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章 流星、蝴蝶、剑

第十章 流星、蝴蝶、剑

  用最快的速度冲到马车旁。

  尽可能的先打破一架马车,看看内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林夕根本没有什么计划,完全就是蛮干,只有这两点交待。

  姜笑依不知道林夕到底有什么把持,但是他对林夕有信心,他清楚林夕做事起来比他们任何人都要冷静,之前他便不由得想过,像林夕这样心境平静到如此程度的人,万一真正的发起疯来,会是何等的可怕。

  而且他更为清楚,林夕绝对不会拿朋友的性命当儿戏。

  所以他只是用心的记着林夕的这两点交待,他只是静静的调息着,让自己体内流动的那一股燥意和杀意略微平静下来。

  他的心中也有着冲下去将这些马车掀翻,看看那名阉人在不在其中的理由。林夕也知道他心中的这个理由,只是他以为林夕不知道。

  陈妃蓉也静静的调息着,将自己的身体和精神调整到最佳的状态。

  事情太怪必有妖。

  令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东西越多,便越有理由。靠近龙蛇山脉的北仓洞这边的星星虽然明亮,但她却从未有看到过流星,但是今日她却看到了两颗,今日的一切都让她觉得和以往不同,所以她此刻的心中反而有些期待,想要看看林夕到底会祭出什么妖艳的手段。

  车队越来越近,依旧在黑夜之中行进,没有点灯。

  但是他们所有人看到,第二辆马车上的一个人,长长的胡子飘荡在微风中,胡子的确比脸还长。

  “你到底是谁?”

  林夕平静的看着那个人,心中淡淡的如是想着,缓慢而稳定的抽出了一枝黑金破甲箭。

  “我要杀了你。”姜笑依看着那人的胡子,手脚略微有些冰冷,心中的一股杀意却是无法遏制。

  “应该就是那个下面没有的人。”陈妃蓉轻声的赞叹,“这胡子打理起来可是有些麻烦。”

  林夕忍不住讥讽道:“一个太监,能长什么胡子…越是下面没有,就越想掩饰,才越是贴这么长的胡子。”

  “下面没有,就长不出胡子?你怎么知道?”陈妃蓉有些惊讶的看着林夕,“太监是什么意思?”

  林夕看了陈妃蓉一眼,没有解释,只是看着这列车队,看着那名长长的胡子在微风中飘荡,还看不清面目的人。

  车队越来越近,一直到了四人的正下方。

  林夕对着自己说了声开始,然后无比决然的对着姜笑依和陈妃蓉做了一个向下的手势。

  姜笑依和陈妃蓉顿时如同两头猎豹一般,纵跃了下去。

  马车上的人听到了破空声和草木折断的声音,看到了两条以无比决然的态势,狂掠而来的身影。

  车队再次停了下来。

  长长的胡子在微风中飘荡的人从停下的马车上走了下来。

  两个燃烧着的火折子突然从姜笑依和陈妃蓉的手中丢了出来,丢向了这人。

  在这一瞬的火光亮起之时,依旧隐匿于高坡上荒草丛中的林夕和边凌涵也看清了这人的衣着和面目。

  这人披着黑色丝绸制成的披风,披风内的轻薄绸衫是紫红色的。

  他的头上戴着一顶文士方帽,正中间嵌着一方没有任何杂色的祖母绿。

  他的五官让林夕第一时间联想到张学友,但脸色白得近乎透明,甚至可以看到肌肤中青色的血管。他的胡子柔顺而长,看上去很美。

  两个磷火火折子掉在了地上,火光跳动,明灭不定。

  姜笑依左手的一截乌沉的棍子和右手的一截短矛拼接在了一起,瞬间变成了一柄长枪。

  嗤的一声轻响,陈妃蓉拔出了背上的一柄剑。

  剑身是银色,细长,就如同一条流星的光痕。

  此刻就连林夕都看不到,她的脸上,也已经戴上了一个银色的面具,显得异常的冷酷。

  两个人的脚步重重的踏在湿润的泥地上,湿润的泥土竟然被跺得形成了一团团的浪花般形状。

  “杀!”

  姜笑依发出了一声如雷般的厉吼,充满怒火的目光,牢牢锁死了这名胡子很长,极阴柔的白面男子。

  明灭火光中的阴柔长须男子脸上竟然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他只是用戏谑般的冷淡目光,看着怒吼扑至的姜笑依和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的银面黑甲刺客。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爆发出了如此一声让他都有些诧异的仇恨杀意吼声的姜笑依,却是骤然改变了行进方位,竟然没有扑向他,而是朝着其中的一辆马车车厢掠了过去。

  只是他依旧没有动,脸上的五官也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

  一名安静伫立在一辆马车旁的略微佝偻的黑影,却是突然动了,一动便是咚的一声闷响,直接跃过了三辆马车车厢,到了姜笑依和那辆姜笑依扑向的马车车厢中间的半空中。

  也就在此时,林夕和边凌涵同时松开手指,一枝黑金破甲箭和一枝晶钢箭同时朝着那名阴柔长须男子射去。

  阴柔长须男子突然微微仰起了头,戏谑的冷淡目光陡然变得十分愤怒。

  因为这一息之间,他看出,那一枝带着极其凌厉的下旋之时,因速度极快而带出了一条条涡流的黑色沉重箭矢,瞄准的目标是他的下身!

