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二章 官大了不起么

第十二章 官大了不起么

  更新时间:2012-08-15

  这名手持鲜血般长刀的修行者,初始也被这车厢中的天魔重铠震慑了心神。

  他明显也不知道这车厢中装着的,竟然是炼狱山大匠师才能打造出的天魔重铠。

  他对于兵刃铠甲比起林夕这些年轻的修行者了解的更多,更为透彻。

  他知道这天魔重铠,是用炼狱山独有的天魔泪金熔炼锻造,上面的宝蓝色符文,都是用天魔兰宝石打磨镶嵌而成。

  这两种材料,就只有炼狱山的几座熔岩矿脉深处才有产出,本身都是极其珍稀。

  即便是这天魔重铠的披风,也是用打造“夜魔铠”的夜魔金制成,这披风也不是纯粹好看的无用之物,上面也是布有符文,贯注魂力,从高空跳下之时,这披风便能起到像滑翔翼一般的作用。

  绝大多数铠甲不仅可以增强修行者的防护能力,在战阵之中起到碾压般的作用,甚至在攻坚战中直接摧毁对方的一些防御工事,而且还可以大大提升修行者的出手威力。

  以“青王”重铠为例,本身自重便是数百斤,修行者全力驱动下来,以惊人的速度奔跑起来,光是撞击对方,将会有多大的威力?

  这种重铠,本身就像是套在身上的一件强大魂兵。

  天魔重铠,便相当于是为国士级的修行者专门量身定做的杀戮魂兵。

  以大国师的纯粹力量,都根本无法洞穿天魔重铠的铠甲,而国士级的修行者驱动这天魔重铠时爆发的战力,却是可以和大国师抗衡。

  虽然驱动重铠这魂力消耗十分惊人,但即便只能维持两三停,甚至是数十息的时间,那也已经十分恐怖。

  国士级的修行者已经相当于拥有了一方大员的资本,极其稀少,大国师级的修行者,更是拥有了封疆拜侯的本钱,更是罕见。

  然而平时哪怕是三四名国士级的修行者,也未必是一名大国师级的修行者的对手。

  但若是三四名国士级的修行者同时穿上了这天魔重铠,便有可能灭杀一名大国师级的修行者。

  这种重铠,相当于将一名国士级的修行者短时间内变成一名大国师级的修行者…而对于修行者和战场上来说,很短的时间,便也能改变最终的结果。

  这种级别的铠甲,是国之重器,每一具都会受严格的控制,想要盗卖都根本不可能的,所以这交易的对方,不是大莽王朝,便是炼狱山本身!

  这种发现,让这名手持鲜血般长刀的修行者也出现了短暂的失神。

  短暂的失神过后,他也看清了林夕的面目,手中稳定的鲜血长刀,顿时在他的手中也微微跳动了一下。

  ……

  阴柔长须男子的五官依旧丝毫没有任何的表情,但是他的双目中,却是都快喷出了火来。

  “我要活口!”

  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吐了出来,冷冷的看着这名手持鲜血长刀的修行者,说道。

  陈妃蓉此刻已经退出了几步,她的双手不停的抖动着,双手经络和体内五脏都已经受了些损伤,在此种情形之下,她最多接不住这名手持鲜血长刀的修行者的三刀,但是看到林夕依旧没有喊退,她的身体便也硬生生的在原地顿住。

  “好!”

  手持鲜血长刀的修行者点了点头,简单至极的吐出一个字。

  在他出声之时,这名阴柔长须男子便已经一步跨了出去。

  只是一步,他便已近到了距离林夕身边不远处的边凌涵身前,一手便朝着边凌涵的喉咙抓去。

  他的手上发着明亮的黄光,眼中闪烁着残忍的光。他已经在脑海之中想象,如何来折磨这一名身姿娇柔的女修行者。

  他是从手持鲜血长刀的修行者身旁掠过,此刻他的背部,便对着这名手持鲜血长刀的修行者。

  “好!”字声音未落,这名手持鲜血长刀的修行者也已经一刀斩了出去。

  他这一刀原本是对着刚刚从地上跃起的林夕斩杀而去,但就像风吹杨柳般自然,在空中却是极其顺畅的改变了方向,切断了阴柔长须男子的披风,落在了阴柔长须男子的背上。

  阴柔长须男子转头,不可思议、震惊,接着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般的愤怒尖叫:“我收留你,让你做供奉,没有我,你说不定已经被那些人杀死了,连你用的魂兵都是我赐给你的,你竟然偷袭我?!”

