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八章 不该出现的修行者

第八章 不该出现的修行者

  咄!咄!咄!咄!

  羽箭不停的扎进车厢木板,发出像战鼓般的沉闷撞击声,中箭的马匹痛苦的倒地翻滚悲鸣,晃动得整辆马车嘎吱作响。

  箭矢破空声,羽箭射入木板和血肉的声音、马的悲嘶声,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使得那两列马车所在的地方瞬间变成了一片修罗场。

  林夕看着这片修罗场,微蹙着眉头轻声道:“以前从没有骗过他们,这的确是个很好的解释…但你这次为什么要骗他们?”

  陈妃蓉很天真很理所当然的道:“因为我要跟着你走了啊,而且让他们去试试,对我们来说当然更加安全。”

  听到她这一句中的“我们”两字,边凌涵顿时更加不悦的皱了皱眉头。

  “好像有些不对。”就在此时,姜笑依突然凝重的轻声说道。

  林夕的目光也一直没有离开那片区域,他也早已感觉出有些不对。

  因为那两列马车之中的人都表现得太过冷静,面对突然迸发的箭雨,从北仓洞出发至此的一列马车中人只是用最快的速度打开了车厢门,似乎可以肯定这些箭矢根本无法洞穿车厢壁,躲入了近乎全封闭的车厢之中。而从对面驶来的那一列车队中的人员则大多是直接躲在了车厢下方。

  此刻那片密林之间已经没有羽箭再行射出,山林晃动得如同波涛一般,一条条头缠红巾的身影从山林之中呼啸着冲了出来。

  两列马车所有的随行人员加起来都不会超过四十名,这一条条头缠红巾的强徒一眼看去却至少在百名以上,然而两列马车之中的绝大多数人却都依旧没有什么反击之势,也没有逃跑之势。

  “没有什么不对才不正常。”陈妃蓉也安静了下来,一双在脸上显得有些过分大的明眸一闪不闪的看着那片地方,轻声道:“敢在这种地方交易的人当然不会简单…事先又没有派出探子搜索两侧山林,便只能说明这两列马车中的人物对自己的实力有绝对的信心,甚至在这里大开杀戒也不怕惊动边军的游骑兵。”

  “只是这些利欲熏心,身在局中的人看不出不对…你们的对手都是这番人物,我更要跟着你了。”这最后的两句,陈妃蓉的声音极低,却像是自言自语,说给自己听的。

  林夕听到了陈妃蓉的这两句话,但他一时没有出声,眉头却是猛的跳了一下。

  视线之中,那些从山林之中冲出的头缠红巾的身影,距离两列车队已经不到两百步。

  就在此刻,两列车队之中,孤零零的走出了一个人。

  天色已然大暗,两列车队又都没有点灯,原本林夕等人在这样的距离之下,也根本无法看清楚人的面目,但是此刻,他却是看清楚了。

  因为这人的浑身,都发出了明亮的黄光。

  这是一名两撇小胡子修剪得十分精细的中年男子,正因为修剪得过分精细,再加上此刻他脸上一些反而是期待般的狞笑,使得他的浑身都流散出一股阴测测的气息。

  林夕和姜笑依、边凌涵的呼吸骤然停顿,好像有一桶冰水瞬间从三人的头顶直浇了下来,冷到了三人的骨头里,一时三人都是潜意识的有些不敢动弹。

  那名两撇胡子修剪得过分精细的男子在几个起落之间,就以三人根本无法想象的纵跃速度冲到了那些头缠红巾的身影面前。

  都没有看清他到底是如何的动作,他正对着的两条头缠红巾的身影连惨叫都没有能发出,整个身体直接往后爆开,变成无数极其细小的血肉喷洒了出去。

  一时间,所有头缠红巾的身影口中兴奋的呼喝声全部消失了,一片死寂。

  这名胡子修剪得过分精细的男子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一根黑色的长枪,此刻他便若无其事的丢了出去。

  长枪在空中发出了异常凄厉的声音,连续洞穿了五条头缠红巾的身影,在空中带出了一条长长的血浪,这才带着最后一具尸体钉入泥土之中。

  林夕的手心之中都密密的出了一层冷汗。

  这是何等修为的修行者?!

  要一瞬间击杀数名普通的武者,对于修行者来说都不难,但将武者直接打得粉碎,往后喷洒,这种力量,对于林夕而言还是根本无法想象。

  “大国师!”

  陈妃蓉有些紧张但十分肯定的声音在此时极轻声的响了起来,“这到底是何等的交易!…这小胡子竟然是大国师修为!”

  “嗤!”“嗤!”“嗤!”“嗤!”….

