丝毫的停顿,直直的朝着龙蛇山脉的方向拼命的狂奔。

  他没有管其余任何的云秦军人,就连两头食人巨蜥在他眼前咬住一名云秦军人,在那名云秦军人用绝望和哀求的目光望向他时,他也没有丝毫的停留,只是避开了巨蜥背上穴蛮骑士如电般刺落的巨大长枪,从其中一头巨蜥的腹下穿了过去,任凭两头食人巨蜥在猛一甩头之间,将那名云秦军人的身体扯成两截,热血和破碎的血肉飞洒在他的头顶。

  他并非是怕死。

  只是他十分清楚,就算自己停留在此处拼命,最终的结果也只是多杀几名穴蛮,并不能挽救这里任何一名云秦军人的性命。

  他有更重要的情报要传播出去,这里发生的一切…这些穴蛮的改变,骑着巨蜥的骑士…比起四百名云秦精锐军人和他的生命都要重要得多。

  “退!”

  即便知道撤退的命令早已下达,知道再发令也不能改变什么,但当头顶自己人的鲜血淋洒在他身上之时,他还是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厉吼。

  两名持刀的穴蛮都没有能够将他阻挡分毫,这名云秦将领从他们身前冲过之时,挥出的长刀将他们两个人手中的刀全部震飞了出去。

  只是一刀,这两名穴蛮手中长刀飞出,两颗头颅也随之飞了起来。

  云秦将领的身上全部都是鲜血,但流的却全部是别人的血。

  他的体力还极其旺盛,周围这些冲杀过来的穴蛮战士,还难以跟上他的速度。

  然而就在此时,他的身体却是猛然顿住,转身,抬头。

  这名浑身的黑甲和黑布都在滴血,面色说不出冷峻的云秦将领,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

  他的后方,一头狂奔而来的巨蜥遮住了天空,遮住了上面两名骑士,只有一截寒光闪烁的长枪露在外面,但这头巨蜥的头颅之上,却是跃出了一个人影。

  这个人高高的飞跃了起来,远远超过了巨蜥的头顶,去势还不止,直至完全穿入了上方的浓厚瘴雾之中,才又像一块陨石一样,穿破浓厚的雾气,砸落了下来。

  这名微微眯起了眼睛的云秦将领深吸了一口气,一股磅礴的气息,从他的体内迸发而出。

  他身上的所有汗水、湿气、鲜血,全部随着这一股力量的喷发,从他的身上震飞了出去,瞬间在他的身外,形成了一团绯红色的花。

  他手中的青色长刀发出了耀眼至极的光亮,一条条青色的光华流淌出来,整柄长刀好像瞬间涨大了三倍。

  然后,他的双手便死死的抓住了这柄长刀,如同抓住了一条彗星的尾巴,朝着上方砸落的这人横扫了出去。

  一轮明月在上方砸落的人手中亮了起来,照亮了这片阴郁的天地。

  青色彗尾和这轮明月在这大荒泽的天空中相遇,撞击在了一起。

  天空之中,骤然响起了一声惊雷。

  云秦将领脚下的地面,突然如同波浪一般朝着四面八方翻滚了起来。

  一股强劲的冲击波在空中炸开,以两人为中心,卷开了一条微型的龙卷。

  断草纷飞,劲气四炸,就连那条巨蜥都感受到了致命的危险,硬生生的止住了脚步,害怕的伏低了身子。

  空中的明月随着风翻飞了出去,轻柔的飘落。

  地上的云秦将领顽强的站立着,但随着他脚下地面翻卷之后的炸裂,他沉稳如山的身躯终于出现了一丝颤抖,接着他往后退了一步,只是一步落下,他伸手已经布满裂纹的土地便又出现了一个凹坑,震起了无数浮尘,与此同时,一口鲜血也从他的口中喷了出来。

  空中的明月收敛,落于那头巨蜥旁不远处,却是那名披着绿色斗篷的女子。

  “你很强…”

  披着绿色斗篷的女子在纷扬洒落的草屑之中,静静的看着云秦将领,夸赞了一声,但是却又轻轻的摇了摇头:“但你逃不出去了。”

  云秦将领深深吐息,平复着体内的伤势,转头四顾。

  他的眼神瞬间结冰。

  周围的杀声已经近乎完全停止,他的视线之中,不再见到有站立这的黑甲云秦军人。

  一名名身材高大的穴蛮,手持着各种兵刃,对准了他,层层叠叠的将他团团围在中心。

  这个阴郁的天地之中,似乎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外面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穴蛮,还有巨大的妖鳄和比妖鳄更为庞大的巨蜥。

  就在此时,“喀嚓”一声金属裂响。

  这名云秦将领手中的青色长刀上,骤然出现了五六条裂口,一直由刀锋蔓延到刀柄。

  这名云秦将领于是无声的摇了摇头,垂下了手中的青色长刀,不再看周围,回头静静的看着这名身批绿色斗篷的女子。

  身披绿色斗篷的女子身材娇小,眉目如画,手中提着一个散发着明月般色泽的圆环。

  圆环上如草叶般的符文,这名云秦将领没有见过,她身上如同草叶纤维编织而成的绿色斗篷的具体材质,他也不明,更让他的眼中充斥难言意味的,是这名女子的肌肤如雪,她的瞳孔是绿色,而她遮掩在绿色斗篷之中的丝滑长发,也是如鲜嫩绿草的颜色。

  “你不是穴蛮。”这名云秦将领满怀着震撼与不解,深深的看着这名眼眸如一汪春水,但是却浑身透露着可怕气息的对手,“你到底是哪里的修行者?唐藏?大莽?”

  “都不是。”娇小的女子看着云秦将领,摇了摇头,点了点后方一望无垠的阴郁天地,“我来自这大荒泽后面。”

  这名娇小的女子语气十分平和自然,然而传入这名云秦将领的耳中,却是如同在吟诵着一页史诗。

  大荒泽的后面是什么?

  没有人知道。

  云秦不知道,唐藏也不知道,大莽也不知道。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