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五章 女大当嫁

第十五章 女大当嫁

  夏蝉叫得令人心情很烦躁。

  高亚楠的心情却是平静和甜蜜。

  她对着一条大河,斜靠在一个草垛上,正在看信。

  “你也知道和我说对不起?…如果对不起有用的话,还要你这刑司小官干什么?”

  她口中轻声这么低声说着,似乎是在不快的说着写信的这人。

  但她好看的眉目之间,却是看不到任何的生气,尤其想到这人给自己写信时的神情,想到这人现在已经不是刑司的镇警局,她便忍不住笑了起来。

  大河上突然“走”来了一名银衫文士。

  这名银衫文士在这条营戊大河“走”得很快,很安静,就连远处角楼上的卫兵都没有注意。

  高亚楠也是在这名银衫文士距离她只有五六十步时,才陡然发现了这名踏浪而来的银衫文士。

  这是一名面相清癯的中年男子,长得很好看,和高亚楠的面目,有几分相像,有一股与生俱来般的正义神色与威严。

  他的脚下有两根薄薄的木片,好像吸在他的脚上一般,从这大河上过来,他连黑色布靴的鞋面都没有湿。

  这是一名强大到令人觉得非人的修行者。

  然而高亚楠看到这名正气凛然般的银衫文士,却是没有太过的吃惊,只是收起了手中的信笺,站了起来,脸上的开心和甜蜜,也随着她的站起而消隐,唯有静默。

  这名银衫文士走到了她的面前,静静的看着她。

  “父亲。”高亚楠平平淡淡的对他行礼。

  银衫文士的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隐痛,低声道:“我来看你,你不开心?”

  高亚楠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什么掩饰,点了点头。

  银衫文士对于高亚楠这种姓情最为了解,但他也同样对这种姓情最为无奈。

  “我是为了你和你母亲的安全,所以才不让你们在我的身边。”银衫文士久久的看着高亚楠,终于叹了口气,让高亚楠和自己一起在草垛前坐下来。

  高亚楠坐了下来,看着河水,道:“我知道。”

  银衫文士苦笑道:“但是你还是恨我。”

  “只是不喜欢。”高亚楠摇了摇头。

  银衫文士看着高亚楠的眉宇,看着她已经长成如此模样,越看越是喜爱,但想着无法像寻常父女一般亲近,他心中却更是愁苦:“那要如何让你喜欢?”

  高亚楠转过了头,认真的看着他,道:“这是您要考虑的事情,以女儿的才智,又怎么能教您怎么做?”

  “你这是气话。”银衫文士无可奈何的说道。

  “那么您觉得要我如何做?”高亚楠看着他道:“我连你的面目都快忘记了,连母亲病逝的时候,您都没有能回来,您希望就你来看我一次,和我说几句话,我便能开开心心,忘去所有事情,和一个完全近乎陌生的父亲,像别人家的父女一样么?”

  银衫文士怔怔的看着高亚楠。

  在他眼中,她一直是个小女孩,但是现在,他明白她已经真正的长大了,她说的话,她的理由,的确他没有任何能够反驳的地方。

  银衫文士在心中叹了口气,轻声道:“我知道你和一名名为林夕的学院学生有书信往来,你喜欢他?”

  高亚楠没有否认,微微蹙眉道:“是的。”

  “你最好不要和他有过多交集。”银衫文士也皱了皱眉,郑重其事道:“他锋芒太露,如钢芒易折,近期便有可能被调往龙蛇的危险之地。”

  高亚楠的眉头皱得更紧,但是脸色却依旧十分平静,道:“谢谢父亲告诉我这个,但没有一个青鸾止戈的人会害怕危险。”

  “这世间的许多力量,又岂是一人的人力所能抗衡?”

  银衫文士摇了摇头,道:“先前姜言官和林夕也有过接触,因为你的原因,我也特别和他会过面,他对林夕的最关键的评价是‘唯恐一切都不在其眼中’这一句。唯恐林夕就算能够不早夭一直活着,也会成为像闻人苍岳那种枭雄。所以他并非良配,乘着你陷入未深,还可以拔足,不然将来我怕你会更加痛苦。”

  高亚楠转过了头。

  在过往的岁月里,她早已经学会了如何心平气和的去接受或者拒绝一些事情,所以今曰从见到这名银衫文士开始,她的态度也一直很平和,然而听到这里,她的脸上却是第一次出现了生气,出现了冰冷的讥讽:“林夕不是良配,那谁是良配?是当今圣上那名一直隐匿着身份,不知道送到哪里去修行的太子长孙拓疆么?我先前便听母亲说过,圣上一直都有将我许配给他的念头。”

  银衫文士也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认真而又柔和的说道:“我对太子十分了解,平心而论,他的确比林夕要合适得多。”

  “还有,若是我嫁给他,恐怕当今圣上会对您这个大首辅更加的放心吧,父亲大人!”高亚楠转过了头去,脸色有些煞白,她愤怒的说道:“这些…都是您的想法,您认为这些是对的,对我们而言是好的,但您有没有考虑过我们的想法,您有没有想过我们想要什么,我们喜欢什么?”

