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七章 练剑还是炼心

第十七章 练剑还是炼心

  沐沉允的一刀挨得很重,伤可见骨。

  修罗断魂刀本身是用了许多蕴含毒素的妖兽鲜血百般淬炼,能够阻止凝血,再加上他要飞快的逃离,所以他流了许多血,身体十分虚弱。

  十三具天魔重铠,足以震动整个龙蛇边军,没有谁能压得下去。

  但是沐沉允却是没有潜逃,他甚至像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回到了东林行省省城天吉卫的私宅之中,只是称病等着。

  因为他是皇帝的人,所知道的路子,也全部都是皇帝知道的路子,所以天下之大,他根本没有地方可去,生死唯有等待皇帝的旨意。

  他甚至没有去打听是谁坏了自己…不,坏了中州皇城之中龙椅上的那人的好事。

  这种等待的滋味绝不好受,尤其是对于一个身份极尊,而且魂力修为已经到了国士中阶的修行者而言,便更不好受。

  门前冷落鞍马稀。

  夏日炎炎,他的这座私宅之外,却似乎不仅连人声,就连夏蝉声都消失了,说不出的萧冷。

  虽然似乎周围都没有人,但他知道他这座私宅早已经被许多隐匿在暗处的不出声的人围了起来,那些人,同样也在等着上面,等着中州皇城的旨意。

  虽然没有人声,但他知道现在外面,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他是个下面没有的人。

  所幸他并没有等待很久。

  一名满头银发,没有一丝杂色,头盘道髻的白袍人走入了他这间私宅,走到了死气沉沉的他的面前。

  这应该是一名年岁极大的老道,连眉毛都是雪白,然而他的脸上却是偏偏没有一丝的皱纹,如同白玉般润泽。

  沐沉允死气沉沉的脸上出现了震动的神色,他想不到来的竟然是这人,只是在看到这人满头银发的瞬间,他便以自己最快的速度站了起来,不顾背上的伤势,朝着这人躬身行礼:“倪师叔!”

  云秦并非所有的修行者都来自学院,也并非所有的学院都和青鸾学院一样,分成各系,传授者都称讲师或教授。

  云秦的皇宫之中,一直都有负责镇守皇宫,并帮助皇帝培养修行者的供奉存在。

  倪鹤年微微颔首,算是回礼。

  沐沉允深吸了一口气,道:“师叔请坐。”

  “不必多礼。”倪鹤年淡然的看了他一眼,道:“我只是正好在东林行省,奉皇命来走一趟,马上就要启程离开。”

  沐沉允咬了咬牙,尖声道:“圣上准备如何处置我?”

  “他念你功劳,给你一个机会,暂且停职软禁待查。”

  倪鹤年面无表情的看着沐沉允,说了这一句,看着沐沉允脸上的狂喜,却是又道:“你伸出手来。”

  沐沉允微微一怔,有些犹豫的伸出了右手。

  倪鹤年的手也伸了出来,在沐沉允的右手上按了一按。

  一股恐怖的气息瞬间充斥这间死气沉沉的房间,所有的门窗瞬间震得粉碎,片片飞洒出去。

  沐沉允脚下的青砖全部碎裂,身体往后猛的一挫,张了张口,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喷了出来,他背上缝合伤口的羊肠线也全部震裂了,整个背部瞬间被鲜血染红。

  在这名王庭大供奉光洁如玉的手伸出来之时,他已直觉感到了危险,但是竟然根本避不开对方这看似缓慢的一按。

  而此刻这一口血喷出来,背上伤口再次裂开,他却是十分清楚对方并不是想杀他。因为以自己现在的伤势和对方的修为,若是想要杀他的话,他现在便已经死了,而不只是五脏震伤,背上伤口再次大量失血这么简单。

  倪鹤年收回了手,云淡风轻,完全看不出方才一按那似乎纳风暴于屋内,一息震碎所有门窗的恐怖。

  “这也是圣上的意思。”看着吐血的沐沉允,倪鹤年平静的说道,“他让你帮他做事,但是没有让你做其他大逆云秦律法之事。而且究其原因,是你用人不查,才导致此败。”

  沐沉允身体晃了晃,却是硬生生阴戾的站住了,尽量调匀着自己的呼吸,点了点头,寒声道:“那偷袭我的是些什么人…皇上准备怎么处置他们?”

  “便是查出银钩坊一案的林夕。”倪鹤年面无表情的看着沐沉允,冷漠的说道:“至于他…你不要想着你现在暂且性命无忧,便想要动他。圣上和长公主对于他也已经有了决断,同样,圣上也会给他一个选择的机会。”

  “林夕?”

  沐沉允的脸瞬间就变成了铁青色,他再也无法控制住体内某些疯狂的情绪,他的脸色变得彻底的狰狞起来,“为什么!为什么像他这样的小人物,竟然连圣上和长公主都…”

  “对于圣上而言,即便他的天资和出身再好,也的确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倪鹤年看着他道:“但最为关键的,他原本算是长公主的门生。而且以他这样的身份和修为,都能坏了这样的事情。若是这样的人物成长起来,又为圣上所用,岂不更加危险?”

  “你要知道。”倪鹤年看着脸色依旧狰狞的沐沉允又冷淡的补充了一句,“就坐在重重帷幕之后,掌管着律政司的司徒,都因为他的表现而注意到了他,恐怕都会栽培扶持他。而且他原本和宇化家有些关系。这样的人物现在再小,又岂容小视?”

  ……

  ……

  燕来镇上也蝉鸣阵阵。

  林夕沿着青石板路走进了一间别院,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别院厢房的房门打开,身穿普通妇人素装的陈妃蓉走了出来,对着林夕也是咳嗽了一声,道:“有什么事要我做么?”

