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九章 有所为有所不为

第十九章 有所为有所不为

  更新时间:2012-08-19

  那么多确凿的人证,尚且换来一个没有证据。

  那即便有物证,又当如何?

  就算是沐沉允的贴身之物,也可以说是偷出、盗出,同样没有办法证明是在现场所得。

  所以这已经是定了性的事情,和证据根本无关。

  隐隐约约,林夕只是有些事情想不明白,想要找一个地方静一静,先想想清楚。

  “走到哪里去?”

  被他拉着走出这座大宅的姜笑依在跨过高高的门坎时问道。

  这名正直的年轻人面色灰白,眼神空洞的看着远方,他的声音却是十分空洞。

  远方是东林行省的最繁华之地,人口数十万的大城,整个东林行省边边角角的乡绅富贾,都想要在里面购房置地,占据一席之地的地方。

  朱墙黑瓦,名巷名寺,红花绿树掩映的景致秀美之所,酿美酒,制佳肴的名酒楼…不知道有多少可去之处。

  然而此刻在他的眼中,却是一片灰暗,了无生机,却是根本没有可去之处。

  林夕拉着姜笑依的手腕,感觉到姜笑依的身体都变得有些冰冷。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吐了出来,道:“我们去喝酒。”

  东林省城也有不少荷花,微微绽放在环绕着省城大街小巷的沟渠之中。

  暮色中,有些人在祈福,在这沟渠之中放着点燃了的荷花灯。

  林夕和姜笑依、边凌涵在渠旁一间酒肆中喝酒,一杯杯烈酒在姜笑依的喉腹之中如一条条火线烧着,他有些看不清楚水中的哪一盏才是荷花灯,哪一株才是真的荷花。

  “我发誓要杀了他的。”他又喝下了一杯酒,清冷的说道。

  林夕知道姜笑依心中的痛苦,他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但就在此时,他却是又霍然转过了身。

  一名身穿便服,面冷如铁的人掀开帘子走了进来。

  他便是下午将林夕等人带着去见沐沉允的刑司正三品大督察萧铁冷。

  “你不能杀他。”萧铁冷看着林夕、边凌涵和姜笑依,沉冷的说道。

  林夕抬头,放下手中酒杯,看着这个面冷如铁的人,平静的问道:“萧大人这句话算是提醒还是警告?”

  萧铁冷眉梢微挑,看着平静的林夕和隐怒的边凌涵以及面容逐渐变得刚硬冷峻的姜笑依,轻叹道:“我没有穿官服。”

  “那便是提醒了。”林夕对着他微躬身行了一礼,“萧大人请坐。”

  萧铁冷默然在他身旁一张矮桌前坐了下来。

  边凌涵和姜笑依的目光落在了林夕的身上,不知道林夕为什么会这么心平气和,对这名刑司官员这样的态度,然而林夕却已然平和的看着萧铁冷说道:“我一直在想一些事情,现在大人到来,或许可以让我彻底想清楚。”

  萧铁冷保持着沉默,一时没有接话。

  林夕接着说道:“如果上面有心要按灭这件事,按理来说,便根本不应该再让我们三人过来问什么问题,做什么笔录,最好的方法便是朝堂之中最擅长的拖字诀,用时间将一些真相和影响拖到无影无踪,拖到少有人牵挂。上面有心按灭这件事的人,想必也应该清楚我在东港、燕来镇做的事,知道我是一个有时候做事不顾后果的人,让我来这里,见着沐沉冷的嚣张和得意,见着他的逍遥法外,按理是极为不智的事情,我说不定会做出些什么,反而会令得事情弄大。而且沐沉允的这件事情交易的东西这么惊人,怎么可能这么快便下了定论?即便是中州皇城之中那些元老世家想要按灭这件事情,恐怕也不敢这么快,也要顾及当今圣上的想法。”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而且恐怕即便是旁观者,也没有林夕想得这么细,想得这么清的。边凌涵和姜笑依听到林夕的这些话,面色都是开始有些微变。

  萧铁冷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他也没有想到,林夕竟然会有这样的见识,对于官场之事,竟然会有这样敏锐的嗅觉,这根本不像是一名年轻官员所能拥有的思想。但他心中困扰的一丝疑惑同时也有些迎刃而解,也只有这样的人物,才能入得了皇城中人的眼睛,才能让他们流露出那样的意思。

  但他是云秦的官员,忠于皇帝是与生俱来植入血脉之中的观念,即便是对沐沉允的处置也有诸多的不满,但他也不能私自揣测圣意,所以他听出了林夕的意思,但也没有点明,只是看着林夕劝诫道:“你既然想到了这些,便知道有些事能做,有些事绝对不能做。”

  林夕脸上现出了嘲讽的神色,道:“所以这件事,归根结底还是要看我们的表态,看我们敢不敢忤逆他的意思,敢不敢不顾一切的杀死沐沉允…要看我们能不能将忠诚他摆在一切之上。”