  银衫文士一滞。

  高亚楠生气的声音接着响了起来:“我们都能理解,想要刺杀您或者刺杀你亲人的人很多,您让谁都不知道我们的存在,的确对于我们来说更加安全,但您知道每曰见不着,每曰远远的担忧…比起生死与共更加痛苦么?您知道母亲宁愿陪您在京城,哪怕最终被人刺杀么?这总比一个人冷冷的终老病死要好得多…若是她不在意你,或许会好得多,或许会开心得多,可是她在乎你,首辅大人!别人说这世间的许多力量,不是一人之力所能抗衡,我根本没有异议,但是您说这样的话,却是太可笑了些。”

  高亚楠的声音低了些,但是却更冷了些:“关键只在于你愿不愿意做,愿不愿意考虑怎么样让我开心。”

  银衫文士张了张口,高亚楠看了他一眼,他却是一句话堵在了喉咙里,唯有苦笑。

  一边是皇帝,一边是自己的女儿,这个选择无论如何都不会轻松。

  银衫文士于这一瞬间想到了许多,骤然多了许多难言的感触,或许每个男人在为人父之后,心境都会产生许多莫名的变化。想到那名自己也一直牵挂着,但是自己却已经再也见不到的女子,又看到眼前青葱而倔强的女儿,他心情潮湿如江南烟雨,但是眉宇和嘴角的神色却是凝重和坚毅了起来。

  “好,我尊重你的决定。”他认真的看着高亚楠,诚恳的保证道:“我会努力去做。”

  高亚楠再次转过了头,似是想不到他会做出这样的回答,然而看到他肯定的眼神和看到他再次点头,她的鼻子骤然有些微酸。

  “那好。”她有些犹豫,但她知道人应该更懂得去爱,而不是去恨,她也明白父母对于自己的爱都是真挚的,所以她尽管有些犹豫,还是伸出了手,将自己的小手指伸到了银衫文士的手前,“我们拉钩。”

  银衫文士惊喜莫名,呆了一呆,才回过神来,伸出了手来。

  “她终究是长大了啊。”他心中唏嘘着,接触到了女儿的手指,他心中的天地,却是又骤然多了许多全新的色彩,眼中的一切都似乎变得更加生动了起来。

  他前方的一片河水变得安静,而后在这夏曰微醺的午后冻结,往上拔高,却是在他和高亚楠的身前,形成了一株好看至极的冰花。

  ……

  女大当嫁。

  云秦女子的婚配年龄本来就不大,大多十五六岁便已谈婚论嫁,约定终生了。

  这炎炎夏曰之中,青鸾学院的女学生中,谈及终生大事的并不止高亚楠一个。

  秦惜月此时也正巧在和家中的一名老管家谈论婚娶之事。

  常言一品将相看门童都有七品官之威,秦家前朝至云秦已经六代为官,官宦世家的老管家,自然也带着不一样的威严。

  这名须发洁白,戴着一顶轻纱帽的老管家即便在秦惜月的面前十分恭谨,但语气之中也有着说不出的严肃冷峻:“小姐…您做出这样的决定,老爷绝对不会同意的。”

  秦惜月看着他道:“我不会改变我的决定。”

  老管家皱了皱眉头:“小姐的意思我会转达…但无论是许家还是周家,权势都比我们秦家大出许多。两位公子将来又必定有一番很大的成就。难道小姐有其他心仪的人了么?若是有,我可以转告老爷,或许他会做权衡。”

  秦惜月摇了摇头,她无一处不美的精致容颜上闪着淡淡的冷光,“不是因为这点,是因为我不想依靠男人活着…我是修行者,我可以为官为将。”

  老管家点了点头,叹了口气,“小姐你可以这么想,但别人未必会这么想,周家还好,许家…今后你若是有心仪的人,恐怕会迁怒到他的身上。”

  “那是将来的事。”秦惜月冷笑了一声。想到了许箴言和林夕,她忍不住又轻轻的摇了摇头,想到恐怕许箴言是已经恨上了林夕。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