  林夕微微一笑,道:“我想你陪我修行,练剑。”

  “练剑?”陈妃蓉也是笑了笑,道:“你想和我对战?”

  林夕点了点头:“你主修的兵刃是剑,我主修的兵刃也是剑,而且你是双手剑,和你对战我应该能学到不少东西。”

  陈妃蓉看了林夕一眼,抿嘴道:“只是练剑?”

  林夕问道:“怎么,没有兴趣?”

  陈妃蓉摇了摇头,笑了笑:“这不是兴趣不兴趣的问题,既然我是你的门客,你要我做什么,我自然会做。不仅是练剑,你让我做些别的,我也不会拒绝的。”

  林夕认真的看着她,道:“只要练剑。”

  陈妃蓉噗的一声笑了,笑得很真心,“你的确很有趣。”

  林夕也笑了笑,道:“你也很有趣。”

  “你很聪明。”陈妃蓉又认真了起来:“既然连刘伯都觉得我跟着你另有理由,你不可能看不出,为什么不问我?”

  林夕蹙着眉头看着她:“每个人总有些秘密的。”

  “只是这么简单?”陈妃蓉看着林夕,想笑,不知道为什么却是笑不出来。

  林夕苦恼的看着她道:“大姐…我只是想要练剑而已。”

  “去哪里?”

  陈妃蓉安静了下来,看着林夕,道:“我回房拿我的剑。”

  林夕道:“张二爷他们在燕来镇有间大宅子,里面有演武厅。张二爷是我在这边的一个朋友,他也是名修行者。”

  陈妃蓉转身走回屋里,嘴里却是依旧有些惊讶的出声:“这种小地方也有民间修行者?”

  林夕撇了撇嘴:“千仓洞还不是个小地方?”

  陈妃蓉转过头,认真的道:“那不一样,那是很多修行者都会去交易的地方。有些人为了成为修行者,都会去那里试试运气。”

  ……

  林夕和陈妃蓉站在了铺着厚石条的演武厅中。

  脸色蜡黄的张二爷关上了这演武厅的所有门窗,然后在角落的一张紫檀木椅子上坐了下来。

  演武厅空空荡荡,没有放置任何的东西。

  陈妃蓉和林夕对面而立,看着身穿青衫,提着晨曦长剑的林夕,问道:“你真不要穿些甲衣?”

  “不穿甲衣更是贴近真实的危险,这样应该反而更有助于修行。”林夕对着陈妃蓉做了个请的手势。

  “你在修行而言,真是有些变态。”

  陈妃蓉摇头说了一句,铮的一声,一道流星般的白光却是已经朝着林夕的胸口奔袭而去。

  她这一剑,拔剑之势比不上林夕的青鸾出剑式,但是刺出之时,却是配合着整个人的纵跃,整个人好像一根箭矢飚出,加速这一刺。

  这和青鸾出剑式力从脚下起,将全身之力凝成一股刺出截然不同。

  在出剑刺杀的力量上无法和青鸾出剑式相比,但是速度却是反而更为迅疾。

  林夕只觉胸口一寒,根本来不及身影躲闪,只能手中长剑往上一格,“当”的一声,身体一震之间,紫色剑光一闪,陈妃蓉的左手紫剑却是已经到了他面目之前。

  剑气刺痛面目,林夕只觉得浑身的寒毛都炸了起来,一股热流从丹田处涌起,他的身体瞬间以无比别扭的姿势往后仰,一脚却是也猛的朝着陈妃蓉的下巴踢去。

  “啪”的一声,陈妃蓉的右手剑柄敲中了他的脚心。

  林夕顿时整条腿一麻,整个身体往后翻了出去,在地上连连翻滚。

  陈妃蓉没有继续追击,提剑看着林夕微微一笑,“你是要练剑还是练习翻跟斗啊。”

  林夕单手在地上一按,飞身弹起,稳稳站定,认真的道:“都是修行。”

  陈妃蓉从林夕的眼睛里读出了他的意思,收敛了笑意,认真的道:“你是想磨砺低阶修行者击杀高阶修行者的能力…但不仅是力量和速度,肉身承受能力,也是低阶修行者难愈逾越的一条坎。”陈妃蓉看了一眼林夕缠着布条的虎口,接着说道:“同样的力量冲击,他的手安然无恙,但你的虎口却会震裂,握不住剑。所以低阶修行者想要战胜高阶修行者,几乎不可能。”

  “几乎不可能,便代表着还是有可能。”林夕看着她道:“而且很多时候低阶修行者都难以避免的会遇到高阶修行者。”

  陈妃蓉点了点头,神情渐肃:“是有可能,虎口震裂了,但是你的手指骨头都没有断,还是能够抓得住手中长剑的…抓不住,只是因为痛苦,因为**的直觉自我保护。”

  林夕也神情渐肃,但没有出声,只是听着。

  “有些人哪怕指骨断了数根,也能牢牢的抓住手中的兵刃。”陈妃蓉看着林夕,接着说了下去,“这便是意志,当一个人的意志力足够强时,便能承受住肉身的这种痛苦和**的恐惧。龙蛇边军之中有些并非修行者的军人都有杀死修行者的例子,靠的就是这种忘却痛苦的强大意志。”

  林夕点了点头,认真的道:“谢谢…我听懂了。”

  陈妃蓉没有笑,也是接着严肃的说道:“但在实力相差实在比较大的情况下,低阶修行者想要杀死高阶修行者,除了这种强大的意志之外,恐怕还要靠鲜血了。”

  林夕点头叹气:“人在江湖飘,没办法还是要挨刀,再来…”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