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章 真正的原因

第五章 真正的原因

  这名云秦将领不可能知道大荒泽的后面是什么,所以他微微失神的同时,忍不住用最直接的话问出了他心中的震惊和不解:“大荒泽的后面是什么?”

  “你很强,而且能率领这样建制的云秦精锐,你的身份定然不低。”手提着明月般圆环的娇小女子没有先行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看着他反问道:“你来自云秦哪里,在军中是什么身份?”[]

  云秦将领目光微沉,一时沉默不语。

  “你回答我的问题,我便告诉你我的来历。”娇小女子以目光便制止了周围躁动的穴蛮,冷冷的说道。

  云秦将领看了这名娇小女子的绿瞳一眼,点了点头:“云秦仙一学院郭秋冬,龙蛇军正五品游牧尉。”

  娇小女子沉默了片刻,这才静静的说道:“去年临冬,你们龙蛇军深入黑水沼泽,突袭了镇古草场,那一部龙蛇军领军的将领,可是名为狄愁飞?”

  云秦将领微微一怔,他恍惚觉得这名女子的出现和她此刻说的这句话有些必然的联系。

  “是狄将军。”他点了点头,直觉自己正在越来越接近自己和龙蛇军一直在寻找的某个真相,他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我知道你们一直想知道,他们这些部族和往年相比为什么有这样的改变。”

  娇小女子看着云秦将领,又沉默了片刻,这才缓缓的说道,“我可以给你讲一个故事。”

  云秦将领深吸了一口气,道:“愿闻其详。”

  “大荒泽的后面,是绿野城。”

  娇小女子转身看着后方阴郁的天地,缓缓的说道,“绿野城最早也是和你们这个世界一样的修行者建立的,但和你们这个世界的修行者不同的是,我们崇尚自然,讲究和世间万物和谐共生,不喜征战。我们世代居住的绿野城再往东,便是无尽的东渺海,而和这大荒泽之间,也有着极其古老的山林相隔。”

  “我们也不喜欢那山林和这大荒泽的环境,所以我们一直没有人到这大荒泽来…然而有一天,我们有一个喜欢游历的小女孩穿过了古老的山林,到了大荒泽里面,然后她遇到了很多居住在了地穴里的人。这些居住在地穴里的人虽然看上去很凶恶,但对她却很友善。”

  “她成了他们的好朋友…对于她而言,这就像是一次人生中一次难得的旅行,因为我们终究是不喜欢这里的环境,终究还是要离开大荒泽回去的。但是你们云秦的大军突然杀入了镇古草场,杀入了这些居住在地穴里的人的居住地。大军过后,寸草不生,老幼妇孺都没有一个留下。”

  “怀着好奇的眼睛从绿野城出来的小女孩也永远的留在了那里。”娇小女子看着云秦将领,清冷的说道:“对于你们云秦大军而言,她恐怕是微不足道,或许你们的大军都未必注意到,在他们杀死的上千人中,有这样一名不属于你们口中‘穴蛮’的存在。但她对于我们而言却是不同。”

  “我们便有更多的人来到了大荒泽…原本我们只是想找那名指挥屠杀的狄将军复仇,然而亲身经历了这么多厮杀和生死之后,我们已然根本无法保持最为简单的爱恨,无法置身事外,我们的敌人,也从那一个指挥屠杀的将领,变成了你们云秦。”

  云秦将领只是一动不动的听着,越听心却是越为冰冷。

  这半年来,整个龙蛇边军乃至整个帝国都在探询龙蛇边关异变的真正原因,然而谁会想到,引起这样异变,引起无数云秦军人牺牲的,只是去年临冬镇古草场那一场大捷,只是一名云秦军方的确根本没有注意到的小女孩?

  “你们绿野城有多少人,有多少修行者?”他口中有些苦涩的看着这名娇小女子后方的茫茫天地,问道。

  “绿野城对于你们云秦而言,只是一个部落。我们进入大荒泽的人也不多。”娇小女子看着云秦将领,冷冷的道:“但你们对我们一无所知,我们有你们口中‘穴蛮’的绝对信任。所以从我们到来时开始,你们便注定无法再像之前一样,可以利用你们的智慧和坚兵利甲,随意的屠戮他们。”

  “屠戮?”

  云秦将领冷峻的脸上泛出了一丝苦笑。

  这数十年间,云秦的军队杀死了无数的穴蛮,然而始终弄不明白,这片大荒泽里面到底有多少穴蛮的存在。

  而且除了少数辉煌的大捷之外,平日里双方在这一方天地之中的厮杀,伤亡的人数比例也大多维持在一比一,每一名穴蛮倒下的同时,也都会有一名云秦军人的鲜血淋洒在这片大地上。又何来随意屠戮之说?