  但这一刀太快,快得让他也根本无法躲闪,他的愤怒尖叫声才刚刚发出,一条鲜血便已经从他的背上飞洒而出。

  第二刀已经毫无停歇的回转,继续狠狠斩杀下来。

  阴柔长须男子纵跃了起来,躲过了这名修行者的第二刀,他尖叫着,鲜血飞洒着,跳过了数辆马车,落在一辆马车的车顶。

  陈妃蓉完全没有想到这样的变化,然而她却是想到了某个可能,面色变得煞白,整个人身上也发出了光,要朝着阴柔长须男子跃去。

  “不要去!”

  但就在此时,第二刀落空的修行者却似看出了她的用意,拦在了她的身前,硬生生的阻住了她的去势。

  这一瞬间的变化实在太快,就连阴柔长须男子的尖叫还没有叫完,但林夕却是已经异常兴奋的看着这名修行者,道:“刘伯,你知道这人是什么官么?”

  “林夕和这人认识?”

  方才根本无法抵挡对方一抓之势的边凌涵呆住。

  这是一名身材佝偻,满面皱纹,眼睛有些昏黄的老者。

  她陡然想到了当日灵夏湖畔,那打歪了裘路侍卫鼻子的一拳,浑身不由得一震,“是他?”

  “这车厢里装着的都是天魔重铠?万一他…”陈妃蓉此刻无暇去想林夕和这名老者到底是什么关系,只是飞快的对着老者说道。

  “我知道。”老者微眯着眼睛点头,又像是回答她,又像是回答林夕。

  “这柄是修罗断魂刀,被这柄魂兵斩出的伤口,极难愈合,他要是敢在这时穿上天魔重铠,全力动用魂力,根本不用我们动手,他便死定了。”等到陈妃蓉的声音被他打断,戈然而止,他才又沉声解释了一句。

  此时,马车上的阴柔长须男子无比怨毒的盯着这名曾带着林夕穿过了半个云秦帝国的赶车老人,再次发出尖叫:“我待你如此,你竟然敢背叛我!”

  老者微微直起了身子,看着这名阴柔长须男子,手中的血色长刀指了指车厢中的天魔重铠,摇了摇头:“你我只是互相利用关系,但他是我的朋友,还有,不管如何,我是云秦人…”

  “云秦人?”

  阴柔长须男子骤然疯狂的厉笑了起来,“像你们这样低等的人物,什么都不知道…竟然还敢伤我,竟然还敢在我面前说云秦人?”

  厉笑声中,他的身体飞掠了出去,朝着道路另外一侧的山涧飞掠了下去。

  一个起落,便不知道跃出了多少丈的距离。

  以林夕的修为,根本追不上此种速度,但他也没有追,看到不远处的姜笑依已经也纵跃而来,而原本围杀姜笑依的那些武者却已经全部倒下,他便彻底放下了心,只是转头再次认真的问身旁不远处的老者,就如以前旅途中问问题一样,“刘伯,你真知道这个人的真正身份?….被砍了这么一刀他还面无表情,要么是打了肉毒杆菌..,要么是带了人皮面具?”

  “不要说胡话!”老人又和之前旅途上不悦的皱了皱眉头,呵斥了这一句,却又是马上沉声道:“东林行省监军处指挥使沐沉允…是带了人皮面具。”

  山道上如有一阵刺骨寒风吹过。

  “噗通”“噗通”数声重物落地的沉闷声响,原本还站着的数名这车队之中的人员,却是都栽倒在了地上。

  这些武者竟然连逃都没有试着逃一下,便直接选择了自杀身亡。

  山道上变得更寒。

  行省监军处指挥使…是整个行省之中,监军处的最高官员,正二品的官衔!

  而且监军处,本身就是监察整个行省正武司的地方官员有没有渎职,权力本身便大得惊人!

  先前林夕和姜笑依、边凌涵便已经肯定这人是一名大员,但没有想到,却是大到了如此程度!

  “你们根本不知道你们做了什么,你们一个都不会有好下场…你们会死得很惨。”

  阴柔长须男子的凄厉尖笑声突然又传了过来,只是转瞬的时间,他的身影已经变成了一条淡淡的黑影。

  “官大就了不起么?丢了这么多天魔重铠还敢这么得意?”

  听到这句声音,原本有些微滞的林夕顿时忍不住嘀咕了一声。

  “死太监!”

  然后他便清了清嗓子,冲着那条因为知道他们不可能追得上而厉笑的淡淡黑影大叫道。

  叫出这一句之后,林夕却反应过来对方可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又大声道:“阴阳人!下面什么都没有的!….天这么黑,跑这么快,小心扭断你的脚。”

  厉笑声戈然而止,那条淡淡的黑影明显猛的一僵,接着身子一侧,好像真的因他这一句而扭到了脚的样子。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