  萧铁冷的面色微僵,听出了林夕言语之中的诸多不敬之意。

  林夕和这个世界的人思想本来就不同,他的脑海之中根本没有这个世界的人固有的一些根深蒂固的观念,即便是龙榻上的人,在他的眼中也只不过是正好坐上那个位置的普通人,再加上他从夏副院长等人的交谈中,也已经略微了解当今皇帝是什么样的人,所以他天生比这个世界的人容易看清一些事情,而此刻萧铁冷的态度,更加让他清楚自己的判断是对的。

  当然他清楚,对于龙椅上的人而言,这天下所有人,尤其除了夏副院长他们那种足以用武力震慑天下的人之外,都应该是他的奴才…然而林夕却从没有把自己当成谁的奴才的看法。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即便你心中有再多的不甘,你也要在天子面前好生跪着,即便你做得再对,天子说你错了,你也得忍着…因为天子要绝对的效忠,要绝对的威严来管理这个帝国。林夕理解君王的想法,但现在这样的事,却只能让他心中对那龙椅上的人有着越多的抵触。

  “这是纯粹的压我们,让我们放弃我们的坚持和意愿。”林夕摇了摇头,“事情只有做得有道理,才能让人尊敬和遵从。”

  “今日我没有身穿官服,只是私下交谈,你也不用想通过我将你的意思传达到哪里去,我也没有这样的资格传达。”萧铁冷的面色更僵,寒声道:“即便如你猜测,圣上做事自然有他的考量,我们身为臣民便应该理解遵从,根本不应该有别的想法。而且,要杀一个人…可以等,等到可以杀的时候。”

  林夕讥讽一笑,道:“谢谢大人的提醒和好意,但若是就这样一直软禁下去,或者最后定他无罪,又让他为云秦效力,我们便岂非一直都只能看着他?”

  萧铁冷原本爱才,但和林夕此刻接触久了,却也发现林夕也有许多他不喜的地方,他此刻的心情便变得和姜言官当时的有些心情类似,心中也忍不住恼怒了起来,厉声道:“不管如何,你们都要明白,云秦有法,所有人都要按照规则做事。你们若是刺杀了他,便也是犯法。”

  林夕摇了摇头,“好一个法。”

  萧铁冷沉下了脸,一时话不投机,不在出声。

  林夕想要喝酒,拿起酒杯的时候却是微微一怔,他看到自己的虎口的血痂已经完全脱落,而虎口的肌肤光滑如初,却是没有一丝的伤疤。

  就在他这微怔之间,萧铁冷喝了一杯酒,觉得也没什么可以说的,站起身直接往外走了出去。

  数名也身穿便服的官员这间酒肆外不远处的地方迎上了萧铁冷,其中一名文官模样的男子担心的看着萧铁冷,马上出声问道:“如何?”

  “和传言相近,恐怕真无什么敬畏之心,是虎狼之才,危险…危险。恐怕将来有负众君期望。”萧铁冷有些干涩的看着这数名欣赏林夕的官员,摇了摇头,“只是他极聪敏,处事极为老练冷静,他会忍着...。”

  “沐沉允现在伤得极重,大量失血和内伤,你们也肯定感觉得出来,他虽然是国士级的修为,但此刻恐怕根本没什么战力,我们要杀他,肯定杀得了,否则萧铁冷也不会特意来找我们说这些。”临渠酒肆之中,林夕看着姜笑依和边凌涵,道:“但我们不能杀他,因为这是挑战皇帝的威严,这里是省城,修行者和军队都很多…”

  “啪!”的一声,将林夕的声音中断。

  姜笑依仰头灌下了一壶酒,他的额头落在了桌子上,身体软软的滑了下去,醉得不省人事。

  ……

  ……

  夜深人静。

  盘坐在床榻上的林夕蓦然睁开了眼睛,双目如星光般闪亮。

  在经过了半夜的冥想之后,他此刻的状态已经到了最佳巅峰,他无声无息的站了起来,打开了窗户,跃了出去。

  这间客栈的窗户后便是一片清幽竹林,他的身影和动作十分敏捷,然而却是又马上顿住,顿在了旁边一间房间的窗旁。

  这间是姜笑依的房间,里面没有任何的呼吸声。

  林夕伸出了手,这扇窗被他轻易的掀开了,内里的床榻上有些凌乱,但是却没有姜笑依的踪影。

  林夕的手脚有些微冷。

  他是三人之中,最清楚不能去刺杀沐沉允的人,但是因为他有着独特的能力在身,而且他很憎恨这种选择,而且他知道夏副院长已经认为他是将神,所以在所有人觉得他不会去刺杀沐沉允之时,他却还是固执的要去试一试。

  不为那十三具重铠,只是为了江中小岛之中那些娇小的白骨,为了自己的朋友。

  边凌涵和姜笑依和他不是一样的人,君臣观念和一些所谓的帝国、荣光之类的观念很重,他以为两人也应该不会像自己一样放肆,然而他却没有想到姜笑依竟然会装醉,让自己放心,竟然是不惜以自己的性命前途,去做这样玉石俱焚的事情。

  这一瞬间他知道自己恐怕还是低估了姜笑依对王思敏的感情,低估了自己这名好友的热血和心中的纠结。

  他深吸了一口气,强自让自己变得冷静下来,然后飞快的摸了一下姜笑依的床榻。

  已经没有什么温度,姜笑依走的时间已经不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