  这些强大的修行者的出现,不仅给穴蛮提供了强有力的直接武力支持,而且还直接给这些穴蛮注入了文明,所以今后帝国和这些穴蛮的交战,将会越发的艰难。

  “你很强,是我迄今为止见过的最为强大的对手。”娇小女子转过了身,正对着这名云秦将领,道:“我和你说这些,便是想问问你,你想不想活下去。”

  听到这句,这名云秦将领知道自己最后的时刻到了。

  他转过头,朝着被浓厚雾霭遮掩着的龙蛇山脉,朝着自己家乡的方位看了一眼,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重新举起了自己手中的青色长刀。

  他没有再说话,只是没有任何保留的将自己体内的魂力激发到了极致,源源不断的贯入了手中的已经布满裂纹的青色长刀之中。

  他的身体都发出了淡淡的荧光,手中的青色长刀,比起方才更是耀眼。

  接着,他的整个人便飞腾了起来,斩出了平生最为凌厉,最为决然的一刀,斩向了前方的娇小女子。

  娇小女子身上的斗篷飘舞了起来,就像一张青色的浮萍。

  她手中的圆环也再次变成了一轮明月。

  耀眼的青色彗尾和明月再次撞击在了一起。

  娇小女子的身体如同一张犁一样往后倒退了出去,在地上犁出了一条深沟。

  斩出了平时最为强大一刀依旧被挡住的云秦将领的身体被往后震飞了出去。

  他手中的青色长刀碎裂成了一片片青色的光星,五六根长度惊人的长枪同时狠狠的交叉刺入了他的体内。

  他眼前的天地变成了红色,然而这名出身于云秦三大学院的将领在此时却是露出了一丝自傲的微笑,骄傲的出声道:“云秦军人的心中从没有投降两字。”

  娇小女子的身体终于在深深的沟壑中站稳了。

  她看着被数名巨蜥骑士手中的长枪挑在空中的云秦将领,一时没有出声。

  她的双手和身体也都微微颤抖着,这名云秦将领的职阶并不是她所见的对手之中最高,但是战力却是最高,这对手最后的一击,也是给她带来了不小的损伤。

  一直等到这名云秦将领死去,随着长枪的拔出而落于地上的身体开始冰冷,她才对着这名云秦将领轻声的说道,“有…只不过你不知道而已。”

  这名身上的绿色斗篷也被震出了裂缝的娇小女子也不知道,就在这名云秦将领身体被五六根长枪洞穿,被挑于空中时,极远处的一处灌木丛中,有两名浑身黑甲黑布,只露出两双眼睛的军士,也第一次动了动,放下了手中的单筒鹰眼,无声的朝着那名云秦将领陨落的空中行了一个异常庄重的军礼。

  然后这两名军士,极其小心而敏捷的朝着后方的山林中退去,于瞬间消失。

  ……

  ……

  云秦北仓洞边贸集镇,是不法商队、亡命之徒、恶棍、试图一夜暴富的淘金者的自发聚集地。

  这里唯有一个用大量雨棚搭建起来的简陋边贸市场,以及数十间错落于山坳之中的酒楼、客栈。

  正因为这些不法商队、亡命之徒、恶棍可以不惜性命的将云秦所需的一些药草、香料、可以制造魂兵的独特材料,一些极受欢迎,用于装饰用的独有野兽的皮革和骨骼最有效率的送往云秦各地,所以庞大的帝国对于此种聚集地也是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禁也禁不绝。

  惊人的利润总是会吸引大量铤而走险的人,而且云秦帝国也需要这些铤而走险的人输入帝国的货品。

  没有驻兵,因为许多不法商人都会生怕自己的一些特殊途径被帝国知晓,而且危险本来就是利益的来源。

  所以这种地方,就像是一个拥有自己存在法则,**存在于云秦版图之中的混乱小国。

  在这混乱小国最西边的山坳之中,有一座老旧的酒肆。

  沿着布满泥泞和牲畜粪便的狭窄碎石路,经过五六级石条台阶,便是两扇布满刀痕剑痕的厚木门,酒肆左右分别是摆放着两个石雕人偶,都是手持着刀剑的军士,但是这军士却都是丰胸翘臀的女军士,手中的石剑石刀也是斜斜指着自己的下身,看上去分外的耐人寻味。

  两扇厚木门里面,酒气热气汹涌,酒肆内里足可容纳百人。

  最里靠墙是一列酒柜,不少花枝招展的女子正在酒柜后面放肆笑着。

  有十余名身穿极其暴露的皮甲,如同女穴蛮战士一样只掩盖住自己身上一些重要部位,将大片雪白裸露在外的女子在数十名面孔酡红的大汉中间游走着。时不时有兴奋的汉子从袖子里掏出银两塞进女子胸口的皮甲之中,在女子的娇呼声中,将女子横抱起来,掀开酒肆后门的帘子,大步走向后面石屋连成的院子。

  虚掩着的厚重木门再次被人推开,三名身穿青绸衣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

  (接下来一章在晚上稍晚些时候)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