  他伸出了一根手指。

  在火光之中同样显得苍白的手指发出了光,如同变成了一柄小剑,往前斩去。

  黑金破甲箭横飞了出去。

  被他这一指划得横飞了出去。

  无比坚韧,可以洞穿钢甲的笔直箭身,被扫飞出去的同时,已经折弯得如同弯月,彻底的废了。

  但就在此时,他却是猛的退了一步,喉咙上出现了一点亮光和血光。

  一枝透明的箭矢,从他的身前掉落了下来。

  他的喉咙上,出现了一条小小的伤口,鲜血正沿着他白皙的脖子流淌下来,他的整个身体也瞬间剧烈的颤抖起来,并非因为痛苦和伤势,而是因为极度的愤怒。

  只是通过那黑金破甲箭的来势,他便已判断出射箭的修行者修行远不如自己,但对方却不是一名,而是两名修行者箭手…即便是两名,对于他而言也不算什么,因为这名箭手的修为和他也依旧相距甚远,然而就是这样两名箭手,却是硬生生的将他伤到了。

  ……

  边凌涵的浑身也瞬间冰冷。

  她和林夕配合的这一箭堪称完美,她手中的“银苍狼”折弓力量比林夕的神梨略小,所以两枝同时出手的箭自然有了些许的前后时间差,这使得她射出的晶钢箭完全隐匿在了林夕出手的黑金破甲箭的风声之中。

  银苍狼折弓的威力比起边军的制式强弓要强出太多,晶钢箭的洞穿力也比起一般的箭矢要强许多,即便是在这种上下落差不到百步的高度,利用坠月手法射出的这箭,威力也足以彻底洞穿中阶大魂师的身体。

  然而这名一指便扫飞林夕黑金破甲箭的阴柔长须男子,咽喉上只是出现了一条小小的伤口,而且这还是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魂力并未完全布体的情况下。

  所以他是国士,一名国士级的修行者!

  唯有行省中的大员,才有可能有这样的修为!

  “走!”

  然而她身边的林夕却是没有丝毫的停留,发出了一声低喝,便已直接放下了手中的神梨长弓,掠了下去。

  就在此时,脚踏大地发出了咚的一声闷响,直接越过了三辆马车的黑影,一手已经重重的落在了姜笑依抖开的枪花上。

  姜笑依刺出的这一枪,抖出了十数个枪头的虚影,如同一条出洞的毒蛟,空中到处都是嘶嘶的声音,然而这一条黑影的手却是以一种看上去很慢,却又无比恐怖的态势准确无比的拍中了姜笑依这柄长枪的枪身。

  “喀嚓”一声。

  姜笑依这柄长枪直接从螺纹连接处断成了两截。

  姜笑依的眼中瞬间充满了惊骇的神色。

  这条看上去缓慢的黑影,这一瞬间给他的感觉却是一座急冲而来的大山。

  他的手中有鲜血飞洒出来,他的虎口全部震裂了,两截断枪从他的手中飞了出去,他的身体也被这股恐怖的力量震得往后倒翻出去。

  横亘在马车车厢之前,一掌拍断了姜笑依长枪的黑影一步跨出,便到了倒翻出去的姜笑依身前,然后他一拳朝着姜笑依的身体击了出去,拳风在空中发出了惊涛拍岸的声音。

  但他这一拳却并未落在姜笑依的身上,因为就在此时,一条耀眼的银色流星,已经从侧面刺向了他脖子上的大动脉。

  他的拳头收了回来。

  他的背上负着一条布条包裹着的长形的兵刃。

  他抓住了这件兵刃。

  包裹住兵刃的布条全部炸开成为飞舞的碎片,一柄好像鲜血凝成的长刀在他的手中化成了一条血虹,从他背后翻转,斩在了距离他的脖子只有数寸的银色长剑上。

  陈妃蓉的银色面具之中发出了一声低沉的闷哼,她的银色长剑光华瞬间黯淡,荡开一边。

  这条黑影手中的血虹依旧斩向姜笑依,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看上去根本无人可以阻止。

  但陈妃蓉还有一柄剑。

  她左手魂力滚滚而出,拔出了这柄剑。

  她和这名修行者之间的狭小空间之中,绽放出了一团耀眼的紫色剑光,就像升腾起了一只翩翩飞舞的紫色蝴蝶。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