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四章 无疆

第十四章 无疆

  更新时间:2012-08-16

  云秦有名山,北有登天,东有龙蛇。

  中州皇城之中也有一座孤山,名为真龙。

  真龙山上原本有一座行宫,名为万寿,后来在万寿以北,更高的位置,又建了一座,名为无疆。

  这两座行宫都是用了大量的玉石和琉璃瓦,错落有致的座落在各处或险峻,或景色异常秀美之处,有一条银河般流瀑在这两座行宫之间的一道绝壁上喷涌而出,高度落差超过了这两座行宫的总落差,无数银花云雾飞溅,即便是酷暑,也能令这两座行宫清凉阵阵,如天上宫阙。

  尤其在这宫阙之间,又时常形成条条彩虹长桥。

  巍峨、壮观、秀美、富丽堂皇….所以用一切这世间对于建筑的赞美词来形容这两座行宫,都不为过。

  云秦皇帝长孙锦瑟正坐在无疆行宫之中。

  他此刻所在的这间宫殿,除了他身前的一张九龙浮雕书案之外,没有任何的器具摆设,他自己也是坐在一个金色的软垫之上。

  这座宫殿,甚至没有门窗,只是一根根玉柱,支起了天穹般的琉璃屋顶。

  玉柱旁收笼着金丝银线制成的帷幔,帷幔上用七色丝线,绣着华美的花卉虫鸟。

  四面开阔,没有任何遮挡,仿佛在天上,大地在天子脚下。

  他身下的地面,全部都是光滑的各色玉石,平滑如镜,如同一汪幽深碧水,朝着四面八方延伸,但细看之下,各色的玉石却是都组成山川河岳的图形。

  这光滑如镜,不染一丝尘埃的地面,竟然是一副偌大的云秦帝国地图!

  山川河流,一个个城池,在他的身下,往四周延伸,似乎永无边际。

  从他所座的位置,可以看到整个中州皇城。

  一条条城墙、一座座角楼、一条条大道、无数的殿宇、房屋,朝着四面八方延伸,好雄伟壮观的一座大城,难以想象这是由人力建成。

  云秦先皇正式立国十五年,这座庞大的中州皇城,总人口便已经超过了两百五十万。

  到此刻,加上所有往来非常驻人口,日常总人口已经超过了五百万。

  在六十年前,百万雄城,这是根本不可想象的。

  而时至今日,放眼这整个天下,超过百万人口的雄城,也唯有云秦的这中州皇城。

  而他,便是这中州皇城的主宰,这庞大帝国的皇帝。

  一身云裳的云秦长公主长孙慕月慢慢的从这间无疆大殿后方的玉阶走了上来。

  整个中州皇城之中,也唯有她和皇帝能够进入这间无疆大殿之中。

  中州皇城的建筑年年都在往外扩张,然而这皇城之中的真龙山只有一座,而且长孙一脉为了宣扬天子威严,一直都说这真龙山中流淌着和长孙氏一样的真龙血脉,再加上这在整个中州皇城之中地势最高,所以就连这座山的守卫,都是皇亲国戚。

  长孙慕月的五官并不显得特别精致美丽,尤其薄薄的嘴唇总会给人一种冰冷刻薄之感,但因为她的身份和独有的气质,她在这天下绝大多数人的眼中却是极美,不知有多少人暗中对她有亵渎的想法,但是根本不敢有任何一丝的表露。

  因为远处那条银瀑飘洒出来的水雾吸掉了大部分的燥热,因为这山风和这脚下玉石本身的凉意,因为诺大无边无际般的地图上唯有她和皇帝两个人,所以便显得分外的冷幽。

  ……

  云秦的版图也是这整个天下有史以来最大,从帝国东端的龙蛇边关,正常的商队或是旅人在一切顺利的情形下,到达中州皇城也至少要一个月以上的时间。然而有些特别紧急的军报,却是会用烽火和飞鸽等手段传送,在数日之内,便可到达这座雄城,上达圣听。

  这天下不知道多少人想亵渎,却是不敢亵渎的长公主在云秦皇帝长孙锦瑟的身前盘坐下来,看着长孙锦瑟并未在审阅公文,便微蹙了眉头,看着他问道:“皇兄,为什么对沐沉允只是软禁待查?”

  长孙锦瑟的目光也停留在了长公主洁白如玉的脸上,平静而带着自然的强大威严,道:“朕知道你便是为这件事来的。”

  长公主看着长孙锦瑟,知道他肯定会解答自己心中的疑问,也不出声,只是等着。

  长孙锦瑟平静的目光中开始出现了嘲弄的神色:“慕月,你只知道十三具天魔重铠是真的,林夕的上报必定也是真的,以他的性情和能力,的确也做不了假…但你有没有想过沐沉允是替谁做事的?要是在西边,或许还有人敢和大莽做这样的交易,在东边,又有什么人有这样大的胆子,敢一次性的运送十三具天魔重铠?沐沉允不是弱者,更不是弱智,谁能令他做出这样的事情?”

