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三章 黑蛇、黑龙、黑旗

第十三章 黑蛇、黑龙、黑旗

  更新时间:2012-08-16

  “阴阳人!”

  林夕又不满足的叫了一声。

  那条淡淡的黑影消失在月黑风高的山涧,千山猿鸣人踪灭。

  方才配合着林夕的喊声,这人扭到脚的样子十分好笑,但是看着一地的尸身,看着车厢之中显露出来的天魔重铠,边凌涵等人却一个都笑不出来。

  “你还未到国士级修为?”

  陈妃蓉吃力的抬起双手,将一银一紫两柄细长长剑插回背上剑鞘之中,同时转头看着刘伯问道。

  刘伯看了一眼这名脸带银白面具,修为和他相差甚多,但在方才的生死相斗之中已经足够值得尊敬的女子,道:“刚到不久…他早已到了中阶国士的修为。”

  陈妃蓉不再出声,轻揉着自己的手臂,忍不住微仰头再次看喜欢看的星空。

  今夜无月,远处龙蛇山脉巨大轮廓上面的星光却比以往更加明亮。

  她的心有敬畏,但更多的却是知道今日这一条坎跨对了之后的兴奋和空虚、虚脱的交缠。

  ……

  边凌涵和姜笑依还并不知道刚刚晋升国士级修为的修行者和中阶国士在实力上到底有多大差距,但从刘伯和陈妃蓉的谈话来看,两人却都知道,即便刘伯全力以赴,也绝对不可能将这名监军处指挥使留在这片山林之中。

  这个“阴阳人”的修为和身份地位,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他们想象的极限。

  两人现在能够理解为什么这名“阴阳人”会在一开始就愤怒到全身发抖的地步。

  因为相对于他而言,像他们这样修为,这种品阶的官员,只不过就是江河中的小鱼小虾,而他却已经是能够呼风唤雨的蛟龙。

  但他这样的蛟龙,却是被林夕箭指下身羞辱,被边凌涵一箭射伤…接下来,更是被自己豢养的门客所背叛,仓惶而逃。

  然而这“阴阳人”沐沉允的修为和身份越高,却是越让他们感到哀伤和愤怒。

  云秦国士…是帝国之栋梁,监军处指挥使,更是一个代表着光明和正义的官衔,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国士,表面的荣光之下,竟然是如此的肮脏!

  虽然他们的修为和身份比起这人来说微不足道,但眼睁睁的看着这人逃走,却无力阻止,却是让他们充满了不甘和愤怒。

  两人知道林夕虽然此刻面上看起来平静,但心中肯定也是在恼怒着,否则林夕不可能用这么恶毒的话语,而且此时还要再叫一次。

  ……

  “死阴阳人!”

  林夕又发泄般的低声咒骂了一句,转头朝着那条隐匿在不远处马车阴影中的修行者望去。

  虽然他没有想到在这里能够见着刘伯,但他十分清楚即便他动用自己的能力重来一次,也不可能有比现在更好的结果,也不可能将这沐沉允留下来。

  黑暗中的修行者似乎也看了林夕一眼。

  接着一团浓浓的黑暗,便扩散了开来,化成了更浓厚的夜色。

  等到这更浓厚的夜色消散,这名蓦然出现的神秘修行者,消失得无影无踪。

  “怎么,这人不是和你们一起的?”

  陈妃蓉惊疑的看着林夕,之前这名突然出现的修行者突然打出了这种用于遮挡视线的浓浓黑尘雾,虽然马上又被沐沉允用那面大旗魂兵驱散,但沐沉允的胸口明显也多了一道伤口,而且比喉咙间的伤口还要重。这道伤口只可能是这名修行者击伤的,但看林夕和这名修行者的反应,林夕却明显也不明这名神秘修行者到底是谁。

  林夕摇了摇头,他也的确想不明白这人到底是谁。

  如果说是他们所不知的青鸾学院暗中保护他们的讲师,那这人的实力似乎也太弱小了一些。

  因为他所熟知的那些青鸾学院的讲师,都如高高在上的孤鹰,有着自己独特的骄傲,要出手的话,便不应该只在沐沉允的胸口留下这一道轻伤,而且要走的话,也决计不可能需要外物隐匿身影遁走。

  但若是这北仓洞附近的其他修行者,见到沐沉允这样级别的高手,即便是垂涎马车中的东西,恐怕也根本不敢出来。

  想不明白,他便不再多想,转身看着他熟悉的佝偻老人,问道:“刘伯,你怎么会在他的手下做事?”

  佝偻老人用昏黄的眸子,有些唏嘘的看着林夕,道:“回鹿东陵的路上惹了不少麻烦,有些仇家对付不了,便先找了个靠山。”

  他看了一眼边凌涵和姜笑依等人,又有些犹豫的低声问林夕:“你呢?”