  远处的空中,突然又响起了连绵不断的奇异破空声。

  此刻那些所有头缠红巾的身影一开始的得意和兴奋已经彻底变成了惊骇和恐惧,那名精致小胡子男人在阵中以极快的速度行走着,每一名靠近他的人都被他举手投足之间迸发出的恐怖力量打得爆成了一团团往后纷飞的血雨。

  巨大的铁盾,喂毒的钩镰链锁,平时用以对付修行者的武器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所有这些头缠红巾的亡命之徒都开始丧家之犬般四散溃逃。

  车队之中有六个人并排走了出来,每个人手里都端着一架显得极其沉重和庞大的黑影,那一声声嗤嗤嗤连绵不断的破空声,便是从他们手中这足有半个人大小的黑影中发出来。

  一名名拼命逃窜着的身影纷纷的绽开血花,重重的坠落在地。

  “弩机!”

  边凌涵用有些变异的声音吐出了这两个字。

  林夕和姜笑依忍不住互望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心中的寒意。

  两人也都看出了这六个人手中的是连发弩机。

  但云秦根本没有这种弩机头远远看去像是鹰头状的巨型连发弩机。

  云秦的连发弩机最大的有效杀伤距离也不超过五十步,但是眼下这六人手中的连发弩机,却是明显接近了百步,和一般强弓的射程已经几乎相同。

  而且从此种弩机狂风暴雨般连射的速度来看,即便是普通军士,用这种弩机,对普通修行者也能造成很大的威胁。

  只是片刻的时间,一场纯粹的屠杀就已经接近尾声。

  那些从密林之中冲出的亡命之徒,根本没有一人能够重新逃入到山林之中。

  一名跑得最快的红巾强徒陡然之间站住了,浑身秫秫发抖。

  因为他发现那名留着精致小胡子的男人不知何时已经落在了他的前方,用讥讽的眼神阴测测的看着他,而他的身后左右,已经是一地的破碎血肉和尸身,和他一起冲出的那些人,根本连一个战立着的人都没有了。

  ……

  林夕缓缓的合上了木箱。

  那些从未在正式战场上出现过的巨型连发弩机对于他们来说还不算什么,但是一名大国师级的修行者的存在,却使得他们至少在此时根本不能有任何的动作。

  这个世界的魂力修行几乎没有任何的取巧,尤其到了国士修为以上,任何灵药都不再起作用,想要提升修为,只有靠冥想修行,靠时间慢慢的累积。

  而修为越高,修为的上涨便越为缓慢。

  这道理极为简单,修行者的身体就像是一个碗,如果这个碗只有平时吃饭的碗那么大,那修行每日所得的数滴水注入其中,碗中的水位自然就可以看到明显的上涨,但若是这碗变成一个池塘般大小,那不知道要多少滴水进去,才能看得到一丝动静。

  以林夕等人的实力,偷袭一名大魂师尚且有胜算,但若是一名国士,便肯定不可能有成功的机会。

  至于大国师….若是正面对敌的话,以林夕现在的实力,也和那些普通的武者根本没有区别,恐怕一个照面之下,也会被打得浑身粉碎。

  国士便应该是在整个天下光芒万丈的人物,而大国师,则是人中蛟龙,根本不应该在这里出现。

  陈妃蓉原本眼中的兴趣勃勃也完全消隐了,对于两列马车中的东西的强烈好奇心和一名大国师级的修行者的震慑相比,便显得实在太过羸弱。

  两列马车中的人已经开始打扫那一片修罗场。

  那些拖车的马匹几乎全部被一开始的箭雨射杀了,但两列马车中的人却显得并不心急,只是将这些马匹拖到了道路的一边。

  “现在你也看到了这些人的实力,你应该明白,跟着我们不会有任何的好处。”林夕沉吟了一下,转头凝然的对着伏低了身子的陈妃蓉轻声道:“你可以离开了。”

  “离开?”

  陈妃蓉盯着林夕明亮的眼睛,摇了摇头,很认真的说道:“我先前和你说的是真的,我要做你的门客,做你的侍者。”

  “为什么?”林夕看着陈妃蓉,道:“万事总要有个说得通的理由。”

  陈妃蓉看着林夕道:“因为你那两枚勋章,因为你在这样的年纪便已经有两枚这样的勋章,这便足够值得我追随。”

  林夕皱了皱眉头,道:“你错了…我并非你所想的那种大人物。”

  陈妃蓉摇了摇头,“你会成为那种大人物…而且对于我们这种人而言,若是你已经成为那种大人物,又怎么可能还会看得上我们。”

  林夕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些,他看了一眼两列车队所在的地方,想了想,又转头看着陈妃蓉,问道:“你是什么修为?”

  陈妃蓉没有什么犹豫的轻声作答:“大魂师初阶。”

  “若是我接下来还想试试袭击其中的一列马车,你也敢不要命的跟着我?”林夕点了点两列马车所在的地方,看着陈妃蓉问道。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