  长公主霍然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长孙锦瑟。

  长孙锦瑟却是看着她点了点头,道:“他是替朕做事的,这十三具天魔重铠,是替我拿的。要让龙蛇军方和东林行省配合拿下他,查他么?让朕自己查自己?”

  长公主看着皇帝的眼睛,缓缓的沉下了头,看着他身上龙袍上的龙,那一条条龙似乎要从龙袍上冲将出来,将她都彻底的撕毁。

  “我以为皇兄和我之间应该没有秘密,但想不到还有许多我根本不知道的事。”她勉强的笑了笑,道:“为什么…你到底要做什么?”

  “朕有些事不告诉你,只是不想你和我一样辛苦。”

  皇帝有些感叹,但说了这一句之后,他的语气却是又刚硬了起来,“至于为什么…这和我为什么不在这里放一张龙椅是一样的道理。”

  他深吸了一口气,平息着心中一些难言的情绪,伸出手指点了点前方天地中的壮观雄城,平静中带着自嘲道:“这天下是朕的,云秦的百万雄兵,那么多强大的修行者,也是朕的,这些百姓,都认为朕是这普天之下最有权势的人,然而他们可曾知道,坐在这里的人,却是还要时刻担心着自己的安危,担心自己有一天会不会被赶下这龙椅?”

  “那些个老不死的人,手中都有着什么样的力量?闻人苍岳有天狼卫,龙蛇顾云静有黑旗军,我有什么,中州卫么?那是周首辅的,而且也并不见得多么惊人。”

  长公主抬起了头,用有些清冷的目光看着自己的皇兄,声音都有些让自己觉得陌生:“如果连周首辅都不能信任,那普天之下,皇兄你还能信任谁?”

  长孙锦瑟摇了摇头,认真的说道:“这和信任无关,我们才是这帝国的主宰,在旁人保障我们的安全,保障我们的皇权的同时,朕也必须有自己的力量,朕也必须将自己的命抓在自己的手中。而且朕不能只因为是姓长孙,才让那些人对我敬畏。”

  “慕月。”皇帝深深的看着长公主,道:“你难道想看着朕一直这样畏首畏尾,不能大展拳脚?”

  长公主沉默不言。

  她知道自己这位皇兄的抱负,知道他当初建这行宫时,便是要励精图治,让云秦帝国的疆域,无边无际的扩张出去。

  她原以为,在这座四面透空的大殿之中,看着这中州皇城的盛世,他即便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也会变得开心一些,然而此刻她才知道,这反而让他不开心,反而让他的野心无休无止的膨胀着。

  看着她的沉默,皇帝也沉默了片刻,这才又开口道:“闻人苍岳已经连续派人暗杀了朕派去换将的人,让朕的旨意和朕的人甚至不能到他的领兵区域之中,朕若是连他都对付不了,还如何慑服这天下?….龙蛇方面已经有几起军报过来,同时确切的指出,有些来自大荒泽后面的修行者加入了穴蛮。事情太怪必有妖,这些修行者朕称为妖,龙蛇方面恐怕会越来越为吃紧…若是朕不好好谋划,建立些有足够底细,唯有朕能调动的力量,又如何在这多事之秋稳坐中州?”

  “那林夕呢?”长公主轻咬着嘴唇,认真的看着皇帝,道:“你为什么要下那样的旨意?说是嘉奖升任,但让他去龙蛇边军那样的地方,无异于是要将他杀死在那里。”

  皇帝眉头微皱,轻声道:“我只是没有表示反对…是他自己树敌太多,只是下面的许多人要对付他。而且他断送了我十三具天魔重铠,毁了我好不容易埋下的棋子,你也应该明白,这十三具天魔重铠并不算什么,但关键在于,他的身后是青鸾学院,青鸾学院知道了这件事,这才是最危险的事。”

  长公主摇了摇头,道:“可他是我举荐的人…而且你也知道他的潜质。”

  “潜质再好,现在也还只不过是个修为很低的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皇帝看出了长公主眼中的固执,微微的叹了口气,道:“你要明白,朕要的只是忠于帝国,忠于朕的人,而不是忠于学院的人。但既然你坚持,朕便收回成命,给他一个选择的机会,朕的旨意和云秦的律法,不容许他杀沐沉允,但朕会给他一个可以杀死沐沉允的机会,到时如何选择,便看他自己的了。”

  “沐沉允竟然敢掳掠良家女子,做出如此恶劣之事,但毕竟为朕做了许多事,所以朕也给他这一个机会。”云秦皇帝的语气冷漠了下来,道:“没有人可以藐视云秦的律法,藐视皇城的旨意。”

  长公主看得出皇帝的意思已经无法更改,所以她问出了心中最后一个疑问,“那上次林夕上报中所述,和徐宁申勾结的大莽修行者呢?也是你的人?”

  “朕还不至于那么愚蠢。”皇帝摇了摇头,道:“和敌国做交易,民众尚且能接受,用敌国的人…朕还不敢。只是这个人的手段很好,所以根本查不出来。”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