  林夕知道他是惊异于自己为什么这么快出了青鸾学院,便也马上解释道:“我们那今年做了很大的改变…我现在已经在燕来镇代镇督,是追查这人牵涉的一件案子,才追查到此处。”

  佝偻老人皱起了眉头。

  他很清楚像青鸾学院这种修行圣地,做出这样大的改变,便只代表着,必定有他所不知的大事发生。

  “先看看这些车厢里有什么?”林夕看着他,探询式的问道。

  佝偻老人点了点头,十三辆内嵌钢板的马车全部被打了开来。

  十三具一模一样,如同活着魔物一样盘坐在马车之中的重铠,闪着淡淡的宝蓝色幽光,令这山道上的温度又再次下降了几分。

  “难道这沐沉允就是和徐宁申勾结的大莽修行者?”看着这一具具无形中给人以沉重压力的天魔重铠,边凌涵寒声道:“他拿这么多天魔重铠进来,到底想要做什么?”

  “十三具天魔重铠,这潭水对于我们而言太深了。”

  林夕看了边凌涵一眼,摇了摇头,“不过这样级别的东西,他这个阴阳人指挥使,想要压,也不可能压得下来。”

  “我要先走。”

  佝偻老人取了一条布条,仔细的包好了手中血色长刀,负在身上,看着林夕道:“你要让沐沉允压不下来,最好便是通知这边边军来接手。这边边军有足够厉害和正直的人物,而且地方监军处也管不了龙蛇边军。”

  林夕没有问老人要先走的原因,只是点了点头,认真行了一礼,道:“刘伯,我的家人在燕来镇。若是你觉得可以,你可以先去找他们…我可以保证,只要你和他们在一起,就算有比沐沉允更厉害的修行者,也绝对不可能对你造成任何威胁。”

  佝偻老人再次审视林夕,和之前相比,林夕已经长高了不少,不过脾气性格还是和以前一样,让他有些看不懂。

  “好。”微微犹豫了一下之后,他答应了下来。

  因为他知道自己先前惹上的那些对头,再加上沐沉允这方,以他的能力,是怎么都不可能应付得过来的了。

  ……

  ……

  清晨,所有留宿在北仓洞的人被一些不寻常的声音惊醒,从窗、门或是某些缝隙往外看去之时,却是直接便被吓出了浑身冷汗,没有了半分睡意。

  山道间,山林间,不知何时,已经全部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黑甲军人。

  这些黑甲军人的脸全部用黑巾蒙着,身上的黑甲是金属的,金属甲片是层层叠叠,如同一层层花瓣交叠在一起的样式。而布满在这些甲片上面的符文,却是像一条条游动着的蛇。

  除了身上的黑色金属铠甲之外,这些黑甲军人所带着的武器都各不相同,但是所有这些黑甲军人,却是同样的沉冷肃静,散发着一种令人心悸的铁血气息。

  “黑蛇军!”

  很多看清这些军人身上甲衣的人都是捂住了自己张开的嘴,才硬生生的堵住了这一声要出口的惊呼。

  茫茫的龙蛇山脉的白山黑水之间,常驻着十几万的边军,不知道建有许多世人所不知的城堡塔楼,山腹重地,兵营粮仓,也不知道有多少旗号的部队。

  然而这些部队之中,最为强大的三支却是毫无争议。

  黑蛇军、黑龙军和黑旗军,这三支都是唯有龙蛇边军精锐之中的精锐才能被挑选出来加入的王牌军。

  前两支部队的军人虽然未必都是修行者,但大多数却都是有着可以和修行者一战的武力,其意志品质和团队掩杀以及在这龙蛇山脉之中的生存能力,更是一般的修行者难以比拟。有些人虽然未必能够踏入修行者的行列,但是长年的磨砺,也使得他们在力量和速度上面,突破了一般武者的极限。

  至于黑旗军,据说更是全由修行者组成,是龙蛇山脉之中的死神。

  这三支军队,平时在龙蛇边军之中都是极其神秘,传说般的存在。

  然而今日竟然是出现在了北仓洞,而且还一下子出现了这么多…恐怕是整支黑蛇军都调了过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看着那一名名手持各种奇怪兵刃,如同修罗一般肃冷站立着的黑蛇军人,所有人的大脑都是一片空白。

  此时,却有十三辆马车被一些身穿便服的军人驾驭着赶往龙蛇边军的一处秘密营地,最前的一辆马车上,插着一面小小的黑旗,一面一个字,一条花纹都没有的纯黑黑旗。

  数十里开外,便有一列游骑军在等着接应,如临大敌。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